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
月童2019-03-10 12:022,527

  回到侦探社,朱笑笑已经回来,看到从外面进来的顾可和沈则二人,以及他们一身狼狈的模样,朱笑笑惊讶,“你们这是去哪儿了?我就是去见个朋友的工夫,回来就看不到顾可了。”

  “笑笑,你打个电话给万姐,让她赶快过来。”沈则让顾可坐到沙发上,他把怀里捧着的三只小狗崽递给她。

  朱笑笑的眼睛顿时亮了,连忙抱着小狗崽跑去打电话。

  打完电话后,朱笑笑更忙了,她找出给宠物喂奶的奶瓶与奶粉,立即冲了一壶奶,挨个喂给饿极了的小家伙喝。看它们争来抢去的可爱样,朱笑笑逗得更开心了。

  “可能会有点痛,忍着!”沈则拿出医疗箱,先用酒精给顾可的额头擦拭消毒。

  顾可疼得倒吸冷气,碍于沈则还在恶声恶气地警告自己别动,只能任由他给自己处理伤口。

  处理好伤口后,沈则用纱布给她包扎好,“这几天别沾水,我每天给你擦一遍药酒,会好的更快。好了,今天也晚了,你先回去吧。”

  “是,谢谢社长。笑笑姐,我先走了。”顾可向朱笑笑打了声招呼,然后拿上东西走了。

  回到宿舍的顾可松了口气,这一天很充实,虽然累了点,但感觉还不错。带着一天的劳累,顾可洗漱完后写下了第一篇实习日志,然后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顾可差点迟到,匆匆忙忙赶到侦探社,刚好踩着点进门。

  她以为自己是最晚到的,没想到沈则作为社长竟然迟到了,其他人都来齐了,开始了各自的工作。

  没过多久,沈则打着哈欠顶着两个黑眼圈走进来,看上去像是一晚上没睡。

  朱笑笑打趣道:“沈社长,您一大晚上的不会没睡觉吧?”

  “差不多,被那两只小狗崽折腾到凌晨。”沈则揉了揉凌乱的鸡窝头,语气模糊道:“方研,给我冲杯咖啡,我有事要说。”

  “给。”方研任劳任怨地冲好一杯咖啡递到沈则面前,然后又从兜里掏出一把饼干,“你还没吃早饭,这些饼干你吃了垫垫肚子。”

  “你自己吃吧。”沈则接过咖啡,面对方研的“爱心饼干”,沈则似乎习以为常地拍开他的手,“一边儿去,别让我看到这些东西,我正烦着呢。”

  方研原本亮晶晶的眼神瞬间落寞下来,耷拉着脑袋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上去委屈极了。

  顾可看了心中不满,加上想起自己脑袋上的包和昨晚上的事,心里更加气愤!

  她走到方研面前,瞪了沈则一眼,然后接过方研手里的饼干,安慰道:“你别给他吃,好心没好报。刚好我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餐,你不介意的话给我吧。”

  “真的么?你真的愿意吃?”方研瞪大眼,黑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激动和兴奋,仔细看还藏着一丝狡黠。

  顾可点点头,往嘴里扔了几块小饼干,觉得味道虽然有点怪怪的,但还是挺好吃的。因此,她把剩下的饼干都吃完了,对方研道了声谢,然后走回自己的位子。

  期间整个办公室里都诡异地安静下来,大家都抻着脖子以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瞪着她,似乎都忘了说话。

  直到顾可拉椅子的声音才把众人惊回了神,沈则一脸玩味地打量顾可,对她刚刚的讽刺话语选择了充耳不闻,似乎有更有趣的东西在吸引着他。

  于初推了推脸上又宽又厚的眼镜框,忍不住问道:“顾可,咋样?”

  “什么怎么样?饼干味道还不错啊,没什么问题,你们怎么都这样看着我?”顾可不解地打量了周围人一圈,见他们表情各异,心中不禁起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我说的不是饼干的味道,而是……”

  “咳咳,大家都各干各的,别多管闲事。于初,让你做的事做完了吗?没做完赶紧做,别瞎逼逼。”

  于初还想说下去,却被沈则阴阳怪气地打断话头。沈则发话了,于初叹了口气,以一种“自求多福”的目光看了顾可一眼,便不再开口了。

  纪明月抱起自己的猫咪,远离了方研的办公桌,那上面还残留着一些饼干碎屑。最后他叹了口气,跟沈则打了声招呼,说要出门一趟买点东西。

  沈则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同意他出去了。

  朱笑笑走过来拍了拍顾可的肩膀,叹道:“你这冲动的性格应该改一改了,否则下次不知道要吃什么亏。”

  “笑笑姐,你在说什么?”顾可一脸茫然,不明白朱笑笑的意思。

  朱笑笑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沈则不吃方研的饼干吗?”

  “不知道。”顾可摇头。

  “味道怎么样?”朱笑笑又问。

  “味道还不错,没有什么奇怪的啊。”顾可心里一沉,难道那饼干有问题?

  “这就是最大的奇怪之处!”朱笑笑没好气地道:“方研喜欢研究猫粮狗粮,这饼干也是给宠物猫狗吃的。但这不算什么,主要是他喜欢自制宠物口粮,总会在里面加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为此,他就让人来试吃,我们侦探社里几乎所有人都被他坑过,想想真是惨不忍睹。而那些味道最好的猫粮狗粮,往往是最容易出事的!”

  朱笑笑的声音不大不小,办公室里每个人都听得见。听她说完,所有人都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除了盯着顾可露出见猎心喜的表情的方研。

  顾可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暗自懊恼自己真不该冲动,同时愤愤地瞪着方研!

  就在这时,肚子突然难受起来,里面开始唱起了大合唱,顾可没办法,立即捂着肚子冲进了卫生间。

  方研见状,还想跟上去,被沈则拦了下来。方研低垂着脑袋,满脸失望,嘴里喃喃道:“难道这种口味的猫粮还是无法使用吗?人类都没法正常消化,那么小猫咪就更加不可能了,好可怜的小猫咪啊……”

  要是顾可听见,估计能气晕过去。难道她一个大活人还比不上猫猫狗狗吗?

  沈则拍拍他的肩膀,“行了,做你的事去。”

  然而此时蹲在卫生间的顾可十分痛苦,一站起来肚子又开始痛起来,来来回回几次,顾可干脆不起来了。直到蹲了半个多小时,腹泻才稍微缓下来。

  顾可已经拉的虚脱了,她扶着墙走出来,捂着肚子满脸痛苦。

  朱笑笑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给她倒了温水,“怎么样?”

  “笑笑姐,我好难受。”顾可只觉得浑身乏力,喝下一口水后,肚子又开始难受起来。她连忙起身,再次进了卫生间。

  等她出来时,纪明月已经回来了,在她的桌上放着一盒药。顾可拿起来一看,是止腹泻的。

  顾可明白了,纪明月应该是知道自己吃了饼干会怎么样,所以才出去给她买了药。顾可感激地冲纪明月笑笑,将药吃了下去。

  纪明月依旧笑得温和,示意她不用谢。沈则走到他身边,故意放大声音道:“明月啊,整个办公室里就你最好了,谁谁谁吃了方研的东西,都是你在买药,都快成一项业务了。”

继续阅读:chapter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