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到底去了哪?
犁田的蜗牛2019-03-08 14:551,231

  辛芳芳是业余写手,虽没写过侦破小说,可查资料时,常常会涉及到相关信息,因而,警方的办案手段,她也了解一点皮毛。

  警方这是要提取指纹、检测DNA,如此,男朋友的……

  她不敢想了,眼睛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那双运动鞋,在视野里模糊起来。

  电话什么时候挂断的,她不知道。

  没过多久,电话又响了,是苏妈妈的。

  接还是不接?

  手机像块烧红的木炭似的,烫手。

  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边上的同事都奇怪地看过来。

  辛芳芳回过神来,赶紧起身去卫生间,都忘了要退出淘宝网。

  接完电话,她颓然往隔板上一靠,都不清楚自己刚才撒了什么样的谎,才让苏妈妈挂了电话?

  她好后悔好后悔。

  如果这个春节,她回家过年,那么,男朋友此刻也会在老家陪着苏妈妈。可,因为手头拮据,又忌惮于春运的疲惫奔波,她没回老家,他也就留下来陪她过年。

  她好害怕好害怕。

  男朋友的事走到警方提取指纹、检测DNA这一步,无疑是非常严重的了,失踪,怕是要成为安慰说法了。

  她也好自责好自责。

  男朋友出了事,苏妈妈该怎么办?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敢想象苏妈妈得知消息后的悲痛欲绝吗?!

  “苏文治,你到底去了哪里啊?你别玩失踪了好不好?不不,你只是躲着我对不对?都是我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吵架了,”辛芳芳嘴唇哆嗦起来,语气都是祈祷味了:“你快点回来吧,平平安安回来,不为我,就为你妈妈,好吗?”

  眼泪在不知不觉中溢满了眼眶,稍一眨眼,两行清泪就滚落而下。

  ……

  风和日丽,微风拂面。

  田野里还未播种,野花野草插着时间的缝儿,顽强地生长着;鸟儿在田野里,时而散飞时而聚落。

  本该萧瑟的季节,却因着这花儿、草儿、鸟儿,而充满了生机。

  极目远眺,天蔚蓝云悠悠,山青黛岭绵延……

  挺心旷神怡的。

  田间的小路上,一前一后走着两个人。

  前面那位姓李,名内黄,字……还没有字,因为他就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没到及冠取表字的年龄。

  后面那位姓苏,名……没有名、也没有字,因为他就是那位思维混浊、记不起自己名字与身世的年轻人。

  走在田间的小路上,苏公子的心情,酣畅无比。

  哈哈……想不到我竟然是大文豪苏东坡的孙子!虎门无犬子,文豪家没废材,我爷爷一代大文豪,我苏、苏……

  记忆的缺失让他有点扫兴,四顾了一圈,被眼前的田园风光感染,他的情绪又好了起来:有什么要紧?总会记起来的嘛!

  就在此时,李内黄在前面向他招手,他撒腿赶了上去。

  他俩这是要回家——回李内黄的家。

  苏公子醒来的地方,不是李内黄的家,那是本乡巨富——王太公的家。

  李内黄的老爹,李矩——那位救了苏公子的中年汉子,农闲时节去王家庄做庄客,以便赚些钱补贴家用,临时住在王家庄那间昏暗的小偏屋里。

  确定苏公子是苏门才俊后,李矩惊喜不已,叫儿子领着苏公子回自己家里,并邀请他多住几日。

  一时想不起自己来自哪里,要往何处去?苏公子客套一番,答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自穿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