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生鼓励韵夏入职场
半夏之光2020-02-17 00:582,756

  时间如梭,岁月如星辰。

  这段时间,生哥与我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一起领略了泰山之壮美,南方小桥流水之美,西北大漠孤烟直之美,以及湘西之秀美。走过了这许许多多的壮丽山河,内心也跟着活跃起来。这几年来,生哥忙于工作,我忙于写作与家庭,根本无暇顾给自己放个假。也或许正因为如此,如此沉重的工作压力、家庭压力,加之沉重的房贷,使得生哥逐渐患上了抑郁症。人生来就是动物,而动物的本性应该是归于大自然,穿梭于田野河边,做一只快活的猴子,比我们现如今的生活要快活百倍千倍亦未可知呢。如今我们每个人犹如一只只手脚戴铁链的猴子一般被束缚在钢筋水泥筑成的格子间生活工作,每天都顶着这样那样的压力,却没有机会宣泄,可不就慢慢得变得压抑、抑郁,久而久之,也就发展成了抑郁症了。

  经过这次长达两个月的旅行,我们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放松。于是回家之后,我们立马去看了医院,检查结果令我们都很惊喜:生哥已经由重度抑郁逐渐转为中度。我们开心地相拥着大跳起来,想起两个月前,我们在这个地方犹如收到了死刑书一般绝望痛苦,而现在更多的是充满信心。当然医生嘱托,依然要按时服药的,对此我们依然不敢掉以轻心。

  回家后,为了庆祝生哥病情好转,我张罗了一大桌子的菜,斟上珍藏的红酒。

  “生哥, cheers~” 我莞尔一笑,举起酒杯。

  “cheers~” 生哥举杯与我的轻轻一碰。

  “生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战胜抑郁症的,你呢,这段时间就好好修养,其他的任何事都不要想,这是我交给你的任务,必须完成!”我坚定且不容置疑地说道。

  “韵夏,辛苦你了。我会好好修养的。但是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说,作为男人,很难启齿,但是我考虑再三,觉得还是要和你坦诚沟通商量一下,听听你的想法。”

  “嗯?很难启齿?说说看,我们一起面对。”

  “韵夏,你也知道的,我现在这样的情况,是不能去工作的了。而我们还有很大的房贷压力,小孩的教育经费,四位父母需要赡养,现实情况是不允许我们停下来喘息的。我在想……我在想……你要不要出去找一份IT行业的工作?”生哥征询般的看向我。

  “我?可是你也知道的,我有好几年不写代码了。很难找到工作了吧?!”

  “韵夏,你听我说,如果是别人,几年不工作,待业在家,出去确实就找不到工作了。但是你,不一样! 至于为什么不一样,需要我再说么? 想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你可是咱们系里的风云人物。”

  “哎~好了好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这么几年不写代码不学习了,我还是没有信心。” 我犹豫地说道。

  “韵夏,我知道委屈你了,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放心,现在互联网企业在用的技术我还是很熟的,把那些技术框架,架构跟你一讲,你很快就能pick up(学好)的。而且我会推荐你到我那些朋友的公司的,更何况,那些公司管理层的人,当年都是知道你的威名的,或许不需要我推荐,他们听说你要出山了,说不定都要提前来三顾茅庐了。而且我知道,你是发自内心爱这一行业的,不然你也不会在写作之余,自己的github上更新那么多原创程序了。”

  “你怎么知道?” 我瞪大双眼问道。

  “这个就不告诉你了,我的github star。总之,如果你同意出去再找工作,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我也不愿意把重担都压在你身上的,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咱们只能调换角色了,我在家里照顾孩子,你出去职场拼搏。”生哥面露难色。

  “嗯,生哥,你让我考虑考虑,明天给你答案。好么?”虽然生哥一顿鼓励,但是我还是内心很不自信,我知道这是我与生俱来的不自信又偷偷溜了出来,但是我依然需要时间来给自己加油打气。

  夜微凉,微风习习。

  我辗转反侧,思绪凌乱,难以入眠。思绪不自觉飘向了多年前……

  我父母在外地经商,所以上了高中后,父母便将我从农村接到了大西北的一个城市。记得要走的前几天,我还每日去生哥家里串门聊天,每天一起看电视节目。我告诉生哥再过几天,我就要走了。生哥一下呆住了,他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小妹妹忽然有一天要离开了,太突然了,只是呆呆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路途比较遥远,可能要等到考上好大学了吧。”

  那时候的我们,心里只有一个愿望:考上好大学,改变命运! 这是我们老师日日在我们耳边叮嘱的,也成为了我们不假思索,也没有更多选择的选择。

  “那……就等到我们考上好大学的时候,再见面。你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

  “嗯,后天早上5点多就坐车走了,先坐公共汽车到县城,再从县城坐车到市里,再坐火车到格市。”

  “那好,到时候我一定去送你。”

  “好!”

  之后,我俩专心看电视,再无交谈,但是内心都很不舍。

  分别那天,父母早早叫醒我,收拾妥帖,却还不见阿生哥前来送别。父母催促,我不禁焦急起来,隔着院墙喊了一句:“生哥,我走了,三年之约别忘了,希望我们都能考上好的大学,大学里见!”。只见生哥踉跄着从屋里“呼”地跳了出来,边跑边喊:“等等,等等,我刚给你烙了几个大饼,你们路上带着,别饿着了!”

  我眼泪哗地就流了出来。

  此后,我们三年未见。

  再见之时,已是在大学里。我俩竟不约而同地考入了同一所大学。由于那时的联系方式还比较闭塞,我走时生哥家尚未安装电话,因此此间也一直未取得联系,所以一直也不知道我们考入了同一所大学,他比我高一届。现在依然记得入学的第一天。

  入学是在九月12日,南方的九月依然烈日骄阳,酷热难耐。校园里来来往往都是青春气息浓厚的学生,朝气蓬勃,异常热闹。只见校园里的火红的凤凰花开得正艳,入学后听辅导员讲:“凤凰花,花开两季,一季在六月,送别毕业生,一季在9月,迎接新生!你们在这四年里,要努力学习,努力拼搏,成为国家之栋梁!”

  入学当天,有学长学姐接送引导送入寝室,以及介绍学校各个建筑物,比如食堂啊、图书馆啊、体育馆啊等等。我初入南方地界,已是十分新奇,再见这些学长学姐如此热情,更是新奇激动万分。边走边看,边开心地大笑跳跃。一转身,仿佛看见一个跟生哥一样的人,但是却与三年前有所不同,褪去了乡土气息,褪去了稚嫩,多了一份阳光、成熟、帅气。待我要上前打招呼时,一群学生蜂拥而至,将我挤远,我被裹夹着,退后着,只能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口里喊着的“郭童生”也被九月燥热喧闹的声音冲散。

  我只能跟着学长学姐指引,去报道领取所需物资。也认识了寝室的另外三个室友:小欣、小清、小萍。

  这就是入学的第一天,燥热,各个园区充满了桂花香,难忘的入学第一天啊。

  ==================================================================

  好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丈夫得了抑郁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