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失利
么凉2019-07-25 11:18849

  2011年的夏天,7月的佛山,除了热还是热,廉价的出租屋,和正准备去面试的么凉。

  高考失利,本来平时成绩稳上二A的么凉,分数出来后,父亲母亲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父亲被生活压弯的腰板,隐隐的,头顶又冒出了一些白头发,么凉心里很清楚的,学费一年一万五,这个家,拿不出来了。

  随意填写了志愿后,么凉坐上了前往佛山的大巴车,对父亲的说辞是:暑假工,赚学费。

  8月,父亲的电话如期而至,他说:老五呀,你的录取通知书我拿到了,学校还不错,虽然是三A,但是你堂姐说了,这个专业可以,能念,学费也不是很贵,一年5500。听着父亲在电话那头,略带高兴,还有点沙哑的声音,么凉久久无法说出自己的决定,那句:爸爸,我要在佛山继续打工,不念了,在沉默三四分钟后,依然没有说出口。

  8月底,眼看着就要开学了,么凉依然还留在佛山,每天在厂子里,做着重复又枯燥的流水线工作,月底了,工资马上就发了,握着手里的3500元,静静的发呆,父亲的电话又来了,他说:老五啊,快要开学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准备?么凉看着桌面上摆放整齐的35张百元大钞,终于还是说出了那句藏在心里半个月之久的决定:爸爸,我想继续打工,不念了。不出意外,父亲破口大骂,从年龄分析到现在外面社会的险恶,从学历的好处分析到各个念过大学和没有念过大学的堂姐堂哥们的前程。最后结束语是:你现在马上收东西回来,不回来你就永远别回来了。

  8月的最后一天,么凉坐在回家的大巴车上,途径广州边沿,么凉看了一眼广州,远远的眺望,这个城市,未来她要待三年。

  9月1号,么凉拒绝了父亲的陪伴,一个人,一个行李箱,一个黑色背包,还有35张百元大钞坐上了直接广州的大巴,窗外父亲还一直站在车站一旁,静静的看着大巴车上的么凉,那种期盼的眼神,真让人心碎,他的嘴里似乎还有未说完的话,那些还没有嘱托完毕的注意事项,张张合合的嘴唇,让么凉不忍再看,只是挥挥手,大声说着:爸爸,你回去吧,我会努力的。

  此刻,哪里还有在佛山,被父亲在电话那头,狠狠教训和威胁的不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么凉的小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