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以人为名2019-03-04 23:402,479

  颜兰烬回到屋里,哥哥正好刚从外面回来,听动静应该是喝了不少,和他的朋友们正在说一些醉话。

  颜常宗在陪颜夫人用饭的时候,母亲在饭桌上抱怨自己没用顽劣,喝了一些酒心情好了一点,就又想起来还关了一个人再府上。

  “今天晚上有个南宫姑娘,不仅脾气厉害,身手厉害,而且长的还相当厉害!”

  “能入得了严兄的眼,想必是绝色啊!”这个人颜兰烬认识,任大人家的公子,任源。去年父亲还被贪污查办,今年年初就升了官,这个儿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除了吃喝嫖赌其他一概不知。

  哥哥跟这个人提起南宫清,想做什么一望而知。

  只是他没想到,哥哥真的已经蠢到连南宫将军的女儿都敢碰。

  南宫清此时无比想念自己厢房里面两米宽的温暖大床,本来还奢望颜兰烬良心发现,跟下人动动嘴皮子送来一两床被子,但迷迷糊糊好一阵子都没有人来打扰自己。

  好不容易在半睡之间等来了两个人,还将自己手脚套上链子,大半夜的不让自己睡觉,在他们府里瞎转悠。

  刚才绕过去的那个亭子她见过,就在刚出来的时候。

  这是让自己熟悉一下地形么,改天跳进来为今天的自己报仇?

  除了牵着自己的两个人,在假山后面又闪出来一个影子,趴在其中一个人的耳朵边说了一句话,边说还边看着自己。

  南宫清心里没底,这大半夜的就是想要折磨自己不让自己睡觉吗。听说牢房里面审问犯人的时候会用这种方法,屡试不爽。自己现在又困又累,要是趁着现在逃跑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不太想,一者太累了,二者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逃出去。就算逃出去,回到府上不是挨揍就是挨骂,还会被当成一个骗子,得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被绑过来的,不是自己的错。

  那个刚刚闪出来的人也加入了游行自己的队伍。只不过现在没有来回转圈。他们将南宫清带进了一个屋子里面。

  像是一个公子的厢房,房间布置的很简单,床榻三面山水屏风,栀子白丝绸棉被,另一边是紫衫木翘头案,上面摆放着几本书,还有一个残局,南宫清走近看,正是自己在地牢里和颜兰烬下的那盘棋。

  可是那盘棋自己被带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踢散了,难道那家伙全部记住了?而且还摆了出来,不让自己睡觉来陪他下棋?

  莫不是这位公子得了失心疯?或者是这位公子不用睡觉?

  正琢磨间,那位失心疯公子从屏风后面出来了,似是刚刚换好衣服。一身栀子白丝绸寝衣,这是有多喜欢栀子白丝绸,怎么穿了双黑色的鞋子,也换成丝绸的好了,轻若无物。

  颜兰烬不喜欢太暗,但凡能放烛台的案子都放上了,还专门弄了两个高脚几,单单放着烛台。每个烛台虽然形状大致相同,但是上面的刻纹精致,细看则各有风采。这个房间大概是自己见过在夜晚里面最明亮的屋子了。但是走起来也得小心翼翼地,一不小心有可能变成一摊灰烬,特别是自己这种毛手毛脚的人。

  南宫清站在桌案旁边,盯着那盘棋。颜兰烬的那颗棋已经放下去了。意料之外,他比自己想象中要聪明很多。

  自己的师傅几次中了招,偏偏他不。

  南宫清只跟纣王爷下棋,其一是因为他教的自己。其二她虽然不喜欢下棋,但是从小就看父亲跟别人对弈,太慢!一盘棋能下数天的都有,这就是自己 不喜欢下棋的唯一的一个原因。但是跟师傅下就不一样了。他们俩都不在意最后的输赢,只求一时之快,赢就赢了,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一盘棋而已。

  颜兰烬的速度还可以,但是仍然超出自己耐心范围。

  “你是要死磕啊!算你赢了好吗?能放我回去睡觉吗!”

  颜兰烬看着这个手上脚上都被锁上的姑娘,一脸无奈的样子,还吵着要回地牢里里面睡觉,打心里想笑,不过还是憋住了。

  “棋局就放那,有机会再下,你今日在这里睡。”

  南宫清心间蹦出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活腻了吗?

  颜兰烬没有打算琢磨她的表情,虽然看起来也没什么好琢磨的,她此刻的表情很到位的表达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也没有去想这样做自己可能会丢掉小命,但是,就这么决定了。

  自己说完直接去一根一根的吹灭蜡烛。

  南宫清转过头想出去,门从里面锁上了。

  颜兰烬笑了,笑的很好看。

  “你放弃吧,你只有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最安全?本姑娘在哪都安全,今天要不是被那个小人暗算了,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颜兰烬低头轻笑,小人?

  南宫清白了他一眼,抬腿就要去踢门,但是腿还没抬起来,自己差点倒了。南宫清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双脚被链子锁上了。

  颜兰烬的嘴角又闪出了笑意。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一把钥匙,拽过南宫清的手上面的锁链直接给解开了。南宫清不解的看着他,既然要帮自己解锁,那为什么又将自己锁起来。

  “现在你放心了吧,论身手,我不一定是你的对手。”

  南宫清活动活动一下自己的手腕。把脚也朝颜兰烬那里伸了出去。

  颜兰烬摇了摇头,指着她的手说,“这个是让你放心,我不会冒犯你。”完了又指着她的脚镣说,“这个是让我放心,你不会冒犯我”

  南宫清这下乐了,虽然你有几分姿色,但是我还不至于去冒犯你。

  南宫清白了他一眼,又看着颜兰烬房间里面的窗户,不大也不小,正好自己可以出去。

  颜兰烬一眼就看破她的想法。

  “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这里是太尉府,随随便便地两个府兵都能再次把你网住,出了这个门,到处都是算计。更何况,你在太尉府里面闹事,怕是真的活不过天亮。到时候说你刺杀太尉,也不是交代你一条命就能了结的事情。”

  南宫清来火了,这明晃晃的在威胁自己。但是他说的有理有据,又不由得自己不信。父亲向来不喜欢颜家,在朝廷上的关系自己不用想也知道,自然是水火不容。若要说是两家暗斗,虽然南宫不稀罕做这种龌龊事,但是要真的是自己在这里被活捉,颜家又咬紧嘴,也保不准皇上不信。

  到时候皇上即便是再想偏袒父亲,真凭实据摆在这里,也总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毕竟在皇上眼中,面子比南宫将军要重要。

  那既然这样,既来之,则安之。

  南宫清坐了下来。提起茶壶就往杯子里面倒水。边倒水还边看着颜兰烬,满眼都是不管你什么企图,你都会先一步死在我手里。

  “你不怕水里有毒吗?”

  南宫清利索的一饮而尽,依旧是刚才的眼神。

  “说吧,怎么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复姓南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复姓南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