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吃醋了
木易九九2019-12-24 11:071,534

  一个月后,听说齐若香要搬走,张瑶急得险些喷了她一脸面条,齐若香心有余悸默默往一旁挪了挪,“住的好好的,为什么搬走啊?香香你要抛弃我了吗?”张瑶搅着碗中的面条,怨妇般望着齐若香,齐若香被她这副样子给逗笑了,“噗,什么抛弃啊说的我像渣男似的。” 她是因为这里离上的店里有些太远了,每天好多时间都浪费在路上,所以想在店附近另租房子,哄好了“小怨妇”齐若香这才出门上班。

  情人节临近,店里格外忙碌,孟小可望着满地新进的各色玫瑰,唉叹道:“简直就是情人劫,我现在看见玫瑰就想吐。” 这几天都忙着给玫瑰打刺换水打刺换水,的确有够崩溃的,“小可你错了,在我眼里它们不是玫瑰,那是人民币啊,满地人民币!”林苏穿着深蓝色大围裙,从外拎着两大捆棕叶,走进来调侃道,有种不符气质的喜感,“是啊小可,这几天我们的收入可是平时的几倍呢。”齐若香小心翼翼跨过“玫瑰海”要接过林苏手中的叶子,可还是脚下一滑,就要扑到在地,林苏手疾眼快,把叶子扔在一旁,稳稳的接住了齐若香。抬头四目相对,林苏白皙柔和的脸上满是担忧,齐若香十分窘迫她现在被林苏紧紧抱在怀里,“哎呀,吓死我了,若香姐这要是摔倒的话,那简直堪比坐钉板啊。”孟小可也吓坏了,不过更让她惊讶的是林苏和齐若香此刻的姿势太暧昧了,“唉嘿嘿嘿,是啊我都得千疮百孔?”齐若香回过神来连忙推开林苏从他怀中溜走,三人干笑几声,继续自己的工作,当做无事发生。

  晚上,齐若香拖着乏累的身体往家走去,腿脚仿佛没了知觉,这几天忙的都不能准时下班,孟小可还嚷着让林苏加工资。新租的房子不错,离店里很近,步行的话要十几分钟,至少早上能多睡一会。

  推开房门齐若香吓了一跳,灯居然亮着,小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是闵霆陌,齐若香懵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齐若香把包丢在一旁,走到闵霆陌面前叉着腰质问道,闵霆陌抬起头幽潭般深邃的双目细细打量着她,气鼓鼓的,还是那么可爱,许久不见好像瘦了许多,齐若香被他盯得发毛,气势瞬间弱了下来,“不说话几个意思?你这是私闯民宅哎!”闵霆陌起身居高临下望着她,说出的话听的齐若香好悬没喷出一口老血,“整个小区都是我的,我自然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万万没想到啊,齐若香要知道的话就绝不在这里租房子,郁闷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是是是,您是大佬想去哪就去哪,但现在我要休息了请你离开。”齐若香毫不留情下了逐客令,“为什么要去上班,我给你钱不够吗?”闵霆陌这话齐若香感觉是质问,没好气答道:“跟你没关系,你的钱我不会花的,你有时间,在这多管闲事还不如去陪陪你的女朋友!”不知怎么齐若香提到了这个,闵霆陌听后,竟嘴角微微上扬,他笑了!齐若香的记忆里闵霆陌的笑点很高,那时二人一起看喜剧片,她笑的前仰后翻,眼泪直流肚子绞痛,而这位大佬依旧面色不改,齐若香狂之际笑不由得又get到佩服他的新一点。闵霆陌俯身双手撑在沙发上,将齐若香围困在其中,二人温热的呼吸汇合在一起,“嗯?所以你是吃醋了?”闵霆陌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齐若香觉得好笑,“你发什么神经,你快走我要睡觉我好困!”想要推开他,奈何某人像堵墙般纹丝不动,“和你的店里的老板保持距离,平时多加小心不要相信任何人。”闵霆陌的双眼紧盯着齐若香的眸子,大掌在她小脸上重重的捏了下,颇有家长叮嘱独自在外的小孩子的感觉,还有一些齐若香觉得奇怪却又不知究竟什么的东西。闵霆陌说完起身离开,“哐”的关门声,提醒着齐若香闵霆陌彻底离开了,空气中还残留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齐若香呆坐在沙发上,摸着自己微微发烫的脸,她不明白,闵霆陌为什么要跑过来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愈发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闵霆陌神经病,讨厌鬼,变态入侵者。”齐若香锤着沙发只当是把情绪发泄外闵霆陌身上,最后累的倒在沙发上睡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山总裁的沙雕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冰山总裁的沙雕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