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马行千里2019-07-24 14:462,607

  马母这几天忐忑不安,亲家老王家和孙家怎么没有动静,孙汪莲发现晚上入洞房的不是白天和她结婚的人,她会怎么办?

  马母问王小玉:“玉莲在你家做家务不?”

  王小玉听后火冒三丈,但她强忍住心头的怒火,冷声说:“结完婚的当天我就下来了,她做不做家务我怎么知道。”

  马母再不好问什么,领着孙子在院子里转悠,马后炮嚷嚷着要吃方便面。马母不想出去,让孙子去屋里找王小玉,让王小玉带他去买。马后炮跑到门口看了一眼又跑回来,王小玉跟出来破口大骂“你个混蛋年级小小的跟谁学的这些个臭毛病,推门给人甩个脸子就走,这都是些什么人,没求一个好东西。”

  马后炮吓的哇哇大哭,马虎在正房和马老爹商量年后马后炮上学的事,听到骂声父子俩赶紧出来,王小玉却坐在门槛上哭了起来,边哭边骂:“这么小的孩子都来欺负我。”

  马虎只能无言的望着,马老爹推了推马虎“上去哄哄。”

  马虎看了看母亲,马老母抱着孩子出去了。

  王家这时候也不安宁,闹洞房的时候大家要脱新郎的裤子,新郎听后就跑。大家一窝蜂的追了出去,好一会时间,那时候天已经黑了,看人有些模糊。孙旺莲只记得新郎被追回来的时候头上套了只袜子,被人推进婚房,然后再被推到炕上去,接着要喝交杯酒,灯也没开,喝完一群男人用手摸她,她拼命的挣扎。一会儿就浑身乏力动弹不得,再后来她模模糊糊的记得新郎替她把衣服脱了,在迷迷糊糊中交完夜欢,因为迷糊她呻吟的放荡,事后都睡着了。

  第二天孙旺莲收拾房间,回头一看还在熟睡的郎君大张着嘴巴,竟然还露出一颗龅牙。

  孙旺莲当时脑子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来她反复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一切是谁干的?”

  王老头正在院子里打扫灰尘垃圾,孙旺莲一把拉开门,用质问的眼神看着王老头,王老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冬天干燥,地上全是灰尘,王老头挥舞着扫把,动荡的灰尘满天飞。

  孙旺莲看着王老爹把院子扫一遍又一遍,灰尘越来越浓。一般情况下一个女人一动不动的看着一个人男人,男人很容易被看矛盾,王老爹是从来不怕女人的,更何况是个黄毛丫头。

  这两个就这样强着你不走我就一直扫下去。

  王老母起来倒夜壶,见儿媳站在台阶看着老公公一言不发,还以为是在勾引老公公。王老母把夜壶放在门台上,过来将王老头手里的扫把夺过去。嘴里骂骂咧咧的过去拉孙旺莲回屋。

  王老头扔下扫把又蹲在墙角晒太阳,王愣愣醒来见傍边被窝里没有孙旺莲,急的在屋里大喊大叫,“妈我媳妇不见了……”

  孙旺莲听后,扑哧一笑,感觉这个龅牙的傻大个还挺好玩的,笑过之后她突然感觉有点难过,才过了一个晚上,他竟然这么在乎她。孙旺莲赶紧跑房里安慰王愣愣。

  王老母在后边偷着乐,完全忘了昨天的那场闹剧。

  王老爹抽烟抽的很凶,不一会儿墙角下扔了一堆烟蒂,刘老头喝过茶,来找王老爹下棋,王老爹只抽烟,下棋的事闭口不提,刘老头提的紧了王老爹狠狠地说:“我不想和你下。”

  刘老头和王老爹下了半辈子的棋,王老爹脾气差,刘老头爱说话,即便是王老爹下棋下输了,踢翻棋盘所有的人都不敢说话,可到刘老头这里,该说的,他还是要说。

  刘老头说:“老王咱们下了半辈子棋,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你不和我下棋,你要和谁下棋,你又能下的过谁。”

  王老爹一听火了:“我要和孙子下棋。”

  刘老头愣了,“这家伙怎么骂人哩,不下就不下,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

  刘老头说着气呼呼的走了,王老爹指着刘老头的后背说:“我从此不再下棋,日后别来找我。”

  王老爹发这么大的火,家里没有一个人出来安慰他,王老爹觉得很委屈,事态炎凉全看破,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已经被人代替。

  王愣愣十分粘老婆,孙旺莲骂他不生气,打他不还手。常见的只是冲着孙旺莲笑,好像小狗见了骨头一样高兴。这样的百依百顺让孙旺莲渐渐地接受了王愣愣。

  夜欢交过,孙旺莲开始盘问王愣愣,白天拜堂的那人不是你吧?

  王愣愣毫不怀疑的说:“不是,白天拜堂的是我姐夫的堂弟?”

  孙旺莲说:“你怎么答应让他和我拜堂?”

  王愣愣说:“在我姐夫家的时候我不小心泼过你爹一身脏水,把你爹得罪了,马虎他妈说,你爹不同意我做你家的女婿,她就想出了一个绝招,让她的侄子替我相亲,才会有这么个过程。”

  孙旺莲气愤的说:“果然是她出的损招。”

  王愣愣说:“对啊!要不然咱们就入不了洞房。”

  孙旺莲厉声的说:“睡你的觉去。”

  王愣愣默默地转过身去,孙旺莲想了一夜,现在木已成舟,这事应该怎么办?

  直接离开王家,和马家大闹一场,自己日后怎么过,这事就这么过去,心里又憋屈,被人家使了这么个阴招把自己套进去,不但是她一人,她爹,她们全家被套了进去,孙旺莲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第二天,知道真相的孙旺莲和以前一样,她好像很平静,对这一切完全接受了。

  王老头没看出什么破绽,但他心里还是不舒服,王愣愣拿他当不当人,此刻他都无所谓,关键是儿子的婚是别人带结的,他想想就憋屈。

  王愣愣虽然对老婆百依百顺,可有时候也犯脾气。只要王愣愣一犯脾气,孙旺莲不但不顶撞,还加倍的对他好。这样以来,王家人挑不出什么毛病,王愣愣会更加依赖她。孙旺莲摸清了王愣愣的秉性,只要软硬兼施,王愣愣会服服帖帖的听从于她。

  孙老丈人第一次来王家串门的时候,王愣愣躲出去一天没有露面。

  第一次回娘家也是孙旺莲自己回的,王愣愣没有去,孙老丈人就纳闷了,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女婿,怎么老是躲着不见我。

  孙旺莲解释是他太忙,没时间来。孙老丈人半犹豫着把心放下。

  马母为这事担心了半年之多,差点没得一场大病。

  马后炮上学了以后,马母每天的工作就是接送孩子上下学。

  王小玉始终觉得,马后炮待在自己身边好些,城里的教育条件好,自己又是个有文化的人,不像马母没文化很容易带坏孩子。但她就是抽不出时间照顾马后炮。并且马后炮对她不亲,见了她就躲,王小玉也就死了那个心,马后炮要在村里上学就让他上去。

  马后炮也不是个省油对灯,第一天上学和同学打架第二天书包丢了。

  老师找马母谈了一次话,马母既生气又高兴,这小家伙比他爹强多了。马虎上学的时候经常受欺负,为此马母没少和学生家长吵架,她也指责马虎没出息,“别人家的孩子打你,你就不会打他吗?”

  马母一说马虎,马虎委屈的低着头哭鼻子。

  “现在好了,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终于轮到我孙子欺负别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