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逃亡之路
公子小贺2019-07-25 10:363,329

  杨飞雪四人正在商量一些具体事宜,忽然听到驿丞大喊,立即站起来。

  驿丞跑到四人跟前,上气不接下气。杨飞雪先道:“别急!究竟何事?”

  驿丞喘了几口粗气:“不好了!我们的计划泄露了。现在正有一队城守军向我们奔来。我们得赶紧逃!”

  小宛气道:“是怎么泄露的?”

  杨飞雪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们该担心的是,逃不逃得掉?”

  卫起道:“或许这个时候,城门也已经得到消息,不可能放我们出去。我们只有先躲在城内。我倒知道一个地方,可以先去那里躲躲,不过得赶紧走!”

  “好!卫君带路,我们从后门走!”杨飞雪拉着小宛,紧跟卫起后面,驿丞断后。

  从后门外出来,还没等转第二条街,就有一对士兵堵在前面。约二十来人,分作两列,当先一年轻人将领模样,身披皮甲,骑在一匹枣红马上,看见众人,当即大喝道:“还想逃?给我抓起来!”

  身后士兵听令,全部拥上来,亮出刀刃,将五人团团围定。

  卫起见状,当即质问那将领:“你知道我是谁吗?胆敢抓我?”

  年轻将领一阵大笑:“卫君啊卫君,原本你在齐国安分点,倒也可以一生平安。谁知你竟然与人为凶,欲行刺国君和丞相!此等大罪,你就等着受死吧!”

  年轻将领又对着杨飞雪等人道:“尔等燕国蠢人,竟想报仇?全部带走!”

  就在杨飞雪五人束手无策,准备跟着这些人走的时候,突然从背后又传来一声大喝:“且慢!”

  众人一转身,见又是一年轻将领,跨着一匹黝黑大马,身后也跟着二十来人。

  这年轻将领打马来到众人身前,与对面将领冷冷道:“田方,今天这些人,你带不走了!”

  叫做田方的将领冷笑道:“哼哼!姜风,你竟敢擅离职守?南城门出了事,你可担待的起吗?”

  姜风道:“你还不是擅离职守?”

  田方道:“我是奉了丞相的命令!”

  姜风道:“我是奉了国君的命令!”

  田方怒气冲冲:“你可知道挡我的后果?”

  姜风冷笑:“后果?这是国君的命令,难道你们田氏想造反吗?”

  田方知道,现在还不是公然与姜氏为敌的时候,只好咬着牙道:“行!姜风,你等着!有你求饶的一天!”

  姜风冷冷道:“不送!”

  等田方一伙人走了,卫起对姜风抱拳:“多谢将军解救!”

  姜风依然挺在马背上,淡淡道:“不用谢!是国君要救你们,与我无关。国君还托我捎来一封书信,要交给一位姓杨的燕国使者。你们谁是?”

  杨飞雪道:“我是。”

  说完,姜风从衣甲内抽出一根铜管。杨飞雪接过铜管,收好。

  姜风又道:“现在开始,你们不能在临淄城逗留,必须离开此地,否则田氏的恶犬必会再找你们麻烦。如今,其他城门都被田氏族人把守,你们也只有南城门可以出去。至于何去何从,则全凭你们,不过,最好离开齐国。事不宜迟,这就跟我们走吧!”

  来到南城门,姜风又道:“我已经给你们备好两辆青铜马车。马车内有些许钱财和一些食物。你们这就走吧!”

  杨飞雪对姜风抱拳:“多谢将军,后会有期!”

  姜风点了点头。

  这时,卫起突然对杨飞雪道:“你们走吧!我还是留在临淄城。不用担心,我一人在城内,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杨飞雪没有劝他。毕竟萍水相逢,人家已经愿意拼上性命相助,如今还何必连累人家一起四处逃亡呢?杨飞雪也只抱拳道:“卫君,后会有期!”

  卫起点点头:“一路小心!”

  姜风也再次叮咛:“你们尽量快些离开。田氏遍布齐国,他们是不会死心的!”

  杨飞雪点点头,不再多话。四人上了一辆马车。驿丞当驭手,一抖缰绳,两匹黑马拉着青铜篷车飞驰而去。

  几人早已商量好,如果逃出临淄,则前往泰山寻找盗跖的兄弟军。只是杨飞雪也不确定,盗跖他们是否已从燕晋一带返回。但事已至此,也只好先去看看。

  杨飞雪、小宛和花大姐坐在车内,心内还是无比遗憾。既没能帮小公主报仇,自己又被迫逃离齐国。这报仇之事,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想起曾经和小公主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小宛和花大姐不禁又泛起泪水。

  杨飞雪拍拍小宛的肩膀,安慰道:“小公主的好,我们会记着的。小公主的仇,我们同样也会记着。总有一天,我们会让田氏付出他们无法承受的代价!”

  小宛咬着嘴唇,重重地点了点头。

  驿丞的驾车技术很娴熟,两匹黑马的体力也很棒。从临淄到泰山,三百多里的路程,天擦黑时分就到了。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围追堵截的军队。杨飞雪自嘲:看来我们在田氏眼里,只是四颗小沙粒,只要不在眼皮底下,也就懒得管!

  在泰山脚下停好车,四人趁着天边最后一抹亮色,登上山腰,来到之前的宿营地。山上一个人也没有。果然,兄弟军没在这里。

  驿丞四周看了一眼道:“夜里不好赶路,山上又多猛兽,我们还是回到马车内,凑合着度过这一晚吧!明日,我们继续赶路。这里离鲁国最近,我们去鲁国怎么样?”

  没遇到兄弟军,杨飞雪对于何去何从本没了主意,这时听到驿丞的主意,顿时觉得不错,连忙道:“好,就听驿丞大哥的。”

  四人又回到马车旁。驿丞又赶紧在周围捡了些柴禾,在马车旁生了一个火堆。

  四人围坐火堆旁,有些安静。今天突发了这么多事情,谁也没有心情开口。烤着火坐了一会儿,小宛和花大姐有些犯困。杨飞雪便让她们进入车内,先行睡下。而后,自己又坐回火堆旁,和驿丞安静地烤着火。

  杨飞雪突然想起今天姜风给的铜管,立即从怀中拿出来,揭开顶端一个小盖子后,抽出一张羊皮纸。羊皮纸上写着一些字,可惜杨飞雪不认识。

  于是杨飞雪将羊皮纸递给驿丞,道:“我不识字,你能帮我念念吗?看齐国国君写了些什么?”

  驿丞接过羊皮纸,就着火光,念道:“兹燕国梦姬公主自尽一事,寡人深表痛心。然齐国大权旁落,寡人行事亦心有余而力不足,切盼使者体察之。他日,使者若来齐,寡人愿以客卿之礼相待。姜骜七年春。”

  “呸!这个老梆子!虚情假意!”杨飞雪一把抓过驿丞手中的羊皮纸,啐了一口口水,又扔在地上,踩了几脚,再也不理它。

  驿丞无奈笑笑,又对杨飞雪道:“杨使,你也早些歇息吧!我来守夜!”

  “我也睡不着。”杨飞雪看着火光,“驿丞大哥,你也别再叫我杨使,不太好听。”

  “行!我叫你杨兄弟吧。你也别叫我驿丞了,名不副实,叫我老缪吧!”

  杨飞雪也笑笑:“好,我就叫你老缪。”说完,杨飞雪抬起头,仔细打量了一番老缪,才发现他也差不多五十多岁了,面容沧桑。忽然间,杨飞雪感觉到一阵愧疚:“老缪大哥!是我们连累你了!”

  老缪摇摇头:“杨兄弟不必歉疚。人生有命,各得其所。我已经看透了!”

  杨飞雪突然对面前之人肃然起敬:“老缪大哥高义!”

  老缪不置可否,摆摆手:“杨兄弟去歇息吧!明日还得赶路。”

  杨飞雪也确实有些疲倦,不再推辞:“行!记得下半夜把我叫醒,我来守夜!”

  “好!”老缪笑笑,添了根柴禾,不再说话。

  杨飞雪便就地躺下,看着夜空繁星闪烁,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次日,杨飞雪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老缪依旧坐在火堆旁,见杨飞雪醒来,笑道:“杨兄弟睡得可好?”

  杨飞雪揉揉眼睛:“大哥一夜没合眼吗?”

  “我挺得住,无妨!”老缪站起身,打灭了火,道,“既然杨兄弟醒来了,我们这便上路吧!”

  杨飞雪点点头,上了车,坐进车内。花大姐也已经醒来,抱着斜靠在自己身上的小宛。小宛睡得正香。两人都没有说话。

  老缪轻轻抖了抖缰绳。两匹黑马不疾不徐地前进着。马车内竟感觉不到颠簸。

  齐鲁本以泰山为界,过了泰山基本便是鲁国地界,但是要到鲁国都城曲阜,却还有两百里路。

  渡过汶水,又走了百里,便可远远望见洙水,而洙水对岸,便是曲阜。

  曲阜历史极为悠久,名人辈出,例如黄帝、少昊、柳下惠、孔子等,端的一座古风浓郁的文化名城。所以鲁国的百姓不怎么好战,使得自春秋时代以来,国土的面积日渐萎缩,国力也越来越弱,偶尔还会被齐国这头饿狼咬上一小口。齐国之所以不敢大口咬,是因为鲁国有许多大儒。

  这些人虽然不会打仗,但是嘴上功夫却是厉害。即使口诛笔伐,也能让你受尽天下人的唾骂,保不齐还来个共同讨伐。到时候,尽管你齐国强大,但也强不过天下。

  老缪驾车从北城门进入,却看到街上的行人,很多都披麻戴孝。

  小宛已经醒来,撩起车篷一角,不禁疑惑:“死人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