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铭心糖果屋2020-03-25 09:321,679

  他虽为万人之上的王,可他有太多的顾虑,也有太多太多需要背负,身为君上,本就不该为儿女私情所牵绊。

  楚墨漓闭目以掩去眼中流露的情绪淡淡道:“是。”

  是?是。

  秦雨念攥紧了手。

  他说是。

  他说他只是在利用她,他说他从未曾对她动过情,他说她不过是他登上皇位的一颗棋子,他说……他不爱她。

  她尖长的指甲嵌入掌心,顺着杂乱的手掌纹路流出一抹殷红。

  心口处一阵撕裂般的刺痛蔓延开去,让秦雨念一时间难以呼吸。

  痛,好痛。

  痛到都让她流泪了呢。她还以为,在她为他一路斩杀,开辟一条用鲜血铸就的漫长之路时,她的心早就变得残酷无情了。

  没想到,她还会哭。

  没想到啊,她竟会因他的绝情而哭。

  帝王无情,她早该懂的。

  “何必呢。”秦雨念的声音嘶哑,染上抹笑意更显讥讽。

  “说完了吗?”楚墨漓狭长的凤眸斜晲向秦雨念,冷冷地直视过去不带任何温度。

  “若你来只是为了说些无关紧要的废话,那就可以走了。”他背过身行至紫檀木椅后坐下,没什么神情的脸表明了他的不想多谈。

  秦雨念轻笑。

  “妾身自知无力为陛下打理后宫,自请退位让贤他人。”她鬓角余出的发随着她垂首的动作而滑下,挡住她的小片侧脸,让人无法看清她此刻的神色。

  “只要陛下肯饶过妾身母家。”秦雨念屈膝跪地,膝盖砸地的声音极其沉闷的在大殿响起,传入楚墨漓的耳中却更带一份决绝。

  这一跪,跪去的是她对他仅剩的情谊。

  他骨节分明的指一紧,墨色的瞳黯下随即又恢复往常。

  不能说。

  至少现在,他还不能。

  “放过?”楚墨漓嗤笑一声,望向秦雨念的眼神满是讥讽:“爱妃倒是说说,有何等筹码足以让朕选择放过。”

  秦雨念仰起下颔,抿紧的唇死死的绷着。她抬眼对上楚墨漓的目光,答得不卑不亢:“妾身并无筹码。”

  “妾身是在恳求。”她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原本黯然无光的眸子此刻却透出一抹坚定。

  她有能力助他登上皇位,就也有能力一点一点地架空他的实权。这个道理她懂,楚墨漓自然也心知肚明。

  新皇登基,政权不稳。

  这是自古以来的常态,因此新帝才需要招揽一个足够强大的世家的鼎力支持。像楚墨漓这般上位尚未几天便急着扳倒后台的帝王,却着实难见。

  朝中大臣多是他爹的门客,此刻不发声只怕也是拿不准各路的心思。她皇后之位尚在,朝中势力亦在,只要她想,她随时能够着手布局。

  即便是弄不垮他,也定是会给他带来不小的冲击。

  她不明说,是在给他最后的提醒。

  也算是她对这么多年来自己感情错付的慰藉。

  “你会是朕的皇后。不论如何,一直都是。”

  “朕曾经许诺过的,都会做到。”楚墨漓直视着她,薄凉的神色未变,像是在说着什么极其寻常之事。

  “朕乏了,你也离吧。”他挥挥手,语气不耐。

  秦雨念并不流连,她干脆利落地起身,告退,然后走出大殿。

  难过吗?

  她是难过的。

  恨吗?

  她也是恨的。

  她不甘,屈辱,憎恨。却都比不过她源于内心的深深的痛苦。这种痛苦太过真实,真实到她几乎难以自抑的在他的面前落泪。

  不想这样难堪的在他面前。

  不想让他在最后看到的是这样一个软弱而无能的自己。

  在来之前她便做好了心理准备,她以为自己是可以做到波澜不惊沉着应对的。

  事实却不然。

  她太高估了自己。

  她爱他。那个男人。如果可以的话,也许她会爱他一辈子,即使她知道他只是在利用她。可是不能了,再也不能了。从她知道他陷害她全府谋反的那一刻,她就再也不能继续爱下去了。

  她应该恨他。

  她应该毫不手软地展开行动,用她曾经用来帮他的手段来对付他;她应该心狠手辣,而不是直到现在还在这里因为自己的儿女情长而感到难过。

  她生来就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

  她肩负着的是一整个家族。

  秦雨念知道的,从她有了意识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

  只是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一个人。她也有一个普通人所有的情感。她……也是会难过,会伤心的……一个人啊。

  秦雨念停下脚步,倚着朱红漆色的檀木栏杆出了神。

  天气晴好。

  风要起了。她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