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
亲笔亲写2019-02-25 00:513,426

  此刻杭州市远郊,秦悦所在的第二处高压电塔位置处,在秦悦等人的报警下,警方赶到了现场。

  于此同时,杭州市内,一所装修华丽的高档会所中,刚和姘头完事出了房间的许帮垂,电话也响了起来。

  “喂,刀子,什么事呢?”

  “老大;大事不好了!”

  ……

  第二处高压电塔位置现在已经被拉起了警戒线,出动的警察协同法医一起,将受害的尸体清理了出来,秦悦等四人,也在一旁协助办案民警进行了口供笔录。

  “嗯,对。。”

  “我挖坑最后一下的时候,正准备埋树苗了,结果就看到了那一双手。。”

  ……

  “之后老伯就说要报警了,然后报警人是我,对”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如有需要,我们警方还会和你取得联系的。”

  秦悦有条不紊的面对着办案民警录完了口供,而最早录完口供的顾曼曼,见秦悦录完了,赶忙走了过来。

  “秦悦,那个你能不能帮我下忙啊?”秦悦见顾曼曼小心翼翼的,有些奇怪,而一旁录口供的刑侦队民警也有些好奇。

  “帮什么忙啊?”

  “那个,那个我手机忘拿了,你能和我一起去拿一下吗?”

  秦悦更奇怪了,怎么拿个手机也要自己陪她去呢?

  “怎么,你手机没随身带啊,还要现在回去拿?”

  见自己没说清楚,顾曼曼赶紧的甩了下手说道“没没没,不是这样的。”

  “刚才你们在植树的时候,我在四周闲逛,结果一不小心,可能在接电话的时候把手机遗落在那了!”

  “那儿?哪儿?”秦悦听着还是一头雾水。

  而一旁的刑侦民警则插了句口“姑娘,放在哪了?知道就去拿呀!”

  顾曼曼这会脸色有些红了,支支吾吾的说话声音都小了。

  “我想可能放在不远处的那个,破旧房子边的井口边上了。”

  “因为脚酸,所以在那井口边上坐了一下,正好可能手机就放在那上面了。”

  秦悦首先还不明所以,这会突然听到有口井,内心那是高兴的不得了啊,因为秦悦记得许帮垂有个画面,刚好是往井口里丢了个小麻布袋,他还寻思着是不是凶器呢,自己正无头绪时,顾曼曼就给了个线索。

  秦悦暗耐住自己内心的喜悦,面色不变,他可不想被一旁的办案民警给误会什么,当下继续说道“那就自己去啊,反正又不远,地方你也知道!”

  或许知道秦悦会这么说,顾曼曼有些委屈和胆怯,害羞的说道“我是女生……那个。。”

  “那个。。那里有些僻静。。我害怕。”

  艰难的说完,顾曼曼头撇了一下法医和尸体的所在处,然后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秦悦和一旁的刑侦民警这下明白了,原来顾曼曼被尸体吓到了,有些疑神疑鬼的,胆子变小了,不敢一个人去拿手机了。

  ……

  埋尸地点不远的破旧房子处,这会一下来了四个人,顾曼曼本人和陪同来的秦悦外,另来了两位刑侦民警。

  原来,明白顾曼曼的害怕原因后,秦悦答应了顾曼曼的请求,同时也正寻思着怎么将一旁的办案警察,给指引到可能有作案工具的井边上来时,刚一旁的刑侦警察或许出于刑侦逻辑,主动的要求陪同过来,搜徐可能在案发现场附近的线索,同时叫上了自己的另外一位同事,这也让秦悦省了不少事。

  树木稀疏但又有些潮湿的破旧房子边,顾曼曼终于拿回了自己的手机,陪同过来的两位办案刑侦民警,则一个在破房子内,一个在破房子外井边周围搜寻着案件有关的线索。

  这时的秦悦才发现,破房子边的那口井是口枯井,而给秦悦录口供的刑侦民警这时也注意到了井的问题。

  只见录口供的这位民警把房内的同事叫了出来,交流了一阵后,秦悦便知道这事他不用再操心了,因为给他录口供的这位刑侦民警要下这口枯井了。

  秦悦和顾曼曼再次回到了埋尸现场,这时的第二处高压电塔处,可比刚才严肃沉闷的氛围热闹了许多,只见警方拉起的警戒线外,不知道哪收到消息的记者来了一大群,把警戒线外围了个水泄不通,高高举起的摄像机设备,咔咔的响个不停。

  于此,一名警方负责人正在应付着穷追不舍的记者。

  “无可奉告。”

  ……

  “我们警方正在办案,有消息会发布的。”

  ……

  鉴于警方要求未破案前的保密性,秦悦等人拒绝了一波又一波的采访,而顾曼曼更是担心自己的行踪暴露,那躲开镜头的身法,让秦悦感觉顾曼曼简直像一只灵活的兔子。

  在警方的协助下,秦悦、顾曼曼及老伯和他的孙子总算是下了山,道了别后,回去同时等待着进一步有需要的配合。

  回到杭州市内,已是傍晚,秦悦见事情该做的他都做完了,就等警方结果了,索性直接把顾曼曼先送回了她的住所,把车也还给了她,并嘱咐顾曼曼明天正常上班,在顾曼曼抱怨的神色下,自己也打车回了住所。

  隔天早上,橘白之岸营业没多久后,趁没顾客上门的空隙,顾曼曼自带八卦的议论起了昨天发生的案件,完全没了自己昨天闪躲记者的感觉,结果弄的橘白之岸里在场的除秦悦外,都在议论纷纷的讨论着凶案。

  “秦悦,想不到你休息间,去种个树也能碰上这档子事,这人品可真没得说啊!”

  秦悦见涂小阳打趣自己,心道那是自己自找的,可不是拼人品拼出来的,讪讪的干笑了下。

  “去去去,别在这打趣我,你以为我想啊。”

  “种棵树被吓到心脏病都要出来了,涂小阳,要不哪天,你也试试碰到这种人品,看你会怎么样。”

  被秦悦反过来打趣,涂小阳连忙的摆了摆手,随后又兴奋的说道“秦悦,你说那尸体会不会是女的,就是那失踪的餐厅女老板娘。”

  “如果是,那就太好了,真如我当初说的那样,能和“战锤帮“的那帮秃驴扯上关系,我们就得偿所愿了。”

  听着涂小阳这番兴奋的话,秦悦暗道“真被你当初说中了,就是“战锤帮“的人干的呢,而且他们老大还是凶手之一呢!”

  秦悦心想着这么说,但嘴上却说道“是不是女的我不知道,毕竟只是露出了手,不好判断,那时候我可没心情去问死的是男还是女,而且我也没那“雅兴”,跑去法医那撇撇尸体。”

  “好了,你也别瞎急呼了,这一阵多留意留意新闻,多关注事态不就知道了吗!”

  “那肯定的啊!”

  ……

  仅仅过去了三天,大清早的秦悦还在睡梦中,就被涂小阳的电话给催醒了。

  睡得还有点迷糊的秦悦,万分不愿意的拿起了床桌上的电话。“喂,哪位啊!”

  电话那头传来了涂小阳兴奋异常的声音。

  “喂!秦悦啊,我小阳呢,原来你没起床呢!”

  “本来是没醒,现在被你闹醒了;好了,有什么你说吧!”秦悦张着嘴,哈气连天的。

  “那好,我跟你说,你和顾曼曼碰到那尸体的案件,今早《清晨速闻》的新闻报道了。”

  秦悦一听案件有消息了,立马来了精神。

  “什么消息,快说!不用和我啰嗦!”

  电话那头,涂小阳听着秦悦比自己还兴奋着急的语气,也不含糊,立马说道“那新闻说警方已经确定了,受害人是女性,而且就是失踪了快一个月的餐厅老板娘,案件同时也被定义为凶杀案,同时在现场附近,警方发现了疑似嫌疑人的脚印,还有作案工具,据说是在一口枯井里面找到的,凶器是一把匕首。”

  “然后呢,说警方连夜侦查,对匕首指纹和脚印做对比提取什么的,结果确认凶手就是许帮垂和刀光远。”

  “刀光远?”

  许帮垂是谁,秦悦知道,但刀光远他就不清楚了。

  听秦悦有些陌生刀光远,电话那头涂小阳又赶紧的说道“刀光远啊?其实首先我也不知道是谁,后面新闻报道了他们2个的头像,说是通缉犯!我回想了一下,才记起,上次许帮垂来收保护费带的小弟里面就有他,他就站在许帮垂边上呢!”

  “原来是这样”秦悦一听就明白了,随后又突然问道“等等,小阳,你刚说什么,通缉犯?”

  “难道许帮垂和那刀光远没被抓住吗?”

  电话那头涂小阳也有些遗憾,叹了口气道。

  “据新闻里被采访的警察说,警察确认证据后就暗中对许帮垂和刀光远进行了抓捕,并且一举捣毁了“战锤帮“,可始终不见许帮垂和刀光远的踪迹,然后那些被逮捕的小弟们录口供,都说许帮垂和刀光远在三天前就消失了,同时还卷走了帮会的资金。”

  秦悦内心也暗道可惜,看样子许帮垂事前就做好了准备,可能暗中留意了警方的举动,所以闻风潜逃了。

  “好了,我知道了小阳,你也不用多想什么了。”

  “至少“战锤帮“不复存在了,树倒猢狲散,以后保护费这档子事,隐患就消除了。”

  涂小阳那头听到了也认同秦悦的观点。

  “那好先这样,我挂了先。”随即秦悦挂断了与涂小阳的通话。

  秦悦刚一挂完,没一会,电话又响了起来。

  秦悦一瞧,是个未知来电,一接。

  “喂,你好哪位?”

  “你好,是秦悦吧!我们这是杭州市公安局的。。”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