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下)
亲笔亲写2019-02-24 13:063,572

  瘫坐在休息区的秦悦,仰着头,细细回想着刚才的一幕,到现在秦悦自己都还有些后怕。

  原来秦悦在和许帮垂讨价还价后,就决定按照自己仅仅靠猜测的设想,使用自己左眼的能力,这是一种能看见他人过往的能力,被秦悦盯上的人,秦悦通过左眼能看到他人在过往30天内的大概经历。

  自从涂小阳上次无意间的转移话题,透露临街的餐厅老板娘失踪,并且打听到“战锤帮“或许和失踪案件有关联后,秦悦就准备好了,决定用左眼看过往的能力,来找到线索,证明餐厅女老板娘的失踪和“战锤帮“有关系,好让警方出动端掉“战锤帮“,从而解决周边的隐患。

  那时候的秦悦,眼睛注意力,特别是左眼高度集中的盯着许帮垂,之后秦悦脑海里面呈现出了许帮垂在过去30天以内的经历片段,起初最近的一幕出现还好,无非就是许帮垂和小弟们在那打牌,吃饭等,到了中途就出现灯红酒绿的场景和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再后来就是许帮垂带着小弟们收费的一些肮脏小勾当。

  ……

  直到秦悦估摸着看到了大概20天左右的过往时,之后的片段,就是秦悦现在后怕的原因。

  在那一刻,秦悦先是看到许帮垂和“战锤帮“中的另一名不知名的成员,在黑夜里打着灯,在一座电塔旁使命的挖着土坑,不久白光一闪,一个麻布袋子扔进了土坑,秦悦就在那一瞬间,看到了一双血淋淋的手不小心漏出了麻布袋。

  在秦悦脑海中,场面虽然无声,但又如同电影,秦悦自己如同身临其境般,内心吓的差点都要突出来了一样,紧接着他看到许帮垂往一口井内扔了一个小布袋。

  过往画面继续跳转,许帮垂正在副驾驶位上,另一人开着车在黝黑的夜里经过一条隧道,然后车灯闪过一个招牌。

  最后是在一间亮灯的房间内,一个较为年轻的女性被绑住了手脚,捂住了嘴巴,痛苦的呻鸣着,而许帮垂和另外一人则在肆意的侮辱践踏着她。

  画面终止,秦悦看的那是心惊肉跳,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秦悦有想过“战锤帮“或许会涉及禁锢他人自由等,但从未想到过“战锤帮“的人会涉及谋杀和轮奸,这种更加残忍暴力和丧尽天良的行为。

  或许是秦悦使用左眼能力的时间太长,照成了用脑过度,又或许是明白眼前站着杀人凶手,有些恐慌,也就照成了涂小阳那一刻见着秦悦僵硬的一幕,也导致秦悦态度的立马转变,马上交了钱。

  “看样子,那个女的可能就是那家失踪餐厅的老板娘了!这必须让警方处理了。”有种惊魂未定感觉的秦悦,梳理着自己的思绪。

  ……

  “会是什么样的后遗症呢?算了,先不管了,下次不能看那么长时间了,好累,身体和脑袋有种被掏空炸裂的感觉。”

  ……

  提前知会了下涂小阳,秦悦身心疲惫的回到了住所。

  躺在安静的床上,秦悦又想起了所“看到”的命案,一时间又睡不着了。

  “必须尽快报警,通知警方。。”

  转念一想,又不对啊“如果通知警方,那么问起来我是怎么知道命案的,我怎么回答。”

  “时间,地点,人物,况且我还没找到埋尸的地点,就算找到了。。”秦悦想到,就算知道埋尸的地点,总不可能就对着警方说,我就是突然知道有人遇害,尸体被埋在了这里吧,要不然“战锤帮“还没成可疑对象,自己倒是先被警方怀疑了,那可就麻烦了。

  思前想后,秦悦一时想不到办法处理这事,想着想着后便沉沉睡去。

  ……

  傍晚,已是夜深人静,一间住房内,昏暗的灯光照耀着。

  今晚收过保护费之后的许帮垂此刻和一名成员正在其中,之前许帮垂面对秦悦时,总有种感觉,他没多思考,事后回想,他终于明白那是一种不安的感觉。

  “刀子,你确定我们都掩盖的很好么,没有出差错?”被叫刀子的人,名叫刀光远,是“战锤帮“里许帮垂的心腹,外号“刀子”,同时也是命案的帮凶。

  被许帮垂这么一问,刀光远却肯定的说道“绝对没有出差错,该处理好的都处理了。”

  “我说老大,事情都快过去二十多天了,这不我们不都还好好的嘛,怎么今晚一起收个费回来后,你就有些疑神疑鬼了。”

  刀光远这么一说,许帮垂想想也对,不安也消除了一点,不过仍然有些不放心“我总觉的有些不安,所以和你来讨论这事。”

  “唉,本来只是想吓唬玩玩那女的,谁知道我俩一失手就把她给……”

  “够了,别说了。”许帮垂见着刀光远有些后悔的表情,不由得出言喝断了他。

  “做都做了,你还后悔个什么劲,难道是想进局子,我可告诉你,进去了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刀光远没什么文化,犯了这事后也有些良心不安,本还寻思着是不是要投案自首,争取个宽大处理。但一听必死无疑,那有些动摇的心思也就荡然无存了。

  “你也别太过担心,你都说了,过去这么久了,警方也没怀疑到我们头上。”

  “为什么?”

  刀光远听到许帮垂这么一说,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警方没有调查到他们这来。

  许帮垂见刀光远那糊涂样,心道“还为什么?真TM蠢,一点脑袋都没有。”

  便继续说“你想想,虽然我们是收取那家餐厅的保护费,有联系,但痕迹我们处理的好啊,他们没证据,现在还只是失踪呢,都没有定性,也就是那地没被发现,另外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就证明我们不是做贼心虚。懂吗!”

  刀光远不是很懂,但却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反正都只能是一条道路走到黑了!

  见刀光远点头,许帮垂也没在管他,接着又嘱咐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反正往后起,你就给我盯着警察局,他们一有什么情况,记得马上来汇报给我。”

  ……

  早晨阳光灿烂,秦悦起床,昨天疲惫的身体好了许多,准备洗漱前往橘白之岸,这时秦悦感觉有点不对劲了,总觉得窗户边入眼的阳光有些沉暗,自己的视野角范围明显的变小了。

  揉了揉眼,起初还没在意的秦悦认为只是睡眼还有些朦胧,于是洗漱了起来,等自己洗漱完毕后,可眼睛那不舒适的怪诞感觉还没消失,于是秦悦举着单手,罩住了左眼,右眼看了看,没事;可当罩住右眼,左眼看时,秦悦傻了。

  入眼一片黑,纯粹的黑色,反复试了几次,还是一样。

  “天哪,不是吧,我怎么瞎了。”

  匆忙的,秦悦跑向了镜子,睁着眼,双手使命的在左眼上检查“照顾”着,可左眼没有任何异常伤痕,只是在明亮的环境下,有些木讷呆滞。

  “完了,完了,难道说这就是后遗症?”

  ……

  “不……早知道的话,我犯什么贱啊,直接等六月一到使用手指的能力得了,急于求成,急于求成啊……这下把自己的左眼给赔了。”秦悦这会是捶足顿胸,懊悔不已。

  秦悦还是有些不甘心,“不行不行,得去医院看看,看还有没有的救。”

  于是秦悦匆匆的临时给涂小阳打了个电话,便急匆匆的前往了医院。

  杭州市眼科医院,杭州颇有权威的机构,秦悦此刻做完了各项检查流程,被主任医生给拿着手电撑着眼照来照去的,主任医师检查完后,又看了看秦悦的病情资料。

  “医生,怎么样了,我的左眼有什么毛病?能治好吗?”秦悦关切的问向了面前的主任医生。

  主任医生看着病例档案,脸色有些疑惑的回答“这就奇怪了,你的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你的左眼我也检查过了,没什么受损和大问题,但就是瞳孔没有聚焦反应。”

  “结合你所说的,昨晚还好好的,睡一觉醒来就成这样了,我也暂时不得而知。”

  听到主任医生这么一说,秦悦更加焦急了“那怎么办,医生可以治吗?”

  “这。。小伙子,病;不是能乱医的,而且你的状况我这并未弄明原因,贸然治疗,只怕会适得其反。”

  医生说的语重心长,秦悦有些失望了,心想着准备再去别家试试。

  或许主任医生知道秦悦不会死心,又继续道“不过你也不用灰心,你这种情况在医学上还是有些档案记录的,或许有办法会好起来的。”

  秦悦一听又有了希望,失望的心情又有所期盼了“医生,什么案例?怎么样会好起来?”

  主任医生便解释道“因为你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但左眼却看不见失明,根据世界上的一些医学案例来解释,我初步估计,你可能是暂时性失明。”

  “暂时性失明?!”秦悦一听暂时性的,顿时来了希望。

  “那怎么治好呢?”

  主任医生,挥挥手,示意秦悦别急。

  “如果是暂时性失明,那你暂时就没有治疗的必要,目前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等。”

  “等?”见秦悦疑惑,主任医生点了点头。

  “是的,就是等,你眼睛又没受任何伤,如果是暂时性失明,就只要等待即可,况且我前面也说过了,贸然治疗你的左眼,只怕到时候本来会好的状况,变成了适得其反的坏结果,那你就得不偿失了。”

  一听要等,秦悦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医生,那这要等多久啊。等个几年,几十年那也是等啊!”

  主任医生听了,思考了一会。

  “说的也是,这样吧,我等会备好你的档案,然后你就先等一到二个月的时间,看看你的左眼会不会好起来,时间到了后,如果还没好转,你再到我这里来复诊,我们再给你做保守治疗恢复,你看怎么样?”

  见有了办法和希望,秦悦权衡了一下,也没纠结,便点头答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