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要杀人
公子小贺2019-07-25 10:503,721

  公主自尽了!

  消息犹如炸雷轰响在杨飞雪三人耳中。三人久久震惊,不敢置信。

  杨飞雪猛摇着驿丞肩膀:“你确定这消息是真的吗?你是怎么得到的?小公主为什么要自尽?”

  驿丞被摇得身子都要散架了,用力挣脱杨飞雪的双手后,才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们想要得到公主的消息,所以花钱买通了一个侍卫。这个侍卫说他的一个兄弟,因为参与掩埋公主的尸体而被灭口。后来,我又多方探听到宫中的一些消息,整理后,终于知道了真相。你们知不知道丞相田常?”

  三人摇头。

  驿丞叹口气,又接着道:“一切都是这个田常害的!这个国君原本便是被田常扶持上位,而前两任国君都是被田常弄死的。所以,现在齐国的大权基本都落在田常手里。去年,国君擅自调动一万军队后,还被田常数落了一顿。你说,这国君当的——唉!这个田常更是淫乱无度,基本在国君后宫乱搞。他的儿子都有好几十个了。在公主进入后宫两个月不到,她就被田常这个禽兽盯上。唉!可怜公主,她——她——忠贞自爱,到了无法反抗的时候,便拔剑自刎了!”

  “啊,自刎!”杨飞雪有些站不住,“小公主才十六岁!禽兽啊!”

  小宛的花大姐的眼泪已经滴滴答答地往下掉。

  杨飞雪红着眼睛:“难道这个国君就没有任何说法吗?”

  驿丞又叹口气:“唉!国君无能呐!只能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对外,只说是公主恶疾而死。”

  杨飞雪怒吼一声:“啊!田常!国君!我要杀人!我要杀了他们!”

  驿丞被这话吓得软在地上,哆嗦着:“杨——杨使,这话可不能说!”

  杨飞雪冷冷道:“哼!有什么不能说!不仅要说,我还要去做!”

  说完便往外走,花大姐连忙拉住:“小杨,不能冲动!要报仇,我们也得计划好,别出差错。”

  小宛也连忙道:“对,花大姐说得对!仇一定要报,但是他们都住在护卫森然的宫廷,我们必须要有完整的计划!到时候,我们三人一起动手!”

  杨飞雪也冷静下来:“好!我们先计划!但是,这次杀人很危险,我不能让你们去!”

  小宛怒道:“什么话!难道小梦梦,还不值得我们拼上性命吗?”

  花大姐拉着小宛:“我们都先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再说这些!”

  花大姐又对驿丞说:“我们为公主报仇的事情,还希望大哥不要说出去!”

  驿丞已经站起身,凛然道:“三位为了给燕国公主报仇,甘愿拼上性命。我身为燕国人,却没有这份胆气,已经无比汗颜。我若再泄露此事,就不配成为燕国子民。三位,若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吩咐!赴汤蹈刃,在所不辞!”

  杨飞雪拍着驿丞肩膀:“好!好!或许我们此去不再复还,今夜我们去痛饮一番如何?”

  驿丞慷慨道:“好!走!”

  经历了一冬,临淄又早已恢复繁华的面貌。街道上车水马龙,人群摩肩接踵。

  四人来到一家酒肆,名为“不归客”。

  杨飞雪看到这名,连声叫好。原本是指喝醉酒后无法归家,现在这三字在四人心中却别是一番意义。

  酒肆内有群饮的客厅,也有隔开的雅间,只不过却都没有门,方便让人一眼看到哪里没人,也方便让侍者知道谁喝醉了。

  此时虽是中午未时,但酒肆内人也不少。三人挑了一个角落雅间,三张坐案品字形摆放。

  来临淄也快半年,杨飞雪三人对于战国这种跪坐习惯也已经熟知,只是三人却仍不习惯跪坐。

  杨飞雪对驿丞道:“来,我们把三张坐案拼一起!”

  “好!”

  拼好后,四人两两相对,大大咧咧而坐。旁边的侍女看到这种肆无忌惮的坐姿,想笑又不能笑,只好问道:“各位大人,需要哪国的酒?”

  杨飞雪头也没抬:“燕国!”

  侍女又道:“先来一爵酒尝尝么?”

  杨飞雪一摆手:“不必!直接先来四坛!”

  侍女心里惊讶,却没表现出来,又问道:“需要什么食物?”

  杨飞雪看着驿丞。驿丞便道:“本土的烧鸡、彭泽的麋鹿、云梦的鲜鱼,好吃的尽管上!”

  侍女点头而去。

  很快,酒菜具备。四人开始开怀大饮,全然不顾及形象!别人看到,都以为这四人一定是遇到了极大的喜事。只有一人看到后,晃晃悠悠从人群中站起,又摇摇晃晃走到四人雅间门口。四人只顾大吃大喝,浑然没去理他。

  这人手里还拎着一只酒壶,突然哈哈大笑,笑完又对着四人大声道:“极喜乎?极悲乎?借酒浇愁,浇不尽心中块垒!可否容我与诸位一醉?”

  杨飞雪看这人像个疯子,却也浑不在意,大声道:“只管坐下,只管喝酒!”

  “好!”这人一屁股坐在杨飞雪身边。杨飞雪另一边则坐着小宛。

  这人坐下后,先自饮一大口,又随手扯下一只肥鸡腿,边吃边问:“诸位定有烦心之事,何不一吐为快?”

  杨飞雪喝得满脸通红,只是叹道:“我们烦心之事,只是因为一人。”

  “哈哈哈!”这人突然大笑,“为一人,也值得如此烦心?”

  杨飞雪没有发怒,只是冷冷问道:“那什么事才值得烦心?”

  这人放下酒壶和鸡腿,慨然悲怆道:“国事!”

  这时,杨飞雪才留意到,此人虽然像个疯子,但举手投足之间,却颇有贵族风范。杨飞雪虽然无意结交,但还是问道:“不知阁下何人?”

  “哈哈哈!”这人又是一阵大笑,笑后又悲凉道,“这酒肆里,恐怕就四位不知道我是谁了!我叫卫起,一个被赶出卫国的国君!”

  这时,外面也有人大声笑道:“你这个小小国君,就当了一年,竟然还一直挂在嘴边!哈哈哈!”

  卫起没理会这些人的冷嘲热讽。他早已习惯了。但是,杨飞雪四人却能够体会到他心中满腔的悲愤。

  几人没说话,又喝了几轮酒。

  卫起突然道:“若诸位不嫌弃,可愿与我交个朋友?”

  杨飞雪道:“已经没有必要了!”

  “为何?是看不上我这个丢了君位之人吗?”

  杨飞雪笑笑:“当然不是,因为——”

  对面的花大姐突然对杨飞雪摇摇头。

  “说也无妨。”杨飞雪回应完花大姐,又对卫起道,“因为我们或许活不了几日了。”

  卫起问道:“是为了那一人?”

  “是的!我们要为她报仇!”

  “那这人肯定是一位无比重要的人。”卫起喝了一大口酒,又拍着自己胸膛,“诸位,既然肯将这种事情告诉我,那么我也愿助各位一臂之力!”

  杨飞雪笑道:“感谢卫君好意!但大可不必如此。”

  卫起又是大笑:“卫君?哈哈哈!很久没人这样称呼我了!但是帮助你们,是我心甘情愿,你们不必言谢。我也早已厌倦这种荒唐的生活!”

  杨飞雪大笑道:“好!不必多言!卫君之情,尽在酒中!今日,就让我们不醉不归!”

  “好!”几人又一齐干下。

  黄昏后,五人都已经喝趴下,被酒肆侍女搀扶到后院,一人一间厢房睡下。直到第二日黄昏之时,五人才悠悠醒来。

  杨飞雪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软塌之上。这时候,一名侍女推门进来,见杨飞雪坐着,笑问:“大人醒了,可否需要醒酒汤?”

  杨飞雪头还晕着,也问道:“我这是在哪儿?其他人呢?”

  侍女笑盈盈:“大人正在酒肆后院的客房内,已经歇息了一夜。其他大人分别在不同的房间内。大人不用担心。”

  杨飞雪点点头,想站起来,却腿脚无力。侍女连忙跑过来扶着。

  杨飞雪道了声谢,又道:“扶我去看看其他人吧!”

  侍女应道:“唯!”

  五人又坐在一起,喝了一些侍女端来的醒酒汤,又吃了些菜肴。

  侍女退下后,杨飞雪道:“诸位,我们该计划了!”

  卫起问道:“我还不知道各位要找谁报仇呢?”

  杨飞雪笑笑:“抱歉,是我疏忽!我们杀的人是丞相田常和齐国国君。”

  卫起惊讶道:“你——你们,竟然找他们报仇?”

  杨飞雪又笑道:“怎么?不敢了?”

  卫起正色道:“有何不敢!承诺重于泰山!只是不曾想到而已。”

  杨飞雪也不在意,继续道:“各位先说说吧!有什么办法,能做些什么。”

  小宛道:“我们需要先知道他们的行踪,看什么时候下手合适。”

  杨飞雪点点头:“探查行踪,不知驿丞能否办到?”

  驿丞道:“没问题!”

  花大姐道:“我们最好分两路,同时下手。”

  杨飞雪道:“这样最好!只是,我可以杀一人,另一人由谁动手?”

  小宛咬牙道:“我来!我要亲手为小梦梦报仇!”

  杨飞雪立即阻止:“不行!你没杀过人!万一做不到一击毙命,你就危险了。”

  小宛反驳:“我不管!死就死!”

  杨飞雪拉着小宛的手:“我说过,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们死!听话!”

  小宛低着头,不说话了。

  卫起道:“那另外一人,就由我来吧!齐国给我提供庇护,也只是把我视为一个有用的工具而已。这次,我也可以出口恶气!”

  杨飞雪道:“好!大恩不言谢!最后,我们需要有逃跑计划。杀了人后,不能束手待毙!”

  驿丞道:“我对临淄城熟,这事我来安排。”

  杨飞雪激动道:“好!那就这么定下来!驿丞先探查行踪,再由我和卫君各去杀一人。同时,驿丞安排退路,小宛和花大姐可以先行躲好。最后,若我和卫君得以逃脱,则选定地方碰面,再逃往他国,如何?”

  “好!”驿丞和卫起都赞同,只有小宛和花大姐沉默着,不说话。

  杨飞雪也不管她们,道:“现在,我们先回驿馆等待,由驿丞先去探听消息。”

  几人没意见。卫起也随着四人来到驿馆。夜里,又早早入睡。

  到了第二天,驿丞早早出门,不过一个半个时辰,却急匆匆奔跑回来,神色慌张,对着众人大声呼喊:“不好啦!赶紧逃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