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074,257

  王小玉跑出来第一站没回娘们,而是先跑回家,让马老爹和马老母先看看她的脸,脸上有几个血印还有一个巴掌印,马老爹马上紧张了起来,“这是谁干的。”

  王小玉没说谁干的,可说那了一大堆很难听的话回娘家去了。

  马虎提着棍子赶到老丈人家,丈母娘倒被吓了一跳,“这个瘪三提着棍子赶吗来了。”

  接着老丈人骂骂咧咧的进来了,马虎棍子扔桌子上,让丈母娘把人交出来,老丈人说:“反了你了马虎,打了我女儿还敢在我家问罪,愣愣,愣愣你出去叫几个人来。”

  王愣愣走到门口王小玉哭着回来了,见脸上的伤势王愣愣也发飙了,要和马虎拼命,马虎提着棍子冲上来手下不留情时王愣愣也怕了。

  王老丈人说:“咱先不动手,把事情说清楚。”

  丈母娘边哭边骂“还说什么说,孩子都被人家打成这样了,马虎你真不是个人养的。”

  “你骂我有什么用,当时那种情况,又是我爹让我抽的,不信你问他。”马虎说着手指向王老丈人。

  王老丈人颤抖着说:“是我让你抽的不假,但我没让你抽那么严重,你看看你把脸都给抽肿了,你这下手也太狠了。”

  马虎说:“我当时很紧张,你让我抽我没考虑抽轻抽重。”

  王老丈人说:“马虎你不要再狡辩了,我不想跟你胡扯,你回去好好想想。”

  王老丈母娘厉声的说:“就这么让他回去,太便宜他了,你看看这脸上,打了一巴掌也就算了,还挠了几个血印。”

  王老丈人过去一看,果然还有几个血印。“马虎我让你打人可没让你挠人,这血印你怎么解释。”

  马虎这才发现王小玉脸上真有几个血痕,马虎结结巴巴地说:“这……这是怎么……回事。”

  丈母娘愤怒的说:“怎么回事得问问你自己。”

  马虎势单力薄只能一个劲的给自己开脱,“我只打了一巴掌,我没挠她啊。”

  王愣愣说:“你没挠鬼才信哩。”

  王小玉哭着说:“这是副校长的老婆挠的。”

  王老丈母娘跑到院子里,用手指着天空骂道:“这都是一帮什么人,一群人欺负我女儿一个,看看这脸给挠的跟花猫屁股似的,日后出去怎么见人。”

  “你真命苦啊!一个老师没嫁个干部的儿子,嫁给个窝囊废,你受欺负了不能替你出气也就算了,还帮着别人打你。”

  经过这么一哭闹,马虎刚进门时的那个冲劲没了,王小玉这一时半会儿静不下来,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

  马虎退了出来,还没走多远就听见后边的大门被狠狠地磕上了。

  马虎回到家,马母急切的说:“你媳妇早一会儿来家连哭带骂的不知咋了,我们不敢问什么,然后她就收拾东西走了。”

  马虎把孩子抱在怀里说:“没咋的,神经病又犯了。”马后炮对马虎跟陌生,刚抱在怀里的时候马后炮没什么反应,只是死盯着马虎看,看了老一会儿,他好像明白了,马虎要抱去房里,马后炮“哇哇”大哭起来,马虎怎么哄都没用,马老母一哄马后炮就不哭了。

  马母担心的说:“可得把她叫回来,这都不认你们俩,日后你们怎么相处。”

  马虎挠了挠头,他最担心的也是这个事情。

  马母看着马虎一副无奈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

  马老爹正在抽烟,房屋里烟雾弥漫,马母很生气,“这一天就知道抽烟,也不知道帮一把孩子。”

  马老爹说:“怎么帮,你看那个熊样儿,我越看他越没出息。都要三十的人了,还这个样子,日后……,”

  马老爹犹豫片刻,摇摇头,叹息道:“还哪有什么日后啊!”

  马母略有所思的说:“这两个孩子不小了,那他小舅子也到结婚的年龄了?”

  马老爹说:“你是指王愣愣?”

  马老母说:“就是他嘛,他要是结婚了咱们家的事也许会少一点。”

  马老爹没精打采的说:“谁家的姑娘愿意嫁给他!”

  马老母瞪了马老爹一眼接着说:“我有一远房亲戚姓孙,已有多年没走动,他有四个女儿,都很凶狠,年龄不小了,听说一个也没嫁出去。我看那王愣愣虎头虎脑的也该有个人管管。”

  马老爹听后点点头,“这个办法可行。把王愣愣栓在那个母老虎尾巴上,让人家牵着鼻子走,看他日后怎么咋呼。”

  第二天,马母便跑了一回远房亲戚家,这人虽然多年不走动,但进去还算认识,孙家人很热情,马母刚进门就给烧锅做饭,孙家女儿叫马母姨奶奶,一听这称呼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

  饭桌上孙家人只劝马母多吃饭,虽然很客气,却是生硬老套的客气,找不到一点情切感。马母为了互相不这么陌生,便从第一辈最近的亲戚开始说起,说:“第一辈就是有感情,那时亲,是亲姐妹关系,然后说到下一辈时就开始淡了,淡到这一辈就没关系了,提不起到底谁和谁有交情。

  马母干脆直说来意,就是看你们家女儿多,想牵个红线。

  孙老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嫁女儿不要门当户对,只要有钱就行,不嫌年龄大只要脾气好的。

  马母说:“你要的条件都有,就看你家女儿同不同意。”

  孙老爹问:“家里多么有钱?”

  马老母说:“有房有车,不用种地一年四季有的吃,还有钱花。”

  孙老爹想了想又问:“人年龄多大了,有没有四十岁。”

  马母听后惊奇的瞪大了眼睛,“你的要求也太高了,那还是个孩子。”

  孙老爹说:“你是邦娃娃亲来了,我家姑娘都二十好几了,再耗四十了,生养都是问题。”

  马母说:“老孙你怎么胡说八道的,我说的孩子是二十岁的小伙子,谁家绑娃娃亲绑个大姑娘,那像话吗。”

  孙老爹拍拍脑门笑着说:“算我话没说好。她姨奶你看那个年龄适合。”

  马母说:“我今天就是奔着你家小四汪莲来的。小四性子烈嫁过去不吃夸。”

  孙老头点点头说:“这家伙是不是个暴徒啊,娶老婆怎么还挑性子烈的。”孙老头突然明白了,这家人不好对付,要么是这家人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我女儿过去折磨他们。“我说大姨姐,媒人可没你这么当的,你纯粹是拿我女儿的辛福开玩笑呢。”

  马母倒被孙老头的称呼逗乐了,“你别瞎叫,这都什么辈分,我确实是来说亲的,那家人也不错,你不要瞎猜,要性子烈的是因为人家是个大户,在人堆里生活,性子烈的不容易吃亏。”

  孙老头听了半天,觉得这话也不对,在人堆里生活,性子烈的很容易吵架,心眼活泛的人才不容易吃亏,这老娘们话不对口,孙老头的诚意也寡淡了许多,马母说什么他只是恩声恩气的点头。

  最后,孙老爹不乐意的说:“你把小的先嫁出去,大的隔空在那里我怎么办!”

  马母说:“你不要门当户对,但年龄相差不能太悬殊,人家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你总不能给说个三十岁的大姑娘吧。相差十来岁别人说闲话也就罢了,人家也不同意啊,再说了四十岁的你都收到眼低了,还怕嫁不出去。”

  孙老头说:“她姨奶,这个婚事确实不能开玩笑,你让我好好想想。”

  王小玉家人这时也在四处托人给王愣愣说媒,可都没有结果。

  别看王愣愣平时愣头愣脑的,一提起给自己说媳妇倒特别上心,家里母鸡下的一匡鸡蛋,被王愣愣私下都送了媒人。

  这事让王老爹没少生气,事还没办成你已经把鸡蛋送出去了,最后怎么样,人家拿了鸡蛋不办事了吧。托了那么多人,一个媒都没说成,这都因为你乱送鸡蛋,把事情送黄了。

  王家正因为这事情闹心哩,把王小玉挨过一巴掌的事忘了,马母带着孩子来王家,王小玉看到儿子,就想亲昵,可孩子死活不理会,到了姥姥家,像到了别人家一样陌生,王姥姥想给外孙子煮两个鸡蛋,到了篮子边只是摇头叹息“这个不争气的玩意,今天下的蛋你都送出去了,王愣愣坐在沙发上,玩弄着一个破手机,没有说什么话。”

  王老丈人正在下棋,这时候又输了一局,气的在外边骂儿子,“这人做事情就跟下棋一样,只要走错一步就会满盘皆输。但你不能一输再输,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去把送出去的那些个鸡蛋给我要回来,事情没办成咋还好意思拿别人的东西哩。”

  对弈的刘老头嚷嚷着:“你又要输了,可得专心一点。”

  王老丈人气的大骂:“这个混蛋,你说你鸡蛋拿了事没办成到没什么,关键是一句人情话都没有,这都是些什么人呢。”

  对弈的刘老头听后,不悦的说:“你下棋就下棋不要老是骂人,指桑骂槐的算什么事,赢得时候你怎么不骂,一输就骂儿子。”

  王老丈人怒气冲冲的说:“我没骂儿子我在骂孙子哩。”

  刘老头“啪”的一声一个棋子拍在棋盘上,“不下了!”

  紧接着王老丈人又一脚把棋盘踢翻了。

  马母说话不绕弯,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王老丈人棋下输了,王家人会闭口不言,马母却好直言不讳的说:“亲家又下输了?”

  这时候王小玉不说话,王愣愣也不说话,王姥姥先是一愣,然强笑着点点头。

  马母说话更不会察言观色,气氛都十分紧张了,马母还说:“不就是个下棋吗,输了就输了,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还有必要把棋盘踢翻吗?”

  王老丈人进屋来把屋里的人挨个看了一眼,大家都不说话,马母一个人说下去没什么意思,便也闭嘴看着,王老丈人一脸凶相,马后炮承受过度“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王老丈人紧绷着脸严肃的说:“你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不就下输了一局吗。”

  马母说:“孩子不是哭你输了,孩子是被你吓哭了,看你那脸绷得多可恶啊!”

  这句话让王家全家人的神经线都绷紧了,王愣愣已经气的在地上来回的转。

  马母说:“行了行了,我们说正事吧,我今天来是给你们家愣愣说亲的。”

  听了这话王愣愣的气马上消了,他感激的看着马母,“真是说亲来的?”

  马母点点头说:“恩!对就是说亲来的。”

  王老丈人把外孙子抱在怀里左亲一下又亲一下,孩子哭的很厉害了。

  王姥姥对王小玉说:“孩子快去做饭,给孩子蒸个鸡蛋糕。”

  王愣愣高兴的说话时声音长了八度,“妈咱家那只老母鸡不下蛋了我宰了咱吃肉。”王愣愣带说着拿着刀子蹦了出去。

  王老丈人气的破口大骂:“你个没长脑子的东西八字还没一撇,你又犯这种毛病。等鸡吃了亲事又没下文,前几次你送出多少鸡蛋,最后怎么样,你怎么老是不长记性。”

  王愣愣被这么一骂到清醒了许多,刚才的那个冲动劲一下子没了。厨房里锅盆瓢碗也不响动。

  马母说:“亲家母亲家这气还没消啊,孩子想吃鸡就让他杀吧!总不能因为他输了一局就不让孩子吃饭。”

  王姥姥强笑着说:“这哪能说吃就吃啊,再说了这还什么事没办成哩。”

  说着王姥姥问马母“你说的这家姑娘咋样,脾气好吗,人长得好看不,家里人同意了吗?”

  马母很自信的说:“脾气还不错,人长得很漂亮,银盆大脸,水汪汪的大眼睛,像宫里的娘娘,关键她还很会说话,现在就看人家能不能看上咱家孩子。”

  王姥姥激动的说:“这么说来,这亲事你是真的说了。”

  马母说:“亲家母,你这话说的,我还能跟你开玩笑不成。”

  王姥姥朝门口大喊“他爹这鸡该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