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行虎铜
断魂一刀2019-11-08 16:012,364

  苏定东有了进入北三堂的令牌,这块“三堂令”可比一般的贵宾卡要有权威。

  三堂令只有是北三堂内部高层或家族成员才有的。持它可以随意的出入北三堂及拍卖堂,向来是只认令不认人。

  不管你是谁,只有手上有“三堂令”,那就没人敢阻拦或动你。苏定东知道此令给他带来的方便,使得他蠢蠢欲动,想要一探北三堂。

  刘勋也迫不及待的想进去看看西安最大的古文物拍卖堂,来都来了,不去开开眼界可不是他,所以苦苦哀求苏定东一定要带他进北三堂。

  “一令一人。”苏定东给他解释道。一个令牌只能进一个人,只认持令人者。

  “呵。”刘勋感到无可奈何。“我呸!这是什么狗屁规矩,一令一人?”

  “嗯。”苏定东很认真的回应了刘勋。

  不久后,杨柳平传来书信。告知过两天北三堂里有一件文物要竞价拍卖,让苏定东做好准备。

  两天后,苏定东换上了新行头,装扮成商人的模样,因为他怕会在北三堂碰见不该碰见的人,怕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天,北三堂可是来了许许多多的富商名豪,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且此时里面正在拍卖一件宝贝。

  据说北三堂拍卖古董的时间也是挺特殊,一年要么开始一次,或者是三次,甚至几年十年开一次的也有。

  每一次的开场都引来四海涌动,勾起了一些热爱古董人士的好奇心,都前来争争光,凑凑场。

  “诸位请…”

  ……

  北三堂的主人北三爷今天穿了一身黑夹杂着红的大袍,显得格外十分的亮眼,在他旁边靠坐着的是他的贵客和杨家的人,其中杨柳平也在这里。

  在这个拍卖堂上,四面八方都有上中下排列的候宝区,下面在场入围观看的都有很多人,站得是水泄不通。

  但是让人奇怪的是,场上竟然没见一人敢踏入上宝天范围,实在让人疑惑。

  这片地区有专人监督看管,并且听人说邪得很,所以没人敢瞎闯瞎闹,除非是嫌命长。

  “杨公子,你的朋友到了。”一个下人凑近杨柳平耳边说。

  随后,杨柳平向北三爷介绍肖东,也就是苏定东的化名。

  苏定东变着沙哑嗓子说道:“在下肖定,见过三爷。”旁人一听这嗓子声音便知道是个粗人。

  “肖某早已在江湖上听闻过北三爷的鼎鼎大名,今日得杨公子引荐之下可算是见到了哈哈哈哈!”

  “肖老弟真是豪爽之人,请入堂坐吧…”

  苏定东寒暄了几句离开,只不过三爷身旁那个马哥一直在观察苏定东的行止,觉得他有点说不上的眼熟感,但又对此人没什么印象。

  其实北三爷第一眼看见苏定东的时候也觉得似曾相识,但此想转瞬即逝,因是他的侄子杨柳平引荐的人,这又怎会是相识?

  终于三爷回忆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之前在青璃寨替自己找到铜兽的,也算是跟那人有缘。

  但是北三爷那天走得匆忙,当天又是十分的混乱不堪,来不及好好的感谢苏定东,自此过后就没有他的音讯了。

  苏定东这回又是乔装打扮,粘上胡子,换了姓名,谁又能想到是他…

  此刻下面厅堂中有八个人架着一个披着红布的大物往上宝天内放下。

  这应该就是今天北三堂作为拍卖的宝贝了,虽披着红布,但那菱角突出的外形,人们能猜测到这该是兽型状的东西。

  待掀开一看,众人惊呼按捺不住,此物真是难得一见。看那兽的姿态神异,一对生象大眼,掀开瞬间感觉像是醒来的兽睁开眼。

  “啊,这不是……”苏定东揉揉眼睛,这个东西确是被青璃寨主盗走的那只铜兽,未成想却被拿来在这拍卖?

  “此物是?”一人好奇问道。

  “行虎铜。”管堂老者说道。

  藏宝监耸立而起的铜兽顿时引起众人瞩目焦点。

  “行虎铜?”

  苏定东也是刚知道此铜兽的名字,听管堂者说行虎铜年代是秦朝的,是当时齐国一位君侯的东西,后不知何故流入秦。

  场上的人纷纷报价参与争抢,先是以最低三十万两叫到了上千万两,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一场金钱的战争。

  有人中途退出,有人不露声色继续叫价,有人势在必得,为的就是个身份面子,也有人坐井观天,捧场看热闹。

  “两千万。”

  “我出两千三十万。”

  ……

  这一刻争抢虎铜的人倒是沉默了许久,越叫越高,有的甚至觉得已经超乎自己的意料中,在那犹豫不决,情愿放手。

  终于一个人站了起来打破僵局,令在场的沉默变成了议论,只见那男子伸出一只手……

  “五千万。”

  “什么?五千万?”

  这个一声不响就出五千万的不是别人,正是苏定东。

  北三爷及许多人都不禁吃了一惊,甚至怀疑此人。顿时有人议论苏定东的身份,大家见他很陌生,还是头次来,竟然不露声色一出手就是五千万……

  其实苏定东的资金来源是杨柳平那来的,不然他自己哪来那么多钱来跟这些财主抢宝。

  杨柳平是重情重义之人,何况苏定东还救过他,所以资金一事就包在他身上了,也算是报恩吧,毕竟生命无价。

  但是北三爷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他知道事情真相,想必杨柳平的做法能把他气倒。

  “五千万…成交…恭喜肖老板取得了行虎铜。”掌堂老人宣布最终结果。

  且在苏定东准备上前进行移交宝物仪式时,从堂外冲进来一批黑衣人,这些人一进来就直奔上宝天处,并在四周撒上不知什么粉,场上的人一闻到就纷纷倒下。

  “谁人如此放肆!”北三爷在上堂大喝怒道。

  下面的黑衣人闻声转过来头来不说话,只见其中一人一甩衣袖竞从袖口丢出十几只飞镖飞向北三爷那方。

  杨柳平见势,迅速跟北三堂的护卫高手猛至跳到三爷身前挡去飞镖,后护送他到安全处。

  苏定东躲在卓下看见那批黑衣身上配有刀剑毒物,一切都是有备而来,想必是筹谋许久。

  这批黑衣的目标是行虎铜,他们踏入上宝天,拿来绳索木架准备搬走这尊铜兽。

  在此刻意外出现了。

  搬动铜兽时,上宝天竞凭空出现了几个身穿奇特的衣服,头上带着个獠牙的鬼面具,手中拿着秦代的铁戈

  这批黑衣人见这诡异令人可怕的一幕,立马停下动作,不再搬动铜兽,只能一步一步的后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盘阳盗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盘阳盗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