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朋友
半夏之光2019-07-27 19:313,099

  晚风习习,海浪涛涛。

  枕着清风明月入睡,早上醒来发现变了天气。外面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波涛汹涌着拍打着海岸,走到阳台从高处俯瞰大海,大海犹如怒龙般咆哮着,汹涌着。看样子是要下大暴雨了,风呼啸着,怒吼着。小时在老家时,生气或者伤心了,就会张开双臂,对着漫天遍野的蔬菜、植物、庄稼、牛羊、鸟儿大喊大叫,鼓励自己。此时看着漫天乌云,我把阿生哥也拉到阳台上,张开双臂大喊高尔基《海燕》的经典咆哮:“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不怕你!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是一个勇士,请叫我勇士!勇士!” 右眉一挑看向生哥:“生哥也来喊啊!”

  生哥犹豫了一下,随后也加入进来,大喊道:“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鹰击长空,鱼翔潜底!”

  我大喊:“把潜底的鱼抓来烤了吃,蒸了吃,煮了吃!”

  阿生哥:“鱼之大,一锅炖不下!再加两个烧烤架!”

  我:“郭童生,你哪里学来的歪诗啊~~~,啊啊啊啊~开心”

  阿生哥:“开心~~~”

  隔壁阳台突然探出一个秃头大叔怒吼道:“大早上发什么神经,什么鹰啊鱼啊的,再喊我举报了啊!” 吓得我俩赶紧噤声灰溜溜跑回床上,窝在床里偷笑起来。

  没过多久,外面就哗哗哗下起暴雨。

  我俩只能窝在房里,无所事事。刷着朋友圈,忽然看到多年未联系的小茹发的一条朋友圈:“祝福我的妹妹终于找到对的人,愿永结同心,白首偕老。” 并配了九宫格图,是小茹妹妹小菁的结婚当天的一些照片,农村的结婚仪式,不隆重,但很喜庆、热闹。

  我惊呼:“生哥,小菁结婚了。你还记得小茹和小菁么?”

  生哥:“记得。她们姊妹两个从小没了母亲,非常可怜。”

  我:“是啊,而且小菁更可怜。小的时候我跟她俩经常在一起玩,那时都很单纯、幼稚,谁会想到未来会是这样的啊。哎……”

  生哥:“人生是一场苦行僧式的修行啊。”

  我:“可是人生对小茹小菁姐妹两个更残忍,上天真是不公。”

  我不禁陷入沉思,想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我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因为我父母去外地做生意了。

  小时候小茹小菁也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因为妈妈被奶奶赶走了。

  虽然小时候我们都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但是却有本质的差别,也导致了我们的未来出现了很大的不同。但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很快就成为了朋友。当时他奶奶家就在我家对面,中间隔了一条马路。我家的院子坐北朝南,她奶奶家的院子坐西朝东,院子十分开阔,整个院子只有南侧围了一圈土墙,北侧是一个非常大的大深坑,没有围墙,东边是正门,西边有一条小路也可以直通到他家里。

  院子里栽满了杨树,一到夏天,就非常凉快,小时候特别喜欢去她家里玩。小时候,我们都非常痴迷于养花,会分别在自家院子里种上各种花,种的最多的就是凤仙花,开花了摘下来加上明矾,再用树叶子包上,第二天比比谁染得红,谁染得好。

  小茹小菁的爷爷奶奶育有六儿四女。她们爷爷年轻时记忆力强于别人,读过的书过目不忘,能滔滔不绝给大家讲解出来,但他年轻时有一个“不良爱好”:爱乞讨,他们那个年代,生活贫困,乞讨者众多,所以也并没什么惊奇的。她们奶奶不识字,性格强势,且不喜她们爷爷总是出去乞讨,所以嫌弃了她老公一辈子。她们奶奶变态的强势直接拆散她两个儿子的家庭,将二儿子的媳妇儿赶走了,后来又将四媳妇儿——也就是小茹小菁的妈妈,赶走了。她们妈妈被赶走时,是不愿意走的,坐在大门前高高的山岗上哭,不愿意走,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当时她奶奶恶狠狠地说:“你赶紧走,我儿子立马就能找到更好的!” 现在讲来,犹如天方夜谭,但是在90年代初,这种现象在农村十分普遍。在我一个幼小的儿童眼里看来:“小茹小菁的妈妈性格懦弱却很善良,她们的奶奶却有种扭曲的强势,是她们后来悲剧生活的根源。”

  具体什么时候认识的小茹小菁已经不记得了,自从有记忆起,我们仨就在一起玩,从最开始的一起过家家,到后来暑假无聊每天玩扑克牌。小时候的小茹非常爱美,经常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给自己扎很多小辫子;小菁比较懂事,勤快。那时候大人们都夸奖妹妹小菁聪明懂事,批评姐姐小茹不懂事,傻乎乎的。由于没有父母的关照,她俩受尽了村里人的冷言冷语和白眼,吃穿都是很差的。

  时间荏苒,岁月如梭。

  我们都慢慢长大,我读了初中,小菁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有两年没有读书,当我读初三的时候,她在我们同校读初一。姐姐小茹也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好,上完四年级就不再读书了。小菁非常勤奋好学,对学习抱有最初的那份热忱与敬畏,每每有不懂的题目,都会到我们班级门口找我,让我给她讲解。现在想起她认真的神情和举动,都觉得心酸。但是她爷爷奶奶没有收入来源,实在无法支撑,小菁上了六年级也就不再上了。那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啊!

  后来他们奶奶过世了,小茹小菁哭到心碎。在她奶奶弥留之际,她们又无助又着急,亲戚邻居纷纷说不行了,她们却不愿意承认,大喊着要去请村里的医生来。她奶奶是她们家庭的破坏者,却也是亲手抚养她们长大的人,给了她们很多照顾和关爱,是她们心中的依赖。小小年纪承受了太多,饥寒、缺爱、没有安全感……

  她们的爸爸从外地回来为她奶奶办理丧葬事宜,同时还带回来了她们的后妈。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姐姐性格倔强,不愿意喊妈妈,后妈就各种跟她吵架,每次小茹都气得哭。妹妹小菁比较灵活,没有那么倔强,也会喊妈妈,两人相处的就比较好。再过了一段时间,她们爸爸带她们去了西安。我也去外地求学,自此便很少有她们的消息,很多消息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

  大二那年寒假回老家过年,恰好遇到小茹小菁她们家也回来了,后妈早就跟别人跑了。小茹已经定了婚事,只等过两年结婚了。见到小茹,感觉说话越发不机灵了,憨憨的。小菁却十分聪明,也更加漂亮了。

  那晚,我俩窝在一个被窝里谈天说地,窗外的雪花悄悄洒落人间。

  后来我们又各奔东西,多年未见。我爷爷94岁过世,在葬礼上见到了小茹,此时小茹整个人发福很多,跟小时的瘦弱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说起自己的儿子满脸笑容,过得很幸福。我问起小菁状况,姐姐小茹不禁落泪道:“小菁命不好,在西安嫁给了一个特别穷的人,脾气还很坏,当时家里人都不同意,她说可怜他,非要嫁过去。结果那个男的是个畜生,每次把小菁往死里打。之前打得小菁受不了了,就偷偷跑回老家了,放不下儿子又回去了。又生了个女儿,在月子里就被打得半死,警察把那个畜生抓起来了,小菁现在在回来的火车上,过几天就回来了。” 我听到后又惊又气……上天对她们姐妹已经很残酷了,为什么还要安排个畜生在她身边!

  “韵夏,你不要伤心了,如今小菁再嫁,找了个好人家,你应该祝福她,下次回老家咱们可以去看望他们。”

  思绪被阿生哥拉回来,看照片里她笑得那么开心,真心祝愿小菁能够幸福。

  小时候的我们那么开心,那么美好、单纯、善良。一起割草,下田地干活、上学,一起做了那么多快乐的事情。命运对她又如此不公,从小没娘,缺吃少穿,终于长大了可以靠自己,谁能想到未来会有那么多厄运等待着小菁呢?那么可爱的人,怎么会有人舍得伤害她?!又有什么资格伤害她?!

  阿生哥抱着我安慰道:“你不要伤心了,人各有命,咱们只能希望她以后事事顺遂,万事如意。其他的,我们也无能为力。”

  是啊,我们也无能为力。但是我们不能放弃抗争,要像老人与海里的老人一样,永远不能被生活打败,永远不能放弃抗争!可以被打死,但是永远不会被打败。

  春夏之际的雨,总是来势汹汹,去也很快,雨后的天空如洗,清新自然,海浪也恢复了平静,地面留下了许多被刮折的树枝,虽然一片狼藉,但是会有勤快的人儿来打扫干净的,不是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丈夫得了抑郁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