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醒来时身在监狱
公子小贺2019-06-28 13:324,072

  梦姬公主常听人说起自己名字的由来:出生前一夜,老太庙令做得一梦,梦到燕国大兴。第二日,公父带着自己到太庙卜字。老太庙令又占得一梦字,心下大震,认为这是上天给予的启示,遂将这一事禀告了公父。公父大喜,认为燕国大兴的应兆便会在这孩子身上,于是赐名梦字,国人皆曰“梦姬公主”。

  因此,公父赏了老太庙令许多好处,并对自己寄予厚望。当然,连公主自己也不知道的是,此次联姻选择自己,燕献公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缘由,便是觉得这正是燕国大兴的机会到了。

  在成长的过程中,梦姬公主虽然表面上是个乖孩子,诗书礼仪等功课门门得到赞赏,但是内心却厌烦这些条条框框,尤其对老太庙令的那个梦嗤之以鼻。

  因为燕国紧挨着北方,国内常有胡人戎人行商坐贾。少数民族的装束与燕人大不一样。他们穿着紧衣窄袖,下身有两条裤腿,脚上则蹬着高腰皮靴,行动起来极为利落。梦姬公主从他们的装束中闻到了自由的气息,觉得他们那种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于是暗地里跟着他们学习弓马骑射。

  梦姬公主去年刚举行笄礼,今年正是二八佳龄,结果燕献公就要让她嫁去齐国。梦姬公主觉得自己不能作为联姻的牺牲品,婚姻大事必须是自己去追求得到的,而自己从小也盼望着嫁给那些不世出的大人物,而不是靠出身获得尊贵的贵族宗亲。

  于是乎,在苦苦哀求公父未果之后,公主毅然选择了逃婚。

  梦姬公主小时候常常溜出宫,因此对蓟城很熟。哪些地方是守军不会去搜查的,她全都清楚。东躲西藏已经两天了,当趁着月色来到这条街时,公主发现这里竟然有一座自己从未见过的宅子,于是利落地飞身上树,隐藏在枝叶中。她想要知道这里住着什么样的人,若是可以,这里就是自己下个藏身之所。

  公主一夜未眠,在树上躲着躲着就瞌睡了。直到一阵撩人的香味袭来,公主才醒转,肚子正咕咕地叫个不停。当看到屋内两女一男共用一案,坐没坐姿吃没吃相,狂饮大呼毫无礼仪,公主竟一阵艳羡。虽然自己很想加入,但还是克制住自己,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呢?若是他们举报自己,自己能怎么办?难道杀人灭口吗?公主觉得自己做不到,毕竟腰间的佩剑还从未饮血呢!

  当看到三人醉倒后,公主决定下去填填自己的肚子。虽然只剩残羹剩饭,但公主丝毫不介意,只要肚子不受罪就行,更何况鼎内还有温酒呢!于是乎,公主就开始风卷残云,大快朵颐。

  正当公主连呼过瘾的时候,杨飞雪却又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原来杨飞雪醉意尚浅,一眯眼醉意便消散了大半。听到耳边有动静,杨飞雪心下警觉,费力地一睁眼,竟看到一个陌生人正在大吃大喝,腾地一下子站起来喝道:“来者何人?”

  公主毫无防备,被这突然一喝吓得半死,恍恍惚惚站起来,抚摸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脏,好一会儿,把剑横在身前,斥道:“你想吓死人啊!不就吃你们点食物吗?我赔你可以吧!”说完便掏钱袋。

  杨飞雪心里直觉这人不是坏人,于是神色放松下来:“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来得如此突兀,教我没有思想准备。”

  公主睁着圆圆的大眼睛,惊讶道:“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原来公主正穿着胡人的装束,女扮男装,平时也没人能分辨得出,他怎么能一眼看穿?于是公主大为疑惑。

  杨飞雪却心底暗暗得意:我在我们那个世界阅片无数,也算得半个老司机了,一瞧你这裹不住的大胸,还不知道你是女的?想则如此想,但嘴上却另有言辞:“我看你装扮虽如男子,体态却无法隐藏你女子的身份。故做此判断。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公主见这人也没什么恶意,于是也松开剑坐下来,边吃便道:“叫我梦女吧!你呢?”

  “我叫杨飞雪。”

  公主有些惊讶:“这么奇怪的名字!”

  杨飞雪暗道:要在我们那个世界,你的名字才奇怪呢!又问道:“我见梦姑娘腰悬佩剑,难道是一名侠士?”

  公主心想:反正要有一个身份示之以人,侠士倒很称心。于是答道:“不错!我正是一名侠士,游走四方,吊民伐罪。”

  杨飞雪知道战国游侠很多,不期然自己就遇上了,不由得心下大喜,尤其是见她年纪小,背后肯定还要师父,要是能攀上关系,再认识她的师父,那三人出头之日便指日可待了。于是笑道:“我对游侠一心向往,不知能否与姑娘结为朋友?有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公主毕竟还是小孩心性,一听杨飞雪掉书袋,便吃吃笑道:“交朋友就交朋友嘛!还要借用孔老头的话。好,我答应你。我们便是朋友啦!”

  杨飞雪见这位小姑娘这么好说话,也是大喜:“姑娘真性情,杨某钦佩。我再为姑娘介绍一下这两位朋友。”于是,杨飞雪又把醉得不省人事的涂小宛和姬花介绍给公主。

  公主听到姬花这个名字,不由得暗自诧异:姬姓?难道她也是同族人吗?她会是什么身份?她醒来会不会认识我?

  杨飞雪见公主想得出神,便道:“梦姑娘,怎么啦?”

  公主回过神:“哦,没什么!来,我们喝酒!你这可是上好燕酒啊!”

  杨飞雪倒不知道是什么酒,只是乐得与一漂亮小姑娘对饮。于是,两人你来我往,直到杨飞雪再次喝趴下了。公主毕竟是土生土长的战国人,酒量倒是不差,喝得摇摇晃晃,却始终不倒。

  这时,公主听到宅子外面有人砸门:“开门开门!接到举报,公主逃至此处,若要私藏,按叛国之罪论处!”

  公主一听:坏了,自己行踪竟被人发现,怎么办?公主站起来,也不管醉倒的三人,连忙拿着剑急匆匆躲到后院去了。

  门外军吏一阵砸门,都不见有人出来,于是一脚踹开大门,十来个带甲军吏一股脑儿冲了进来。

  带头军吏是个白面,姬姓旁支的族人,虽然从了军,但从小受礼仪熏陶。进来后,没见着公主,却发现三个醉得不省人事的男女,手指颤抖着大怒道:“成何体统,成何体统!简直有辱国体!来人,将这三人送去司寇府,查清身份,按罪论处!”

  “唯!”左右军吏一拱手,便抬着三人出去了。剩下的军吏又前前后后搜查了一遍,没发现公主,于是骂骂咧咧也离开了。

  公主躲在一个大衣柜里,听到外面安静下来后,便蹑手蹑脚钻了出来,来到前面一看,客厅内只有满地狼藉,三人却不见踪影。公主不禁大急:这三人一定是被带到司寇府去了,那是审问犯人的地方。自己要不要去救呢?要救的话,自己就躲不了了,只能嫁去齐国。要不救,又怎么对得起朋友二字?说到底,他们也是由于自己才有此牢狱之灾。

  公主没有再多想,作为朋友,义字为上,舍身也得去救!

  杨飞雪等三人被带到司寇府后,还是睡得香香的。军吏把事情简单地报告给司寇之后,便离开了。

  这位司寇大人也是姬姓。他其实最烦管理这种涉及礼仪方面的案件。这种案件若论罪,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说不大是因为春秋战国以来,礼崩乐坏已是大趋势。说不小是因为燕国的特殊情况,而燕献公又是一位很在乎礼仪的国君。这种案件教人头疼。于是乎,这位司寇大人干脆先不闻不问,派人将三人押至国狱严加看管。几日后,若是没人问,放了也没事。若是有人问起,再处理也不迟。

  战国时监狱很少,因为战国人口稀少,哪有那么多人来关?关起来还不如拉去充军呢!所以,监狱条件也不是很差,只要保证关押的人逃不了就行。而燕国的这座国狱则基本是青石围建,虽然有些阴暗,但并不潮湿。牢内狱房并不多,用铜条隔开。每间狱房内有一个石板卧榻,散乱铺着些干草,还有一床破棉被,卧榻旁还有一张书案,墙上挂着铜灯,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杂物,尚算干净。杨飞雪等三人男女分开关押,但牢房相邻。

  下午酉时,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小宛和花大姐在国狱中先悠悠醒转过来。

  小宛一手揉着惺忪睡眼,一手敲着还有些晕晕的脑袋,略微清醒些时,看了看四周,觉得好像不是刚才吃饭的地方,像是一个囚牢。突然间,冷汗直冒,小宛彻底清醒过来,惊恐地拉着旁边花大姐的胳膊:“花大姐花大姐,你快看,我们这是哪儿啊?我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杨大哥呢?”

  花大姐被小宛一摇,也清醒了过来,迷茫地看着四周,良久,颓然道:“哎呀,这里好像是个监狱啊!我们怎么被关到这里来了?醉倒之后,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宛紧张地站起来,看到了另一边监狱内沉睡的杨飞雪,急忙扑过去,隔着铜管栅栏大喊道:“杨大哥杨大哥,你快醒醒!快醒醒!我们被抓起来了!”

  花大姐也扑过来,大声喊道:“小杨,小杨,你快醒醒!快看看我们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人见杨飞雪没动静,小宛有了个可怕的念头,轻声对花大姐问道:“杨大哥不会死了吧!”

  花大姐一听,冷汗都流了下来,不知道怎么回答。两人都快哭了。

  杨飞雪却正做着梦,梦里正和一个自称梦女的小姑娘谈笑风生,突然,隐约听到有人正在呼喊自己。呼喊自己的声音越来越急,杨飞雪恍惚记起这是小宛的声音。突然之间一个激灵,杨飞雪醒了过来,同时嘴里还喊着:“小宛!”

  小宛和花大姐见杨飞雪坐了起来,瞬间喜极而泣。小宛泛着泪水招着手笑道:“杨大哥,我们在这里!”

  杨飞雪看到两人,立即扑到近前:“你们怎么啦?”

  小宛佯怒道:“我还想问你呢!我们怎么到这儿来了?”

  杨飞雪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在客厅内了,而四周一看,这不是监狱吗?我怎么跑到监狱来了?

  杨飞雪先安慰小宛和花大姐道:“你们先不用担心,让我好好想想怎么回事。”

  小宛急道:“怎么能不担心啊!万一要被杀头呢?我们还怎么挣钱啊!”

  花大姐倒还算镇定,握着小宛的手道:“还是先听听小杨的分析吧!”

  杨飞雪仔细回忆了一遍,然后把两女醉倒后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小宛怨道:“你怎么能让陌生人进来啊?那可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一定是她把我们关起来的!杨大哥,你说,你是不是被她迷惑了?”

  杨飞雪无奈道:“小宛,你这说的都哪跟哪啊!没有一点根据。”

  小宛争辩:“怎么没根据?一般游戏内设定的女角色都是很妖娆的,你要不被迷惑才怪呢!”

  杨飞雪叹了口气,懒得争辩,只是心里想不明白:梦姑娘应该不是坏人啊!

  花大姐听完,也想不出什么,只是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杨飞雪摆摆手:“只能先等着,有人来再问问吧!”

  小宛不甘心,又站起来冲着外面大声呼喊:“喂!有没有人啊!快放我们出去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乱战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