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062,969

  孙老头见了马母的侄子,他觉得这家伙比在马母家见的那个泼脏水的小子要可靠许多。

  王愣愣的婚事就在马母阴暗的手底下搓成了,时间定在腊月初,两家父母见面时,王老爹拒不相见,王母和本家的一个叔叔打了个圆场。

  到了结婚的前十天,徐泽仁家送来了请柬,徐泽仁家亲戚不多,请的都是些同学朋友。然后是徐老县长一起共过事的人,和县里的一些领导。

  其中一大部分领导徐老县长没让请,他们有自己的工作要忙,就不要打扰人家,还有自家的几个亲戚,早些年人家托办事,没给人家办,都有些年没走动,这次请了不知他们还来不来。

  徐泽仁没多说什么,请柬咱该下的给人家下到,来不来是他们的事。

  马虎收到请柬很是为难,在同一天结婚的还有王愣愣,王小玉在一个多月前,就别有兴趣的请了他。

  说请的客套话,这本是自己该去的,王小玉三五天提一次,而且热情十分。

  现在徐泽仁又下了请柬,这不知该怎么跟王小玉说,退了又怕伤徐泽仁的面子。

  马虎犹豫再三,决定给徐泽仁推掉,可是到了婚期的前两天,王愣愣还有三千多的彩礼钱没凑齐。马虎答应借他一点,早上来取钱的王愣愣一脚踹开了马虎家的大门。马虎的儿子在门口玩耍,门被踹开将孩子扫到在地,孩子的哭声惊动了马虎全家。

  王愣愣抱起哭闹的外甥在屁股上轻轻地抽了两下,然后高兴的说:“舅舅要结婚了,你哭啥哩。”

  王愣愣这话已经让马虎憋了一肚子的气,借钱时王愣愣又很不客气,直呼其名,“马虎,你家钱多,多借我一点,等日后我姐还给你。”

  马虎本来就生气,借钱的口气又这么生硬,意思还不想还。

  马虎想参加他婚礼的兴趣一下子没了,起初的打算是你差三千,三千我都借你,听这口气是一分都不想借到。

  马虎在衣柜里翻了半天,翻出一千块钱,并且从中抽取了两百,说摩托车没油了,抽二百块的加油钱。“现在家里就这么点钱。”

  王愣愣听后不高兴了,“你一个有工作的人,就这么点钱谁信。再说了,我姐这么多年挣的钱全交给你,我家一分都没给。这钱都到哪里去了,我一借钱你就拿这么点寒碜我。”说着王愣愣要自己找钱。

  马虎一把将王愣愣推到门口,“就这么点钱,你爱拿不拿。”

  王小玉看不下去了,“我弟结婚咱家拿点钱不应该吗?说着王小玉掏出了五千块钱给王愣愣。”

  王愣愣接过钱冲马虎抖了抖就走了。

  马虎和王小玉又进入冷战阶段。这一天一夜没有说话,王愣愣结婚的当天,王小玉没有请马虎的意思,竟自顾自的一个人收拾好东西走了。

  马虎本来就不想去,既然又在冷战,干脆不去他家,去徐泽仁家。

  徐泽仁原本想在县里办婚事,可徐老县长非要在家里办,就这么一个儿子,家里办喜庆。乡里乡亲的来吃顿酒席,亲热亲热又不是什么坏事,你跑县里大家还要坐车去,多麻烦。徐泽仁就了徐老县长的意思,家里办就家里办。

  晚上请来村里的几个大户人家,坐在一起详细的规划一下办事的步骤,规划完庄家大户们要喝酒,晚上的酒席很简单,只有几个冷菜,拌冷菜的是徐老县长的弟媳徐泽仁的二妈。

  一切规划好后,徐老县长也称兴喝了两盅。

  白天的大厨是徐泽义工地上的范厨师,范厨师跟随徐泽义多年,做的一手菜人人称好,今天被徐泽义请来掌厨,范厨师十分高兴。

  婚车也是徐泽义从几个承包商那里借来的,清一色的四辆黑色轿车浩浩荡荡开到江家们口。江老母摸着眼泪奔前奔后,可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江玉兰虽然高兴但怎么也笑不起来。

  和江玉兰要好的几个护士同志,围着江玉兰把她送上婚车,婚车缓缓开过江家大门口,江老母一颠一颠的跟出老远,护士同志们跟着江老母,一直目送着婚车消失在视线里。

  虽然是结婚的喜日子,江玉兰一直牵挂着老母高兴不起来,自己上学的那时候母亲还年轻,随有牵挂但不会这么强烈。等自己毕业了,有了工作,把工作从远方调到本县城,江玉兰才发现母亲已经离不开自己了。

  今天大家都很高兴,只有江玉兰郁郁寡欢闷闷不乐。

  马虎见到穿着婚纱的江玉兰和平时穿白大褂的江玉兰简直叛若两人。穿白大褂的江玉兰是天使,穿婚纱的江玉兰是女神。

  “王小玉这个恶魔”马虎在心里狠狠地说道。

  人这一辈子选择很重要,不会选择你就一辈子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徐泽仁比自己懂得多,如果不是他早就稀里糊涂的结婚了。

  徐泽仁的同学和村里的年轻人拿着杯子,追着给徐泽仁和江玉兰敬酒。徐泽仁一人承担,不让江玉兰沾酒,于是大家起哄,“泽仁带喝就得双倍的来。”江玉兰夺过酒杯一饮而尽。

  马虎看着只是替自己感到可悲,“王小玉有她的一半好,我也就不用这么累了。”

  这时候的王小玉很气愤,王愣愣一大早就躲出去了,新郎是马母的侄子。当时也是心里着急,只想着给弟弟弄个媳妇过来,没想到这个办法这么坏。

  来参加婚礼的亲戚朋友们见新郎不是王愣愣,都在心里犯嘀咕,难道这家还有一个儿子,长这么大了怎么从来就没见过。

  王老母和媒人马母见人就解释,这是化妆师化妆的结果。然后王母和马母会带疑问的说“现在的人真神了,就一个化妆的,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个人化完妆竟变成另一个人了,真是不可思议。”

  不管王老母和马母怎么拼命的解释,大家还是很疑惑。

  王老丈人蹲在墙角抽烟,门里每进去一个人,他都会骂一声“畜生”,不过骂的声音很小一般人听不到,骂完没人了,他会反复的问自己“这算怎么回事儿?”

  马母忙里忙外,无意间看到王小玉那张愤怒的脸,看她眼睛里还露着凶光,这凶光让马母浑身不自在。马母赶紧给儿子打电话,可能是马虎没来参加婚礼的原因。

  马虎这时候心情也不好,接了电话潦草的问了几句就挂了,马母还没说一句话。

  马虎端起杯子走到徐泽仁面前,“老兄我敬你们一杯,新婚快乐。”

  徐泽仁很感动,江玉兰却在一边悄悄的说:“你喝的够多的了少喝点。”

  徐泽仁走路都有点瓢,江玉兰扶着在每个桌前走了一圈跟客人们打个招呼,完了便扶着去厨房。

  来的早的客人吃完饭,临走时和徐老县长打个招呼,然后徐老县长一个个的送到门口。

  等晚上闹洞房时,徐泽仁已经醉的不醒人事了,徐老县长气的只跺脚,“这个丢人的家伙,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得他受累照顾客人,没想到他先把自己灌醉了。”

  第二天一大早,徐泽仁还在睡梦中,徐老县长早就起来,生火熬茶喝。

  江玉兰先给徐老县长热了几个饼子,下来又忙着扫院子。

  徐泽仁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钟,自己洗涑完,跑去老爹房里,给老爹打个招呼。

  徐泽仁踏进房门就感觉有点不对,平时自己走进父亲的房门时,父亲会抬头看他一眼,今天他走进去父亲只顾着自己煮茶,却不抬头看他。

  过了好久徐老爹才说:“怎么才起来?”

  徐泽仁不好意思的说:“昨天喝多了。”

  父亲说:“不管什么事都不能忘了工作,你们明天就去上班,把东西搬到城里,你们去城里住。这样你丈母娘家也可以照顾到,她一个女人家不容易,我你就不用操心,一个人习惯了,等过年的时候咱们一同去县里过年,回去好好工作。”

  滚烫的茶水冒着白气,徐老县长泚溜泚溜的吸着喝,炉子里炉火很旺,火苗都蹿出炉口。

  徐泽仁没有说什么,他在炉子办静静地坐着。江玉兰做了鸡蛋汤端上来,徐老县长习惯喝茶,不喜欢喝汤。徐泽仁喝了一碗汤,徐老县长盖上炉盖出去了。

  徐泽仁喝完汤,对江玉兰说:“收拾一下东西咱们明天去县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