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生哥,你怎么了?
半夏之光2019-07-25 12:441,291

  丈夫阿生得了抑郁症,医生开了一些抗抑郁的药物。临走之时,医生留我单独谈话道:“抑郁症患者内心很痛苦,需要找出他内心痛苦的根源,并想办法解决,这样才能更快地治愈。当然,抗抑郁的药也要吃,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就当是一场感冒!” 面对医生的安慰,内心惊慌的我此时充满感激之情,眼泪不禁潸然泪下,情难自禁。对着面前这位医者仁心的大夫,深深鞠躬表示感谢。生活中的黑天鹅,你我都无法避免,却可以选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别人一些温暖,哪怕只是一丝一毫,于旁人来说,说不定都是莫大的安慰呢。

  与丈夫步至楼下,一朵木棉花不偏不倚地砸到他头上,然后跌落至地上。我惊喜地捡起木棉花,对他道:“阿生哥,看呐,木棉花!好运会降临哦,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丈夫勉强欢笑道:“嗯……希望如此呢,咱们上去吧”。 他向我伸出手来,我一怔,我们之间有多久没有牵手了呢?不记得多久了,忙碌的生活,使得最亲近的人连最简单的牵手都变得稀缺。我将左手轻轻放到丈夫手中,他的手温热而干爽,他轻轻地握着我的手,轻言道:“走吧,咱们回家”。我点头说好。

  回到家中,按医嘱给丈夫服了药。

  自从阿生确诊得了抑郁症,就将孩子送到了他姥爷姥姥处。晚上看着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自我鼓励道:要加油,不能放弃,以前那个拼命十三娘回来了,不能被打倒啊!我决定:我要治愈我的阿生!晚上要跟丈夫好好谈谈心,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敞开心扉好好谈一谈了。

  晚饭我做了他最爱吃的豆角炒肉,清炒杏鲍菇。丈夫胃口不佳,我们匆匆吃完晚餐。

  收拾完毕,彼此换上舒适的家居服,我将凉席铺到地上,又铺了一个被子,再将我最喜欢的带有佩琦的毯子铺上去。

  阿生好奇地问我:“你要干嘛?”

  我:“生哥,今天呢,我们就睡在地上,你看外面的月光多美,咱们就像小时候一样,躺在地上睡可好?”

  阿生哥点点头表示同意。

  我们将灯光关闭,只用月光做照明。于是我们犹如小时候那般躺在地上,轻轻盖上一层薄被,被子散发着淡淡的皂香。透过阳台,可以看到天空中的月牙弯弯,淡淡云雾飘浮其周围。我轻轻将生哥抱在怀中,生哥将头埋在我怀里。

  我柔声道:“生哥,你记得咱们小时候经常躺在庭院中的凉席上,听蟋蟀叫,抬头数星星么?”

  生哥点头:“嗯……记得。”

  我:“生哥,你怎么了?能跟我说一说么?”

  生哥长叹一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日渐一日地觉得生活索然无趣,只是觉得生活艰辛,工作艰辛,一座座大山压在肩膀上,压在心里,觉得生活没有意义,没有活下去的劲头。若不是有你和孩子,我怕早已不在人世了。”

  我心中凛然,紧紧抱着他,轻轻抚拍他的后背道:“宝宝。”

  窗外的浮云遮住了月亮。曾经意气风发,恃才傲物的阿生哥,如今却如此沮丧,如此痛苦,可以想象外面的世界是一个怎样饕餮的世界。

  阿生哥:“明天我去公司给你办理停薪留职,我不准你再去工作,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休息、放松!”

  阿生哥还想反驳,犹豫片刻,却也点头答应我的建议。

  外面皎洁的月光,透过木棉花枝,照入室内。如此美好的夜晚,我的阿生内心却如此痛苦。该怎么办呢?

继续阅读:一丝温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丈夫得了抑郁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