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确定身份【修】
星乐牌2019-09-21 10:133,299

  胡勇敲响了最后一个隔间的门,里面立即传来一道不耐烦的男声,“里面有人!”

  前面的所有隔间他们都已经查看过,并没有发现那个女人,此时他们几乎都已经放弃了那女人进了男卫生间的想法。

  经嘉心里有些窝火,本来已经布好了天罗地网,但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察觉的,竟然让她给逃走了。

  砰砰砰。

  他再次敲了三下隔间的门,对里面的人喊道:“我们是jing察,正在追捕一名犯zui嫌疑人,把门打开,我们确认一下。”

  听到他的话里面,正在里面方便的男人隔了几秒后,将门缓缓打开。

  但当他们看到隔间里的男人之后,双方都有点诧异,这个男人他们居然见过,正是一天前排查那片廉租房区域时,在一户人家遇到的那个姓米的颓废青年。

  不过在这种地方见到他,经嘉和胡勇也不是过于惊讶,毕竟那片廉租房距离夜店,也就是几百米的距离。

  很多在外地打工的年轻男女,在下班之后都会来这里找点乐子,这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见隔间里就有那男子一人,再加上此刻一股臭味扑面而来,经嘉忍着不适,点头向那名年轻人打了个招呼,便随手关上了门。

  等他们走出男卫生间,去外面追捕那个女人的jing察,也正好传来消息,他们同样也是无功而返,并没有抓到那个女人。

  无奈之下,胡勇只好不甘心地下令收队,经嘉和邢怀珊则是一同离开夜店,去了邢怀珊家里。

  “怀珊,那个女人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有抓到犯zui嫌疑人,邢怀珊一直心怀愧疚,觉得可能是她露出了破绽,让那个女人提前察觉到了危险。

  她心情十分低落,苦笑一声道:“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和那个女人谈了一会儿哲学,从尼采一直谈到了黑格尔。”

  经嘉一听之下也是愣住了,在他的认知里,那个女人的身份应该是一名小*姐,很可能是外地来此打工的女人,没想到她竟然并有如此渊博的知识。

  见经嘉没有开口说话,邢怀珊有些皱眉道:“那个女人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感觉她有些偏中性,而且身上还有一种很怪的味道。”

  对此,经嘉倒是不太意外,根据他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那个女人大概率是一名同性恋,所以她表现出中性的特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正想跟邢怀珊解释一下其中缘由,却突然间愣住了,几秒钟之后,他猛地抓住了邢怀珊的手,急切道:“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味道,是不是类似于一股霉味儿?”

  见经嘉这个样子,邢怀珊知道他肯定是找到了什么关键性的线索,于是颇为兴奋道:“对,就是一股霉味儿,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现在立马再去一趟夜店,我在路上慢慢跟你解释。”

  车子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轰鸣着像夜店开去,这时经嘉才开口道:“你说的那种味道我曾经闻见过,只不过那是在一个男人身上,所以当时并没有过多的怀疑。

  现在想一想,这段时间其实我们都陷入了一个误区,觉得带王红离开的那个人一定是女人。”

  和邢怀珊见面的那个人虽然让她觉得有点中性化,但无论是从嗓音还是外貌,她都无法将那个人与男人联系在一起。

  她你的声音中满是惊讶,“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经嘉嘿地笑了一声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他到底是不是男人,待会儿我们就知道了。”

  说话间两人已再次来到了夜店,一进门经嘉但直奔男卫生间,邢怀珊还以为是他尿急,但不到一分钟,他又出来了。

  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经嘉脸上带着些许兴奋的笑容,扬了扬手中的手机道:“我想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邢怀珊重又找了个座位坐下,这才开口问道:“你在卫生间发现了什么?”

  “额……这个嘛,等我把这件事情具体讲述一遍,你再决定要不要看手机里的东西。”经嘉神秘兮兮地说道。

  “看把你给嘚瑟的,还不快说。”知道经嘉有了破an的方向,邢怀珊心里也是十分高兴。

  等侦破了这个an子,经嘉就能腾出手来继续和黄立涛对着干,到那个时候邢槟的事情也该做个了结了。

  现在虽然他在经嘉的家里躲着,暂时没什么危险,但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还是早点解决了比较好。

  就在邢怀珊心中计较这些的时候,经嘉已经开口了。

  “其实整件事情特别简单,就从那个犯zui嫌疑人意识到不对,逃走之后说起吧。当时我和老胡进了男卫生间,把里面的所有格间都查看了一遍,可并没有发现那个女人。

  可就在你刚才说,那个女人身上有一股怪味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最近两天我也曾经闻到过一股怪味儿。

  那时在廉租房区域进行排查时,我曾在一个姓米的年轻男子租住的房间内,闻到了一股霉味儿。

  当然这种味道本身没有什么奇怪的,要是你在房间里吃的外卖全部堆在一起,好几个月不洗澡,也不洗衣服,自然会生出那种味道。”

  一想到他说的那幅画面,邢怀珊就直摇头,忍不住开玩笑道:“别告诉我,之前和我见面的女人,是那个姓米的男人假扮的。”

  经嘉微微一笑,“恭喜你答对了。你说凑巧不凑巧,我和老胡在卫生间搜查那个女人的时候,意外的碰见了姓米的男人。

  当时我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走在大街上碰到熟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当你说那个女人身上有一股味道的时候,我突然有了灵感。

  会不会是那个女人躲进了男卫生间,迅速换掉了身上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卸妆,然后将所有的东西都藏在了坐便器里。

  所以为了印证心里的猜想,我又去那个隔间看了一眼,然后就发现了这个。”

  说到这里,他将手机放在了邢怀珊面前。

  邢怀珊只瞥了一眼,就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急忙将往前探的身子缩了回去,作呕道:“快把它拿走。”

  在经嘉的推测中,如果那个那个女人就是姓米男子假扮,那他装扮成女人时所穿的衣服以及卸妆使用的卸妆纸等物品,应该还在坐便器里。

  至于为什么那个男人在经嘉和胡勇走了之后,将那些衣物处理掉,这就和经嘉打开隔间门时,闻到的那股味道有关了……

  经嘉悻悻然收回手机,道:“这件事情不能拖,我现在就联系老胡。”

  本来已经准备要睡的胡勇,在接到了经嘉的电话之后,努力抑制着心中的激动,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了jing局值班的jing察,直扑廉租房区域内,米姓男子租住那个小屋。

  从jing察在夜店的行动,被犯zui嫌疑人提前预知,并且成功逃脱,再到经嘉推测出他的身份,最后到jing察到达嫌疑人的住处,时间才只过去了两个小时不到而已。

  可就是这短短的两个小时,给了犯zui嫌疑人逃脱的时间,等经嘉等人到地方的时候,出租屋内早已没有了犯zui嫌疑人的影子。

  不过虽然没有抓到sha人xiong手,胡勇也没有太过气馁,毕竟比起前两天无头苍蝇般地四处乱找,现在最起码已经确定了xiong手是一个姓米的男人。

  当然他的身份证有可能是假的,但通过房东了解到,他在这里租住了相当长的时间,进进出出一定会留下相关证据。

  an件查到这里之后,经嘉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追捕xiong手这种事情,身为私家侦探的也不能说帮不上忙,但起到的作用其实不大。

  是时候将精力重新投入到黄立涛这伙人身上了,就算黄立涛已经逃到了国外,经嘉对黄玲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有点变淡了,可他还是觉得必须要见黄玲一面才行。

  当然,帮邢怀珊的弟弟邢槟澄清盗窃an的真相,让他们一家人团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离开了那片廉租房区域,经嘉将邢怀珊送回家,这才开车回到了自己家中,想到这些天的付出总算得到了回报,他心中多少有些欣喜。

  就在上楼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腹中一阵饥饿难耐,于是决定点些烧烤来吃。

  当然必须给邢槟也来一份,由于他最近忙于追查an子的事情,几乎都没怎么管邢槟,一想到这个,他的心里就产生了些许歉意。

  可当电梯打开,他走到自家房门前时,这些想法在一瞬间全部烟消云散。

  他家的房门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撬开,此刻正大张着,屋内的情形一览无余,各种比较值钱的物件一样没少,只是屋里的那个大活人不见了。

  家中遭人闯入,邢槟被强行带走,此时浮现在经嘉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是这家伙被jing察带走了。

  但他十分清楚,今晚市局所有的jing察都出动去抓sha人xiong手了,根本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内再对邢槟展开抓捕。

继续阅读:第一百八十一章 人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掘罪寻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