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迟暮老人
公子小贺2019-07-08 11:053,535

  胡一色和侯雷带着西施离开后,杨飞雪和小宛也决定回一趟曲阜,和花大姐分别一年多了,也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一瞬间,两人不禁怀念起有手机的年代,什么事情打个电话就好了。

  两人出了东城门后,沿着一条夯土官道向东走,计划到了海边后,坐船北上。两人的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包裹,装了些钱财衣物。包裹挎在杨飞雪的背上,小宛挽着杨飞雪的手。

  官道上还有一些流民,陆陆续续地赶往姑苏城。两人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奇怪的老人,须发皆白,衣衫单薄,拄着一根拐杖,站在路中间,动也不动地眺望着东城门,表情冷漠。

  现在正是冬季,城外寒风呼号不断。不知道为什么,吴国灭亡后,气温一下子降了许多。路上的行人都已经穿上厚实的棉袍夹袄。杨飞雪和小宛也已经裹得严严实实。但是,这位奇怪的老人却只穿着一件布衫,似乎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两人相视一眼。小宛从杨飞雪背上的包裹里取出一件长棉袍,然后向老人走了过去。

  小宛把棉袍递给老人:“老爷爷,把这件棉袍穿上吧!现在这么冷,冻着可不好受!”

  老人看了一眼小宛,空洞的眼神恢复了几分神采,叹了口气道:“谢谢你孩子!把棉袍拿回去吧,我不需要!有时候,受几分冻会让人更好受!”

  杨飞雪察觉到老人话里有话,对小宛道:“这位老人一定有伤心事!”

  小宛点了点头,小声询问杨飞雪:“会不会是因为吴国灭亡了,老爷爷心里难受?”

  杨飞雪也点点头:“很有可能!”

  于是,小宛又对老人道:“老爷爷,您是因为吴国灭亡感到难受吗?”

  “吴国灭亡,吴国灭亡——”老人呢喃着,突然放声大笑,“子胥兄,上天有眼啊!吴国灭亡了,灭在夫差手里。子胥兄,我们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杨飞雪和小宛莫名其妙,看老人这样子,是对吴国恨之入骨啊!

  小宛又小心翼翼地问:“老爷爷,吴国灭亡了,您很高兴吗?”

  老人笑了一阵,很快又平静下来,只是冷漠的脸上多了些潮红。老人用柔和的眼光看着小宛:“孩子,把棉袍给我吧!还真冷呢!”

  小宛笑嘻嘻地,亲自把棉袍给老人披上。

  老人笑道:“我看得出,你们俩都是好孩子。今儿我真高兴!走,到我那儿喝酒去!”

  小宛有些难为情:“老爷爷,您不知道,昨晚我们才大醉了一场!”

  “哦?”老人捋着银白的胡须,疑问道,“你们是为何而醉呢?是为吴国灭亡高兴,还是为吴国灭亡惋惜?”

  杨飞雪答道:“老爷爷,都不是!我们既不是吴国人,也不是越国人。我们从北方来,昨晚巧遇两位好友,这才大醉一场。”

  老人不禁又大笑道:“老夫多疑了!不过,既然昨晚你们与好友大醉一场,那今日便与老夫也交个朋友,然后陪老夫大醉一场,如何?”

  杨飞雪和小宛感觉这个老人难以捉摸,刚开始冷漠,然后突然大笑,现在还要交朋友。这老人看着怎么也已经年逾古稀了。

  老人看着两人迟疑,有些不悦:“难道你们是嫌老夫年纪大了吗?”

  两人连连摆手:“当然不是,是我们怕自己辱了老爷爷身份!”

  “身份?”老人捋着胡子问道,“你们知道我是谁?”

  两人摇头。

  老人又道:“既然你们不知道我是谁,为何又怕辱了我身份?算了,我就不告诉你们我的名号了。你们权且就把我当个普通老头子吧!这样,你们愿不愿意交老夫这个朋友啊?”

  杨飞雪和小宛见老人脾气怪诞,也只好点头答应。

  老人这才重又喜笑颜开,道:“老夫虽然不告诉你们名号,但你们却得告诉老夫你们的名号吧!”

  于是,杨飞雪和小宛便把名字说了一遍。

  老人喃喃道:“杨飞雪,涂小宛。涂姓倒是个很古老的姓氏,很少见。既然这样,我便称呼你们为杨小弟和涂小妹,如何?”

  对于一个老人这样称呼自己,杨飞雪和小宛还真是不适应,但无奈,也只得硬着头皮点头答应。

  老人似乎松了一口气:“行!杨小弟,涂小妹,现在我们就去家里大醉一场!”

  转身走的时候,老人突然回过头又神秘兮兮地问道:“我刚才看见涂小妹挽着杨小弟,亲密无间的样子。你们是不是小夫妻啊?”

  杨飞雪和小宛正想跟着老人走,却被老人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两人下意识地拉开点距离,然后连连摆手:“不是不是!”

  老人很失望的样子,叹了口气道:“真可惜!我看你们这么般配!杨小弟,不是为兄说你,涂小妹美丽善良,你为什么没把他给娶了呢?”

  杨飞雪和小宛都尴尬无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老人又叹口气道:“唉!算了!感情的事情,老夫我也不懂!走,还是喝酒去!”

  老人的家就在姑苏城北不远处,一座典型的江南小庭院。庭院并不深,只有两进加一个跨院。庭院前一条小河流过。庭院后有两座小山丘,竹林掩映。这座庭院是座孤院,没有左邻右舍,让人容易产生孤身世外的感觉。

  在庭院里逛了一圈,杨飞雪和小宛没有见到任何人。

  小宛问:“老爷爷,这里就您一个人住吗?”

  老人点了点头:“是啊!——对了,不要叫我老爷爷。我们既然已是朋友,就叫我大哥吧!”老人很正经地纠正。

  小宛对于“大哥”二字实在叫不出口,只好在前面再加个“老”字:“老大哥,您的亲人呢?”

  老人捋捋胡须,似乎在努力回忆:“亲人?他们应该在齐国吧!”

  “哦!”小宛对齐国很讨厌,也就不再追问老人的亲人,而是问道,“老大哥,为什么不请两个仆人呢?”

  老人笑道:“谁愿意到这里来伺候一个糟老头子啊!”

  这话让小宛很难受。小宛情不自禁道:“老大哥,我们来伺候您,怎么样?”

  老人大笑起来,眼角却渗出泪滴,流进眼角深深的皱纹里,并不明显。笑过之后,老人问道:“你们真的愿意伺候我这个糟老头子?要知道,我的脾气可不太好!既刁钻,又古怪,还爱挑人毛病!”

  小宛倔强道:“我们是认真的!”说完又悄悄扯扯杨飞雪的衣袖,想让他也赶紧表个态。

  杨飞雪对于同老爷子一起喝酒倒很乐意,但是要他去照顾这么一个刚认识的老头子,却心中很别扭。但是,小宛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主动提出照顾老爷子,还把自己也捎带上了。杨飞雪无奈,总不能把小宛一个小姑娘撂在这儿,于是也点点头,以示同意。

  老人无比开心,大声笑道:“走,煮酒喝去!边喝边聊!”

  杨飞雪和小宛没想到的是,这个孤独的老人竟有一地窖的藏酒,全都泥封着。老人一看到这些藏酒,就眯起眼睛搓着手,仿佛面对着一对宝藏。

  老人自豪地说道:“我这一生有两大骄傲和两大心愿。这两大骄傲嘛——其中之一便是这藏酒。嘿嘿!这可全是我亲自酿造的哟!”

  小宛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老大哥,您可真厉害,还会酿酒!那另一大骄傲呢?”

  老人神秘兮兮道:“这个容我日后再告诉你们!”

  小宛又追问:“那您的两大心愿又是什么?”

  老人感慨道:“这一大心愿嘛——已经实现了,就是吴国灭亡。另一大心愿嘛——嘿嘿,我感觉也快要实现了。不说了,走,先搬酒!我和杨小弟一人抱一坛。至于涂小妹,抱得动就抱一坛,抱不动就算了!”

  杨飞雪笑道:“老大哥这可小瞧人了!小宛的力气可大着呢!”

  小宛扬着头,毫不示弱,抱起一坛酒就往外走。留下老人和杨飞雪在身后哈哈大笑。

  三人在前院的客厅内架鼎煮酒。老人又不知从那些旮旯里,摸出一些咸菜腌鱼作下酒菜。

  一碗温酒下肚后,老人变得神采奕奕,捋着胡须高声道:“冬日煮酒,乃人生至乐也!”

  几轮酒过后,杨飞雪借着酒劲,把对老人的最后一个疑问给问了出来:“老大哥,我现在还不明白,为何您如此痛恨吴国呢?”

  老人放下酒碗,正色道:“既然今日交了两位小友,那我今日,就把藏了这么多年的不痛快,一吐为快!”

  老人饮下一碗酒,追忆道:“我当初刚来吴国,怀着满腔热血,想在吴国实现人生理想,但却一直没有机会。直到,我遇上当时已是吴国重臣的伍子胥。谁承想,我们竟结成至交好友。子胥兄七次向吴王推荐,吴王才答应见我。当时,吴王还是阖闾。几番考核交流后,阖闾被我的才能折服,终于重用我。就这样,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我和子胥兄为吴国创下了霸国基业。阖闾去世后,我和子胥兄依然竭力辅佐继任吴王夫差。后来,我们打的越国几乎灭亡。谁料,夫差却听信奸臣谗言,不杀勾践,反而逼子胥兄自尽了。子胥兄临死前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在他死后,让家人把他的眼珠取出来,挂到吴都东城门上。他想亲眼看到吴国灭亡。子胥兄死后,我悲痛不已,也离开了吴宫,但是却没有离开吴国。我想陪着子胥兄一起,亲眼见到吴国的灭亡。这一等,就等了近十年。终于,上苍开眼!我们等到了!哈哈!我们等到了!子胥兄终于可以安歇了!”

  听完这番话,杨飞雪和小宛震惊了。没想到,眼前的古稀老人竟曾有过如此辉煌!

  杨飞雪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查看人物。”结果,一颗紫色浓郁的钻石出现在面前老人的头顶。

  这老人,竟是百万级别人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