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坏笑
犁田的蜗牛2019-03-04 08:551,179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轻声诵读完,辛芳芳又对比着诵读了下:“问我能有……几多悲,恰似这杯牵机……肚、里、飞。”

  几多悲,肚、里、飞,虽然押韵,可听着怪味满满。

  “这词好像有点……无厘头。李后主不会有现代文青的毛病吧?”她嘴角一翘,看看苏文治,想从他那得到佐证。

  此时的苏文治,那丝坏笑已经肆无忌惮地展露出来。

  她还没看出道道,语气很认真:“不对,就算有文青的毛病,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要感慨的事多了去,怎么会……”

  话还没说完,就见苏文治笑得,都弯下了身子——眼前这女孩,真是傻得可爱!

  辛芳芳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嗔怒道:“耍我!要死呃你!”

  ……

  回忆完这有趣的初相识,辛芳芳不由得翘嘴笑了笑,笑自己以文青自居,却没能听出“李后主生命最后时刻”,完全是苏文治杜撰的。

  就是那次听了“岂有此理”和“几多悲、肚里飞”后,心气有点高的辛芳芳,对摆地摊的苏文治刮目相看了,逛班家园由偶尔变成了经常。

  苏文治很实在,不隐瞒不欺骗,把自己的真实情况都告诉了辛芳芳。

  辛芳芳很奇怪:高中没毕业、成绩又不好的他,为什么能讲那么多的历史典故?人聪明、会来事的他,为什么混得不好?以摆地摊为业?

  随之接触的增多,好奇慢慢有了答案,他俩也越走越近。

  她的闺蜜知道情况后,强烈反对,理由有两点:

  她是轻量级学霸,他比学渣强不了多少,两人之间有比较深的知识鸿沟,不合适!

  她稍加努力就可以跨入白领阶层,他再怎么努力,怕也难以摆脱摆地摊的命运,两人之间将会有很深的阶层鸿沟,不般配!

  辛芳芳却以“最了解他的人,是我,不是你”,直接让闺蜜的反对无效。

  最终,一对不太合适、不太般配的人,走到了一起。

  此时此刻,再次看着墙上那副大艺术照,辛芳芳发觉:那天男朋友的笑,就是相片上这味道。

  自认得以来,她对他的坏笑,总是有些戒备,因为那意味着:只要他对着自己坏笑,十有八九,自己又落入了他的语言圈套。

  重点大学学生,玩不过高中肄业生,面子上总归是挂不住的。所以,她戒备也不喜欢他的坏笑。

  这次的失踪事件,也有好处——让她更多地想男朋友的优点了,比如,男朋友这笑,哪里能说是坏笑呢?笑得……挺机灵的嘛。

  她对着他的相片喃喃道:“笑吧笑吧,只要你人平平安安的,怎么笑都行。”

  是啊,一个人的面子哪有一个人的平安重要呢?

  警方介入了,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我再帮他收拾下吧。

  这么一想,辛芳芳就默默整理起来。

  桌上有本介绍李清照的书,还有个笔记本,上面写有“李师师”、“扈三娘”。

  大年初四,她来过一次,见着这三个古代美女的名字,她就想起了麦吉星那句“解后陈圆圆”来,心里不自觉地生出了醋意。

  这次,一丁点的醋意都没泛起。

  人没事就好,和谁闹邂逅,都不重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