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93
月童2019-09-18 10:412,078

  那个与陈羽鸣认识的警察叫赵先民,一见沈则来了,立即把他喊过去做笔录了。顾可就一个人坐在老人对面,看着秦向宝夫妻忙的跟个陀螺转似的,也没让老人瞧上一眼。

  突然,从外面风风火火走进来一个打扮得年轻时髦的中年女人,皮肤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比秦向宝看起来要年轻几岁。

  她一走进来,目光便在四处逡巡,看到秦向宝夫妻以后,她立即走过去,也不分什么场合,直接嚷骂道:“秦向宝?你怎么照顾爸的?这么大个人走丢了,你竟然不知道?”

  “你还有脸说向宝?我们照顾爸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就摸摸自己的良心说清楚,自己照顾过爸几次?有什么资格说向宝?依我看,我们在照顾爸的时候,你正在忙着傍大款吧?”

  “你胡说什么?我这不是工作忙吗?当初你们答应先照顾爸的,你们倒好,直接把爸送到养老院就算了,也没去看过几次。别想狡辩,我去养老院问过了。”秦向云也不输气势,夹枪带棒地怼了回去。

  就这样,两方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顾可在旁边看着听着,默默看了出大戏。看样子大爷这对子女并不见得多么孝顺啊,但秦向宝夫妇刚才那嘘寒问暖的样子也不见是装的,这就奇怪了。

  派出所的民警有的出警去了,只有赵先民和另外一个警察在值班。而赵先民正在跟沈则做笔录,另一个警察没在接待大厅,也没个人能阻止这越吵越烈的局面。

  就在张宝娟与秦向云即将大打出手的时候,赵先民听到动静,连忙跑出来阻止,“你们嚷嚷什么?这是派出所,不是菜市场,全都住嘴!”

  被赵先民严厉地喝止后,张宝娟与秦向云安静下来。赵先民板起脸来很严肃,他看向突然出现的秦向云,问道:“你是谁?跟他们认识吗?”

  “我是他女儿。”秦向云指了指老人,老实回答道:“我去养老院看我爸,院长说我爸走丢了,又告诉我我弟弟弟媳找到我爸了,让我来派出所问问。”

  “那你们又在闹什么?”赵先民不理解了,都是来找爸的,怎么还能吵起来?

  顾可在一旁看着,沈则走到她身边坐下,低声询问发生什么了,顾可眼睛发亮,小声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随后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感想。

  这边两人在小声八卦,那边赵先民也把秦家的事理了个大概,“意思就是,老爷子生病前养了好几年的狗在几天前就丢了,就想把狗找回来。你们都知道这个事,也答应了老人会把狗找回来,可你们谁也不愿意去找,觉得狗丢了就丢了,真要去找的话是浪费时间。老爷子这次会走失,就是为了找狗,我说的对不对?”

  “警察同志,你分析的很到位。只是你想想看,这狗不见了,养了那么多年,说不定就死外边了,该怎么找得着?这不是我们不帮他找,这就是在为难我们,我们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啊。”张宝娟捶胸顿足,极力表现出自己的无奈与老人的无理取闹。

  赵先民犯难了,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老人是找到了,剩下的都是他们自家的家长里短,他也管不着。

  这么想着,赵先民摆摆手,“行了行了,你们要是真孝顺,就把老人带回去好好照顾。自家老人得了老年痴呆症,还送到养老院去,你们这为人子女的,也有成人父母的时候,到老了,也不想自己的子女这么对待自己吧。好了,你们都回去吧,没什么事了。”

  “是,警察同志说的是。这不是工作忙吗?孩子要上学,我们要上班,也没什么时间照顾爸。不过以后我们会多抽时间陪陪他,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秦向宝夫妇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一左一右扶着老人往外走,丝毫没有理会秦向云的意思。

  秦向云气不过,正要追上去。沈则长腿一跨,追上秦向宝夫妇,递给他们一张名片,又走回来递了一张名片给秦向云,“我们宠物侦探社专门处理宠物失踪案件,我是社长沈则。如有需要,可以拨打上面的咨询热线,与我们进行详谈。”

  秦向云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到底没有拒绝,拿着名片走了。

  顾可凑到沈则身边,好奇问道:“社长,你这广告打得真牛。不过,你觉得他们会来找你吗?”

  “不知道,我们回去等着就是。”沈则耸耸肩,跟赵先民打了声招呼,然后双手插兜,悠悠闲闲地往外走。

  顾可见状,连忙跟了上去,继续在沈则耳边叽叽喳喳地八卦之前看的那出大戏。

  沈则被吵得耳根子疼,在她脑门上敲了敲,示意她闭嘴安静。或许是这个动作太过暧昧,两人同时怔住了。

  一瞬间,顾可的脸红的像个苹果。沈则尴尬的收回手,轻咳一声,道:“那个,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顾可一愣。

  沈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以他们这样的家庭关系,对待老人是否是真心的?又或者,刚刚秦向宝夫妇所表现出来的对老人无微不至的关怀是装出来的?”

  “依我看,那十成十是装出来的。你看秦向宝和他媳妇,虽然对老人关心备至,但我看到她接的热水把老人的手都烫红了,还一个劲儿地往老爷子嘴里灌。”顾可想到之前的事,顿时眉毛不是眉毛,眼不是眼地挑起刺来。

  沈则听了,只觉得好笑,“你是对他们心里有成见才会这么肯定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只是局外人。算了,不说这个了,这是人家的家事,我们管不着。”

  “……希望他们真的能把警察同志的话听进去。”顾可闷了闷,说了这句话之后就不再谈这件事,转而说起了别的。

继续阅读:chapter9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