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马行千里2019-07-24 14:463,065

  县电影院微有收入,县长听后很高兴,夸放映员的办法好。只要动脑筋就没有人办不到的事,这话让放映员高兴了好一阵子。

  本来夹不住尾巴的放映员,这回尾巴翘上了天,刘院长见了也得让他三分。这种人一得瑟就会胡作非为,想看电影的女人他免费放进去,有经常看电影的跟他勾勾搭搭,关系很暧昧,王小玉就是其中一个,经常免费看电影不说,还时不时的跟放映员逛街,马虎碰到过一次,只当没看到低头就走,医院里知道这事的同事不少,马虎平时都不敢抬头看大家。

  放映员免费放人进来的事院长知道后,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很憋屈,这家伙真拿自个不当外人,院长想当于一个家的家长,有作任何坏事的权利,院长的家属、亲戚、小秘可以免费看电影,但放映员的家属和小秘就不行,这是上面对下面的规矩。

  他是经过县长夸奖的人,所有院长只能憋屈着,放映员是个得寸进尺的人,院长在没发表不满之前,他会更加胡作非为。

  但时间久了,院长就看不下去了,“一个礼拜我才免费放一个亲戚进来,你可到好,一个礼拜免费放三个。咱俩私底下说些不该说的话,整个电影院里就你和我私自放亲属进来过,县长都没干过这事。”

  放映员听后神秘的说:“你是怕坏了县长的名声吧,电影院是他建的,他怎么可能不让他的亲戚家属免费看电影呢!”

  院长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放映员,说:“别把县长看的那么没水平,他虽然在决策上有所失误,但作风和纪律上不会犯错。”

  放映员还是很怀疑院长的话,“替县长说好话,谁不知道。”

  院长马上瞧不起这个放映员了,果然是无知小人,院长说:我一个礼拜放一个人进来还怕别人看见,你到好一个礼拜放三次,要注意影响啊,从现在开始咱们谁也不许放人进来。

  一两个礼拜院长都没免费放亲戚进来,但放映员还是改不掉这个臭毛病,只要是有电影放王小玉必到,而且是放映员从后门放进去的。由于他的想法有功,院长也不好再说什么。

  学校教育的不择手段,让电影的收入少了许多,院长又陷入困境。一天心事重重地在走廊里渡步,可能县长又要找他谈话,这谈话一次不比一次,第一次是工作问题,第二次是个人问题,第三次就要谈工作能力问题了。谈到工作能力问题就有可能下岗。

  刘院长渡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步,他想了又想,这次县长找他要怎么谈,还有什么好的办法,也许,怎么谈就由不得他决定。

  刘院长思来想去,决定先找放映员谈谈。这个不是人的东西想出来的办法也许还能让电影院起死回生。

  见刘院长来找他,放映员很紧张,这种情况下来找我,不会是我私自放人看电影的事吧!放映员不敢直视刘院长的眼睛,刘院长严肃的看着放映员。放映员时不时地用眼睛偷瞄刘院长,刘院长感觉好笑,却在心里说“现在老实了吧!”

  放映员胆怯的看着刘院长,刘院长“哈哈”两笑说:“小刘同志,我来是想和你谈谈电影院收入的事,你不用紧张。”

  放映员听院长这么一说到不紧张了,反而得意了起来。

  院长先对放映员上次的好想法进行了表扬,“你上次在县长面前提的那个建议很好,让咱们的电影院转危为安,你了不起,应当给你记一功。”放映员听后,他的嘴角有一丝无法掩饰的得意之笑。

  院长很郁闷的咳嗽两下,接着说:“不过你的办法让咱们的电影院没走多远,咱们现在又陷入困境,你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

  放映员张大嘴巴,院长准备洗耳恭听放映员的良策,却在那么大的个嘴巴里出来了个哈欠。

  院长带有疑问的说:“这里没有外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们共同的目标是把电影院的收入搞上去。”

  放映员在心里想,“要说也要说给县长听,说给你不成你的了吗,到时候还有我什么事,甚至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院长说:“我不急着要对策,你慢慢想,什么时候想出来了什么时候告诉我。”

  放映员很为难的说:“院长上次的办法只是我瞎说的,这次我真的说不上来什么。”

  院长听了这话在心里想:“这个逼还端起架子来了,你不就上次出了个馊主意吗,一年都没用上就黄了,还在这里端架子。”

  院长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嘴上却很客气的说:“这么说来你还是个人才吗,随口一瞎说就能让电影院转亏为盈,这说明你不简单,现在这个良策还得你来想,你不想院里就没人能想的到。”

  这话感觉是好话其实是在骂人,放映员“呵呵”两笑,表示鄙视院长这句话,“办法不是一下就能想的到的,咱们不用着急,大家一起慢慢地想。”院长用一种别样的眼光看着放映员,这是自院长和放映员一起工作以来,他听到唯一一句从放映员嘴里说出来,逻辑合理的话。

  院长很感动的点点头。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县长没有找院长谈电影院营业的事情。放映员也等了好久,他的办法在肚子里快烂掉了。

  县长也是看清楚了,这个电影院算是白建了,花那么大力气建成的电影院,本都没捞回来,还歉了一屁股的债。

  县长亲自调查了一下,这个县里,有钱的人没时间看电影,有时间看电影的人却没钱买票。县长调查清楚后,把这件事隔在脑后,着手办其他的事情去。

  徐泽义的工程款脱了三年多,去一次县领导说应该去财务处。财务处说应该去找电影院的院长要,找到电影院的院长。院长说应该去电影院的财务处拿。找到电影院的财务处,财务处的人说,要钱来这里没错,但你得有上面批的条子才行。至于哪个上面财务处的人也不清楚。

  徐泽义就像个气球被他们踢来踢去,这次县领导仍旧用这一套,徐泽义被“踢”火了,他带领手下的几个农民兄弟,把电影院包围了,今天不还钱,这里面的东西,能卖的全搬出去卖掉。

  院长被吓坏了,自己被堵在里面出不去,这里的情况又没法给县长汇报,电影院的人,徐泽义不让放走一个,钱拿不到手厕所也不能上。

  刘院长经过商议再商议这事情他摆不平,钱他也没权利拿,更何况这里没多少钱啊!

  最后徐泽义同意给县长打电话让他过来处理这事,县长接到电话让院长先稳住阵脚,不要慌乱。完了县长给乡长打电话,乡长给村长打电话,让村长把他们村的人带走。

  这事情从县长开始推,现在推到了村长的头上来。

  村长接到电话很为难,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事情他怎么好插手哩。乡长一再强调这是县里的命令,如果不把人带走就不要再当什么村长,回家种地好了。

  村长考虑再三,还是打电话协商一下,自己本来是个种地的,这村长被捋了自己彻底成了种地的了。

  电影院的工程款欠了三年多,徐泽义为这笔钱东躲西藏三年多。家里来个人除了要钱的还是要钱的,门槛快被踩断了。

  家里值钱的东西被这些个农民工兄弟拿的差不多了,自己这几年拼出来的这点家业,全毁在这笔工程款上,徐泽义不甘心,今天要不来钱,我们就不走人。

  村长把电话打通,问徐泽义钱要的咋样了,徐泽义闻声“咔”一声把电话挂掉。

  村长再打,电话关机了,村长很为难,不知如何给乡长交代。乡长还很淡定的坐在办公室里等村长回话,县长却焦急万分。

  徐泽义把电影院围了三天三夜,大家都有些筋疲力尽,工程款还没有拿到。县长出面协商,答应给钱可就是没钱给你们,县里现在一分多余的钱都没有。

  徐泽义听后脑怒不堪,“没钱你商什么议,已经推了三年,还想再推三年。再过三年谁不知还是个啥样哩,如果你升了或者走了,再找你那就是摸老天爷的屁股,找不着边。”

  县里没钱,但电影院里有东西,把东西搬出去卖掉,先还一部分债。

  政府欠钱,它怎么欠就是不犯法,可这政府的东西一动就会犯法。

  徐泽义带人把电影院里值钱的东西搬出去卖了,搬的时候没人说他们犯法,但卖了之后,钱还没拿到手,这件事情就说不过去了,几十号人的事,最后只能徐泽义一个人担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