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漫长的陪嫁之路
公子小贺2019-06-28 10:303,845

  公主来到司寇府时,三人已经被送走了。公主想要直接去找司寇,又被门卫挡下。公主既然决定暴露身份,就索性摆出公主的架子,呵斥道:“你敢挡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公主。快让开,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礼仪之邦往往等级森严。门卫听得冷汗直流,连忙拱手道:“请公主稍候,我这就去禀报大人。”

  公主在门口踱着歩,很快,门卫跑出来,低着头道:“公主,大人有请。”

  公主看都不看门卫一眼,冷哼一声,大步走进司寇府。

  这位司寇算是公主的族叔,一听门卫禀报,就知道来人正是要嫁往齐国的公主,也只有敢逃婚的公主才有胆子在司寇府门前大呼小叫。

  司寇正站在正厅之中,见公主急乎乎走来,摆起实权大臣的架子,威严道:“公主,你好大的胆子啊!公然逃婚,搅得宫廷不宁。你可知错?”

  公主理都不理,冷着脸道:“族叔,刚才送过来的三个人呢?我要带他们走!”

  司寇不怒反笑:“你这小娃娃年纪不大,口气倒挺横!告诉你,人我已经送走了!至于你嘛,我马上就要送到国君那儿去。”

  公主还真担心族叔这样硬来,于是口气稍软:“族叔,那三人是我的朋友,你放了他们,我就乖乖跟你去见公父。”

  司寇老狐狸一般笑道:“等你乖乖出嫁了,我就放了他们,如何?”

  公主气道:“哼!老狐狸!以为我年纪小就好骗吗?你可知道,三人之中那位妇人可是姬姓,万一还是嫡系,你就有不小的麻烦了。”

  司寇正色道:“你确定她是姬姓嫡系?”

  公主见这话有效果,洋洋得意,偏着头也不搭话。

  司寇见她这个样子,知道是个刺头,只能来硬的:“哼!你可知道他们犯了什么罪么?公然违背礼仪。不是姬姓倒还好,若是嫡系姬姓,我一禀告国君,哼哼!你可知道什么后果?”

  公主没答话。司寇也不管,喊道:“来人,去将国狱中三人带来。我要将那三人连同公主一起带到国君面前去。”

  这下公主心虚了。她一没料到三人被抓是因为违背礼仪;二没料到会把三人扯到公父那里去。若真是姬姓嫡系,公父一定会大发雷霆。该怎么办呢?

  话说在监狱里,小宛喊了几句就累了,无力地躺在花大姐的怀里,表情像是对生活已经绝望。

  这时候,三人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顿时来了精神,站起来往外看。四名牢吏正扶着腰间的大刀走来。

  小宛担心地问:“他们不会是要对我们行刑了吧?”

  杨飞雪低声道:“不会,要行刑也得先通知。先别说话。”

  小宛乖巧地闭上了嘴巴。

  等牢吏走到近前,杨飞雪笑着打哈哈:“几位大哥辛苦,是来放我们走的吗?晚上一起吃饭啊!”

  带头牢吏黑着脸:“闭嘴!”说着,已经打开牢门,又严肃道:“跟着走,别耍花样!”

  说完,四人两前两后将三人夹在中间往外走,也没给三人戴什么手铐脚链。

  杨飞雪突然想起什么,低声道:“查看人物。”立马,杨飞雪看到四人头顶浮现出略显虚幻的宝石,三白一绿。绿色的正是那位带头牢吏。

  杨飞雪不禁有些郁闷,带头牢吏这样的狠角色才值一千块,那值十万百万的人得多难杀啊!来游戏内一天没过完,杨飞雪就对自己当杀手的未来没多大信心了。

  为了赶时间,牢吏让三人坐上马车。回到司寇府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

  一见到公主,杨飞雪惊喜道:“梦姑娘,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司寇呵斥道:“什么梦姑娘?这是燕国梦姬公主。你一介犯人,放尊重点!”

  公主有些歉然:“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会请求公父释放你们的。”

  杨飞雪无所谓地笑笑:“没关系,想不到我竟然和公主结交为朋友了。”

  小宛气愤道:“什么公主,我就知道是你搞的鬼!”

  杨飞雪劝道:“小宛,不关公主的事,她还为我们求情呢!”

  看到杨飞雪向着公主,小宛心里老大不高兴,撅着嘴,干脆不搭理他。

  这时司寇吩咐门吏:“备车,进宫!”同时又对几个门卫道:“分别去通告上大夫姬延和丞相、长史、上将军、城守,就说梦姬公主已找到,正要去面君。”几位门卫和门吏一拱手,先后离去了。

  蓟城虽然是个国都,但夜幕一降临,除了宫殿区和少数一些商贾开的客寓酒肆等地,城内其它地方基本就只能靠月光照明,若是下雨天,则只能早早摸黑上床,远不像后世那样万家灯火。

  因为战国时期只有秦国有一个猛火油产地,也就是后世的石油。其它国家要么从秦国购买,要么利用动物脂肪。但是,像猛火油这种具备战略性的物资,秦国也严禁控制着出口和走私。

  马车粼粼压过蓟城的青石板街,来到尚有一丝烟火气息的宫廷。一般来说,除了少数比较勤奋的国君,没有谁会在晚上还处理国事。自然,燕献公也算不得勤奋的国君,只是最近因为联姻的事情,搞得每晚还要在书房处理些紧急事务,后宫佳丽们都寂寞了。

  司寇府一行人踏进国君书房时,其他大臣基本已到。杨飞雪三人做梦也没想到立马就要见到一个大国的国君和骨干大臣。虽然时时在心里提醒自己这是游戏,但三颗心脏还是控制不住地咚咚直跳。

  自从想起“查看人物”这四个字后,杨飞雪看到人就想看看他们值多少钱。他又把这个事情提醒给小宛和花大姐。三个人一时间碎碎念,倒玩得不亦乐乎,颇有种逛超市看价码的感觉。但是,三人来到书房轻念“查看人物”后,都倒吸一口凉气,基本上都是红色钻石,国君更是橙色钻石,而公主也是橙色钻石。三人都有想动手的冲动,但还是克制住了对金钱的原始欲望。

  燕献公站在一丈开外的地方,其他大臣左右站着。司寇见三人呆呆地杵着,不禁大为皱眉:“你们三个犯人见国君还不行礼?燕国竟有如此不懂礼仪之人!”说完,又对国君拱手弯腰,把一干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

  司寇一说完,公主立即对燕献公道:“公父,我甘愿请罪,但请公父对三人的过错不予追究。”

  燕献公一脸疲惫,除了见到公主放下一颗心后,对其它事情已经提不起任何兴趣,即使是自己平常挂在嘴边的礼仪问题。于是,燕献公无力地挥挥手:“你们说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上将军很郁闷,就这么一点破事,还要晚上把大家都召集过来,于是心直口快当先道:“小事不值一提,放了就行了!”

  燕献公知道上将军的秉性,虽然有一丝不喜,但也没说出来。

  丞相则深深知道国君的性子,此时对此事似乎不屑一顾,日后若不经意间旧事重提,那就是大事了,于是悠悠开口道:“禀君上,老臣以为兹事体大啊!孔子曰‘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不能以礼让为国,如礼何’?国君欲礼仪天下,如若连此三人都规范不了,还谈何礼仪天下?”

  燕献公听完丞相一番话,心下颇喜,虽然自己从没想过什么礼仪天下,但这话还是十分受用的。

  长史平日处理国君事物,与国君走得最近,最擅对国君察言观色,此时见国君听完丞相一番话而欢喜,于是连忙附和道:“禀君上,老臣赞同丞相。”

  城守也是个八面玲珑之人,知道国君心里所想,也连忙附和:“禀君上,臣亦赞同。”

  燕献公欣慰地点点头,又看向姬延,缓缓道:“上大夫,此事实则因你而起,你如何看?”

  姬延拱手道:“君上,臣以为,公主联姻之事为大,此三人可先行羁押,容日后再论。”

  燕献公点点头:“如此最好,不乱,那就先关起来吧!不过,听司寇说有一人是姬姓,还是嫡系。要将此人交给廷尉,严加审讯。如是宗亲,定不轻饶。”

  小宛和花大姐听得不知所以,杨飞雪却听得明白,知道事情不妙。花大姐的姬姓跟燕国的姬姓差了几千年,半毛钱关系扯不上。只是,这话当然不能说。但是,想从《论语》上择句话来争辩争辩,却又完全记不起来。杨飞雪只得慨叹:书到用时方恨少,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不过,公主也听不下去了,语气十分强硬要挟国君:“公父,若不放了三人,我就坚决不嫁去齐国!”

  燕献公顿时怒气上涌:“不要以为我疼爱你,就任你胡作非为。你既然已经逃过一次,我就绝不会让你再逃一次。再者,你好好看看这三人,披头散发、衣冠不整、举止乖张,成何体统?”

  公主一噘嘴:“我不管!若不放人,哼哼!我逃不了,可我死的了。到时候,公父就送一死公主去联姻吧!”

  燕献公简直被这女儿气疯了,全身颤抖着,一时竟说不出话,只是大喘气。

  姬延忙道:“君上,我有一法。”

  燕献公不耐烦地摆摆手:“只管说!”

  姬延应道:“可以把三人贬为庶人,驱逐出国。既算放了,又不伤礼仪。”

  燕献公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公主见公父点头,又大急道:“不行!”

  杨飞雪听到放了二字,已然心喜,什么贬为庶人驱逐出国,谁在乎?于是对公主道:“多谢公主为我们这般着想,我们感恩不尽。我觉得这位上大夫的处置之法,也很合情理。我们愿意接受。”

  公主看着杨飞雪,眼睛突然湿润了,咬着嘴唇:“对不起,我……”

  杨飞雪抹抹公主脸蛋上的泪珠,笑道:“没关系,作为一面之缘的朋友,你已经尽力了!”

  公主突然大声道:“不!我还没有尽力!”又转头对燕献公道:“公父,既然要驱逐他们,那不如就让他们以使者身份,陪同我入齐。”

  燕献公很不悦:“他们是犯人,驱逐他们已是宽容,还妄想获得使者身份?使者对他们来说,就是可望不可及的尊贵身份!”

  公主咬着牙:“公父如果连这个条件不答应,我就只有决心一死!”

  姬延等几位大臣一听到死字,就心惊肉跳,连忙对燕献公道:“君上,我等觉得公主所提也可行,只要齐国不知道他们真实身份就无妨。”

  燕献公见大家都这么说,也懒得再管,一句话也没说,疲惫地摆摆手,让老内侍搀扶着歇息去了。

  次日上午,阳光明媚,在蓟城国人的热烈欢呼中,杨飞雪、涂小宛和姬花作为使者,跟着公主的送亲车队,踏上了去往齐国漫长的陪嫁之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