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阿柴不是猪2019-03-02 17:023,289

  “女士们,先生们!列车运行前方到站是江城站,请下车的旅客提前整理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做好下车准备,下车时请从……”

  洋洋盈耳的女声催促着陆绘安下车,待她落地时,发现先前的太阳已被云的手臂遮住,整座城市笼罩在浓雾之下。

  距离上次回来,差不多也有两年时间了。即使江城遗留着她的不堪与苦痛,当再次回到这里,心底的雀跃却是掩盖不住的。与其说是眷恋这一方土地,不如痛快承认是挂念单纯美好的旧时光。

  若不是无家可归,谁又甘愿流落他乡?

  陆家早已没了陆绘安的位置,偶尔她会认为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就算杨言娅没有出事,陆川也迟早取而代之。

  姐姐顽皮任性,弟弟知情达理,任谁都会偏爱后者,何况她还是“犯罪”嫌疑人。即使最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身旁却始终存着流言蜚语。

  想起往事,陆绘安心里一阵绞痛。

  冰冷的手铐圈禁了她的自由,陆绘安还记得当时的绝望。面对众人的指责,她拼命挣扎想要解释,却又说不出口。要说什么?说她没动手,凶手不是她?可是,杨言娅的死真的与她无关吗?

  陆绘安平生最不愿提及的便是那段时光。旁人的指指点点,警察的咄咄逼人,梦魇的纠缠不休,这一切的一切使她痛不欲生。

  所有人都对她唯恐不及,在他们眼中,她仿佛是一颗杀伤力极强的定时炸弹,说不准哪天就会爆炸。

  死亡可以终结痛苦,既然活着那么累,倒不如早些去死。

  陆绘安开始憧憬另一个国度,那里同现实肯定是不一样的,美好与幸福应该随处可见。

  自杀的念头一但出现,便再也把控不住。它如同嗜水的海绵,吸收了所有的失败和挫折,从开始的细声碎语逐渐变得响亮清晰,成为她脑海里唯一的声音。

  一刀一刀地割,眼见血水不断渗出,陆绘安内心抑制不住地兴奋。为破坏凝血机制,她还将手浸泡在冷水中。原以为必死无疑,可惜最后还是获救了。

  回来的那天,陆远林坐在沙发上,先是沉默良久,然后抬头平静地对她说:“小安,你暂时搬出去住吧。”

  听了这句话,陆绘安如同冷水浇背一般,唇也青了,面也白了。

  “为什么?是不是陆川又说了些什么?这里是我家,我就待在这,哪都不去。”

  陆远林似乎有些不耐烦,从口袋抽出一支烟点上:“与你弟弟无关,这是我和你妈妈商议的结果,归根结底是为你好。学校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也给你请好了辅导老师。钱你不用愁,我会定期打给你。你只要安心学习,努力考上大学。”

  “把我送走,不让我去学校,这就叫为我好?我不需要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陆绘安强忍着眼泪,冲他大吼,“难道你们还在怀疑我是凶手?他们不是都查清楚了吗,我真的没有杀她!”

  “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是相信你的。”陆远林面色严肃,吐了一口烟雾,“只是这个案件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早已脱离了爸爸掌控的范围。虽然你已被释放,但凶手目前没有落网,舆论压力很大。所以,在风波没有彻底平息之前,你最好还是不要抛头露面。”

  四周烟雾缭绕,一时间陆绘安看不出陆远林的情绪。她认命地闭上眼睛,选择了妥协:“我同意搬出去。”

  负隅反抗有什么用呢?这不是同她商量,只是通知罢了。

  陆远林掐灭了烟头,站起身直视着她。

  “小安,你性格虽娇纵,但不失为一个聪明的孩子。即便我放你回学校,你同他们还能复旧如初?怕不是人心叵测,蜚短流长。与其继续忍受折磨,倒不如先淡出人们视线,等风平浪静后再作打算。”

  径直走到门口时,陆远林又回头望了一眼,只见那孩子眼圈红红,当下心就隐隐作痛。

  没能护这孩子周全,是我的错。小然啊,愿你的在天之灵能保佑她顺利度过难关。

  “一切只是权宜之计,无论如何你都要相信爸爸。” 陆远林硬着心丢下这句话便走了。

  望着紧闭的门,陆绘安无声地点点头,尽管他并不能看见。

  一个人只要犯下错,无论后期怎样弥补,终究是洗不清的。人们整天叫嚷着宽容,却永远不会相信结果,只会对着传说耿耿于怀。

  道理她都明白,不过还残留最后一丝念想。可是现在,梦彻底破灭了呢。

  不久陆绘安就离开了陆家,搬到陆远林为她买的新公寓,家里的周姨也随之而来,负责照顾她的衣食住行。她像是被囚禁的小鸟儿,永远困在牢固的保护壳里,没有灵魂和自由。

  三个人,除了陆川会偶尔来看她,其余二人仿若人间蒸发般不见踪影。陆绘安按捺住焦躁,默默希冀和等待着。等啊等,盼啊盼,晃眼到了现在,回家的心愿依旧没能实现。

  天空的灰白脸色逐渐沉下来,被压抑的灰黑所取代。调皮的风四处流窜,饶有兴趣地看着人们的狼狈。不一会儿,大雨从天而降,打破了这种沉闷。雨来势汹汹,陆绘安自觉不妙,拖起箱子加快了步伐。

  “欸欸,陆绘安,等等我啊。”听见有人叫自己名字,陆绘安下意识回头,然后就被凑近的大脸吓了一跳。

  见陆绘安这副吃惊的模样,许清炽气就不打一处来。顾念她还淋着雨,他大步上前,不由分说将伞向她那边倾斜过去。

  “我不过是去上个厕所,仅仅半分钟。回来你就没影了,你是多讨厌我啊?”说起她的不告而别,许清炽心里就特别委屈。自己并无恶意,为什么她要如此冷漠呢?

  雨水打落在伞上,发出“嗒嗒”的响声,陆绘安咬着唇一言不发。

  这般面无表情刺痛了他的自尊心,许清炽忍不住提高音量继续逼问:“若不是讨厌,那便是怀疑我的身份咯。如果你是因为这个而对我不理不睬,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绝非坏人,因为我就是警……”

  “stop,我们不过萍水相逢。至于你是谁,你从哪来,要去何处,这些通通与我无关,我也不想了解。”陆绘安驻足,没有回避对方眼神,“总而言之,谢谢你今天为我撑伞,我们就此分别吧。”

  不等许清炽反应,陆绘安便迈开腿跑了。雨中狂奔的她看起来有些狼狈,跌跌撞撞间,似乎撞到了一个人。

  “没事吧。”

  嗓音是稚嫩的,温暖的,宛若秋风,温和中掺杂着些许清凉。轻柔地拂过脸颊,不会令你感觉寒冷,它是专属于秋天的微凉,无半毫冬日的气息。

  他一笑,露出浅浅梨涡:“姐,我来接你回家。”

  陆绘安抬头,少年撑着伞,没有多余的动作,却足够引人注目。他是清冽的,五官立体,眉骨突出,干净中藏着羸弱。气质俊秀又柔和,是一种不具备侵略性的美。他没有距离感,好像学生时代暗恋的小学弟,也许你路过一个篮球场就能遇见。

  当然了,陆川不爱打球。

  “回家,回哪个家?我还有家吗?”

  陆绘安对他伪善的笑容嗤之以鼻,坦白来讲,她就是厌恶极了!自他出生,原本关系冷淡疏远的妈妈对她愈发地不闻不问。就连爸爸也会斥责她不懂事,不知道忍让着弟弟。陆绘安忿忿不平,明明都是亲生的,凭什么他们那么宠爱他?

  矛盾累积得久了,便成了上膛的枪。

  陆川是早产儿,身体非常虚弱,小病总是不断。某天他突然发起了高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其实这也没什么,送去医院就行。偏偏凑巧的是,大人们都不在家,就剩下他们两人。

  陆绘安走进房间,静静地伫立在一旁,仔细欣赏着他痛苦不堪的表情。画面本是静止的,耳边却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只要杀了他,你就能夺回原本属于你的一切。”

  许是这声音太过魅惑,陆绘安像是入了魔怔一样不由自主地靠近。只见他面色苍白,嘴唇乌青,伸手触摸他的额头,很烫,看来烧的很厉害。

  “还不动手吗,这可是最好的时机。”声音再一次响起,提醒着她珍惜机会。陆绘安盯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伸手转向他的脖子。

  脑里一片混沌,她的心脏就好像要蹦出身体外来,双手止不住地抖,冷汗浸湿了衬衫。成功扼住他的脖颈后,陆绘安慌极了,不知如何继续,索性闭上眼。在她犹豫不决时,陆川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口齿不清地说着:

  “我好难受,救救我。”

  这句话像风暴,像霹雳,又像闪电,差点将她吓死。陆绘安惊慌失措地甩开他的手,连滚带爬地开门跑向自己房间。

  他知道自己想杀他吗?惊魂未定的陆绘安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眼睛瞪的像铜铃。这是她第一次萌生杀人的念头,倘若不是陆川出声,或许自己现在已经酿成了大错。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陆绘安渐渐冷静下来。不知为何,回想起他刚才那副虚弱的模样,内心沉重的负罪感油然而生。

  陆绘安注视着墙壁,思索着路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背后的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背后的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