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杀人不成遭充军
公子小贺2019-07-24 16:233,820

  过完年后,又到开春时节,小越女决定要离去。

  她当先向佘靓告别,因为两人天天都睡在同一个屋子里,关系好得像亲姐妹。

  两人紧紧抱着。小越女诱惑道:“靓姐姐,你要不要同我走?城里可比这儿热闹多了哦!你现在剑术这么厉害,也一定会得到越王重用。到时候,我们就一起风风光光!”

  佘靓虽然也舍不得小越女,同时也想去城里看看,但是仍然拒绝了小越女:“我决定还是留在这里,继续向莫邪姐学习剑术。等下次你回来的时候,我再跟你走。”

  小越女知道莫邪师姐的剑术比自己还要厉害些,于是没再强求:“好吧!靓姐姐,我可记住你的话了哦!”

  佘靓点点头。两人还是紧紧抱着,很久。

  小越女又向莫邪辞行。

  莫邪拉着小越女的手挽留:“就不能再多住些时日吗?”

  小越女道:“我也想多住些时日,但是范叔让我早些回去,帮助训练一批剑士。今年,越王和范叔决定彻底灭吴。等这一战结束,我就能陪着你们了。”

  莫邪幽幽叹息一阵,只得叮嘱:“那你要多多小心些,别把小命给丢了。”

  小越女笑道:“师姐放心啦!我保证回来时,还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小越女。”

  莫邪掐了小越女一把:“算了,懒得说,反正你总是当作耳边风。你去跟他人道个别吧!”

  于是小越女又先后跟干将和小赤说了再见,又找到胡一色和侯雷。小越女一直不太喜欢这两人。其实,除了范蠡,小越女对所有男人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喜欢,包括越王,包括干将,甚至可能包括以后的小赤。

  胡一色和侯雷听到小越女要走时,立马决定要跟她一起走。主要是现在两人自以为剑法很高明,虽然比不上紫钻级别的干将莫邪,也比不上淡紫色级别的小越女,但是去城里杀一些绿钻红钻级别的人应该比较容易,说不定还能阴几个橙钻级别的人物。若是一直待在这里,那等级排行榜上的排名就一直垫底。这一是关乎钱,二是关乎面子。要是今后与那些人碰见,面子往哪搁?

  于是两人央求着小越女。小越女老大不乐意带着这两个讨厌的累赘,但架不住他们苦苦哀求。尤其是侯雷,一求人时,那张脸就让人可怜得让人无法直视。

  最后,小越女只得妥协:“行,我答应带你们进城。但是进城后,我自己有要事。你们就自己去逛吧!千万不要惹事!”小越女决定进城后就甩掉他们。

  不过,胡一色和侯雷原本就只想靠着小越女混进城,不想跟她待在一起。待在一起,还怎么杀人?要杀的人都是越国人,小越女肯定不允许。所以听小越女这样一说,两人立即拍着胸脯答应。

  在宅门口,四人为三人送行,挥着手道别。小越女牵着白马,胡一色和侯雷走在后边。三人踏着一条小路通向远方,两边的原野已经绿茫茫一片。

  此时的会稽城,是一片繁华忙碌的景象,似乎每个人都在为攻吴做着努力。尤其是那些兵器坊、百工街市和商业区,更是人头攒动、车水马龙。

  进入会稽城后,小越女便牵着白马离开了两人。胡一色和侯雷站在一条街道中央,望着四周繁华的景象,突然有一种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这毕竟是他们进入游戏以来,第一次踏进战国的城池。

  就在两人发愣时,一声喝骂从背后传来:“快让开快让开!挡在路中间找死啊!”

  两人一听,连头都没来得及回,就连忙闪在一边。刚一闪,一辆二马齐驱的青铜轺车奔驰而过。一顶径四尺的青铜华盖下站着一位威武的汉子,腰里悬着佩剑。另有一名驭手在帮着驾车。

  两人奔驰而过,都不再回头看一眼胡一色和侯雷。

  胡一色和侯雷已经惊醒过来,不约而同骂了一声“混蛋”。侯雷问:“胡老大,现在我们干什么?总不能傻站在这里吧!”

  胡一色道:“你赶紧看一看,这里有没有绿钻或红钻的人物。”

  侯雷又小心翼翼地问:“胡老大,咱们现在就要去杀人吗?”

  胡一色眉毛一挑,眼睛一瞪:“你小子不会临阵退缩吧!”

  侯雷赶紧赔笑:“岂敢岂敢!我只是觉得咱们应该做好计划。”

  胡一色道:“你这话倒在理。不过,我们不先确定目标,怎么做计划?”

  侯雷又立马奉承:“对对!还是老大英明!”

  于是,侯雷开始查看人物。看了三遍之后,侯雷无奈道:“胡老大,这里全是一片白色。”

  胡一色确认了一遍后,不禁大骂:“丫的,晦气!走,换地方!”

  两人又转了两条街道。这时,侯雷激动地指着前方道:“胡老大,前面——前面有一个橙色钻石。”

  一片白色中出现一抹橙色,很是耀眼。胡一色确认一遍,立即就看到了。两人走近一看,却正是前面站在轺车上那汉子。

  侯雷小心问道:“胡老大,要不要干他?”

  胡一色小声骂道:“你丫的疯了!这人我们现在估计还搞不定。走!还是找级别低一点的。”

  两人又转过一条街道。这时,侯雷笑了:“胡老大,来了来了,前面有五个绿色。”

  胡一色顺着侯雷的指向一看,正有五个小兵在押送着一辆牛车前行。

  侯雷又问:“胡老大,五个,你看咱们能不能搞得定?”

  胡一色想了想:“不行,干起来动静太大。到时候,招来更多人,我们就死定了。最好,我们选择那些不当兵的人下手。要实在没有,就选落单的小兵。”

  转眼天就黑了,两人一点收获也没有。当兵的都是成群结队,不当兵的符和绿色级别的又都在人流量大的地方。两人总是不好下手,顾忌太多。

  胡一色很是烦躁:“先找地方住下,明天继续找!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子就不信还杀不了人。”

  两人身上带着些越国专用的戈币,挑了一间不错的客寓住下。

  侯雷在房间里叹道:“本来我还计划着,如果一天杀一人,那两百多年下来,我得有多少钱啊!现在才知道,要杀一个人还真不简单!”

  胡一色鄙夷道:“就你那样,还想一天杀一人?”

  侯雷已经被胡一色嘲讽打骂习惯了,丝毫不以为意。突然,他脑袋里又冒出一个主意:“胡老大,今天我们看到的小兵基本都是绿色级别以上。你说,如果我们去战场上,那岂不是遍地绿色红色?并且在那里杀人也特别方便啊!”

  胡一色骂道:“你小子嫌命长是不是?到了战场,完全就是听天由命。你杀别人方便,别人杀你也方便。要是被敌人围住,就算我们剑术再高,那还不是死路一条?”

  侯雷连忙称赞:“还是胡老大有智慧啊!小弟佩服!”

  说着说着,侯雷又冒出一个主意:“胡老大,常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你说,咱们晚上出去杀人,那不就方便了吗?”

  “诶?”胡一色从床上坐起来,“这倒可行!你小子终于开一次窍了。走,别睡了!干活去!”

  侯雷好不容易被胡老大夸一次,简直比杀了一个紫钻人物还高兴,立马屁颠屁颠地收拾东西。

  两人背着剑来到大街上,立马心都凉了。趁着月色连续转了几条街,竟然一个人也没看到。会稽城的晚上,安静地像座死城。

  两人不死心,转来转去,到了另一头的城门,终于看到人了。不过,这些人他们却不敢下手,因为这些人都是守城士兵。更令两人悲哀的是,他们找不到回客寓的路了。

  胡一色暴跳如雷,大骂侯雷:“都是你小子出的破主意!大晚上不睡觉,跑出来杀什么人!现在可好,人没杀到,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你说,怎么办?”

  侯雷也相当郁闷,作为职业乞丐,原本对认路是把好手,但到了这里,怎么就不灵了呢?想了想,侯雷只好找了个理由搪塞:“胡老大,都怪这里的房子街道,大小高低宽窄风格都差不多,要不然我肯定能找到路。”

  胡一色都懒得再骂他,无力道:“赶紧找个地方对付一宿吧!”

  最后,两人抱着在一处屋檐下猫了一晚上。

  第二天,侯雷还闭着眼睛睡意沉沉,就听到四周吵吵嚷嚷,睁开眼时,发现身边围了几圈人,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侯雷揉揉眼睛站起来:“你们围着我们干什么?”

  没人搭话。

  这时候,人群突然让开一条道,走进来一位大汉和十来个小兵。侯雷一看,那大汉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见到过两次的那位。

  这大汉穿着一身甲胄,腰间挂着短剑,一脸络腮胡,铜铃似的眼睛,看架势像个将领。只听这大汉道:“你们怎么睡在这里?”

  侯雷恭敬道:“大人,我们昨晚找不到回去的路,所以睡在这里。”

  大汉道:“哼哼!找不到回去的路?只有吴国人在越国才找不到回去的路。我看你们是吴国的人吧!来这里是当刺客还是当间者?说!”

  侯雷听这人语气不善,更加恭敬:“大人,我说得是真话啊!我们不是吴国人,更不是刺客和间者。我们是地地道道的越国人啊!”

  大汉思索了一会儿,想起了什么,又道:“我好像昨日就见过你们两人,在街上偷偷摸摸指指点点,就算是越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侯雷有些着急,而这时候胡一色还打着呼噜睡得正香。侯雷又急道:“大人,我们可是地地道道的好人啊!”

  大汉一脸不信:“你们要是好人,怎么还背着剑?”

  侯雷连忙取下剑:“这是用来防身的。”

  “四周都是越人、都是好人,你防谁?除非你是吴国人!”大汉为自己这番推论感到得意。

  侯雷都快急哭了:“大人,您怎么又说回去了呢?”

  大汉有些不耐烦,一摆手,说道:“行行行!我还忙着呢!懒得跟你磨叽。既然你说你们是越人,那么就当兵去吧!反正打吴国还得招兵,你们俩刚好连武器都有了,还省事!”

  侯雷一听要去当兵,吓得瞠目结舌。

  大汉又对左右吩咐:“来人,把这两人带到大营去,做好登记,让他们马上抓紧训练。”

  胡一色正睡得香,“啪”地一下,被一小兵一巴掌拍醒了。胡一色从地上直接跳了起来,揉着眼睛大骂:“丫的,谁打老子!”

  侯雷在一旁,看到胡一色被挨了一巴掌,却偷偷地幸灾乐祸。

  胡一色还来不及明白情况,就和侯雷一起,被一队小兵押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