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小越女你好漂亮
公子小贺2019-07-25 10:273,222

  干将对胡一色和侯雷道:“你二人这一年来也算劳苦功高。我打算为你二人各铸一柄剑,不知你二人是否愿意?”

  胡一色和侯雷只差没高兴地跳起来。这事谁还会不愿意?傻子!

  干将又道:“我将根据你二人的身形、力道来设计剑的尺寸和重量。至于材质、外形等,你二人还有何要求?”

  胡一色当先道:“我没什么要求,只要看着霸气、用着顺手就行。”

  侯雷连忙笑道:“我也一样,要霸气一点。”

  “你小子长那样还要霸气?”胡一色嘲讽道。

  侯雷无奈,只得妥协点:“好吧!那我的剑用起来灵活点就好了。”

  干将笑道:“好!无论如何,会保证你二人双双满意。”

  接下来,干将先为胡一色铸剑。半月后,剑成。

  干将得意道:“剑身长五尺,宽五寸,如此亘古巨剑,重量却只有十斤,好,好!”说罢把剑递给胡一色。

  胡一色激动地握着闪耀着青金色光泽的巨剑,虎虎生威地对着空气挥动几下,不怎么用力,就已经气势惊人。胡一色也连声称赞:“好!好!”

  干将道:“如此巨剑不适合装进剑鞘,你就用粗布包裹便行。”

  胡一色连忙点头,又问道:“我能给这把剑起名字吗?”

  干将笑道:“当然可以,它现在是你的。”

  胡一色道:“好,我就把它叫做色剑!”

  侯雷在一旁大笑:“胡老大,这名字太暴露本性了吧!”

  “丫的!”胡一色一巴掌拍在侯雷脸上,“你小子敢取笑我?”

  “不敢不敢!”侯雷捂着脸立马道歉。

  干将道:“行,接下来便为侯雷铸剑。”

  又过了半个月,侯雷的剑也铸好。干将端详着:“剑身长三尺七寸,宽两寸六分,重量却不过半斤,好,好!”

  侯雷也接过这把白光璀璨的剑,连叹:“好轻!”又担心道:“这么轻会不会容易断?”

  干将笑道:“此剑虽轻,却如同胡一色那柄剑一样,皆是取用天外陨石材质,坚固异常。”

  侯雷立马开心起来:“好!那我就叫它雷剑。”

  干将道:“剑虽在手,但不会用,同样只是摆设。今后,莫邪可以教你们一些简单的剑法。”

  胡一色和侯雷一听,简直又是一个大惊喜,连忙给干将道谢。

  莫邪本不想教他们两人功夫,因为她看得出他们二人不是善良之辈。但是丈夫答应了,她也只好把一些粗浅的防身与劈刺伎俩教给二人,算是有个交代。尽管这样,对于门外汉胡一色和侯雷来说,也相当于捡到至宝,整天练习得热火朝天,但对比佘靓的剑术,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了。

  转眼年关将近,会稽城终于迎来了一场大雪,整个郊外变成了一个白茫茫的世界。战国时期各国的春节时间并不一致,越国定在十二月的第一天,前一天为除夕。

  对于干将莫邪家来说,今年春节是最热闹的一次。不仅有佘靓、胡一色和侯雷三人,还有即将到来的小越女。

  从早上开始,小赤就在家门口盼着姨娘小越女,这是他每年的习惯。只不过这次,陪小赤等着的,还有胡一色和侯雷。他两人听佘靓说起过小越女,也是很好奇。

  胡一色和侯雷两人已经跟小赤混得很熟。不过两人郁闷的是,小赤叫他们叔叔,管佘靓却叫姐姐,生生把两人叫老了一辈。

  大约午时,三人远远望见白茫茫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匹白马,白马上坐着一位白衣女子,容貌还看不甚清。但是小赤却兴奋地大喊:“姨娘回来了!”喊着喊着就朝那人飞奔而去。

  听到喊声,干将莫邪和佘靓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着飞奔的小赤,莫邪笑出声:“都快加冠的人了,还是这么玩闹。”

  干将道:“还不是你和小越女给惯的?”

  莫邪道:“我可没惯他!全是小越女那丫头给惯的!这次我得说说她。”

  对此,干将不置可否的笑笑,因为妻子每年都会这样说。

  小赤很快跑到白马面前,一边喊着“姨娘”,一边乖巧地牵着白马的缰绳引路。

  小越女也远远地看见了众人,问道:“赤儿,家里还有别的客人吗?”

  小赤笑道:“有两位叔叔和一位姐姐,他们是初夏的时候,被娘从海里救回来的。后来,一直住在家里,帮爹娘的忙。”

  小越女“哦”了一声,又笑道:“赤儿,那位姐姐漂亮不?”

  小赤的脸马上红了,低着头只顾看路,不答话。

  小越女顿时在马背上笑得前俯后仰,与刚才清高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赤儿,你都这么大了,还害羞?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那位姐姐很漂亮,你很喜欢,对不对?”

  小赤红着脖子嗫嚅道:“哪有!娘说,她年纪跟姨娘一般大!我怎么可能——可能——”

  小越女从不放过捉弄小赤的机会:“跟姨娘一般大怎么啦?小时候,你还说就喜欢姨娘呢!赤儿,姨娘我还没嫁人,可就是还记着这话哦!现在你不会因为那位姐姐,就不喜欢姨娘了吧?”

  小赤求饶:“姨娘,我都这么大了,你就不要再捉弄我了!”

  小越女嘴角一挑:“好吧!那我就问赤儿最后一个问题,是那位姐姐漂亮呢,还是姨娘漂亮?”

  小赤是个老实孩子,笑道:“一样的漂亮!”

  小越女装出不高兴的样子,叹了口气:“唉!看来是我变老变丑了,赤儿以前还说我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人呢!比那西施还漂亮!”

  小赤不解:“姨娘,我可没说你变老变丑了。只不过,娘常说你该嫁人了,不然很快就变得——”

  小越女眯着眼睛,问道:“是吗?我可要找你娘对对话。”

  小赤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话,连忙否认:“姨娘,我可什么都没说!”

  小越女依然不放过:“我可不管!走,我们这就去找你娘说说清楚!”

  小赤低着头苦着脸,暗骂自己:每年都被姨娘捉弄,怎么还不长记心?以后还是少说话为好。

  很快,小赤牵着白马来到众人面前。小越女一个灵巧的飞身下马,甩了甩长长的黑色秀发,正了正腰间的白色佩剑,英姿飒爽中透着江南女子的秀美,微笑着向众人抱拳行礼:“见过干将大哥、莫邪师姐,还有这三位未曾相识的客人。”

  莫邪笑着一把搂过小越女:“行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规规矩矩的了?”

  小越女也亲昵地搂着莫邪:“这还不是因为有客人在么?”

  莫邪又笑着推开小越女:“一说就玩闹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莫邪拉过佘靓的手道:“这位呢叫做佘靓,现在也是我的好姐妹。小越女,你可不要吃醋哦!”

  小越女仔细打量着佘靓:“哇!师姐,我可真要吃醋了。赤儿说得没错哦,真得是很漂亮的一位姐姐诶!”说着就不由自主地牵起佘靓的另一只手。

  佘靓也很开心:“常听莫邪姐姐说起你呢!说我们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现在看来,小越女妹妹还是更漂亮一些!”

  这话说得小越女很欢心。在一群女人里面,小越女就希望自己是最小的那个。小越女立即对佘靓的好感大增,欢快地拉过佘靓和莫邪,笑嘻嘻道:“以后,我们就是三姐妹啦!真开心!要是没有干将大哥碍事,我们三姐妹就可以自由自在闯天下了,多好啊!”

  这话说得干将很是尴尬。莫邪却还点点头,似乎很赞同的样子,令干将很无语。

  小越女又师姐:“还有这两位呢?”

  侯雷见到如同仙女一般的小越女,早就按捺不住,这时见她看向自己,立即眉开眼笑,主动介绍道:“小越女姐姐,你好!我叫侯雷。你好漂亮啊!”

  这话让小越女大是皱眉。这人什么毛病,看上去年纪比我大,还管我叫姐姐?

  旁边的胡一色见到小越女皱眉,一巴掌又糊在侯雷的后脑勺上:“瞧你会不会说话?惹得人家姑娘都不开心了。”

  骂完侯雷,胡一色又立即换上笑脸向小越女介绍自己:“你好,我叫胡一色。常听他们说你漂亮,今日一睹芳容,才知道漂亮两个字,就像专为你拥有,别人都配不上这俩字!”

  本来是一番赞美之词,小越女听着却很别扭,尤其是还当着莫邪和佘靓的面。这不是破坏气氛么?

  莫邪本来就不太喜欢这两个男人,这时听他们这一介绍,不知道为什么直起鸡皮疙瘩,连忙拉着小越女和佘靓,三女人回屋子里说悄悄话去了。

  侯雷见胡一色吃瘪,顿时想要大笑,却又怕被打,只好使劲憋着,憋得脸通红,但还是没躲开一巴掌。

  胡一色骂道:“丫的,你小子竟敢笑我!”

  干将见三女人走了,无奈说道:“今天,这些女人是不会干活了。走,我们四个男人去做准备,不然除夕夜就只能饿肚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