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兵家至圣
公子小贺2019-07-08 21:103,207

  一顿酒从早晨喝到黄昏,三醉鬼从黄昏又睡到早晨。

  此后,杨飞雪和小宛便在这里住了下来,照顾老人。后来小宛对花大姐说道:“实际情况是我一个人照顾他们两个!”

  转眼冬去春来,老人的身体却从那一顿酒后,日复一日的差了起来。

  小宛虽然是一位护士,但是在战国之世,也只能帮老人进行日常护理和饮食调节,对于医药方面却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因此,小宛执意要为老人请一位医师。

  老人却摆摆手,笑道:“涂小妹,不用操心了。我的身体我清楚。这些年,要不是靠着一点执念活着,我也早已随子胥兄而去。如今,我亲眼见到吴国灭亡,而我的另一个心愿也会马上实现。所以,我很释然,浑身轻松,对于死也毫无所惧。但是,你不用担心!我还有一两年的活头呢!”

  听到这番话,小宛很伤心。虽然相处时间还不长,但是小宛已经把这位老人当作亲爷爷一样对待。小宛想:或许是现实中自己从未见过亲爷爷的缘故吧!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杨飞雪陪着老人在小河边垂钓。小宛则呆呆望着平静的河面。

  突然,老人放下鱼竿,对两人道:“你们跟我进屋!”

  两人随老人来到一间从未到过的房间,里面布满灰尘。整个房间内只有一张书案。书案上从小到大并排放着三个木箱。

  老人道:“去把最大的那个木箱打开。”

  杨飞雪先动一步,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最大木箱。木箱内整整齐齐排放着六卷竹简。每一卷竹简都用黄帛包裹着。

  老人又道:“打开第一卷竹简。”

  杨飞雪小心翼翼地把第一卷竹简从黄帛内取出,再慢慢卷开。这两年来,杨飞雪和小宛对战国字也认得了许多。所以,当杨飞雪看到第一支竹片上的字时,就震惊了。那四个刀工犀利笔画遒劲的字分明是:孙子兵法。

  杨飞雪看着老人,激动道:“您——您就是孙子!”

  小宛不开心道:“杨大哥,你怎么突然骂人呢?”

  杨飞雪对小宛的无知有些无语,解释道:“这个孙子不是那个孙子。我们的老大哥是孙武,兵家至圣,孙子!明白没?”

  老人却笑道:“不错!你竟然听过老夫的名号!我就是孙武。”

  小宛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位老人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孙子!

  孙子蹒跚着走到木箱前,自豪道:“这里面就是我的另一大骄傲,完整版的《孙子兵法》。当初,我献给吴王的只是《孙子兵法》上卷,分为十三篇,共六千余字。这上卷记载的只是兵家要略,已经公诸于世。然则,若只有上卷,就好比手执礼器,可观之敬之,却无实用之。若只按照上卷硬搬,而无运用之法,则于战争没有丝毫利处。我这里还有《孙子兵法》下卷,分为九篇,共万余字,则是运用之法,尚为世人所不知。”

  孙子像抚摸爱人似的抚摸着这些竹简,继续道:“我的另外一个心愿,便是找到合适的人,把我的兵法完全传授,不至于让我的心血随我步入黄土。现在,合适的人找到了,就是你们两个!”

  小宛不解:“为何我们就合适呢?”

  孙子道:“众生皆有相。我看到你们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你们将会是我要找的人。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观察,你们也没令我失望。一,你们聪明机敏;二,你们重承诺;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们善良。世人皆言,兵者凶器。然则,心不善则不足以用兵。用兵不为杀戮,而为拯救。是故,心忧一城,则用兵一城;心忧一国,则用兵一国;心忧天下,则用兵天下。你们明白吗?”

  杨飞雪和小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小宛又问道:“您的家人之中就没有合适的人吗?”

  孙子笑道:“现在我的家族中尚没有合适之人。若是日后,你们有幸遇见我家族后辈有合适之人,也可将《孙子兵法》尽皆传授予他。”

  杨飞雪和小宛郑重点头:“我们一定会的!”

  孙子满意笑道:“我相信你们!现在心愿已了,你再打开中间那个箱子。”

  杨飞雪在二人的注视下又打开第二口木箱。“咦!一条腰带!”杨飞雪轻声道。

  孙子却笑道:“这确实是一条腰带,但腰带内却暗藏一把软剑。”

  说着,孙子拿起腰带,从内抽出软剑。软剑长不过三尺,寒光闪闪,极薄极锋利。

  孙子接着道:“这把剑来自已故铸剑大师欧冶子,当世绝无仅有。即使是欧冶子高徒,当世铸剑大师干将莫邪,都再也无法锻造出这种软剑。”

  杨飞雪和小宛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星星。自从见到胡一色和侯雷,那两人把各自的剑大大吹嘘了一番之后,杨飞雪和小宛就一直也想拥有一把好剑。只是现在剑只有一把。

  孙子看着两人热切的目光,笑道:“这柄剑曾经属于我的妻子。妻子去世时叮嘱我,莫让如此神兵埋于黄土不见天日。于是,我就将这把剑藏于此,现在就交给涂小妹吧!也算这把剑与你的缘分!”

  小宛得意地看看杨飞雪,笑着接过了软剑,耍了一阵后,就把它围在腰间,正好合适。

  孙子又道:“把最后一个木箱也打开吧!”

  于是,杨飞雪又打开了最小的那个木箱。木箱内放着一叠白色绸布。

  孙子拿起绸布,一抖开,却是一张长宽近一丈的、薄薄的地图。地图上用黑墨标注了很多山川形势、城池分布。

  孙子让两人各拉着两角,道:“这是早年我随我师游历天下时所绘制,经过后来行军作战不断增补,终于慢慢完善。这幅地图也算倾注了我几十年心血,便也将它交予你俩吧!至于能否用得上,全凭天意,只是,莫要毁了它。”

  杨飞雪和小宛点头答应。小宛笑道:“杨大哥,我保管了孙老大哥的软剑,你就保管这幅地图吧!”

  于是,杨飞雪听话地将地图收好,贴身保管。

  孙子最后道:“那在我最后的时间里,便给你们仔细讲解这部《孙子兵法》吧!至于以后你们有没有机会用到,则同样听天由命吧!哈哈!”

  刚开始,孙子也是照着竹简讲解。杨飞雪和小宛则还是老毛病,一听就犯困。看到两人的样子,孙子无奈地摇摇头。最后,孙子决定换一种方式,每次讲解,都在院内用石子沙土树枝布帛等物,进行战地模拟和排兵列阵。在这些过程中,再灌输一些军事思想。这样一来,两人既觉有趣,又学到东西。

  就这样日复一日,一年后,又到春天。孙子已经心力交瘁,腰背伛偻,行路艰难,身子单薄地已经承受不住一阵春风。

  《孙子兵法》已经讲完一遍,但孙子的头脑却还很清醒,时不时又有许多新的见解。因此,孙子还是不知疲倦地把这些新东西教给两人。

  挺过了夏天,又挺过了秋天,到了冬天,孙子终究是没再挺过。

  在孙子去世前的那天上午,杨飞雪和小宛就感觉到了什么。孙子似乎是回光返照,突然提出来要和两人大醉一场。于是三人又开始煮酒,如同三人刚见面那天一样。就这样,三人醉了。只是,杨飞雪和小宛醉后又醒了过来,孙子却再没有醒过来。

  孙子去世了,没有通知家人。这个世界上,除了杨飞雪和小宛,没有人知道兵家至圣孙子,在这个冬天去世了。

  孙子去世当晚,南方降下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大雪,似乎是苍天让整个世间为孙子戴孝。

  孙子早已给自己预备了一副棺材。杨飞雪和小宛将孙子的尸身放入棺材,然后将棺材摆放在灵堂。两人对于人死后该如何进行一系列礼仪,全然不知。两人可怜的一点经验全来自以前看过的电影电视剧。

  因此,灵堂的布置也很简单。两人把能找到的白布全都找来,裁剪成两三尺宽的长布条,然后均匀地挂在灵堂四周。棺材摆放在灵堂正中。棺材前摆放着一张香案,摆着酒焚着香。

  由于大雪封路,棺材无法安葬。好在现在温度低,孙子尸身也不至于腐臭。杨飞雪和小宛每日三次祭拜。直到来年冰雪消融。杨飞雪和小宛才从城里请来几人,帮着把孙子入土安葬,就在庭院后面的山丘上。

  孙子安葬后,小宛道:“杨大哥,咱们是不是应该把死讯告诉他的家人?”

  杨飞雪叹口气道:“可是他的家人都在齐国,齐国保不齐还不准我们回去呢!若日以后碰到,再说吧!”

  小宛又问道:“那我们要不要为孙子守孝呢?”

  杨飞雪点头:“这倒应该!儒家虽然倡导守孝三年。但是,一般也就不到两年时间,除了我们遇见的端木赐。所以,我们就为孙子守孝两年吧!”

  小宛也点头道好。

  于是,两人开始为孙子守孝。直到两年后,两人才离开吴国,又回到鲁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