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红帐迷情一
末衿伊2019-09-06 17:132,341

  睁眼便是满目的红。

  这是……帐顶?视线巡游了一圈,没错,这个是帐顶,还有红色帐子与红色床幔!

  他躺在床上!

  本能的往帐外看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木制物,却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仔细一看,铺着红桌布的圆桌上两支红烛摇曳,红烛周围还摆满了盘盘叠叠,每个盘上面似乎还贴了个红色的字。

  什么字呢?凌俊泽想要坐起身来,右手却碰到了一方柔软,鉴于之前的婴儿草事件,他猛地缩了手,一个翻身下了榻。

  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了一套红色汉服,确切地说是喜服,因为胸前的红色大绣球还没摘掉,脚上套的是一双绣着金龙缠绕的黑色靴子。

  不用看那个字,他大体也能猜到是个“喜”字。

  那跟他结婚的又是谁?

  目光慢慢挪回床上,只见一个闭着美目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子穿戴一身凤冠霞帔,修长白嫩的双手置于腹部得体端庄地睡着,如同睡美人般……

  在这红色衬托之下,女子的面色更显得白皙红润,美得不可方物。

  就在他怔愣之间,女子忽然扇动了如扇子般的眼睫毛,眼睛睁了开来,微微侧头,视线与他相触在了一起。

  红唇微勾,她笑得极美:“相公,你醒了?”

  声音轻灵动听,仿佛能蛊惑人心。

  可惜对于见惯了之前的诡异,凌俊泽始终保持着理智,不敢掉以轻心。

  “你是谁?”他警惕地问道。

  女子侧过身子单手支撑头部,袖子滑落下来,露出白藕般的手臂,身形妖娆,始终微笑着:“我是你的娘子啊!相公,良宵一过你便忘记了吗?”

  凌俊泽看着她那张笑颜,心底越发觉得寒冷如冰。她虽在笑,却毫无温度,眼神中除了魅惑之外其余全是杀意。

  这是什么地方,其他人又在哪里?鲁逸大师曾叮嘱过让他们千万不要分头行动,可一进入书中,他们便失去了知觉……

  可唯一能告诉他的却是眼前这个面笑心狠的女人。

  稳了稳心绪,凌俊泽不慌不忙地坐了下来,倚在圆桌边:“娘子既然与我修好,那可否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子下得床来,赤着嫩脚婀娜得“飘”到了他的身边,趴在他的肩膀上,在他右耳边娇媚道:“夫君不急,咱先把最后的夫妻之礼行完再说,可好?”

  呵!凌俊泽心中暗笑,这个桥段他不要太熟悉了,在行夫妻之礼时一般情况下,此女便能吸干他身上的阳气滋补她自己,所谓采阳补阴!

  凌俊泽摇摇头道:“娘子亦莫急,待我找到我的同伴来给我们贺喜后才行礼也不迟啊!”

  女子轻笑着搂住他的脖子,转首到他的左耳边,声音透着失落:“夫君,我难道不美吗?”

  “美!很美!绝美!”美到让人不敢直视,美到让人心悸!

  听到赞美的话,女子高兴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欢快地拉起他的手,亲昵道:“夫君,既然我那么美,你为什么都不心动呢?”

  心动?他盯着那双毫无温度、冰冷似铁的手,只感到一阵阵的心惊!

  “此刻我的心一直在跳动!而且只为你!可是我能感觉出来其实你根本不爱我啊!”他故作伤情道,“你若真的爱我,便不会时时紧逼于我,你若真的爱我,便不会不顾我的意愿,你若真的爱我,便会感同身受!”

  说着,他轻轻地推开了她的寒手,站起身离她一段距离。

  论演戏,他还是在行的,写小说的若连戏都不会演,怎么塑造一个个鲜活的角色?

  就看谁最后笑场吧!

  女子垂下眼睑敛了表情,不过片刻随即又笑开了嘴角:“怎么会?我可是最爱你的!爱你爱到骨子里去了!我的骨头上都刻着你的名字呢!”

  凌俊泽转身看向她,只一回首,那女子脱了层层嫁衣扯掉凤冠,露出一副森森白骨,刚才还触碰过的肉手,此刻竟化作了黑漆漆的骨头,原本的美貌瞬间变成了一个骷髅头。

  此时此刻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以前创作的时候,下意识知道这些都是假的,是自己凭着想象力创造出来的鬼怪,也没有怕的必要,可真真实实、毫不掺假的鬼正咧着白骨嘴对你“嘻嘻”笑的时候,才真真正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毛骨悚然、心惊肉跳!

  白森森的牙齿上下张开合拢,腐烂的声带传递着模糊的重音:“你看看!快看看,这里就是这里刻着你的名字!”

  她一边一步一步地朝他走了过来,一边用骨头手指指着胸腔其中一根肋骨给他看。

  他扶着圆桌往后退,她步步紧逼,两人如同躲猫猫般围着圆桌转圈圈。

  “你快看看啊!我真的很爱你的!你瞧,这里全是你的名字!”她似乎很有耐心,像猫戏弄着老鼠一般,明明可以一招制胜,却故意让着他。

  “我为了你可以去死呢!我亲手撕开了肋骨上的肉,把骨头露出来,用烧制好的匕首在肋骨上狠狠地刻了下去,刻完之后,我再一针一针地缝好伤口,整个过程我都没哭喊过,我是笑着做完这一切的呢!”

  “疯子!”一个人对自己尚且如此残忍,那对别人就更不用说了!怎么办?该怎么把这个疯子收服起来!

  游戏迟早要结束,全凭它的一念之间!

  对,鲁逸大师给他的那本《神魔随想录》呢?

  他摸遍全身上下也不见那本书的踪影?去哪了?

  他记得他来之前穿了一件白T恤和一条休闲裤,那本书就放在裤子口袋里,只要找到他的裤子,拿出那本书便能收服这只鬼了。

  躲避骷髅女之余,他还要不经意地扫过房间的各个角落寻找衣物。

  “对,我是疯子!你不是经常喊我疯婆子吗?可是我为什么会疯,难道你不知道吗?是你逼我疯的,是你逼死我的,是你跟那个贱人……”估计是他的一句话将骷髅女彻底掀起了激动的情绪,一会咯咯地笑,一会儿声音尖细刺耳地亢奋道,完全陷入疯癫状态。

  看来这是一只有故事的鬼啊!

  听她的语气,按常理来推,估计她的夫君跟人跑了……所以她憎恨男人,同时又把对那个男人又爱又恨的感情放在了别人的身上?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重新思考了一番。

  “好吧!我才是那个贱人!”话落,骷髅女将地上的嫁衣一件一件地套了回去,毫不避讳,也无需避讳,束好腰后再将凤冠戴上,只一下又恢复了之前绝艳的容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小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