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索(下)
亲笔亲写2019-02-25 00:493,534

  顾曼曼有些哽咽的抽泣,是真的伤心了。

  大家见顾曼曼哭起来,心都疼起来了,涂小阳这厮也憋着嘴,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

  秦悦瞧在眼里,有些心软,但又有些挣扎,无规矩不成方圆,但他不明白顾曼曼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毕竟工作丢了也就丢了,自己还优待她的离去,很够意思了,再说他这的工作职位也不是什么高端职位啊?

  “顾曼曼,为什么?给我一个你不想离开的理由?”

  顾曼曼哭着,听到秦悦这么一说,抽泣哽咽的道“因为。。因为”,顾曼曼说道一半,差点把家族逼婚的理由给说了出来,她既然决定离家出走,还是得保密点好,省的被父亲弄到些什么消息,把自己给“抓”了回去。

  接着又有些吱呜的说道“因为;我家里人不要我了,这些年我也没什么存款,现在我没钱了,好不容易找了份工作养活我自己,如果你把我辞了,我可就生活艰难了。。呜呜。”

  “秦老板,你就别辞退我了,下次我不会再犯的啦!”

  由于临时想了个说辞,顾曼曼说的话有些半真半假,员工们没怎么多想,对于顾曼曼这番有些矛盾的话并没怀疑。

  但秦悦就不一样了,以前涂小阳总说顾曼曼可能是个“小三”,秦悦还不信,现在顾曼曼这样说,秦悦是相信涂小阳的话了。

  秦悦想着顾曼曼有些支吾的话,理解来就是,家里人不要你了,岂不是你的情人抛弃你了!现在没存款,没钱?那就表明顾曼曼平常还真是不想以后,花钱如流水。好不容易找了自己这的工作,代表当“小三”被养着惯了,没生存技能。

  不光秦悦这么想,就连涂小阳也是这么想的,心还想到“我就说嘛,这肯定是个“三”了。”

  秦悦摇着头,还有些不相信“那你平时住哪啊?”

  这下顾曼曼没多想了,便说“就住在刚欠你账时,你送我去的那个小区啊!除了我的那台车,那是我最后的私有财产了,要不然你以为我平时住哪啊!”

  “果然!”这回秦悦和涂小阳同时又想到,果然那是她情人送给她的房子,或者是顾曼曼当情妇时攒钱留下来的“后路”,那么高档的小区才会用光了顾曼曼这几年当情妇的存款。

  现场除涂小阳明白前因后果外,其余员工这回听了顾曼曼的话,男员工都有些暧昧的眼神看着秦悦,都在想顾曼曼和老板有什么!

  而女员工听了则很奇怪,老板既然送过顾曼曼回家,怎么又那么狠心的想辞了顾曼曼,还把人家弄哭了,至于顾曼曼的过失,众人都完全的忽略了。

  小燕最热心,插口问道“曼曼姐,你家人为什么不要你了啊?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很有气质!”

  顾曼曼本有些哽咽的神态,被小燕这么一问,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涂小阳见顾曼曼被这么一问,问的有些难以启齿,估摸着她可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小三”,毕竟这事情不光彩,女孩子脸皮薄还是很正常的,便帮忙解围一次说“小燕,人家正伤心着呢,你干嘛老问人家“不愿回忆的过去”呢!”

  转头又对秦悦讲“秦悦,要不这事就算了,到时候扣点钱得了,她也不容易啊,而且也说了不在犯了。”

  “你看怎么样?”

  秦悦也明白顾曼曼犹犹豫豫的神色,见涂小阳也开口了,说顾曼曼不容易,那自己也就不在好说什么了,便道“你们其他人怎么看待;干脆这事你们其他员工投票决定吧!”

  橘白之岸的其余员工见决定权甩给他们了,想了想涂经理的表态,又想了想老板和顾曼曼可能存在的关系,并且他们还是挺喜欢顾曼曼的,当即没有过多迟疑,都希望让顾曼曼留下来。

  调酒师小木还老道的想到,老板真有一套啊,前有涂经理给我们指路,后又有老板你甩包找台阶,谁会这么不开眼,去把顾曼曼给开了啊,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只是可惜,顾曼曼被人捷足先登了!

  秦悦见事已至此,也就不在追究这次得失了,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被手底下的人暗暗的和顾曼曼联系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这次的事就按照涂经理的办法处置吧。。”

  “时间也差不多了,准备去打烊吧,大家。”

  “对了,顾曼曼,你过来一下,找你有事。”

  其他人众人“……”

  ……

  一大清早,秦悦就驱车前往了第一处电塔的位置,这次他没有浪费时间在打车上,而是直接驾驶着顾曼曼的豪华座驾“莎莎”。

  昨晚差点辞退了顾曼曼,为此秦悦后面借车是颇为费口舌的,起初顾曼曼是死活不愿意借,秦悦认为顾曼曼是在“报复”自己,所以只得向她保证,只要借车,这几天,他就免了那笔停车管理费,而顾曼曼只所以不借车是因为自己的“莎莎”没有陌生男子乘坐过,所以坚决不借,后来在秦悦的一番威逼利诱之下,顾曼曼才想起来秦悦已碰过她的爱车了,考虑良久最终也就同意借用了,只是特别叮嘱秦悦不能弄脏弄坏她的“莎莎”。

  来到第一处电塔的入山口,秦悦随意的停好车,便向着山上进发,走了快近二个小时的山路,秦悦终于来到了第一处电塔的所在位置。

  只见第一处高压电塔,除了基座有些水泥和黄土外,周围的路全是石块路,连一块小点的软泥地都没有,这与秦悦印象中的有些不符合,出于谨慎,秦悦在周围又仔细的勘察了一遍,结果发现,周围全是树林,地也硬,没有太多翻动过的人工痕迹,唯一平坦的路面,也只是在第一处高压电塔下周围一米左右的距离,并且全是坚硬的石板路,那完全是一点痕迹都没有,显然第一处电塔位置不是秦悦要找的地方。

  失望的下了山,秦悦再次驱车前往第二处电塔的位置,这是目前线索里最后的一个电塔了,如果不是,那么找起来就很麻烦,很费时了。

  秦悦祈祷着再次来到了第二处高压电塔的位置,这第二处高压电塔除了基座的水泥不变外,环境与第一处是大大的不同,只见第二处高压电塔下周围很开阔,都是些小草地,土质不硬,范围也大,秦悦估摸着以电塔为中心,半径有个七八米,挖个坑还是可以的,而周围的树林也远远没有第一处的茂密,显得有些稀疏。

  这与秦悦看到的那黑暗模糊的环境画面相似度很高,见有希望了,秦悦低着头,努力放大着自己的右眼,现在是个半瞎子,更要仔细观察了。

  搜寻良久,终于,秦悦在一处草地被翻黄了一大片的土地边停下了脚步。

  “是这里吗?”秦悦此刻心砰砰砰的跳,有些兴奋与激动。

  又仔细的看了看黄土,秦悦有了意外发现,原来被翻黄的土地边缘,印有半个鞋印,秦悦猜测,可能当时土地比较湿润,所以鞋印被踩了出来,又没被自然破坏,随着时间干燥了下来,成了一个泥塑的半脚印。

  秦悦先是高兴,后是害怕,最后又有些犹豫了!

  高兴的是找到了埋尸地方还有半个脚印,害怕的是,这土下面埋着个死了很久的女性,而最后犹豫呢,是因为又怀疑可能是上山的修电工等留下的施工地。

  为此秦悦犹豫了很久,最终秦悦一拍手“说什么也要试一试,这不仅关乎自己利益,还人命关天。”

  想通了准备试一试的秦悦又犯难了“可这怎么举报呢,总不能我直接挖下去,然后告诉警察我知道这里有问题吧?”

  “那还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而且还是人命关天的麻烦!”

  秦悦犯难了,苦思许久,始终没有想到个好办法,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又想了想这里的“恐怖”事件,不由得有些胆寒,于是便趁早下了山,同时脑子一直在苦思办法,怎么报警,如何报警?

  这时下山下到半路上,一阵声音从山路上的树林边传来,打断了正在思考的秦悦,同时也吓了秦悦一跳。

  秦悦定睛一看,原来是位老伯,挑着山柴从树林中走到了半山腰的山路上。

  缓了口气,秦悦对老伯喊道“这位老伯,原来你在这打柴啊!”

  朴实的老伯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他,回过头停下来看到了秦悦。

  “对呀!刚在这附近打些柴火呢。”

  “对了,年轻人,你来这山上做什么呀?”

  见老伯反问了自己,秦悦只好说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找些昆虫养着,所以来这山上找找看,看有没有些特别的昆虫能捉回去。”

  老伯一听,憨憨的笑了一下“啊。。小伙子啊,以前我小时候也喜欢捉昆虫玩呢,不过现在老了,眼睛不好使,就不在费那劲咯!”

  秦悦听着也微微笑了笑。

  “对了,小伙子,如果你想捉昆虫,我劝你就别在这座山找了!”

  秦悦一听有些疑问“为什么呀,老伯!”

  老伯说完,又挑起了柴,向前走着说道“因为我常年在这座山砍柴找柴,所以打扰了那些小虫子,然后又因为我砍了那么多年的柴,多少也破坏了那些小虫子的家园,所以你看看,这一带的树林比较稀疏的,你找虫子也就会比较困难。”

  秦悦跟着老伯后面走,这话他也听的明白“哦,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地方的树终有一天会被老伯你给砍玩的。呵呵。”

  老伯一听秦悦有些开玩笑的话,有些急了,又停下来了,有些认真的说道“怎么会呢,哪有天天打柴的呀,还有小伙子,我告诉你啊,我这人也爱好环境的,有时候我也播下种,种下树,回报一下给这大自然呢!”

  “噢,那老伯你也很懂感恩啊,砍树,又种树……”

  “又种树。。”秦悦说着,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办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人生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