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291,728

  马虎有一同学在县教育局工作,这同学叫徐泽仁。下午两人没事干,便去酒馆喝酒,酒过三巡,马虎开始向徐泽仁推心置腹,人生有三个活法,第一个是光棍一辈子,自己挣钱自己花,虽然看着眼馋,但却活的痛快。

       第二个活法就是找一个善良的老婆,两人携手到白头,前提是你得自己动手去找这个善良的人。

      第三个活法就是我,和一个恶魔捆在一起,这样让我如何才能过完一辈子。

      徐泽仁说:“马兄你是不是喝多了?”

      马虎拍着徐泽仁的肩膀说:“我没喝多,我就想借着这酒劲好好发泄一下,你不用说,你尽管听我说。”

      我很少跟女生交往,因此不了解女人,以至于到结婚的年龄连个女朋友没有,你这样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保媒说亲,不要以为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和你老母一样对你好。

      徐泽仁说:“对,这个咱们要分清,咱娶来的是老婆不是老妈。”

      马虎拍着桌子,给徐泽仁竖起大拇指,“这话你说对了,她们女的也要搞清楚,她们嫁的是老公不是老爹。不要什么事情动不动就给老爹摔碟子摔碗。”

      徐泽仁说:“马兄你应该把嫂子接回来,这老住在娘家他总不是个事儿。”

      马虎摇摇头“够了,一分钟都不想见到她。”

      徐泽仁长的很清秀,好色的女人一见都会垂涎三尺,徐泽仁曾今谈过好几个女朋友,这些女的都有一种给人说不上来的感觉,最后因为这种感觉他们分手了。

      现在经马虎这么一说,徐泽仁清醒了,那些女人只能玩弄却不能应用。

      马虎痛苦的说:“家庭是人生和事业的基石,基石不稳你怎么站在上面施展人生创造事业。”

       徐泽仁拍拍马虎的肩膀,“快乐与人分享不了,痛苦更不能与人分解,我还是那句话,把嫂子接回来吧!”

      马虎沉默了半饷,把剩下的半杯酒倒进嘴里。

      徐泽仁不知该说什么,马虎把酒含在嘴里,眼睛盯着桌子上的菜碟,脸上一股恶意。他好像在回味徐泽仁刚才说的话,脸上的恶意好像是给徐泽仁看的,徐泽仁也倒了一杯酒,顺手给马虎满上。马虎没有看徐泽仁把酒又倒进嘴里,徐泽仁喝一杯给马虎倒一杯,俩人不做声的喝到下午五点多,夕阳斜插进小楼的窗户,大家脸上铺上了金光。

      马虎先扔下了酒杯,酒馆里陆陆续续的有人来,有人摇摇晃晃的出去,马虎扶着桌子站起来,一挪脚又坐下去,徐泽仁喝完最后一杯酒,扶着马虎出去了。

      两个喝多了的人相互搀扶着沿着马路不知去哪里。马虎说去医院,徐泽仁说去教育局,俩人争执了半天,过路的人有回头看的,但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最后两人静下来一想,搞不明白教育局是什么地方,有可能是公安局,公安局老抓酒驾的,搞不好会拘留,所以不去那个什么局了,去医院。俩人边走边指着路上的车嘴里唠叨着“别酒驾别……”

      这时候医生都下班了,只有值班的护士,和几个医生,看大门的保安正在低头吃饭,马虎和徐泽仁嚷嚷着进去,保安只顾着吃饭,没心思搭理他们。

      马虎把徐泽仁带到办公室,两人睡在病床上,半夜九点的时候有人来看病,马虎迷迷糊糊被人推醒,孩子感冒了,发高烧,在大人怀里哭闹着。

      这时候马虎的酒劲过了,只是有点头痛,马虎穿上大褂,给孩子打针,抱孩子的大人有点奇怪,怎么不问什么病,就打针。

      徐泽仁被孩子的哭声吵醒,起来发现自己睡在医院的病床上。徐泽仁的爸爸当过县长,平时生活很注意影响,今天的行为影响很不好,徐泽仁转身要走,临走时拍了拍马虎的肩膀。

      这时间马虎正在给那个小孩打针,徐泽仁神不神的拍在马虎拿针管的那只手上。针头一子刺进了一大半,孩子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孩子的母亲一直盯着针头,针头刺进去那么多时,这妇女抬头看马虎,是想告诉马虎针头刺多了,结果看到马虎脸上的怒像。其实马虎是在愤恨拍他肩膀的徐泽仁,这妇女看到这么阴险的脸,以为马虎在给她的孩子使坏,便把马虎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马虎自责这那个环节又干错了,在医院里,都是医生折磨病人,自己却恰恰相反。

      马虎垂头丧气的思考了半天,这口气还是消了吧,与其让别人的老婆欺负,还不如让自己的老婆欺负,明天把她们接回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