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岂有此理
犁田的蜗牛2019-03-03 09:361,131

  一进李后主宅院,徐铉紧趋几步,要行君臣大礼。

  后主连忙拉住他,感动、感慨道:“今日……岂有此理!”

  他感动于徐铉还记得自己这个旧主。

  他感动于徐铉不怕宋太宗这个新主——倘若此事传到宋太宗耳中,徐铉的身家性命、前途,都堪忧。

  他更感慨于:亡国之主,哪里还能接受君臣的大礼?

  听着这个典故,辛芳芳也很感动、感慨。

  她感动于:权利场上竟然还有如此念旧情的徐铉。

  她感慨于:自己常常以文青自居,居然不知道“岂有此理”是这么来的;也不知道其原意和现代社会的“岂有此理”有着天壤之别。

  “岂有此理”的典故,道不尽李后主的悔恨以及对忠臣的负责。

  国破家亡,曾经的昏君愧受忠臣大礼;如果恬不知耻地接受这一拜,忠贞重义的旧臣,怕是要惹祸上身了。

  心……何以安?

  而现代社会的“岂有此理”,语意不含悔恨之情、负责之心,只有训斥之意。

  “岂有此理”典故,内涵丰富,还极富人情味,辛芳芳听入了迷,静静地等着下文。

  在美女面前显摆,对于男人来说,是件极其惬意的事。

  苏文治也脱不了这个俗,见辛芳芳听入了迷,他越讲越来劲,越讲越生动。

  在那次寿诞上,也许是太怀念故国,李后主给那首《虞美人》作了曲,叫歌妓、乐工演奏以助兴。

  没谁知道,在那伤感的乐曲声中,当时的李后主想到了什么……

  懂那段历史的都知道:这首闻名千古的《虞美人》,成就了李后主“词帝”的地位,同时,也成为了他的催命符。

  当天,宋太宗就得到密报,龙颜大怒。

  谁都可以思念故国,就是亡国之主不能!——怀念故国,隐含复国之念,岂能容忍?!

  皇宫内侍捧着一壶酒来到违命侯府,那酒……

  这些,辛芳芳在书上零零碎碎看到过,可接下来的情节,她却闻所未闻。

  为了让故事听上去更精彩,苏文治跑到附近的地摊上借了个高仿的酒杯回来,手拿酒杯,继续讲那已随风而逝的千年往事。

  李后主看着那酒,久久没有言语。

  违命候,官家赐的御酒,快喝了吧。内侍催促道。

  李后主依然没有言语。

  来人啊,今儿天凉,将这御酒拿去热热。内侍阴阳怪气道:违命候也好受用。

  毕竟曾是一国之主,李后主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到了自己的尊严——曾经的帝王岂能被一个内侍羞辱?

  放肆!本侯自会了断,何须你这厮多言?!语气不怒而威。

  内侍被镇住,不敢再多嘴,退到一边静立。

  李后主倒了一杯酒,走到窗前。

  天上,明月当空,手中,酒杯剔透。

  如钩的月儿,和西楼所见,何其相似啊。

  这杯酒下肚,一了百了,世间再无剪不断理还乱的事了。

  这段闻所未闻的故事,被苏文治说得那么生动,那么传神,辛芳芳被强烈地吸引住了。

  才华横溢的李后主,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