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275,368

  王老丈人和岳母也经常吵架,都是因为一些鸡零狗碎的小事情,两人一但吵起来就没完没了,两天以后还在僵持,那么第三天非得打架,吵两天架再加干一天丈,两个孩子就被折磨的没了人样。

      大人忙着吵架,白天没饭吃,晚上没个好觉睡,这随说是两口子,但一个比一个心肠歹毒,晚上一但吵起来,两口子一个扔被子,一个扔褥子,睡在褥子上的孩子一并托到了地上,打的时候你扔水杯,我扔热水瓶,瞄准了朝对方身上砸,孩子被吓的没地钻。

      直到四十岁时,王老丈人才意识到这一严重的问题,他后悔莫及,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弥补过去的亏欠。

      王小玉回娘家他会亲自接送,有什么事情王小玉先要打电话请示她爸,王老丈人这样做让马虎感到很没意思,本来老婆回娘家接送都是女婿干的事情,这下可好了老丈人都替自己办了,两口子要商量着做的事情中间又插进来个老丈人。马虎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木偶,任人摆布。

      其这样还不算,关键是老丈人这么一干,让王小玉觉得自己还小。除了宠着溺着,王小玉认定要做的事情不管对错,如有人反对她就摔碟子摔碗,如果有坚持反对的她会把祸砸了,马虎领教过两回,十分让人头疼。

      按照王小玉在老丈人面前使性子的经验,一但砸家里的一件东西,不管什么事情,不管是对是错都会通过。老丈人这样的溺爱让王小玉有点缺心眼,缺心眼到辨别不出事情好坏的地步。

      这倒是其次,关键是她还喜欢胡说八道,好卖弄风骚,完全没有点女人味。这样的人还当了小学教师,没轻没重的在那里耀武扬威。

      这些其次问题之后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那个小学教师的职务。

      教师在小地方都是人人羡慕的职业,有好多人恭维教师,尤其是学生的家丈,在老师面前说错一句话,自己的孩子就会没命。

      这样一个缺心眼的人生活在这种前恭维后恭维的学校里,难免会得意忘形不知天高地厚。

       马虎很后悔当初的选择,自己当初刚毕业被分配到县医院,村里左邻右舍的听了这消息,纷纷跑来为马虎做媒,媒人这事要是干成了,以后看病去县医院就不用给医生塞黑钱。

       经过一位住过院,又被医生狠狠宰过一回的邻居介绍,马虎和王小玉见了一面。马虎只记得当初和王小玉见面的时候,王小玉给他的第一映像是,她的腿很修长,尻蛋子很浑圆。马虎当时就瞅着那个尻蛋子挪不开眼睛,他心里很冲动,就有一种想上去抓一把的想法,王小玉当时也意识到马虎这种不正常的行为,但她没多想,只觉得自己长的美,马虎被她迷住了。

      马虎当时只顾着看屁股,没在意脸上,媒人却在那里傻乐,“这个老实孩子,见了姑娘头都不敢抬。”

      其实马虎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这女的一看身体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人,不过屁股的确很翘。

      媒人哗啦、哗啦破背篼倒核头,三两下就把事情给定了。马虎只挠挠头,他对媒人办事的干净利索佩服的五体投地。

      事情决定之后,在订婚的时候,马虎正眼瞅了一下王小玉。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怪自己大意马虎,太在意下边,缺忽略了上边。马虎只能安慰自己,这离自己的要求太远了,到可以勉强过关,凑合着过吧!

      王小玉回家后,王家人集体骂马家人,子孙十八代先翻个遍解解恨。

      骂到最后孩子突然“哇哇”的哭了起来,丈母娘气急败坏连未成人的第十九代也不放过,“这个混蛋跟他爹一样不是个好东西。”

      王小玉回娘家已有十多天,马家人却没有动静,王老爹信心十足,再等个两三个月,不来接人另择下嫁。娘俩外加教师这个职业,还愁没人嫁。农村光棍一大把,咱条件好,消息一放出去不上三天,你就被抢走了。他个马虎值钱的很,去了个马虎,黑虎白虎都已经排在咱家门口了,他个马虎算什么。

      丈母娘一听急了,“这可使不得,你老糊涂了,婚事劝和不劝散,孩子还这么小,出去了不一定能找个好的,听你的准没好。”

      王小玉也在心里犯嘀咕,这都十多天了,马虎是怎么回事,是在赌气还是真想离婚。

      这王小玉一犯嘀咕,马虎的小舅子就憋不住了。王家人一直管儿子叫“蛋蛋”,这是随口叫的,一直没有个正规的名字。

      后来,上学的时候老师送了个名字给蛋蛋,叫“愣愣”,这和王蛋蛋没有什么区别,都属于没出息的名字。

      王愣愣长大后,还正对的起老师送给他的名字。干事愣头愣脑的,走路就像螃蟹过街,横行霸道,在百米之外如果有人看到他,就得提早让道。

      有一次马虎上老丈人家,老丈人正在下棋,这天老丈人手气其臭,一连输了一个上午,心里很是憋屈。中午吃饭的时候,马虎出于礼貌先请老丈人吃饭,马虎请了老丈人没有反应,马虎以为是他声音太小,老丈人没有听到,便放大声说:“爸,饭熟了,吃吧!”

      棋输了老丈人本来就生气的很,马虎却在这个时候来了这么一嗓子,老丈人“呼”的一声站起来,一脚将棋盘踢翻,坐在对面对弈的刘老头吓了一跳,“这输就输了呗,踢棋盘算怎么回事。”

      老丈人踢翻棋盘气呼呼地出去了,后面王小玉和王愣愣左一个“爹”右一个“爹”没叫回来。

      这下把马虎难住了,首先是王小玉数落了马虎一顿。

     接着是王愣愣说了一大堆,“我爹下棋的时候不要轻易去打扰,这样会扰乱他的思维,下输了就更不用说。”王愣愣说着说着来气了,“你是不是看我爹下输了故意去嘲笑他的,他是个严肃的人,脾气又大,棋下输了,脾气就更大,你是想诚心气死他吗。”王愣愣上前踹了马虎一脚。

      马虎这时又难堪、又恼怒、又自责,自己多什么嘴,他不吃又饿不死,并且对这种人有什么好礼貌的。现在激怒了全家,自己只能挨批,想动手自己又实力不足,王愣愣一个都能将他揍扁。

      王小玉一犯嘀咕,王愣愣嚷嚷着要去马家揍姐夫马虎。

      王老母马上制止儿子“可别那么二,在他家跟在咱家不一样,你揍不是揍反被人家揍一顿。”

      听母亲这么一说,王愣愣感觉自己有点渺小,话说来尽然连个马虎都不如,去他妈的“那个熊蛋还想揍我。”

      但话是这么说,真让他去,他却没那个胆量。

      马虎为了不让自己心烦,他在县医院附近租了一间小房子,这十来天里,没回过家,电话都关机了,家里老爹老妈索性不再管他的这事。

      马虎也不再想其它的事,工作完了也不回住处,就在医院里研读医书。

      医院里妇科、妇产科、儿科都在一层楼上。这样的目的是方便妇女们看病,但这样大家会犯一个很平常的错误,看妇科的会跑去儿科,去妇产科的却跑到妇科来,医生们一天很烦,自己的工作本来是看病,这一天却竟给别人指路了。

      时间一长,医生们被烦透了,进门问什么科的直接赶出去,不问什么科的,妇科的跑到儿科,儿科的医生直接当儿科给看,院长得知这一消息后,大加赞赏这一行为,医院里人手本来就不够用,大家都互相学习,互相借鉴,互相应用,一来解决了人手不够用的问题,二来节约了成本,三来看好了病人,这是一件一举三得的好事情,我们应给传承下去。

      有院长的话垫底,就不怕看死人。马虎正在书本上研究一个病例,一个女人走进来嘴里嚷嚷着自己肚子疼。五楼妇科区她找遍了没有找到一个医生,就你这里坐着一个人。

      马虎心情不好,对工作有点心不在焉,听了那女人的话他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道:“你肚子疼怎么跑医院来了。”

      马虎话一出口让那女的先是一愣,然后愤恨的道:“你这是什么话,医院不是看病的地方吗?有病不来医院难道直接去殡仪馆。”

      马虎不耐烦的说:“行行咱们来看病吧,你先过来让我摸一下。”

      那女的娇羞的说:“现在不送礼,改摸了。”

      这下倒让马虎一愣,然后道:“你说的什么话,我说的摸是摸病,你以为我摸啥?”

      那女的说:“你这医生说话有问题,一会儿要摸,一会儿要摸病,病你也能摸的出吗。”

      马虎说:“你是来抬杠的吧。”

      那女的说:“看你说的,我要抬杠马路上拉个长的帅的还不要钱。”

      马虎说:“那好我们看病,你躺床上,把衣服脱掉。”

      那女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马虎,“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你怎么竟说些吓人的话。”

      马虎愤怒的说:“你肚子不疼了,你要看肚子,就把肚子露出来,我给你瞧瞧,不看马上滚。”

      那女的躺在床上,把肚子露出来,马虎用手满肚子捏,问那个女的,“捏过的地方哪里疼。”

      那女的说:“捏过的地方都疼。”

      马虎拿来一个本子,一边捏一边做笔录,还一边推荐疗法。

      “你这病有两种治法,一是吃药,二是动刀,你选一个吧。”

      那女的不知该怎么选,“来医院看病,怎么得自己开方,更何况就一个肚子疼有必要动刀吗?”

      马虎向病人解释说:“吃药是能治好,但我不敢肯定能否根除,动刀可以详细的找到病因,彻底的根除。”

      那女的说:“找病因还要动刀吗,你这样捏来捏去的不是更好找吗?”

      马虎说:“我这只是简单的了解一下病情。”

      马虎捏了左腹捏右腹,捏的手指发软时,王小玉抱着孩子进来了,后边还跟着王老头,王老头看到这一幕,马上腿了出去,王小玉停止了一秒钟,然后上前大喊一声“马虎……”

      孩子受了惊吓,“哇哇”大哭起来。马虎回过头来,对进来的王小玉说:“哦,你看病啊!”

      王小玉说:“我看你妈。”

      马虎一时很难堪,那女的从床上坐起来,嘴里嚷嚷着:“医生,我先来的,你得先给我看完。”

      王小玉冲那女的道:“你看个不要脸,这里是儿科,你个老女人跑这里看什么,他懂个屁。”

      那女的立马奔溃了,“这个畜生,你个看小孩的,充什么大尾巴狼,还在老娘肚子上乱摸。”

      “你给我免费开药!”

      马虎说:“你这不开玩笑吗,什么病我还没诊断出来哩,医院的药哪能免费给你开啊。”

      “你这么得吧,我先给你开几样消炎药,吃了不好你再来。”

      那妇女一听把一把椅子踢了老远,“你个看儿科的怎么给老娘看妇科,还吃了再来,你以为你开的是仙丹,还让人流连忘返。”

      马虎看着气愤出去的妇女说:“这家伙拽词都找不到位置,流连忘返还能用这儿了。”

      王小玉在马虎后脑勺儿上使劲的戳了一下,“你个死人,我来半天了,你就不知道看看孩子,还是不是你儿子。孩子发高烧三天了,你就不知道打电话问问。”

      这么听来,王小玉好像有意要和马虎和解,马虎低头哈腰,连连应道:“是是是……”

      王小玉紧接着连混带炮的骂声来了,“是你妈来个头,这十来天,你过问过孩子没有,把我们娘俩赶出去你在这里摸女人的肚子。你还要不要脸了。”

      这那是给孩子看病来的,这分明是兴师问罪来了吗。

      听到办公室里的骂声,住在五楼所有的病人都跑过来看,说:“这里的医生又看死人了,看家属跑来闹事来了。”

      见围上来这么多人,王小玉抱着孩子坐在病床上哭了起来。

      围观的人惊呼:“这里的医生不的了了,连这么小的孩子也敢看死,这还有医德吗。”

      这时候,老丈人进来了,围了这么多人老丈要面子不好发作,只能语重心长的说:“虎儿,孩子都病三天了,你连个面都不照一下,是什么意思,是嫌玉儿不好还是我们家谁对不起你了。”

      这话听着很感人,但却句句锋利无比,杀人不见血。

      听了王老头的一番话后,大家都明白了,原来是这家伙当了医生后不要老婆孩子,老丈人来求情来了。

      这家伙真不要脸,当个医生就看不起现在的老婆,那要是当了县长或省长,估计老爹老妈都不认了。

      然后是大家一番评论,做人要低调,不能太得瑟,你不能一辈子都是医生,搞不好你手一哆嗦割死一个人,明天就成了阶下囚。

      马虎低着头,阴着脸,拿听诊器听孩子。王小玉一把将听诊器撂出老选,孩子又被吓的“哇哇”大哭起来。

      马虎被吓了一跳,看这样子,是想大闹一场。

      王小玉哭喊着:“孩子发高烧了,你拿那个破玩意儿听你个头。”

      马虎火了,孩子发高烧,听一下肺部和呼吸道,这都是很有必要的诊断,做为医生这一点都不懂怎么给病人看病。

      “来医院看病的你都给听肺摸肚子吗,这是一帮什么医生,全都流氓。”

      马虎说:“你不懂,不要在这里大喊大叫,影响多不好。”

      “你个不要脸的,摸人家肚子,你还怕影响。”

      马虎很为难的摊摊手:“我这不是在瞧病吗。”

       “你瞧出什么来了没有,看儿科的看妇科这不乱搞吗。”

      “行了行了,你别再听了,开点退烧药。”

       马虎说:“这哪能乱开啊,起码你得诊断诊断。”

      “你诊断什么,我当了好几年的老师,孩子发高烧吃什么药我不知道,还要你听。”

      王老丈人也上前附和着:“对,孩子发高烧就得吃退烧药,这没错。”

      马虎见老丈人也上了,只好开几粒退烧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