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燕国公主逃婚啦
公子小贺2019-06-28 16:183,771

  燕国是周武王分封的一个老牌诸侯国,在今北京、河北北部、辽宁西部一带。自从灭掉蓟国后,便建上都蓟城,在今北京市房山区。蓟城北望燕山,西倚太行,东部与南部则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自西周以来,经过春秋几百年诸侯争霸混战之后,大国小国已经残留不多。许多老牌诸侯国也已经被新政权取代。但是燕国,作为老牌诸侯国,能一直顽强地挺进战国时代,也殊为不易。

  即便如此,燕国局势也不容乐观,西有晋,南有齐,北方山戎东胡等少数民族更是骚扰不断。曾在春秋初期,燕国还差点被北方那些戎人搞到差点灭国,好在有齐国小白帮忙,赶跑了戎人,还捎带灭掉了孤竹、令支、无终等小国。小白是个好人,帮了人啥报酬也不要,就背着手回去了。

  但是无论如何,燕国还是作为大国挺着。尽管偏离中原,文化经济落后,常被中原人嘲笑为苦寒之地,但燕国上下却美滋滋的,像一个老人,也不思进取,只要自己不被打,两耳不闻窗外事。

  可是,现在开始进入战国时代,就是想不惹事只求安稳也不行啦!北方那些山戎东胡又不老实,刚开始还只是时不时地小偷小摸搞一下,现在开始明火执仗当上强盗了。

  而且进入战国时代,燕国与两个老邻居的关系也不如以前了。燕国若是想好好腾出手来教训北方那些野蛮人,就得先搞好与两个老邻居的关系。战国时代搞好关系的方式无非就那么几种,而以联姻、割地、送人质三种最为常见。

  现在正是燕献公十八年,离孔圣人去世也快满四年了。时节已经入秋,作为北方的燕国,已是日复一日地见冷。再过不了多久,第一场大雪怕就要来临。

  首先,燕献公是要搞好和齐国的关系,因为晋国新君刚立,无暇他顾。搞关系,燕献公首先想到的就是送女儿啦!送人质,舍不得宝贝儿子;送土地,那更是舍不得。虽然女儿也是骨血,但好在自己女儿不少。但,随便送个女儿过去,也太显得敷衍了事,要是被齐国知道了,反倒弄巧成拙。想来想去,燕献公忍着痛决定,把自己最疼爱的女儿送过去。

  虽然说是送,但名义上还是得遵循礼制。先是派使者到齐国议婚,挑选生辰八字吻合的公子;然后到太庙占卜一个良辰吉日;最后,齐国也得派遣使者和迎亲队伍,象征性地拉着几车聘礼,由临淄千里迢迢赶赴蓟城。

  谁知道,当迎亲队伍已到,太庙告祖祈福完毕,万事都已准备妥当,出发的前一天上午辰时,食爵上大夫、加封此次送亲使者的姬延,驾着一辆青铜轺车哐哐铛铛急急忙忙穿过国人街市,驶入内城,在宫殿前的巨大汉白玉广场上停下车。一名甲胄鲜明的军吏跑过来:“见过大人。”

  姬延一点头,将马绳甩到守军手里:“帮我把车停好。我有要事立见国君。”说完,朝偏殿小跑而去。因为那时候的城里人,基本穿着宽袍大袖,是跑不快的。

  姬延来到偏殿书房前,被老内侍拦下。因为燕国以老牌诸侯国而骄傲,因此礼仪基本还是西周那一套,纷繁复杂。老内侍恭谨道:“上大夫莫急,容我先通禀。”姬延只好在门前来回跺着歩。

  很快,老内侍又小碎步出来,低声道:“上大夫请!”

  燕献公正跪坐书案前,不知阅读一卷什么书,时而皱眉,时而舒心,看到姬延匆匆进来,不由得心底不喜。在燕国,除了要打仗,任何事情都处于一种慢节奏。但姬延是自己此次特封的使者,全权主持公主入齐事宜,又是本家,也不好呵斥,只好淡淡道:“何事如此慌张?”

  姬延神色惶恐,一拱手:“禀君上,公主……公主……”

  燕献公不耐烦地站起来:“公主公主,到底什么事?”

  姬延一抹额头的细汗:“公主,她不见啦!”

  “什么?”燕献公大怒,“你们怎么办事的?还不快去找?快去!让城内守军都去找!”

  姬延小声道:“君上,不可如此!公主不见的消息,越少人知道越好,最好不要让齐国人知道。”

  燕献公一想:“对对,言之有理。好,这事交给你去办,限一日之内找到!”

  姬延急道:“君上,一日时间太仓促,可否宽限三日?”

  燕献公烦着摆手:“快去快去!三日就三日,要是找不到,一干人等就等着去北边打仗吧!”

  姬延听得心惊肉跳,连忙礼辞而去。

  燕国作为老牌诸侯国,最要面子。姻书已经下达,并已通告大大小小诸侯国。这时候,马上要嫁往齐国的公主竟然不见了。要是被天下知道,最注重周礼的老燕王竟然教养出这么一位悖逆的女儿,这张老脸可往哪儿搁?

  蓟城人早已得到公主出嫁的消息,每天每夜都特别开心。因为在燕国,很少有让民众感到新鲜又开心的大事。但是,就在姬延从国君那里出来没多久,城南墙头便贴上了告示:公主告病,出嫁延后三日。城守宣。

  在蓟城人开始纷纷揣测担心公主病情时,姬延已经密令守军在城内分批隐秘寻找公主。同时,姬延还要低声下气地与齐国使者周旋,忙得连吃饭时间都没有。

  蓟城在这个初秋因为这一场事情变得热热闹闹。但是,在城北有一条宽阔的街道,却安安静静,因为街道两侧都住着闲职贵胄。闲职贵胄就是那些吃国粮的人。守军没来这里搜查,因为这些人知道私藏公主的后果,所以守军相信公主不会跑到这儿来。

  这条街道最深处有一处三进的宅子。门口没有吏人,只有两棵巨大的榆树,黄叶已飘落一地。

  宅子大门紧闭,像是已经许久没有开启过了。宅内一进过影壁,分为东西两排六开间的厢房,房房紧闭,不知有些什么。二进为一片庭院,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布置得巧妙精致。三进为一排三开间的房子,依旧是房门紧闭。从两侧往后,似乎还有一个小小的后院,已经算不得一进。

  这里,就是盛世千古游戏有限公司设在北京的基地。

  卯时,也就是早上五点多,杨飞雪揉着朦胧睡眼醒来,看着屋顶,感到疑惑:嗯?天花板怎么不是白色的?又转头看了看四周,木柜、坐案、竹简架、屏风、木雕纱窗……这是哪儿?杨飞雪突然想起什么,腾地坐起来,发现自己盖着一床精美暖和的绣被,身上穿着一件绕襟丝质单衣。就在杨飞雪想好好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进入游戏内时,空中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女生呐喊“啊!!!”

  杨飞雪二话不说,掀开被跳下床。床下有好几双鞋子,有履、有屐、有靴。杨飞雪脚上套着白色深腰袜,一脚蹬进方便的木屐。房内地板上铺着棉毯,踩着甚是软和。拉开门,一股冷风扑面,杨飞雪直哆嗦,又退回房间,翻箱倒柜。果然,尽是战国服饰。杨飞雪穿了一件厚实的棉袍,外面又套上一件毛茸茸的皮裘,这才重新出门。

  杨飞雪的房间在第三进三开间的最右边。他听到喊声就在隔壁,于是几步向前,推门而入,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白衣的女子,顿时吓得一叫:“鬼啊!”立马后退,谁料不适应木屐,啪地一崴脚,侧翻在地。

  中间房内住的是涂小宛,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人换了衣服,不禁大叫。但慢慢地又冷静下来,打量周围的一切。涂小宛看到靠窗前有一张青玉案,案上摆着一面大铜镜,一些装了各色粉末的小盒子,还有一些金的、银的、玉的形状各异的配饰。涂小宛于是站起来,竟发现自己有了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正抚弄着,谁料门突然被推开,自己也吓得不轻,但是,当看到来者也被自己吓得摔到后,不禁笑得前俯后仰。

  杨飞雪爬起来,红着脸看着床上衣着凌乱的涂小宛,却突然间不知道说什么。涂小宛笑够了,才慢慢停下来,停下来后,却又感到一阵寒冷,立马又窝到被子里,同时说道:“你也是十二位玩家之一吧?你能不能先把门关上?怎么这么冷啊!”

  杨飞雪点点头,把门关上,先问:“我要不要先出去,等你穿好衣服,我再进来?”

  涂小宛笑道:“不用啦!一觉醒来看到这个诡异的场景,有个同伴在,心里会好受得多。我还有一大堆话想问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哦!说起来,我们还没有见过面呢!”

  杨飞雪从没有进过女生的闺房,即使现在他判断是在游戏里,也觉得局促不安,听到问话,立马回答:“你好,我叫杨飞雪。突然闯进来,实在不好意思。”

  涂小宛虽然已经21岁,人也长得漂亮,经常有人追,但真正的感情经历也就那么可怜的一次。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女生的胆子反而大些,尤其是看到害羞的男生,如果不讨厌,反而还想捉弄一下。涂小宛咯咯笑道:“别站着了,坐到床上来吧!反正也没别人。”

  杨飞雪红着脸坐到床沿,闻到一阵阵撩人的芳香,不由得心跳加速,竟忘了要说些什么。

  涂小宛看着他:“你也是刚醒吗?”

  “嗯,刚醒。”杨飞雪点头。

  “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是在游戏里了吗?如果是游戏,这也太真实了!你看看四周,再看看我们自己,捏一下都痛,哪里像是游戏啊!可要不是游戏,又怎么解释呢?”

  杨飞雪也沉吟道:“十有八九是在游戏内,只不过这种感觉像是穿越了。要想证明很简单,你还记得怎么做吗?”

  涂小宛点点头,然后轻声念道:“查看时间。”果然,眼前立即出现了一排数字逐秒增加的时间,已经过去了5个多小时,后面还有对应现实世界的时间,显示为:9月1日00时01分13秒。

  看完,涂小宛释然的同时,又一阵恐惧,问杨飞雪:“这真的是游戏世界,可是和现实没什么区别。我捏一下自己都痛,那游戏内的人肯定也和我们无异,流的血也是鲜红的,带着温度的,这叫我们怎么去杀人?怎么下得去手?要知道,我们可是来当杀手的!而我,原本还是个护士。”

  杨飞雪刚才摔一跤,也感到很痛,这时也才意识到:来这里当杀手杀人,还真不是打游戏!这就是赤裸裸的拿命去拼啊!这和在现实世界里杀人有什么区别?看来那些钱还真不是好挣的!

  这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你们好!我可以进来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