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062,381

  孙老头对这门亲事随说不同意,但这孩子确实不能再拖了,四女儿也二十了,能嫁出去一个算一个,只要家境好,孩子长的像个人,就行。

  孙老头慎重考虑一番,决定去马虎家走走,王愣愣这天送王小玉回家,王小玉到家就开锅做饭,王愣愣跑前跑后的帮忙,今天马母答应带王愣愣去孙家看看。

  王愣愣十分高兴,干活很是卖力,吃过中午饭,王愣愣抢着倒刷锅水,这平时刷锅水都是用来喂猪的,今天王愣愣要倒掉。马母没有阻止,还鼓励王愣愣要倒就倒远一点。王愣愣拿马母的话当圣旨,一个倒远便使出了浑身力气,刷锅水从门口飞出好几米远。

  孙老头正愣头愣脑的走到大门口,被刷锅水泼了个正着。

  王愣愣见有人被泼着了,撒腿跑他姐的屋里。孙老头气急败坏将马家大门使劲踹了几脚。

  马老爹和马母寻声赶来,看到孙老头满头满身的饭渣,基本上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马老爹赶紧赔礼道歉,让孙老头屋里坐。

  孙老头气呼呼的说:“你们家哪来的个臭小子,泼了我一身脏水。”

  马老爹赶紧解释,“哪里有什么臭小子,刚才是我泼的,我没看到,对不住啊!”

  孙老头说:“你当我老眼昏花啊!老的嫩的分不清,是不是你家什么亲戚?”

  马老爹说:“真没有,赶紧的,去屋里给你洗洗。”

  孙老头刚进屋里,王愣愣奔了进来,“姨咱什么时候走啊,我下午还有事哩。”

  马母冲王愣愣眨眼睛,王愣愣不明白什么意思,“姨,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怎么老是眨。”

  马母气愤的说:“你个糊涂虫,你眼睛才有问题哩。”

  孙老头略有怀疑的问马母“这谁家的孩子?”

  马母说:“隔壁傻蛋的儿子,经常在我家。”马母怕王愣愣胡说,又冲王愣愣说:“你去看看,孩子哭了你嫂子叫你哩。”说着马母过去推王愣愣。

  王愣愣脑子缓慢,嘴巴却快,“姨你说啥,什么我嫂子,我是你儿子的小舅子,那是我姐。”

  如果不这样糊弄来糊弄去,孙老头真以为是隔壁傻蛋的儿子。

  孙老头指着王愣愣说:“这是傻蛋的儿子不假,但不是隔壁那家的。”

  “你就是刚才泼我一身脏水的那个小子。”孙老头肯定的说。

  王愣愣说:“老头你说谁是傻蛋的儿子,刷锅水就是我泼的,下午我还泼你。”

  孙老头说:“她姨奶,给我家小四说的是不是这个混蛋,如果是他,尽早的拉倒。这小子我看不上,如果不是,你明天带人过来,我们把事情定了。”

  孙老头说完走了,王愣愣愣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这是我未来的老丈人……?”

  马母生气的说:“事情都被你搞砸了,还提什么老丈人。”

  王愣愣哭腔着说:“哪我怎么办?”

  王小玉见王愣愣伤心成这样,便说“妈,你再去看看吧,给好话说说,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马母说:“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分上了,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

  王愣愣见马母不肯帮忙,便大声的说:“姐咱回去,爸腰闪了叫咱回去照顾。”

  马母说:“这么得,明天我带我的侄儿替你相亲,结婚的那天也让他替你。咱先说好,你家里人可得同意,不能露了陷,这次露了陷可就没回旋的余地了。”

  王愣愣说:“姨你这注意不是人出的,让你的侄儿替我相亲,替我结婚替我入洞房,替我生孩子,那还要我干嘛?我不成白痴了吗?你是怎么想的。”

  马母说:“孩子你想多了,我只让我侄子替你走个过程,洞房怎么能让他入哩。这人让你得罪了,人家不给你成,你非要成,我只能出这么个损招,不知事后会闹成什么样。”

  王愣愣听说最后洞房是他的,高兴的什么条件都答应。

  王老爹一听气的差点没把王愣愣揍一顿。“新郎官都让人家替了,那你还结个屁婚,这明显是马家戏弄我们王家。就是这亲事吹了都不能答应。”

  这回王愣愣不干了,“只要最后洞房是我的,新郎官让你替都行。”

  王老丈一下子被噎在那里,他没想到王愣愣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

  王老丈人一拍桌子说:“这婚不结了,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有本事自己找一个没本事打光棍去吧!”

  王愣愣脖子一强说:“我自己能找着,还用托别人说亲吗?你那么能耐,还不是别人保的媒。”

  王老丈人被说的只是干瞪眼睛,话已不知从何说起,怎么说,这王愣愣是怎么了,平时挺听话的,一到女人这一关就把持不住了,王老丈人暗自感叹,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王老母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她也觉得不拖,但她不敢跟儿子强,他这个倔脾气,违背了他的心意,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不要命的事来。

  王老爹点了一支烟,他把事情从头到脚捋了一遍,从孩子的培养到马母说亲。他一直以强硬、莽撞、无理,这三条二字经要来培养儿子。他最后的目的是让他成为一个强悍无所畏惧的人。最主要的是不能怕女人。

  马虎就是一个很失败的例子,他怕王小玉,王老爹觉得这样做人不行,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看看自己从来不怕女人。

  但是这个王愣愣让他很伤心,他的苦心经营没有看到成果。王愣愣说话不讲理,不讲理没关系,关键是没礼貌,什么话都敢说,比胡说八道还让人头疼。做事情莽莽撞撞的,一旦做错了还态度跟强硬,死不认错。

  王老爹最后才发现这几个字眼没一个好的,孩子就毁在了这几个两字经要上。

  如果当初自己多学几个好词语,也许他的教育遵旨会改变,最后儿子也不会变成这样。

  这样捋下来,一切的原因又好像自己教育的问题。最后捋来捋去捋了一大堆,不知哪一条是最主要的。

  王老爹说:“这个亲就不该说,说媒的人就不该来,最不该的是让马家人说这个亲。”

  王母说:“他爹你真想让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咱托人说了那么多,没有一个成的,你不着急,我还着急哩,看把孩子急成啥样了。”

  王老爹不再说话,也不再去下棋,烟头灭了,自己蹲在墙角晒太阳去了。

  王母说:“这事你不管我娘俩就这么定了,王母让王愣愣给马家回个电话,就说这事成。”

  王愣愣不带搭理的说:“话早回了。”

  王母听后一时无语,只是愣了几秒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