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铸剑师干将莫邪
公子小贺2019-07-25 10:013,326

  一整个冬天,三人基本就窝在各自房间。每天,佘靓还是负责做饭,偶尔去海边走走,拣点海鲜。胡一色则每天都会到等级排行榜前面看看,一看到别人又升了,就会骂骂咧咧。侯雷纯粹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然后尽量躲着生气的胡老大。

  春天终于来了,但海风还是呼啸,海水还是冰凉。直到初夏时节,胡一色的脾气都快磨没的时候,三人这才大包小包,坐船出海。胡一色和侯雷负责划船,佘靓负责看管包裹。

  原本按照直线划到对面,三人则直接进入吴国境内。没想到,途中起了大风,三人的小船不受控制地往南漂。结果,又遇上大海浪,三人的小船被无情地掀翻了。好在船虽然翻了个,但是没有散架,三人拼了命又爬上小船,只是划桨和包裹一样也没有了。

  三人死鱼似地躺在小船上,已经听天由命,任凭海浪漂浮。就这样,三人半死半活之间,漂进了越国的会稽海岸,也就是两千年后的杭州湾绍兴市。

  会稽是越国的都城,因会稽山而得名。曾经,大禹在这里大会诸侯,使得会稽名扬天下。

  现在的越国可是扬眉吐气,连打了吴国几次败仗。但是,连年战争,对越国的消耗也很大。因此,范蠡向越王勾践建议:休整一年,明年一举灭掉吴国。对于范蠡的话,勾践自然没有异议。

  就在整个会稽城都处于一种摩拳擦掌的火热氛围中时,会稽城外的海边有一座宅院,却依然过着平常的日子。每一天,这座宅院里都传出叮叮当当的打铁声和愉快的笑谈声。

  战国初期,很少有人在城池外单独居住。若是百工行业的人,则一律归国家统辖,统一居住国都特别划定的百工区。但这座宅子内的人能不管不顾这些,只因他们名为干将莫邪。

  干将莫邪何许人也?战国一等一的铸剑大师。同时,莫邪还是战国绝无仅有的剑术高手。

  干将莫邪虽然名声显赫,但是生活却很普通。就连他们的宅子,也与别人不同。别人的宅子基本都是用围墙圈起来,但是他们的宅子却是开放式的,就是相距不远的几座屋子。

  夫妻俩已经双双进入不惑之年,每天起得很早。

  这一日,天色将明时,两人就已起床,同时起床的,还有他们唯一的儿子赤。干将和儿子赤起床后,就围着铁器坊转。赤也已经快到弱冠之年,长得像头小牛犊,能帮助父母干很多事。而莫邪起床后,则先负责做饭等家务,有空再和丈夫儿子一起铸剑。

  莫邪腰间插着一柄青铜短刃,手里挎着一只竹篮,穿着像一位农妇,但因常年习武,至今风韵犹存,走路时步履生风。

  莫邪哼着欢畅地小曲儿,今天想在海边捡一些新鲜的螃蟹和贝类。当她来到海边时,却看到岸边搁浅了一条木筏,筏子上还躺着三个不动的人。正是海上遇难的佘靓、胡一色和侯雷。

  莫邪一把扔掉竹篮,两三步飞至三人身边,一探鼻息,气息尚存。莫邪二话不说,当先背起佘靓,快步回到家中,放下人后,又让丈夫和儿子一起去岸边,把剩下的两人也背回来。

  丈夫和儿子背着两人回来时,莫邪已经帮助佘靓换好了一套干爽的衣服,是她自己最漂亮的一套。

  儿子赤放下侯雷后,问道:“娘,为何给她穿了您最漂亮的衣服呀?您都舍不得穿!”

  莫邪摸摸儿子的头:“儿子,你看这位姐姐漂亮不?”

  赤听到母亲的话立刻红了脸,再不敢去看昏迷的佘靓,低着头道:“漂——漂亮。”

  干将莫邪见到儿子的窘状,不由得大笑。莫邪道:“我儿都这般大了,为何脸还红得像块热铁?要不是娘看这位姐姐的年纪大你许多,说不定就让你们结一门亲事呢!”

  听完这话,赤的脸更红,转身跑了出去,把脸泡进了凉水里。

  干将笑道:“我妻耶!你都这般岁数了,还喜欢折腾儿子。”

  莫邪听这话不开心了,盯着干将的眼睛:“好耶!你是不是嫌我老了?”

  干将立即求饶:“我妻耶!我哪敢嫌你老了?我只怕你嫌我老哩!”

  莫邪又笑道:“好啦!这话听得都生锈了。我们还是快救活这三人吧!”

  好在这里还有两间空屋子,佘靓放在一间,胡一色和侯雷放在一间。莫邪给三人喂了一些驱寒的草药汤水。不到三日,三人便悠悠醒了过来。莫邪又熬了一些补气提神的草药,三人喝了几顿之后,便能下床走动了。

  三人死里逃生,对干将莫邪感激不已。各自把姓名介绍了一番后,三人更是激动地难以自制:没想到能见到传说中的干将莫邪!好在平常人见到干将莫邪也是很激动,所以两人也没把这三人的反应视为异常。

  莫邪问道:“你们从哪儿来呀?”

  佘靓当先回答:“我们从一处小岛来,遇到风浪,所以来到这里,还不知道这里是何处?”

  莫邪道:“这里是越国。我们这里离国都会稽很近。”

  胡一色一听,立即来了兴致,想到能杀人了,立即开心道:“我们去城里吧!”

  佘靓知道他想什么,也懒得制止,只道:“我不去!”

  侯雷却激动地拉着胡一色到一旁,低声道:“胡老大,我刚才看了下干将莫邪的等级。你知道吗?他们都是一百万呐!我们要不要先把他们——”

  话没说完,胡一色一巴掌扇在侯雷脸上:“你丫的,活腻歪了是不是?见人就杀?他们是我们能杀的吗?首先,他们一看就练过功夫,我们肯定杀不了他们。其次,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对于救命恩人,我们能杀吗?你小子要再有这种想法,老子先杀了你!记住没?”

  侯雷被扇地晕晕乎乎,一个劲地点头:“记住了记住了!”

  莫邪也不计较他们说些什么,只是劝道:“现在去城里可不是个好选择。现在越国正在和吴国开战。为了防止吴国的间者,会稽城对外来人口排查非常严格。”

  侯雷问道:“什么是间者?”

  莫邪道:“就是吴国来越国打探消息的人。”

  侯雷豁然明白:“哦,原来就是间谍。”

  胡一色又一巴掌拍在侯雷后脑勺:“就你小子话多!”

  侯雷赶紧讪笑着,不再多言。胡一色则又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能住在这里吗?当然,我们可以帮你们的忙!”

  莫邪看了眼干将。干将道:“当然可以,反正我们现在也有些忙。”

  于是,三人暂时在这里住了下来。平日里,胡一色和侯雷都在铁器坊帮忙,拉风箱、添火、递东西、搬东西。一时间,这个铁器坊变得热闹起来。佘靓则每日跟着莫邪,侍弄饭菜和家务,偶尔也在铁器坊帮上一帮。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胡一色和侯雷因为天天帮忙,身体强壮了很多。虽然也还经常想着进城杀人,但是从一些来铸剑的人嘴里得知城里很乱之后,也只好先待在这里。一则可以强身健体,以后更有利于杀人;二则两人也希望帮一段时间的忙后,可以求干将莫邪为自己打上一把好剑,到时候杀人就更利落了。

  而胡一色和侯雷能在铁器坊得心应手的帮忙之后,莫邪就基本闲了下来。每天,莫邪便带着佘靓来到海边,练习一些女子独特的强身健体之法。有了一定基础后,莫邪又开始用长剑教佘靓练习剑术。莫邪很喜欢这个漂亮的姑娘。两人既是亲师徒,也是好姐妹。

  佘靓也曾问道:“莫邪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莫邪笑道:“我和师妹经常分开,好不容易又遇到一个聪明又乖巧的妹妹,能不对你好么?你不知道,有些快乐是只有好姐妹之间才能体会的。”

  佘靓又问:“你师妹哪里去了?”

  莫邪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她年纪和你一般大,仗着剑术高超,就爱到处跑。呵呵!先不说师妹那个鬼丫头了,我们继续练剑。”

  转眼秋去冬来,铁器坊的任务少了下来。胡一色和侯雷也轻松下来。现在,两人都有一把子力气,一身健硕的肌肉,走起路来都带风。不过,两人性格却还是老样子,除了沉稳些,胡一色依旧暴烈,侯雷依旧怕他。而两人不知道的是,佘靓已经成了一个剑术略有小成的剑客。

  佘靓也问过:“莫邪姐,为什么不把剑术教给胡一色和侯雷?”

  莫邪笑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此剑术只传女不传男。你也要记住哦!”

  佘靓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拜师礼:“谨遵师命!”

  莫邪笑道:“好啦!记住就好了,搞得这么拘束可不行!这套剑术就讲究无拘无束!”

  佘靓于是一把抱住莫邪,嘻嘻哈哈笑道:“记住啦!现在行了吧!”

  莫邪笑着推开佘靓:“行了行了!一放开就不像个样子了,跟我那师妹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佘靓笑道:“啊?真的吗?我一定要见到莫邪姐的师妹!”

  莫邪道:“放心!她每年至少都会回来一次的!年底肯定就能见到了。”

  佘靓笑着又一把搂住莫邪。

  在佘靓这边开开心心的时候,胡一色和侯雷也得到了一个让他们做梦都会笑醒的好消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