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发
亲笔亲写2019-02-25 00:503,444

  日落黄昏,秦悦开着顾曼曼的座驾,再次回到了橘白之岸。

  老早就盼望着自己爱车回来的顾曼曼,刚一见秦悦将打眼的爱车停在门口的停放处,趁着手上没活,顿时就出门小跑了过去。

  只见顾曼曼绕着自己的“莎莎”,环顾了一圈,脸有些生气了,见秦悦刚开好车门,又凑身脸贴了过去,往驾驶座里面又仔细瞧了瞧。

  秦悦刚下好车,脚还没站稳,看着顾曼曼就凑了上来,挤着自己左瞧右瞧的往驾驶位看。

  “好啊,秦悦,你看;都说要你注意了,你瞧,你把我的“莎莎”弄成什么样了!”顾曼曼嘟着小嘴,手插着腰气呼呼的。

  秦悦摸着脑袋,有些没搞清楚状况。

  “你的车我很注意啊,弄成什么样了?”

  顾曼曼见秦悦有些糊涂,气着脸说“你看我的车,车身四周到处都是泥巴,更可气的是,你还踩着个烂泥脚印,进到了驾驶座里面。”

  “你瞧瞧,这里面多脏啊,我的“莎莎”从来没有弄成过这么脏。”

  “我。。这车我不借给你了!”

  秦悦一听起先还以为哪不小心刮坏了呢,结果就这么芝麻绿豆的小事,顾曼曼就不愿意了,顿时就绷着个脸道。

  “我还以为你的车哪刮坏了呢,原来就这一点小事情!”秦悦不以为意的认为。

  “行行行啦,你这车我到时候帮你去清洁,现在你回去工作吧,别又好了伤疤忘了痛。”

  “哪有啊,现在大家都手上闲着我才出来看我的“莎莎”的。”

  “反正我不想借给你啦。”

  秦悦见自己就开了这么一天,顾曼曼就因为这芝麻绿豆的小事出尔反尔了,有些不乐意了,要知道自己还有正事等着急用呢!

  “我说你不是吧?就这么点小事情,我也答应帮你清洁了,你怎么就这么小气呢?”

  见顾曼曼又不吭声了,秦悦可不想浪费时间,也知道这车娇贵,便说道“好了!你要怎么样才借,给个话吧!”

  顾曼曼想了一会,自己这么做确实不地道,但又不放心自己的“莎莎”,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说。

  “除非,你让我跟着你去,否则我担心你这粗心鬼开了我的车,出了什么岔子,那就够我心疼的了!”

  见这么个话,秦悦有些笑岔气了“我说顾曼曼,你这摆着明偷懒啊!”

  顾曼曼立刻反驳“我哪有偷懒啊,大不了这几天我不要你的工钱!”

  秦悦见顾曼曼有些执拗,还想说些什么,但转念一想,明天行事如果顺利,而顾曼曼也在的话,人证等什么的更充分,便同意了这个要求!

  “那好吧,明天你就跟着我吧,待会打烊收工时我跟涂小阳说一声。”

  原来秦悦之前苦思报警办法无果,又为避免惹麻烦上身,绞尽脑汁也没主意时,在上山打柴老伯的那句话里,得到了一个灵机一动的主意,就是植树挖地,然后寻尸。

  所以那会得到打柴老伯种树的启示后,便向老伯约好时间地点,明天早上他和老伯一起植树去,说什么种树为父母祈福,顺便抓下昆虫,还说由于自己不懂种树的技巧,要请教,难免会麻烦人家,所以特地买下了老伯家里的一些小树苗,给了点劳务费表达意思。

  只是怕如果真的挖着了,就怕吓到顾曼曼这个女孩子了,秦悦有些心虚古怪的看了一眼顾曼曼。

  ……

  隔天一大早,秦悦早早的驾驶着顾曼曼的“莎莎”,提前接好了顾曼曼后,一路向着第二处电塔位置开去,而橘白之岸收到消息的一众员工更是确认了老板和顾曼曼有什么,至于涂小阳则想到秦悦这就开始了啊!

  路途中,顾曼曼或许渐渐习惯了自己的爱车被秦悦“触碰”过,再也没有像第一次那样不好意思了。

  “我说秦悦,秦老板,看不出啊,你还是一个孝子嘛!懂得植树祈福,又为环保做了好事!”顾曼曼坐在副驾驶位上看着驾车的秦悦打量的说道。

  “你才知道啊,我可是好人啊!”秦悦一边轻松的说道,一边小心的开着车。

  “切……说一下你就得意了,我还没说你也恶心呢,喜欢去抓什么昆虫养!”

  “那些个毛绒绒,又丑的昆虫,一看上去我就觉得好恶心。”顾曼曼一想到昆虫有些怕怕的说道。

  “又没叫你喜欢,我乐意!”女孩子嘛,少见多怪,秦悦如此想到。

  “对了,秦悦老板,我还要说你呢!”

  “啊?”秦悦转了下头,又有些奇怪了。

  顾曼曼接着打趣的说道“你老说赶时间的,怎么这一路开过来,你这男的开个车比我女生开的速度还慢啊,远郊路况实在是很好啊!”

  “而且我总觉的你面色怪怪的,特别是眼睛,说不出味道,反正跟个面瘫似的。”

  秦悦听了内心暗骂,你以为我不想开快啊,现在自己是个半眼瞎,路况视角没正常情况下的眼睛好使,还要注意你的车,这不有你这个累赘,又要注意你这个人,我自己还好,不想一不小心“害”了你。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虽然因为左眼问题确实有点面瘫,但秦悦可不会承认的。同时秦悦内心暗暗诽谤着,心想要是天黑了到晚上,开车速度还不吓死你。

  想着便随口说道“你才面瘫呢!我这叫开车稳,安全驾驶,安全出行,你懂个什么!”

  “胆小鬼。。”

  ……

  终于,秦悦两人行车来到了第二处电塔入山口,此时打柴的老伯,老早就在这等候着了,还多带上了一个很年轻憨厚的小伙子,两人背着有些数量的小树苗在入口处。

  下了车,秦悦赶紧招呼道“老伯,让你久等了。”

  “这位小帅哥是谁啊?”秦悦见又多了一人,心道人越多越好,自己还巴不得呢!

  “噢!这是我孙子,正好他今天不用上课,就喊他跟我一起来帮忙了。”老伯说完,刚好看到下车了的顾曼曼。

  “小伙子,这是你媳妇吗?很漂亮啊。”

  老伯的孙子也害羞的看了几眼走过来的顾曼曼。

  顾曼曼刚一走近,就听到她被当成了秦悦的媳妇,不由得疾呼的说道“谁是他媳妇啊,女朋友都八字没一撇呢!哼!”

  秦悦也不想和顾曼曼这“小三”计较,尴尬了一下,辩解道“老伯,你误会了,她是我同事,正好她想贴近下大自然,所以顺道带上了她。”

  老伯见闹了个尴尬,也不知道相信没相信,眯着眼笑了笑,就没在说什么了!

  于是按照秦悦提出的地点,四个人一行来到了第二处高压电塔的位置。

  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处地方了,秦悦内心有些兴奋的想到。

  于是众人,准确的说是秦悦和老伯以及他的孙子,在第二处高压电塔周围的小草地上开始了挖坑作业。

  至于顾曼曼,美曰其名,名正言顺的说是来贴近大自然,到附近树林转悠去了。

  秦悦也没管她,和老伯及他的孙子卖力的挖着小土坑,种植了几颗小树苗。

  见也种植了不少,然而老伯和他的孙子始终没挖向那片翻黄的区域,秦悦压着有些害怕的心,自己走了过去,重新挖了起来。

  每用工具挖起土一次,秦悦就仔细的看一次,心脏也会突起一次,同时避免遗留的那半个脚印被破坏,毕竟这挖尸他可没干过,而且那女尸也埋着有很久了,不知道恐怖恐怖。

  挖了许久,秦悦头上都有些汗水涔涔了,坑也有些深度了,但还没见着,秦悦都想着是不是这一处地点赌错了,挥起手,再次的试挖了一下。

  这一铲子挖下去,情况终于出现了,秦悦只感觉铲子铲到了什么硬物,秦悦内心那个跳啊,再次轻轻地用铲覆了一下遮挡的泥土,只见一双惨白兮兮,已经浮肿了的手从泥土坑里冒了出来。

  虽然早有了心里准备,但秦悦依然大口喘着气,显然还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略微有些迟钝,秦悦大叫一声。

  “啊……”

  不远处,老伯和他的孙子听着秦悦那大叫的一声,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往秦悦那里快步的走了过去。

  “怎么啦,小伙子,发生什么事了吗?”老伯最先过来,关切的问道。

  秦悦见老伯和他孙子过来了,看了看他俩,面部故作害怕的指了指自己眼前的泥坑。

  老伯和他孙子察言,循着秦悦指的地方,定眼一看;看到了一双惨败浮肿的双手在泥坑内漏出了半截。

  老伯一看,也有些吓到了,但好在还算镇定,但他的孙子则脸色寡白,显然吓的不轻,本就话不多的嘴,更是吓得有些抽搐了。

  “爷爷,怎么办啊,这,这是个死人吗?”秦悦望着老伯,而他的孙子回过神赶紧的问下了他的爷爷。

  “还怎么办啊,这地方又不是坟地,又没墓的,……”

  “赶快报警啊!这有人死了。”

  老伯刚理智的说完后,顾曼曼这时转悠完了回来,就隐约的听到说要报警,好奇的性子贴了上来问道“老伯,你们刚说什么呀?什么要报警呀?”

  顾曼曼才说完话,悠哉的眼神不自觉的就往身下的坑里看了看,这一看就不得了了,迟钝了那么一下下,顿时一声响彻天际的声音哭叫道“哇啊,啊……有手啊!”

  “好恐怖……”

  叫完还顺势躲到了秦悦的身后,一只小手轻扯着秦悦的上衣。

  秦悦只觉得耳朵都快被顾曼曼震聋了。

  “别叫了,知道了,没看到我在报警嘛!耳朵都快被你叫聋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