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马行千里2019-07-25 11:286,712

  第二天一大早马虎匆匆赶回家来,自己的房子有半个多月没有住人,还好母亲经常晾晒被褥,房子倒不怎么潮。

  大早上的马虎冲进来,把家里人吓了一跳,“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两个老人都很惊疑的看着马虎,马虎说:“想过去把人接过来。”

  都半个多月了早该去了。马虎咬着牙冲进了自己家里,却没勇气去老丈人家。半个月气消了却还是危急重重,这次去了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马母开导马虎,竟说些吓人的话,让你去接孩子,又不是去钻老虎笼子,看把你吓的。

  马虎恐惧的说:“进那个家门跟钻老虎笼子没什么区别。”

  虽然马虎很害怕,但最终还是去了。

  马虎为了给自己壮胆,走到老丈人家门前,把紧闭着的门板一脚踹开。王老丈人正坐在门后边下棋,被这马虎一脚踹开的门板拍倒在院子里,门板撞到墙壁有弹了回来,门又紧紧地磕上了。

  马虎见拍倒了老丈人,这时候不敢冒然进去,通过左墙下的一条小路,马虎绕道屋后的田间,坐到吃过中午饭。马虎蹑手蹑脚的走进去,这时候老丈把棋盘挪到屋檐下。

  王小玉坐在屋里奶孩子,孩子这几天哭个不停,王老头和丈母娘都烦了,明着不好意思赶女儿走,背地里把马家十八代又翻了个遍。

  马虎进去,王家人虽然不喜欢,但还是强装笑脸,小两口吵架,那有一辈子记仇的。过就过了,现在小玉气也消了,孩子的名字你岳父也给起好了,你接回家住几天,想过来再送过来。

  王小玉的态度也转变了不少,说回家立马起身收拾东西,其小舅子王愣愣忙着摸牌九,这会儿根本不搭理马虎。

  老丈人忙着下棋,顾不上插嘴,能走赶紧走,要是他参合进来事情又坏了。

  王小玉收拾好东西,准备要走时,却发现马虎身上背着一个老大的包,里面装满了东西,塞的硬邦邦的。

  王小玉说:“你背的啥东西那么重?”

  马虎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背着一包东西,便把包解下来,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放在茶几上。

  马虎的这一举动惹怒了王小玉和丈母娘,丈母娘忍着没有发作,王小玉将愤怒转为嘲讽。

  这是给谁背的你都放这里。

  马虎听出这话中带刺,但不接也不是那么回事。

  “上来没什么拿的,随便卖了点。”

  王小玉说:“你怎么不再背回去。”

  马虎一时有些难堪,由于前期的紧张和后期的感动确实把礼品的事忘了。

  丈母娘看着不耐烦了“行了别再掏了,拿回去给孩子吃,放这里没人动,都放这里干什么。”

  马虎只好把剩下的一半背回去,路上马虎被王小玉数落了又数落,“就一点礼品,背进去又背出来,丢不丢人,你说你们家人怎么都这样。”

  这王小玉骂人随她爹,只要是点着了就烧一大把人。你爹如何如何,你妈如何如何,你家孩子如何如何。这说他家父母就算了,这么大点孩子又没错,你说他干啥啊!话说回来王小玉就这家教,虽然上过大学,又教了好多年的书。人一直生活在文明的土壤里,被文化泡制了这么多年的人,一出口说自己是文化人,骂起人来却跟文化不沾边,知识给她唯一的好处是让她骂起人来句句有词。

  平时对孩子挺关心的,起个名字都不得马虎,骂起马家人倒不含糊,还知道自己所生的是马家的种。

  马虎最烦这个,马家人到底怎么着你了,这么小的孩你都不放过,再说了孩子这么小,他又怎么着你了。你口口声声说教育孩子不能马虎,你这算教育啊,你这算不马虎,你怎么老是放不过马虎。你这么多年的书白读了,“马虎”都没学懂。

  两人就这样你一嘴我一嘴一直吵到了家门,马虎最后来了一句,“我看你在你家收拾动西的那个样子,还以为你变了,原来是我判断错了,你是嘴痒了,急着回来骂人哩。”

  现在回婆家,王小玉碍于老师的职务,不好在马家破口大骂,只能小声的诅咒马虎。

  夜里王小玉奶孩子时发现件怪事。不知是白天生气的原因还是怎么回事,自己竟然断奶了,孩子吃了半天不出奶水。哭闹个不停,家里拆开的奶粉受了潮,其余的都带到娘家去了,回来时忘记拿。

  马虎只好摸黑去镇上买奶粉,跑了好几里路,买回来了一灌国产的奶粉。王小玉一看牌子,先是三质问,“怎么买的是国产的,谁给孩子喝的是国产的奶粉,国产的奶粉安全吗?”

  马虎只好向王小玉解释,“镇上就这一个牌子的奶粉,那几个超市我都问过,他们只卖国产的,进口的镇上人买不起。先凑合一下,明天去县里给买进口的。”

  王小玉说:“国产的奶粉有毒,怎么给孩子凑合,你万一喝出个好歹来怎么办。你没看新闻上是怎么报道的,那么一大片孩子都喝种毒了,你还拿自己的孩子给国产奶粉做牺牲品。”

  听王小玉这么一说,国产的奶粉再怎么好都不能给孩子喝,看着孩子可怜巴巴的样子,马虎只好骑摩托车去县里给孩子买进口的奶粉。

  马虎家离城里有十多里路,骑摩托车一个多小时就能赶到。马虎平时上班就骑摩托车,后来城里禁摩,马虎无视规定被逮了一次,罚了一千多快钱。摩托车骑了好多年,按现在的市价五百都不值,交警大队的人张口一千,马虎想起此事,恨的咬牙切齿,这帮人比王小玉一家人还可恨,这次他们敢拦我,我就直接撞上去和他们同归于尽。

  城里的大超市都大洋了,开着的是几家小超市,马虎挨个看了,大多卖的是国产奶粉,有进口的但是没有牌子。超市老板是国产的进口的都向马虎推荐,建议国产的进口的一起上,反正都是奶粉怎么喝都是喝,两个一起拿给你对半便宜。

  马虎一听火了,“这说的是废话,你家没有孩子,自然不知道喝奶粉的重要性。什么奶粉都喝我还有必要跑城里来,从镇上就随便了。”

  超市老板听后表示很理解的点点头,“说的也是,我结婚好多年了没有孩子,也不懂这事,但是我觉得养孩子不能太细了,有啥吃啥,有啥喝啥,不要过于苛求,这样对孩子不好。”

  马虎很鄙视的看着老板。老板这话是想让马虎卖他的奶粉,只要他把生意做成,管你家孩子喝什么奶粉,管他奶粉有没有毒。

  老板在口说不动的情况下,不惜血本拆开了一袋奶粉让马虎尝尝,马虎见老板这么有诚意似乎有些动心。但他还是坚持卖进口奶粉,老板始终不死心,他坚持国产奶粉比进口奶粉质量好。即便是国产奶粉有毒也是国内的毒,又不是国外的毒,且今天这个生意做不成,睡觉他都不踏实。

  老板向楼梯口大喊,老婆你去把二弟家的孩子抱过来。楼上下来的老板的老婆,问抱孩子干什么。

  老板只让去抱,还使劲的向老婆眨眼睛,老婆马上领会他的意思,匆匆出门去了。不一会儿,这老婆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来了,老板冲了三杯奶粉,分别是他一杯,马虎一杯,还有那个孩子一杯。

  老板让他老婆给孩子喂奶,老板的老婆很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下去,娇羞的说“咱都没孩子我哪有奶给孩子喂。”

  老板怒目瞅着老婆说:“你把这杯奶粉喂给孩子喝,我刚和好的。”

  老板的老婆瞪圆了眼睛嘴张的老大,老板把奶粉塞到老婆的手里,老婆说:“这可是二弟家的孩子,你别给喂出什么事来。”

  老板说:“看你这老娘们,怎么一点事都不懂,喂奶还能喂出什么事儿来。你喂得了那么多废话。”

  老板的老婆接过奶瓶,带似怀疑的喂给孩子吃。

  马虎要走老板堵在门口不让出去,你看看咱这国产奶粉比进口奶粉神气几十倍,孩子喝了马上能说话,能走路能唱歌。

  马虎说:“能当美国总统我也不要。”

  老板不悦意了“那可不行,你今天非得卖,你要么别进来,进来了应该早点出去,奶粉我都给你拆开了,你不卖你这不是坑我吗,这一袋好几十块钱呢,况且我都找来孩子给你做完实验了,你不卖你不让我载里边了吗。”

  马虎说:“你的奶粉我坚决不能买,你看都有毒成啥样了,还抱个孩子给我做实验,都是这孩子命硬,要不早被你毒死了。”

  马虎正说着进来了几个人,马虎以为又是买奶粉的,便大声嚷嚷着,你的奶粉就是有毒。

  进来的几个人把马虎团团围住问,“我们的奶粉哪里有毒,你瞎嚷嚷什么。”

  老板向进来的那几个人哭诉“大哥,这家伙整我,奶粉我都拆开了,他又不卖。”

  一个高个子走到马虎面前,“有你这么干事的吗,你吃了饭不给钱行不,假如你是老板我吃了你们家的饭不给钱,你觉得的行吗。再说了人家奶粉都给你拆开了,你不卖,你这算什么,他这么有诚意你就不能拿出点诚意来。”

  马虎说:“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来买奶粉的不是吃饭的,这是两码事。他两个不沾边你胡扯什么,再说了你白痴我可不能白吃,我没干过那样的事。你这奶粉要强行买给我我也没办法,你们这样做就会给人一种心里暗示,你的奶粉确实不安全。”

  老板说:“你不要胡说,今天不安全我也要卖给你,但是我要申明我的奶粉没什么问题,我只是想挣几个钱。”

  “对,一切都是钱的问题,多少钱?”

  “五百!”

  “不是,怎么这么贵?”

  “便宜了我们没办法分。”

  马虎回到家时已经十点多了,孩子饿过了头,睡着了,王小玉也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王小玉迷迷糊糊的爬起来问马虎,“孩子的奶粉卖回来了没有。”马虎还有点闷,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这时候孩子也醒了,一睁眼就哭,王小玉没问卖的是什么奶粉,孩子这时候哭了指定是要吃奶,马虎给冲了一壶。

  孩子喝完就自顾自的在床上玩,王小玉坐在床角给孩子整理衣服,马虎又接着睡觉。

  王小玉收拾完衣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马虎给孩子昨晚买的是什么奶粉?

  马虎睡的正香时被王小玉一巴掌扇醒,马虎大惊,从床上跳下来问马小玉“怎么了?”

  王小玉拿着一盒奶粉问:“这是什么?”

  马虎看了半天,确定是奶粉后才回答王小玉的问题。

  王小玉又问:“这是谁的奶粉?”

  马虎说:“是孩子的奶粉吗。”

  王小玉狠狠的说:“是你妈的奶粉。”

  马虎想“这下完了。”

  王小玉将马虎买来的奶粉推到地上,“你妈的你就是个缺心眼,专门跑到城里给孩子买奶粉,结果还是国产的,你到底会不会办事情。”

  马虎两口子吵起来,马老爹和马老母就发瞅了,见天也没个好,一碰头就吵架,天下最难过的日子就是天天吵架。

  马母停下手,来到马虎房间,王小玉正在翻马家祖宗十八代,马母进来王小玉感觉有点难堪,但气却难消。

  马母劝王小玉几句,便催马虎上班去,孩子她抱到上房去。

  马老爹正在抽烟,马母说:“别抽了,赶紧的去县里给孩子买几盒奶粉去,两个又为奶粉的事吵架哩。”

  马老爹把烟头掐灭,他晃了晃脑袋,说:“奶粉不是昨晚给买回来了吗?”

  马母说:“昨晚在镇上买的是咱们国家的,去县里买的还是咱们国家的。”

  “哪你是什么意思,咱们国家的孩子不吃咱们国家的奶粉,他要吃啥。”

  “人家要外国的,说人家外国的奶粉安全。”

  马老爹气愤的说:“这她爹还是个下棋的,她还是个教师,咋就这么没文化哩,咱们是世界第三大国家,第一人口大国,第一抽烟大国。”

  马老爹捡起刚才扔在垃圾桶里的烟头对老伴说:“咱们国家抽烟的有多少人,好多个亿啊!这么多人在抽烟,没抽出什么毛病来,你说就一袋奶粉还用说吗?”

  马母不耐烦的说:“人家要外国的你就去买去,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马老爹见这烟头说不出来个什么理由来,又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这两个糊涂货真坑爹,一个要外国的奶粉,一个摸黑买了两回,没买到点子上,这两个东西不是人养的。”

  马母说:“你就行了,骂人也分不清自个,气有什么好生的。她要外国的你去给买去,再说了是咱孙子喝,身体长结实了日后不再受这种窝囊气。你看看他爸那个小身板,瘦小瘦小的,一阵风都能吹跑他,再看看人家姑娘,怪不得他会受欺负,咱当初要是也给他多喝两包奶粉,说不定他长的比你还结实。”

  马老头听够了,一提起这事还扯到儿子的身体上,不就要个外国奶粉吗,我去买。

  马老头身上没有多少钱,他以为孩子的奶粉就跟烟似的,一包就那么几块钱,最贵的就几十块钱,买一箱一百到两百也就够了。

  马老头在超市奶粉区的货架前转了好几圈,售货员确定这是卖奶粉的便上前和他搭讪,并介绍了几个奶粉牌子,雅士利,贝因美,飞鹤。

  马老头听后直摇头,这些牌子怎么听着这么别扭。

  售货员说:“大爷这些都是好品牌,进口的外国货,最受欢迎了。”

  马老头摇摇头说:“这真是怪事,我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听说过谁家的鸭会产奶,鹤就更不用说了,哪你给我解释解释狈是怎么产奶的。”

  售货员笑着说:“大爷,奶粉的名字就这么个叫法,并不是什么鸭啊狈产的奶,你看你需要哪个牌子的我给你拿。”

  马老头听后说:“照你这么说来咱们的牛奶就不是牛奶,羊奶也不是羊奶。”

  售货员不知道怎么说好。

  马老头又说:“姑娘你在这里卖奶几年了?”

  售货员一时有些尴尬,她说:“大爷我在这里工作五年了,对这些奶粉品牌还是比较了解的,我建议你拿个好一点的奶粉,哦!对了你的孩子多大了?”

  马老头说:“我的孩子二十多了。”

  “你们家谁喝奶粉?”

  “我孙子喝?”

  “你孙子多大了?”

  “半年多了。”

  大爷你孙子半岁我建议你拿一对的雅士利,这个牌子好多人家在喝,一大桶才三百三。

  马老头惊呀的说:“多少钱?”

  “三百三大爷,这都不算贵,有的人家给喝一千多的,哪人家都没叫贵哪。”

  “奶粉确实不贵,但你卖的贵了,不就一桶奶粉吗,你随便提个桶在牛奶子上捏两就能捏大半桶,那才多少钱?孩子们还不会说话,要不然他们骂死你们这些卖奶粉的,他们手无缚鸡之力,吃个奶粉你们还整这么贵。”

  售货员说:“大爷我不懂你再说什么,我们的奶粉是明码标价,你要买你就选个牌子去前台结账。”

  马老头瞅着货架上的奶粉说:“姑娘你帮我选一个好又便宜的,我要一盒就行。”

  售货员随手拿了一盒九十八的飞鹤,马老头接过奶粉要走时又转身问售货员:“姑娘你是卖奶粉的你说说是羊奶好还是牛奶好?”

  售货员说:“大爷,来我们这里买的都是进口的奶粉,应给洋奶粉好一点。”

  马老头说:“这孩子尽帮外国人说话,我是说羊奶和牛奶,谁说进口的奶,你卖你的奶吧!”

  这下售货员可不干了,“大爷你一把年纪了,说话怎么那么荡的,你看你自从进超市门一口一个奶没断过,你这也算抱孙子的人了,说话得注点意。”

  马老头很委屈,九十八买了一盒奶粉,还让人家说了一顿。

  在外边受委屈也就算了,关键是在家里还受委屈,王小玉见马老爹跑十几里路只买回来一盒奶粉。她突然间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这家人这么不为孩子着想,两个人买了三回奶粉,最后只拿回一盒,“你们看不起我就算了,作践孩子干什么。”

  王小玉在家里哭闹一大阵,马老爹和马老母没什么反应,王小玉觉得自己势单力薄,哭闹顶不了什么事,便请王老头下来做主。

  王老头难得有这么一天不下棋,闲的难受,正愁没事干。女儿电话来了,这回家才一天就来电话,家里肯定吵架了。

  王老头听女儿哭诉完,激动的手在空中乱挠,刚回家一天就干起来了,这老马家也太不是人了。

  王老头和儿子王愣愣提根棍子来找马虎,王小玉在家乱砸东西,见到此景王老头更加气愤,马老头上前迎接气势汹汹的王老头,王老头父子两今天指明要揍马虎。

  王愣愣更是嚣张,拿棍子指着马老头,今天要打折马虎的腿。

  马老爹忙解释“今天这事不能怪马虎,马虎一早上就上班去了,因为孩子要喝进口的奶粉,昨晚马虎没买到,今天我又去买,是买来了一盒,小玉闲少又闲便宜,这不又为这事生气呢吗!”

  王老头听后直摇头,“就因为这事能把孩子气的在家里乱砸东西,鬼才信你的哩。”

  马老头说:“她爹这回你真得做回鬼,信一回。”

  王愣愣一听让他爹做鬼,气就不打一处来,“欺负了我姐又来欺负我爹,你不要命了。”王愣愣一棍子打在桌子上,王老头被吓了一跳。王老头从小就按土匪的习性培养儿子,为的是日后不让媳妇管着,现在看来自己的苦心培养没有跑偏。

  马老头只是呆呆地看着王愣愣,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在骂王老头“这家人怎么个个这么没教养。”

  王老头虽然被吓了一跳,嘴上说王愣愣没有礼貌,心却在为儿子树大拇指。

  马母在王老头刚进来之前就抱着孩子出去了,这时候王小玉端上来三杯茶水。

  王老头当面责怪王小玉,不就孩子的奶粉吗,你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

  王小玉不分事情缓急轻重,当面羞耻老公公。“别人家孩子都喝的是一两百块的奶粉,他们给我的孩子喝的是九十多的,这怎么能不让人生气。”

  事情本来到作罢的时候,被王小玉这么一插嘴,却又没完没了了。

  “养一个孩子多大的事情,你们家两个有工作的人。家里修的这么洋气,你穿这么好的衣服,给孩子买盒好奶你舍不得。你不下大力度投资,将来怎么会有回报,别再跟你那个儿子似的长成那么个矮个子。”

  马老爹只能呆呆地看着王老头让他说,说到气消了他自然会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颉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