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大结局
如丽2020-10-30 06:343,250

  1

  郑琪开车带着蛋蛋向铸造厂驶去。

  路过一个卖棉花糖的小摊,蛋蛋吵着要吃棉花糖。

  于是郑琪把车停在路边,没有关车门,他嘱咐蛋蛋不要乱跑,他买了棉花糖很快就回来。

  郑琪交钱从摊主那儿接过棉花糖,然后回到刚刚停车的地方。

  可是,蛋蛋却不见了。

  郑琪离开蛋蛋去买棉花糖之后,蛋蛋就打开车门瞄着来来去去的人群。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黑裤的男子突然走过来,把蛋蛋抱走了。

  这名男子是几年前杉杉和丽抒、封月带着蛋蛋、好好、苗苗在意大利面餐馆吃意大利面时,蛋蛋他们三个吃完了出去玩电游的网吧里的一名网管,当时他看见蛋蛋穿着很旧的衣服,不像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可是同事们分析说蛋蛋虽然穿着旧衣服,但那是家里人在“穷养儿”,其实心里可宝贝了!加上大人们来网吧接他们的时候,蛋蛋被杉杉接进了一辆宝马,更加肯定了蛋蛋家里一定很有钱。

  最近,这名网管打麻将老是输,手头有点儿紧,老婆又打电话催他寄生活费,毕竟家里还有一个和蛋蛋年龄相仿的儿子要吃饭。

  这天,网管正在逛马路想找几个钱,当他看见郑琪把蛋蛋一个人丢在豪车里,于是灵机一动,他戴上口罩墨镜,左右匆匆瞄了一下,看见没有人注意他,于是乘机上前从车里抱起蛋蛋就走。

  蛋蛋还没反应过来,网管已经将他抱到了僻静处。

  网管一边走一边问蛋蛋:“小朋友,你的爸爸是谁呀?”

  “我爸爸是封腾!”蛋蛋用稚嫩的童声说。

  封腾?不是全省闻名的IT公司的大老板吗?这下赚到了!只要干成这一票这辈子吃穿不愁了。

  “小朋友,你要好好听叔叔的话,叔叔给你买好吃的!”

  于是,这名以为要发大财的网管兴高采烈地抱着蛋蛋向附近的旅馆走去。

  途中,遇见了一只黑色杜宾犬。

  这只大狗出现在网管和蛋蛋面前。

  “哮天犬!哮天犬!”蛋蛋小声说道。

  “是有点像嘿!”网管乐着说:“这城里人简直太有钱了,把这么好端端的杜宾也不要了!肯定会被人打了吃掉的。”

  他一边说一边赶跑了这只“流浪”的杜宾。

  不错,这只杜宾就是蛋蛋口中的“哮天犬” 。

  蛋蛋知道自己很危险,为了自保,他不哭也不闹,他看见了哮天犬,知道自己有救了。

  而哮天犬并没有因为网管赶它就跑了,而是偷偷跟在小主人的身后。

  就在不久前蛋蛋被网管绑架的时候,远在封家大宅的哮天犬感应到小主人遇到了危险,于是它离开封宅只身去救小主人。

  网管抱着蛋蛋找到一家合适的旅馆,于是就走了进去。

  哮天犬见了,舔了舔嘴唇,回头朝一个只有它自己才清楚的方向跑去。

  这里,封腾杉杉梅梅他们正在四处向路人打听蛋蛋的下落。

  经验丰富的金子负责探路。

  “啊欠!”金子打了一个喷嚏,他昨晚感冒了,今天吃着感冒药依然带病坚持工作。

  他喜欢不走寻常路,说是《犯罪心理学》上写的。

  “因为每个犯罪分子都不想被警察抓住是吧?所以他们不会按常理出牌。”金子如是说。

  金子一个人越走越远,后来居然不见了。

  再看见他的时候,他正没命地向团队跑来,后面跟着一只大狗。

  “救命!这狗老追我,我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你们要小心!当心他咬人!杉杉!你要小心!”金子迂迂回回地被大黑狗追着,手舞足蹈。

  “这不是我们家哮天犬吗?你今天吃药了吧?”杉杉道。

  “怎么?这狗跟药有仇呀?”

  “你是不是吃了甘草片?”

  “你怎么知道?”

  ……

  “哮天犬!别闹了!”封腾呵斥住哮天犬。

  他摸了摸哮天犬的勃颈,说道:“哮天犬!你怎么在这儿?”

  哮天犬着急地“呜呜”叫着,尾巴不停地甩。

  “你是不是知道蛋蛋在哪儿?”封腾警觉地说。

  哮天犬“嗷嗷”地叫了两声,算是回答。

  “大家现在扮演路人跟着哮天犬走!”封腾目光坚定地说。

  十人天团就扮演着路人跟着哮天犬来到那家旅馆。

  封腾走进那家旅馆,向服务员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接待过一个带着六七岁孩子的顾客?”

  “刚刚是有一位这样的顾客来过,不过他又走了。”

  “他长什么样?”

  “一米七的个子,黑衣黑裤戴着墨镜口罩。”

  “这样啊!谢谢啦!”

  “不客气!”

  ……

  这时,网管打电话来了。

  “请问是封先生吗?你的儿子在我手里,要是不想你儿子死的话就别报警,你马上准备5千万来赎人,地点是xx公园。再联系!”

  电话挂断了。

  这个劫匪怎么这么精!居然瞒过了哮天犬?他到底在哪儿?现在就打电话来说明他的落脚处离这儿不远。封腾思忖着。

  封腾拍拍哮天犬的脑袋说:“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小主人的!”

  哮天犬似乎听懂了封腾的话,它一路嗅着。

  天团就在后面若即若离地跟着。

  当哮天犬嗅到一家位置比较隐蔽的旅馆前就不继续走了,而是远远地蹲着。

  封腾缩在角落里给旅馆照了一张相,于是宣布收队。

  “我们不是来救人的吗?怎么人没救着就收队了?”杉杉不解地说。

  “靠我们这支杂牌军能救得了人?还不如去找泉队。”

  “找泉队?不行不行!”

  “她是刑警队长,不找她找谁?不行也得行!”

  封腾马上打了一个电话给泉队。

  “我马上就派人来盯着!”泉队严肃地说。

  然后,封腾带着那箱5千万假币和一行人来到xx公园赎人。

  “钱我已经筹到了,你该把我儿子还给我了吧?”封腾电联绑匪。

  在警察的布控下,毫不知情以为一切顺利的网管抱着蛋蛋来到了xx公园。

  2

  xx公园位于上海市郊,是一座废弃的公园,再过一向,市政府就要重新建设它了,所以现在一片荒芜,就像铸造厂。

  十人天团和身着便服的泉队早就恭候多时了。

  网管抱着蛋蛋来到封腾一行人面前。

  “钱在这里!”封腾拍拍箱子:“请把孩子还给我。”

  “你就是风腾集团的大老板吧!这些钱对你来说算不了什么。”网管诡异地笑了一下:“这钱该不是假的吧?”

  “我怎么会害自己的孩子?”表面上封腾心平气和,实际上他的心里在打鼓。

  这时,杉杉注意到蛋蛋好像一动不动的样子,她叫道:“蛋蛋!蛋蛋!妈妈在这儿,你怎么不理妈妈了?”

  “你儿子感冒了,我给他吃了感冒药,过一会儿就醒了,不会有事的。”网管说。

  “我求求你把我抓去换回蛋蛋,成吗?他还小,经不起折腾!”杉杉哭着说。

  “你把我抓去吧!孩子的妈妈哭哭啼啼的,会坏你的事儿的,到时候你钱没拿到还摊上一条命,就划不来了。”泉队自告奋勇。

  “那……也成!我求财,不想闹出人命。”

  于是网管抱着蛋蛋向泉队走去。

  “他就要上当了!”埋伏在周围的警察小声议论着。

  网管来到泉队面前,封腾连忙抱过蛋蛋,大家都认为这是一场虚惊。

  泉队正想来一记锁喉,没想到网管居然掏出了一把锃亮的手枪。

  他有枪!

  封腾一行及埋伏的警察大吃一惊!

  可是,泉队已经被网管控制住了。

  网管怎么会有枪?

  原来这个网管高中一毕业就参军了,在军营里,他对射击非常感兴趣,退伍的时候他就从部队偷了一支枪。

  没想到今天这把枪派上了用场。

  网管用枪抵住了泉队的头。

  大家都不敢动了。

  “没想到吧?你们想抓我?没那么容易!我家也有个这么丁点儿大的小孩,难道让他不吃不喝呀?”

  封腾听了,心里有点儿感触。

  “行了,你们往后退,找个人来验验钞!一群乌合之众,老子才懒得动呢!”

  “我来!”这时金子站了出来。

  其余的人都退避三舍。

  金子蹲在地上打开了箱子眼看就要露馅……突然金子拿着钱箱向网管砸去:“泉队!你赶快跑!”

  这时网管对金子开了一枪,金子应声倒地。

  泉队见了,用手肘擂向了网管的肚子,网管吃痛地叫了一声,

  然后向泉队也开了一枪,泉队也倒地不起。

  网管杀红了眼,正欲扫射,哮天犬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扑向网管咬他的手,已经开始玩命的网管又用枪击中了哮天犬,哮天犬一口咬下网管的枪之后,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抽搐呜咽不止。

  埋伏着的狙击手一枪击毙了网管。

  一切都结束了。

  杉杉抱着金子大恸:“金子,你醒醒,你醒醒!你还没吃过正宗的北京烤鸭呐!你还没娶着媳妇就这样去了!你去了,你在乡下的父母怎么办呀!”梅梅也在一边抹泪。

  旁边的泉队也处于弥留之际了。

  “封……封腾!”

  “阿泉!我在这儿呐!”

  “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你说吧!”

  “我、我根本没有结婚……我、我是骗你的……”

  “我知道,你只爱我一个!”

  “我、我的心里一直爱着你,你说……你说你会死在我手里,其实是……我能死在你手里,我很开心……我终于度完劫了……我觉得好冷,你抱紧我!”

  受伤的哮天犬一瘸一拐地走到泉队面前,舔着泉队的脸。

  泉队溘然长逝。

  哮天犬也死在了主人面前。

  “都怪你!都怪你!”杉杉用手使劲捶着一边木然的封腾。

  冥冥之中,身穿警服的泉队抱着哮天犬和穿着侦探服的金子越走越远。

  愿他们在天堂安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杉杉来了之杉杉有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杉杉来了之杉杉有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