13.
平果嘉怡可乐2019-06-28 11:113,636

  “呜呜……我是谁?你能告诉我吗?”

  “我好不容易才能与父亲一起生活,你知道我们为了这种生活付出了多少吗?”

  “嘤嘤……我是谁?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被困在圆圈之内的女鬼,根本动弹不得,一下楚楚可怜一下咬牙切齿,两个声音不停的变化。

  即便是近距离看着这副光景,这会的刘木木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胆怯,心中是无比的豪气。

  “嘿嘿,我先除去你的戾气,看看你生前经过,其他的事嘛!长夜漫漫,咱们可以慢慢详谈。”

  刘林嘿嘿笑着,说着就将阳气渡入了买路钱。

  “是他,是他杀了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想跟父亲过简单的生活,你为什么要害我?。”

  正当刘木木要动手,那女鬼的暴戾气息突然减少了很多。

  不再疯狂切换角色,却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搞得刘木木一时间都不好意思下手。

  毕竟,人家是有冤屈的,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嗯!太不分青红皂白了。

  “喂!你要搞清楚,要害你的不是我,是李金灿。”

  “就我那个特别不要脸的前老板。你要问什么就问他去。”

  “做人做鬼都得讲道理是吧?”

  经过师傅的帮助,李书文已经没有大碍,见那女鬼被刘木木制服了还一直对自己念念叨叨,心里老大不乐意了。

  “你要不是冒充别人,得罪了那扒皮鬼,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背了杀人的罪名,钱还没拿到,梁琼可还在等我,谁有时间跟你扯这些。”

  “等我拿到钱,你要报仇就自己去找李金灿。”

  李书文推开了师傅,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叫着朝刘木木他们这边走来,惊得刘木木都张大了嘴巴看着他。

  “喂喂喂……咱们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不要脸。”

  刘木木拦下了要跟女鬼理论的李书文,收钱杀人不算杀人,杀了人没收到钱还怪被杀的人不该得罪别人?

  这是什么怪物想法,这绝对是不正常的、不健康的想法,刘木木觉得自己的是非观被挑战了,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先跟李书文说道说道。

  “什么叫不要脸?人家出钱我做事叫不要脸?叫人做事不给钱叫才不要脸,她冒充别人就叫有脸?”

  谁知道那李书文也被刘木木这一拦一怼把犟脾气给整上来了,盯着刘木木就怒声问道。

  “好吧!就算她冒充别人,就算有人要杀她,就算你需要钱,但是人总得有底线吧?”

  “在你的价值观里,就是别人的生命还不如你的一时利益重要了?”

  刘木木作为一个三观很正的在读大学生,他真受不了这种自私自利的人,不由也怒目责问。

  他一心想要跟李书文掰扯,却没注意到,圈里那女鬼身上的黑气正逐渐加速的流动了起来。

  “长生绳,快用长生绳给遮天阴阳圈加固,再吵它就要出来了。”

  两个年轻人好像没弄清楚状况,莫名其妙的吵了起来,师傅正要劝阻,却发现女鬼的变化,连忙吼道。

  刘木木也感觉到身后阴风大盛,扭头一看,一双没有血色的苍白枯爪已经伸到了面门。

  连忙用握着“买路钱”的右手抵挡,两股气息碰撞,发出了一股如同如同春风般的气流。

  从中心散开,虽然李书文只是感觉微风拂面,而那女鬼和刘木木却没那么轻松。

  一股汹涌的力量将他们弹开,那女鬼向后连飘数米,停下时,身上的黑雾淡了不少,隐约能见黑雾中间的青烟形态。

  而刘木木则被硬生生推开了两米之外,他刚稳住身形,就赶紧用力将双手握拳,好让自己身上翻涌的阳气平稳下来。

  “小看你了。”

  刘木木念着口诀就要冲过再困住那女鬼,眼看捏着手诀的右手就要触到女鬼,却被人从后面拉住了衣服,停顿了下来。

  “放手,你这不是胡闹吗?”

  刘木木扭头回去一看,原来是李书文那货一脸愤怒的拉着自己的衣服。

  “你给我说清楚……哎哟!”

  李书文显然是对与刘木木的理论还没结果,而心有不甘,拉着他就要继续下去。

  却突然感觉一股极寒的气息从额头射入,双眼立即发黑,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翻搅,也是疼得厉害。

  “这家伙真是个缺心眼的货。”

  刘木木心中暗骂着推开了身体开始瘫软的李书文,忍住身上的酸痛就要再次出手。

  “咯咯……”

  刘木木刚转过头,那女鬼留下一长串刺耳的笑声已经飘过好几个鱼塘,随之消散在黑夜里,气得刘木木顿足不已。

  “唉!完了,这家伙没得救了,你现在心里怎么想?有成就感吗?还是很深的负罪感?”

  师傅一脸气急败坏,声调越来越大,到后面几乎是朝刘木木吼出来的。

  刘木木赶紧回身看了一下李书文的情况,虽然对李书文那糟糕的思想很不满,但这一看,心里也不免是“咯噔”了一下。

  只见那家伙双肩以上隐隐黑气缭绕,双肩上代表财富的右阚财和代表身份地位的左阚权两盏命火只剩阚财还在摇曳。

  而额头象征生命的命阚微弱的近乎熄灭,这阴气侵体已经完全伤了他原本的命体。

  “没事,我还能救他。”

  刘木木说着掏出引魂灯就要施法,在他此时的脑海里,有一百种可以解决这种情况的办法。

  “你想死啊?我们收尸安魂主旨是什么?天道,既成事实就是天道。”

  “算了,他这下场也是自己过于偏执造成的,虽然你疏忽有错,但也算不了大过。”

  “走吧!找那女鬼去。”

  “可是……就这样不管他了吗?明明还有救啊!”

  刘木木有些接受不了师傅的说法和态度,别说李书文变成这样自己有责任,就算路边偶遇他也不能放任不管。

  对于李书文变成这样子,他还是感到很自责。

  “你救得过来吗?天道循环是你能随意改变的吗?”

  “走吧!他的阚财变旺了,至少他的钱能拿到手,他对钱那么执着,等钱拿到手了,就算死也算瞑目了吧!”

  师傅见刘木木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忍,怒气不由消了很多。

  “人生本就是一场修行,能圆满过完一生就算大成。”

  “像这些心生了执念,身处悬崖也不能自知,终究过不了天道这道坎的,我们也只能为其惋惜。”

  “走吧!等他魂魄离体找上门的时候再来为他安魂,也算是替他还了天道。”

  师傅完拍了拍刘木木的肩便往城北方向走去。

  “师傅,你说人生就是一场修行,那修的是什么?刚才这人为了钱去杀人,甚至可以连自己的命都都可以舍去,这又是为什么?”

  “修的是心,乱心的是欲,欲由何生?是情!”

  师傅轻叹一声,停下脚步看着刘木木回到。

  “那……!师傅,……?算了吧!我们现在去哪里?”

  刘木木心中还有一些疑问,但他自己却又说不出来是对什么有疑问。

  “你想问的是情又是怎么来的吧?为什么会这么可怕吧?”

  “万物有灵就有情,这是天道自然,也是人修行中会遇到的最大,也是最危险的一道魔障。”

  “木木,你要记住,师门传授技法修为都是直接记忆渡传。”

  “但情障这东西,只能靠个人的人生经验和强大的心来突破。”

  师傅说完又是一声轻叹,他终于明白,师门的一条规定,的师傅,包括师傅的师傅的师傅历代都遵守的规定。

  以前他还不能理解,为什么规定传授技艺不能超过三天。

  为什么规定授业完成之后师傅就要自断情根和记忆。

  以前觉得残忍,经过今天与刘木木还不到一天的相处。

  他发现以前凭借修为压制的情障在自己渡了修为给刘木木以后,竟然悄悄反噬了。

  他不知道,如果刘木木出现李书文那种情况,自己会遵循天道袖手旁观吗?

  答案是不会!这就是情障。

  —————————————————

  易归南走后,李星辰并没在烧烤摊呆多久,将自己和易归南剩下的酒几口喝完以后,他就想回家了。

  不论是那个每次回去都是黑暗得连破旧家具都泛着冰冷寒光的城北街小屋,他都觉得会让自己的心感到暖和一些。

  易归南走后,这城市还有能暖心的人了吗?

  来到停放电动车的地方,李星辰打开锁刚要骑上去,又收回了腿,并没有骑上去,他推着电动车往城北街方向走去。

  恍惚的走过几条闹市,回到城北街的范围,他突然很想给妻子打个电话。

  虽然他绝不会把自己工作上和生活上的烦心事告诉她。

  虽然他知道,在老家的妻子这么晚肯定已经睡了,而且就自己现在的心情就算打了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但他还是忍不住找了一处干净一点的,没有杂物垃圾的路边台阶坐下后拨通了电话。

  “嗯……老公。”

  拨通很久,电话那边传来妻子轻轻的呓声,声音虽小却像暖和的春风吹进了李星辰的心。

  “老婆,睡了吗?那我明天再打给你吧!”

  “不用,刚才哄女儿睡觉,自己也跟着睡着了,现在醒了。”

  “怎么啦?今天不忙吗?下班比往天早了呢!”

  “哦!没事!就是突然想给你打电话。”

  “今天客户发货都比较早,所以我就下班早了一点。”

  “哦!你也不要太累了,能做多少做多少,我和女儿在家里你也不要担心。”

  “而且,老公你知道吗?我今天找到了一份工作。”

  妻子说着想起了自己有高兴的事要跟李星辰分享,语气里显得很是开心。

  “你带女儿哪有时间上班,我看还是别去了吧!我明天后天应该就可以发工资了,到时候我少留点。”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妻子说找了工作以后,李星辰的心突然就像被针狠狠的扎了下,疼得他眉头都皱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千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千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