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马行千里2019-07-07 19:222,707

  “徐泽义被逮进去徐老妈可急坏了,钱不要了,能不能把人放出来。”徐老县长坐在沙发上喝茶,他没有任何帮忙的意思。

  徐老妈再三恳求,“他大爹哩,你好歹也干过县长,县里的领导你熟,你给说说,让他们把人放了。泽义可是你的亲侄子,每次来你家都少不了给你带东西,你说这一落难,请你帮个忙你咋还不吱声哩!”

  徐老县长抬起头,把茶杯放在茶几上,“这件事情咱们就不要插手了,逮他是因为他犯法,在里面坐一段时间会放出来的,你就不要跟着瞎操心了,回去吧!”

  听这话的意思是不想帮这个忙,徐老妈却赖着不走,徐老县长端起茶杯接着喝茶。

  徐老妈站在徐老县长面前,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在骂徐老县长,“你个老不死的,不就当过县长吗,当过市长你还不是人了。你儿子结婚的时候,我们全家忙前忙后,不该操的心都操了,我儿子被逮,你儿子连个面都不露。每次我儿子回来给你带那么多东西,你儿子来我家空着两只手。你看看,那些东西喂了狗,见人还会叫两声,给你有什么用,我早看出来你帮不上什么忙,让这父子俩对你少投资点,他们就是不听。还真以为你对他们有多亲哩,这回看到了吧!咱们落难了,他却坐在那里喝心闲茶,多没良心啊!”

  徐老妈看着老县长把一肚子的话默默地骂完,才很不情愿的离开。

  晚上徐泽仁回来,后边进来的还有副县长陈连胜,陈连胜带着两瓶酒,来找徐老县长喝酒,江玉兰下厨给他们炒了两个菜。

  徐老县长拿起酒瓶看了看,是几十块钱的老白干,徐老县长笑着说:“咱们喝这个最地道了,也很合实地情况。”

  陈连胜点点头,紧接着他干了一杯酒,徐老县长说:“这么晚了你找我喝酒,你是不打算回去了吧!”

  陈连胜笑嘻嘻的说:“老县长好久没和你说说话了,今天可得好好聊一聊。”

  徐老县长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陈连胜连喝三杯,徐老县长开玩笑“你带的酒你想都喝到你肚子里去。”

  陈连胜说:“老县长我这是考虑怎么跟你说话哩。”

  徐老县长说:“你当县长都当出毛病来了,说话还要先喝三杯酒。”

  陈连胜摇摇头说:“酒喝完了还可以再买,话还得考虑着说。”

  徐老县长说:“话你可以随便说,酒你得慢慢喝,就这两瓶酒,你喝完了让我喝空气啊!”

  陈连胜说:“看看你当过县长的人好像没喝过酒似的。”

  徐老县长说:“你看山上这么穷,我拿什么买酒喝。”

  “哎呀!这个电影院修的啊!”陈连胜边说边摇头。

  “我们本来的打算是,先有一个固定的收入,有了钱我们再拙步发展,谁知道这第一步就没走好,真失败啊!”

  徐老县长听后说:“不是你们没走好,而是你们没规划好,你们没有实地考察,没有仔细考虑,不去了解民情,只知道坐在办公室里死开会。咱们这地方是穷山恶水懒人堆,老牛破车死出力,大家你自私,我自私,不听善劝,不动脑筋,自己没能力,还不服从领导。一有什么事情喜欢散播摇言,又爱争风吃醋。互相拆台,这些你们都了解过吗,你们没有,你们怎么能办好事情哩。”

  陈连胜感动的说:“老县长,您说到点子上了,不过这些事情确实不好办,没人考察,没人研究,没有方案,没法办啊!”

  徐老县长摇摇头说:“你们不缺这些,关键问题是你们没有方向。”

  “咱们山上地难种,一年累死累活的就那么点收成,大家都不愿意种地。年轻人出去了,老年人没什么能力,只能守着村子,满山都是荒地,你们整合一下,把这些荒地化零为整,把路拓宽。咱们县里没钱,就让农民自己集资一点钱,卖几台种地的机器,成立一个农业合作社,地由咱们的合作社统一种。到年底给每家每户按人头数分粮食,剩下的粮食咱们变成钱,一年的种子费,人工费,肥料等这些开支就由这些钱来支付。经营的好的话说不定还有剩钱,如果多咱们分给农户,少了存起来,等多了再分下去。反正都是为了让大家富起来,多了一年一分,少了两三年一分也行,最主要的是我们要规划合理。”

  陈连胜听后很佩服的点点头,徐老县长不耐烦的说:“你老点头有什么用,关键是你得有行动,农村人耗不起啊!”

  陈连胜再没接徐老县长的话,只是把最后一杯酒喝掉,然后自己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连胜爬起来说要去山上看看。徐老县长穿戴整齐,每人泡了杯茶,两人一前一后的上山,陈连胜边走边环顾左右。

  村子附近的山路还可以走,离远一点的不是塌方就是长满荒草。露水扫湿了他们的鞋子和库管,陈连胜边有边感叹,“这山路真难走啊!”

  徐老县长听了这话不无粉刺的说:“都是山里长大的,才知道山路难走,你们是忘本了,所以我们农村才会这么穷!”

  陈连胜除了感叹再不知道说什么,徐老县长默默的站在旁边,两人久久的望着眼前的一坐坐荒山。阳光一寸一寸的照白了山间的土地,空气清澈透明,绿茵微微浮动。山下的学校里传来学生晨读的声音,朗朗一片随风飘来。

  陈连胜说:“老县长你还种地嘛?”

  徐老县长说:“我的两亩小麦,一亩玉米和土豆到了秋天又丰收了。”

  徐老县长捡起地上的一根枯树枝,当拐杖拄着下山,陈连胜想上前扶一把,可路实在太窄了,容不下两个人。

  徐老县长寻着朗朗地书声走来,陈连胜在后边说:“现在的孩子真辛福。我们那时候上学得走好几十里路,天还没亮就得起床,摸黑赶路,没手电我们就拿硬纸板做火把,那时候真不容易。”

  徐老县长笑着说:“过去跟现在没法比,那时候有几个人能念得起书,现在学校里这么多学生,看着真让人神往啊!”

  两人说着到了学校的后埂沿上,陈连胜和老县长望着操场上来回朗读的孩子,陈连胜不无羡慕的说:“上学真好!”

  老县长默默的站着没有说话,突然一个学生从教室门里被推了出来,接着又被推出来了一个。紧接着一个矮个子老师跟疯了似的从教室里跳出来。

  他歇斯底里的吼道:“畜生,畜生,你们两个狗娘养的,我说话你们敢顶撞,你们野种。”

  徐老县长被老师的骂词惊呆了,这还是学校吗?这是老师吗?这是……徐老县长的表情很复杂。

  两个学生显然被老师牲畜一样的嚎叫吓住了,低着头不敢动。老师让学生走近一点,学生慢慢地磨蹭到老师跟前,老师站在台阶上学生还是比老师高出一节。老师举起拳头对着那两个学生的头使劲的砸,学生又躲了。

  老师瞪圆眼睛,手指着学生说:“我打你你还敢躲,你这是找死。”矮个子老师在教室门后拿出一根棍子抽学生的脑门,学生抱着头不敢肯声。

  徐老县长感叹的摇摇头“现在老师的素质怎么这么差,把学生当奴才管教,这样能教出好学生来吗?”

  陈连胜说:“县教育局为了提高升学率,局长让老师们不择手段搞教育,老师们也真是的,说不择手段,也太不择手段了。”

  徐老县长心情很沉重,两人再没拉话,到山下公路上,陈连胜坐车回县里上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