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上)
亲笔亲写2019-02-24 13:013,344

  五月,是很多工薪族喜欢的一个月,因为这个月有着大家喜爱的“五一”小长假,而这一刻的到来,许多工薪族就会迫不及待的抽离这个喧嚣繁忙的世界,只为了那三天,享受片刻放松的生活与自己。

  今天,橘白之岸生意异常火爆,自打4月底小长假开始,秦悦涂小阳等人就忙个不停,聘请的调酒师小木,除了正常的休息时间外,手上的动作就一直没停过。

  吧内难得的消停了一会,秦悦趁着空隙,与聘来的员工们开了个简短的会议。

  “这几天五一小长假,大家辛苦了,很感谢大家在橘白之岸的努力。”

  “当然,也趁着大好的时机,各位多多加油,现在是五一的最后一天了,大家多多冲刺,多劳多得。”

  秦悦看着除巡场的涂小阳以外,吧员小燕,小敏,小张以及调剂师小木都一脸漫不经心,看样子自己没说到他们在意的重点啊。摸了下自己的鼻子,秦悦自嘲的笑了笑。

  “最后,同时和涂经理一起商议,决定明天晚上提早打烊,就在吧内小小的庆祝一下。”

  秦悦刚说完,自己手底下的吧员终于有了反应,只见平常最为活泼的小燕说道“嘻嘻,老板重点是什么呢!”

  秦悦也不由得轻松一笑“重点就是;免费;果盘,饮料,酒,什么都有,算是犒劳下大家连日来的辛苦与努力。”

  “好耶。。”

  ……

  秦悦知道,员工是需要关心和鼓励的,哪怕再小的庙,也要有让员工奋进开心的氛围,这点秦悦和涂小阳理解是一致的。

  虽然今天生意火爆,但秦悦和涂小阳的喜悦兴致并不是非常高,因为早上有王勇按着合同来收取月营业额的%5,而今晚,上弯路这一带的“战锤帮“,又会前来收取一笔不菲的保护费,前者合法收费,后者非法牟利,任谁看着自己好不容赚来的钱,一天2次下来就缩了一大半,都会不开心的。

  夜幕降临,上弯路橘白之岸的招牌闪烁着柔和艺术的灯色,不同于吧内的蓝调之声,吧外则是在响彻着杂乱的生活“交响曲”。

  秦悦和涂小阳此刻正讨论着生意经,不一会,橘白之岸的门口,瞬间来了一大票穿着参差不齐的人。

  秦悦和涂小阳定睛一看,这伙人中赫然有着上次过来提前“招呼”的胖子和瘦子,心中明了,这“战锤帮“的人来了。

  为了不影响橘白之岸里的顾客,秦悦涂小阳早一步出了迎客门,阻挡了这伙人的下一步前进。

  “老大,这个就是这间酒吧的老板,那个估计也是小头目什么的。”“战锤帮“的人看着秦悦涂小阳来到身前,停下了脚步,这时候,人群里的瘦子指着秦悦,对着为首的一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男子说道。

  许帮垂,眼前这个在秦悦和涂小阳印象中的“战锤帮“老大,面带威严,不怒自威,穿着和其他的成员浑然不一样,一席淡棕色的西装,干练的平头,很是得体。要不是那瘦子尊称他为老大,秦悦和涂小阳都要以为他是名久经商道的上位者了呢!

  许帮垂眼色犀利的看着秦悦道“既然你是老板,我就不啰嗦了!给你的时间想好了没,我身后的兄弟还赶着吃饭呢!”

  “5万可以,但是过后10万,太贵!”被许帮垂犀利的眼神盯着,秦悦丝毫不惧,依然一开口就有着讨价还价的味道。

  “那么你是不想给咯!”许帮垂毫不客气,嘴硬的他见多了!

  又歪了下头,瞧了瞧橘白之岸玻璃窗内的情景。

  橘白之岸内,一些靠近门口坐着的顾客,以及仅有的几位员工,都看见了门口的一幕。

  知道些情况的员工,手头上不由的捏了捏汗。

  “小张,你说老板和经理他们会不会有事啊?”年轻的小燕对着身旁的男吧员小张关切的问道。

  “应该不会有事,老板向来头脑灵活的,何况。。”

  “何况什么呀?”

  见小燕问的不轻松,小张道了道“你不知道,我在这行工作也混了一定的时间了,基本上所有的这些场合,明的暗的多少都会和这类人有些联系。”

  “老板也跟咱们差不多大,何况我估计老板他们也没什么背景,所以肯定会如那些人愿的。”

  小燕疑惑的看着小张,有些奇怪“你好像更多的是看热闹,而不是担心老板他们呀?”

  “你知道些什么!我当然也担心老板他们啦,只不过,我们这些人里,就你经验最浅,你看小敏还有调酒师小木,估计和我一样的心态。”

  “所以说最后该弄的还是要弄。”小张颇有心得的对小燕说道。

  这边,看了看窗内后,许帮垂冷着口气,有些威胁的语气望着秦悦。

  “看你生意挺好的,不会是现在就想让我们这票兄弟进去给你“热闹热闹“吧!”

  瞧见秦悦一时间既然没说话,一旁的涂小阳赶紧的插了口“别别别,本店庙小,挤不下那么多人了,何况这不,不是说了给吗!只是觉得有点贵,小店薄利,承担不起啊!”

  许帮垂听着涂小阳一说,哼的一声冷笑。

  “少跟我来这套,你以为我许帮垂是个莽夫吗。”

  “你们这家店有几斤几两的,我老早就派人观察过了,生意一直都不错,别说10万了,就是十五二十万,估计你们也送的起。”

  “现在5W,往后10万的,你们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了,我可是够讲信誉的了。”

  许帮垂确实不是一个莽夫,相反他也是个有点头脑的人,上弯路这一带,别看位置还可以,但就是娱乐大型商户太少,油水不够,要不然他那时候,也不会连便利店那种小地方也不放过了。

  要知道自己的“战锤帮“,大部分的经济来源都是靠着保护费支撑,所谓门店一多,他们的油水也就自然多了,当然,许帮垂也知道细水长流,一味的压榨这些做买卖的,无疑是饮鸩止渴,所以他根据每个商铺的情况而收取一定的保护费,推出了自己那所谓的新人保护期政策。

  在许帮垂看来,秦悦和涂小阳所经营的这家轻型酒吧,无疑就是他这片地里的最大户,酒水娱乐行业那可是暴力啊,就相当于一头大肥羊在自己面前,挥着手说:“来,快来吃我呀。”

  所以许帮垂在秦悦他们动工开店的时候,就安排好了人观察,费用吗,许帮垂也就算好了价,并且想到,如果秦悦他们的店经营一直不错,以后还会找提价的机会。

  “我最后问一遍,交;还是不交。”许帮垂给秦悦和涂小阳下了最后通牒,而许帮垂身后的小弟们也是跃跃欲试,个个龇牙咧嘴的笑着,大有一言不合就进店“照顾”的架势。

  涂小阳见许帮垂油盐不进,内心暗暗着急,钱其实已经备好了,涂小阳就等着秦悦一句话,然后立马交钱,送走这帮“瘟神”。

  可是涂小阳回过头看秦悦时,却有些傻眼了,刚才还毫无畏惧的秦悦,就这么一会,在柔和的灯光下额头上冒着冷汗,笔直的身体有些僵硬,垂放好的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难道,秦悦就这样怂了?涂小阳这样想到,可觉得又不是,秦悦的性格他了解,绝不会是个欺软怕硬的人,另外脸色也有些奇怪。

  涂小阳注意到秦悦虽然冒着冷汗,但面部的表情是显得很吃惊,而且双眼如同入定似的盯着许帮垂,睁的有些大啊!

  或许是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秦悦像是回了神一样,突然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眨了眨自己有些干涩的眼睛,特别是多眨了下自己的左眼,转过头对涂小阳立马说道:“我们交,小阳,把钱给他们。”

  “好,我知道了,我进去拿!”虽然有些奇怪,但涂小阳还是知道轻重急缓。

  许帮垂也心里有些奇怪,眼前这家年轻的店老板一出门,就盯着自己,自己被盯多了,早就习以为常了,毕竟眼前的人,可是被自己“吸了血”的,可偏偏就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种感觉很特殊,许帮垂不明白也就没细想了。

  见讨价还价的秦悦突然干脆的改口,许帮垂还以为秦悦被吓着了,内心很满意自己的战绩,便讥讽道:“原来是个纸老虎,早知如此,就不必死鸭子嘴硬,在这里硬撑。”

  说完,涂小阳就从里面拿着纸包好的一沓子钱,递给了许帮垂。

  “呐,收好了,你数数吧!”

  许帮垂打开纸包,用手颠了颠,粗略的看了一眼“量你们也不敢耍我。”

  挥手示意:“弟兄们,咱们走,吃饭去!”

  ……

  “秦悦,你刚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一下气势就变了,说你怂了,我觉得又不像,你到底怎么回事啊?”送走了“战锤帮“,涂小阳有些疑惑和关怀的问着秦悦。

  此刻秦悦很疲惫,有些虚弱的说道“小阳,我怎么会怂呢,只不过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而已。”

  涂小阳见着了,知道秦悦不会无故放矢,而秦悦面色看上去的确不怎么好,涂小阳赶忙帮扶了下秦悦,让其在吧内缓和下。

  秦悦由于自己确实需要休息下,便嘱咐涂小阳今晚主持大局,同时要涂小阳安抚下知情的员工,和一些可能不安的顾客,自己则退到了休息区,瘫坐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