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店风波
亲笔亲写2019-02-23 12:513,304

  终于是度过了创业的第一道难关,这里最大的功臣除了秦悦自己的思考方案外,最大的贡献“者”就莫过于他的那张嘴了。

  ‘嘴的蛊惑’,这是秦悦对另一项能力的叫法,眼睛盯住的人,心神合一说出的话,能使受听的人被蛊惑催眠,改变其意志思想,每隔2个月能使用1次,有效时间约为1天。

  这也就是当初为什么原本不同意的王勇,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而间隔1天去取钥匙,也是秦悦为了观察王勇回过神的后续态度。

  “哐哐哐”

  一年之计在于春,装修公司的人员趁着春节前短暂的时间施工着。

  秦悦也趁着间隙,穿梭与杭州大大小小的市场公司,忙前忙后,张罗布置,涂小阳则一有空就来帮忙,但一月下来,秦悦显然也还是瘦了不少。

  农历春节的来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这一刻没有雪,没有忧虑,只有家与陪伴。

  秦悦不同以往,今年他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留在了杭州过年,托涂小阳帮忙换了新的住所,除夕夜的晚餐孤单而丰盛。

  “妈,知道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和爸注意身体,替我向亲戚们问好!”

  ……

  电话那头也传来了父母温暖的问候。

  挂断电话,秦悦内心有些空了,听着周围人家传来一片片的欢声笑语,不明心头的心情涌了上来,秦悦甩了甩脑袋,手头上暂时没事干,待不住的他决定出去走走。

  杭州街头,此时有些冷清,偶有车辆经过,偶有烟火儿童。

  秦悦散着步,走着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他命运转折的那条小道上,天还是那么冷,夜还是那么黑,唯有雪不见,风不柳,人却还是一样。

  秦悦停在小道中间,望着那些橘色的夜灯,怔怔出神,“神,你要的是什么答案?”秦悦喃喃自语,声音细不可闻。

  时间一晃而过,春来冬去,4月偶有绵雨。

  橘白之岸,秦悦和涂小阳经营的轻酒吧在这天正式开业了。

  由于前期工作准备的充分,宣传有道,营销有方,加上别致清新文艺的风格,开业这天,顾客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秦悦看着略显忙碌的员工,流水的进账,十分开心,付出终有回报了,涂小阳更是高兴的溢于言表,今年回去过的年特别舒心,工作也辞好了,如今作为股东上班,看着初战告捷,开门红,心里那个乐啊,这还是大白天呢,要是晚上高峰时期来临,那以后还不是。。,涂小阳想着就兴奋。

  “秦悦,你说以后我们会不会真成为大老板,大富豪啊。。”秦悦看着凑过来一脸自我陶醉的涂小阳,没好气的道:“行行行,行了,别在这里自我陶醉了,我忙着呢!赶快工作去,没看到小燕小敏快忙不过来了吗,你还不去帮忙!”

  “得嘞……大老板!”

  杭州夜晚春雨绵绵,缤纷喧嚣,各色霓虹仿佛笼罩在一层朦纱之中,但这丝毫不妨碍夜生活的狂欢。

  橘白之岸酒吧内,各式轻音乐,轻摇滚在民间乐手的手底下,有节奏的调动着吧内形形色色的顾客,伴随着灯光,跑场的DJ,高潮迭起。

  临近打烊了,人群渐散,秦悦盘算着当天的营业额,瞅了一眼现场,只剩他、涂小阳和另外三名员工,以及一位还没来得及走的女顾客。

  秦悦正准备示意涂小阳打烊清场时,进门的铃铛响了响,这时只见一胖一瘦,流里流气的两名男子走了进来。

  涂小阳上前,“两位本店打烊了,欢迎明天来。”

  胖的男子见着,拽着语气道“我又不是瞎的,当然知道你们打烊了。”

  “你们这里谁最有钱?找他有事!”

  涂小阳见状一时语塞,谁最有钱?

  而还没走的女顾客,听得清楚,噗呲一笑“谁最有钱!”

  胖子旁边的瘦子见胖子没说清楚,赶紧补充道“就是找你们老板呢,谁是这里的老板!”

  “我,我是这的老板。”秦悦听着那高调的语气,走了过来,心中已经猜测到了什么。

  涂小阳也懂了些什么,主动递上了2根较为名贵的香烟。

  接过烟,胖子见正主来了,继续道:“你就是这里最有钱的?那正好,我们跟你商量个事。”

  “噗。。”胖子正准备接着说,众人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不合氛围的声音。

  “还最有钱?都没钱你找谁?真蠢!”女声虽小,但奈何吧内打烊时刻格外安静。

  胖子见被人嘲笑,瞪着眼盯着那名女顾客怒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动手。”

  顾曼曼最近和家里吵了一架,本来就心情不好,难得喝次酒,微微有点醉,舒缓了一下,结果又听到了这段有意思的话,也没憋住,就笑出了声。

  现在被这种人恐吓,顾曼曼也没闲着,微红着脸,转过身怒怼了回去“我又没指名道姓的,你跳出来干什么,承认自己蠢啊!怎么样!”

  “你,你还敢说”胖子有火了,虽然自己五大三粗,没什么文化,但看被一小娘们给轻视了,不由的有些暴躁了。

  涂小阳见机快,赶忙道“兄弟,别生气,这姑娘喝多了,你也别计较,来来来,再抽根烟,顺便说说找我们有什么事。”

  而瘦子也顶了顶胖子,示意他们来这的目的“胖子,正事要紧。”

  秦悦为涂小阳的解围暗自竖起了拇指,出于安全考虑扭头道“小敏,带那位女客户,坐后面去,那里透风,好醒酒。”女员工小敏会意,顾曼曼也不好再说什么,跟着转移到了最远处,观望的店员也舒了口气。

  瘦子那么一提醒,胖子耐着性子说“事情嘛很简单,为了维护你们的安全及赚钱的权益,今天起,你们由我们“战锤帮“罩着,但是人要吃饭,车要加油,我们要收取保;管理费的!”

  秦悦和涂小阳早从那高调的语气和态度中,就明白了这两人是来收保护费的。他两之前也商讨过这个类似的问题,只是大多没真的接触过,而且新时代了,认为黑社会这圈子也早该更新换代,转型升级了,而且现代警察维持治安可不是吃素的,所以认为应该没有保护费这一现象了。

  但真碰上这档子事了,那也是绕不过定要处理的事情。

  秦悦决定见机行事,试探的问道:“两位朋友,意思我是懂了,但我这庙小,也才开始营业,钱都花光了,今天才开始做生意,也没什么钱啊。”

  胖子听了,嗯哼一下,给了个眼色,示意接下来的话瘦子来。

  瘦子也明白,胖子文化水平比自己这个初中都没读完的还低,有些话讲不清楚,并且这事他们做多了,也有一定的默契了。

  瘦子又提了提嗓子“既然你懂了,那就好办了,那你听好了。”

  “你的庙在这附近可不小啊,也算是大户了,而且我们是很懂人情的,知道你们刚开业,需要些时间经营,所以呢,我们“战锤帮“特意给了你们新人保护期,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新人保护期是什么?”秦悦和涂小阳异口同声的问道。

  胖子似乎见多了,没什么反应,而瘦子则很满意当事人的表情,仿佛自己得到了认可一样。

  “一个月嘛!就是让你们营业一个月,一个月后来收取保;管理费,而新人保护期就是,头一个月只收取你们一个月的管。。理费,然后第二个月开始,每月收取的时候就必须每次给我们“战锤帮“多一个月的管理费了,就是会提前多收取下个月的钱,懂吗!”

  瘦子这一套绕口的话说下来,顿时有点口干舌燥,这也是为什么胖子让学历高点的瘦子来说明的原因。

  涂小阳是被绕的有点晕了,思绪还在整理,但是秦悦很快就理解了,这不就是提前预交吗,就像手机话费一样,提前预存话费在里面。

  “那你们第一个月是收多少?”秦悦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瘦子内心有些暗暗惊讶,这家伙怎么理解那么快呢?难道是真理解了?要知道以前那些人的反应就跟涂小阳似的。

  瘦子这下也不啰嗦,直接道“5万。”

  涂小阳还没厘清,又听到一个月就要收取五万,顿时激动了。

  “5万,你真当我们开银行的啊!”

  瘦子和胖子仿若未闻,转身就走,出门的那一下,瘦子暂停脚步,转身冷着脸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这价格可是我们老大定的,少一毛都不行,另外别想着报警,去问下这附近谁不知道我们“战锤帮“的。”

  “除非你们不想开了,否则以后我们就不是趁你们打烊的时候来了,而是你们营业的时候来‘关照’你们了。”说完就哐门而去了。

  “5万啊,秦悦,这可不少啊,我们还不知道每月能挣多少呢?”涂小阳有些气愤的道。

  “不,小阳,你说错了,是10万”于是秦悦大体的给涂小阳说明了一下所谓的新人保护期。

  “TN的,这帮畜生,简直是吸血鬼”涂小阳清楚后,更加气愤了。

  秦悦暂时甩开心思,示意涂小阳稍安勿躁,还有时间,先打烊在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