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阿柴不是猪2019-03-02 21:083,614

  陆绘安睁开眼时,灯已经熄了。光线透过窗投射到地面,代替手电照亮室内。

  时间未到,她索性闭上眼。意识尤为涣散,很快便沉沉入睡。许是近期太过忙碌,很久都没做那个梦了。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床先是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响动。陆绘安彻底没了睡意,挣扎着起身。

  天已经大亮,四周清晰可见。

  见陆绘安被自己吵醒,宋芸有些歉疚。不自觉地放轻手中动作,又悄声询问:“绘安,你还不走吗?”

  “马上。”陆绘安用力揉揉眼睛,声音毫无波澜。

  话及此,饶是素来活泼开朗的宋芸也觉得无话可说,于是转头继续收拾行李。

  陆绘安是宿舍年龄最小的,平日里少言寡语,不喜成群,时常独身一人。刚开始,宋芸以为这是她不习惯警校生活、想念家人所致,便主动安抚宽慰。可陆绘安只是淡淡一笑,眉眼间皆是疏离,谢过宋芸关心后再不肯多说。

  岁月如梭,转眼间就走到了大学的尾巴。节同时异,物是人非,陆绘安却依旧没有改变。虽说陆绘安不爱说话,但这并不妨碍宋芸喜欢她。

  在宋芸看来,沉默不是因为性格扭曲,沉默的人内心也不一定没有自己的想法。相较于普通人,他们会以更加诚恳的态度来对待自我的内在思维与感情。

  陆绘安即是如此。在大家查案寻不着线索而陷入迷惘境地时,往往是她,一语道破天机。最令宋芸佩服的是,无论何时各地,她总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和异常清醒的思维。

  朝夕相处这么久,宋芸知道这并不是与生俱来,背后其实另有隐情,隐隐约约知晓与她的家庭有关。

  更多的,她便不清楚了。

  “叮玲玲……”清脆的声音,是闹钟响了。陆绘安拿起手机一看,正好九点。

  宋芸整理完毕,左手拖着行李箱走到门口,右手则握着门把。本想就此离开,可心中还是不舍,末了又回头看了一眼。

  “绘安拜拜,下学期见。”

  “嗯。”陆绘安起身,抿嘴含笑,“一路顺风。”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的笑像一阵暖风,拨乱了宋芸的心弦。呆愣在原地的她甚是不解,如此美好的女孩,为什么不多笑笑?

  宋芸定定神,打开门,走了。

  “啪嗒。”门合上了,声音在空寂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陆绘安收起笑,冷冷地注视着四张空荡荡的床铺。张璐、文子旻家离的近,昨日便回去了。

  宋芸一走,这宿舍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整理背包的时候,陆绘安没忘记那只手电。手电对她而言意义非凡,是驱赶恶魔的利器,须随身携带。

  亡人死不瞑目,大概恨极了她,梦里都是满脸狰狞、鲜血淋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疲惫无限累加,陆绘安的精神临近崩溃的界点。这等不堪的折磨还会持续多久?

  “下地狱吧,胆小鬼。”

  警校如同神话故事中的世外桃源,这里的人与世隔绝得太久。当陆绘安迈出校门,见到街上车水马龙,恍然间有种陌生感。这四年,自己就好像是尘世里的浮萍,不知方向,糊涂存世。心魔未除去,梦魇亦时常扰乱心神。陆绘安,你到底该怎么办。

  陆绘安摇摇头,将杂念摒弃脑外。

  今天天气不错,温度较适宜,许多人外出玩乐,造就这街道异常拥挤。陆绘安衣物不多,背包和行李箱都非常轻。只是人潮拥挤,她又拖着箱子,熙来攘往间不免有些吃力。

  停停走走,不知不觉就这样到了地铁入口。一眼看过去,人并没有减少,相反流量还更大。陆绘安拖着箱子加快步伐,渐渐烦躁起来。

  很快便到了楼梯,相当长的一段。从这上面下去没有自动扶梯,陆绘安只能靠自己将行李箱搬运下去。而且中途不能休息,因为人群拥挤,若是她突然停下,可能会被后方行人撞倒。

  陆绘安深呼吸一下,正准备一鼓作气搬箱子时,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

  “我来帮你吧。”

  陆绘安马上反应过来,转头一看,男人身材高大,身着黑灰色毛呢大衣,头宽方正,气质卓然。虽说保养得当,眼角的细纹仍旧藏不住,年龄四十左右,口音有点熟悉,像是江城人。

  这里人来人往,地铁工作人员就在不远处,且箱子里也没什么贵重物品,让他帮忙应该不会出大问题。

  陆绘安随即应允:“谢谢你。”

  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果然不同,想她这般吃力,成熟大叔却很轻松地就将行李箱搬运到底。归还给她箱子后,他并未说多余的话,仅迈着大步伐走了。

  陆绘安难以感激零涕,她只感受到了辛辣的讽刺。

  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尚且会施手相助,而她的父母、她的弟弟又身处何处?在她被梦魇折磨,被他人冷落讥讽,痛苦不堪甚至想要自杀时,他们或许正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地享受着天伦之乐。

  也许,这就是报应。陆绘安这个胆小如鼠的人,害死了杨言娅,尽管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最终也会与梦里惨死的结局如出一辙。

  自食恶果,无人怜悯,这一世都不得如愿。

  想的太急,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场景抑制不住纷纷浮现在眼前。白裙子上染的鲜血,锋利的匕首,满怀期待的眼神,救护车的声音,警车闪耀的灯光……

  “陆绘安,你不得好死。”恶狠狠的声音,是她来了。

  “你……别再逼我好吗?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啊!我是无辜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让我放过你,呵……那谁来放过我呢?你说你无辜,这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是怎么死的,如今你都不敢承认了吗?我告诉你,陆绘安,你有今天,全都是因为自己当初造孽,怨不得别人。”

  杨言娅看着跪在地上痛哭哀求的陆绘安,恨意倍增。

  “死的为什么不是你?!”

  陆绘安惊讶地看到杨言娅浑身开始发黑发烂,皮肉都掉落在地,散发出阵阵恶臭,紧接着眼窝继续凹陷,眼珠流血。一滴,两滴,转眼间就已汇流成河。鲜血迎面而来,灌入了她的鼻子,嘴巴,喉咙,眼睛……

  窒息感席卷而来,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搐,喉咙已经痉挛。陆绘安自知死亡将近,再不做多余的挣扎,一心只盼求解脱。一切诸果,皆从因起,一切诸报,皆从业起。时光若能倒转,陆绘安只想回到那个死寂的夏夜。

  哪怕死的人,是她。

  “小姐,你怎么了?醒醒。”

  谁在呼喊她,他是谁?

  温润的男声听起来格外熟悉,像是她的爸爸陆远林。

  陆绘安想起小时候贪玩,喜欢躲猫猫,某天趁着奶奶不注意便躲进衣柜里不出来。奶奶着急寻找的时候也不出声,就待在里面听着。后来奶奶以为她走丢了,便着急忙慌出门去找。

  陆绘安得意得很,不感愧疚,只认为奶奶太笨。狭小的空间里气流不通,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脑袋闷闷沉沉地,实在憋得慌。陆绘安准备推开柜门钻出来,没想却昏了过去。

  等她睁开眼,看到的便是陆远林,英俊的脸上满是焦急担忧。

  那时候陆绘安的心智尚未成熟,并不知晓死神刚与她擦肩而过,反倒被她爸爸前所未有的神情吓着,嚎啕大哭了起来。

  “小安,不怕不怕,爸爸在这呢。”

  陆远林的声音犹如林籁泉韵,浑然天成,不沾污浊。陆绘安慢慢镇静,止了哭闹。

  男声越来越近,好似空灵一般,附庸着奇妙难解的魔力,逐渐将她从血海深渊里拉了起来。陆绘安心里燃起了火焰,迫切地想看到那个男人,于是奋力睁开了眼。

  是完全陌生的面容,陆绘安失望透顶。

  “你醒了,没事吧。”男人言语间皆是关切,眼神很真诚,不像是假装的。

  陆绘安整了整衣服上的褶皱,瞧见手臂上的压痕:“没事,多谢。”

  “刚才你面色苍白,头上还一直流汗,我猜测或许是生病,便忍不住叫醒了你。”男生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向她解释。

  “我没病,只是做了个很长的噩梦罢了。”

  男生笑得明眸皓齿“那就好。”

  他的声线同他的性格相差无几,明快而又爽朗,可终究不是陆远林。陆绘安不再说话,撇过头望向窗外。高铁速度很快,美好的风景一一掠过,随后便被抛在身后。

  其实梦与现实,都是假的。

  她怔怔地看着,心分外迷茫。就在此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振动了一下。

  “今天回来?”隔了几秒,那边又发来一条短信,“要我接你吗?”

  陆绘安不想回复,两手攥紧手机,旋即又放开手。几分钟过去了,她才回道:“回,不用。”

  消息发送成功后,陆绘安便关掉手机,背靠着坐垫闭目养神。

  只是身旁那个家伙似乎没打算放过她:“听你口音像是江城人。”

  “是又怎么样?”联想到那人,陆绘安便控制不住火爆脾性,不由自主地朝他撒气。

  男生显得无动于衷,似乎意识不到自己刚才是在冲他发脾气,脸上依旧笑嘻嘻,“我也是江城人啊,我是许清炽。”

  仿佛硬拳打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陆绘安先前的愤怒一时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个男生太过阳光,连带着让她这般阴暗冷酷的人都忍不住发笑。陆绘安深感惊奇,扭过头认真打量起他。

  五官不算精致,皮肤很白,黑发被金色阳光照耀出柔和的光泽。严格来讲,还达不到帅哥的标准。不过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倒是清澈而又纯洁,让人不禁羡慕。

  女孩靠得很近,洗发水的清香若有若无地飘过他鼻尖。许清炽慌了手脚,心跳迅速加快,低下头不自然地问:“你呢,叫什么名字?”

  “陆绘安。绘制的绘,安全的安。”见他红了脸,陆绘安不再逗弄他,正色道,“跟你一样,是江城市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背后的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假面背后的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