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月童2019-07-21 13:322,780

  顾可眼睁睁地看着撒了欢似的哈士奇一个纵身一跃,扭曲的狗脸离自己越来越近,下一刻鼻子一痛,然后自己被哈士奇扑倒在地。鼻子上的痛感后知后觉地传来,顾可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也忘了推开压着自己的哈士奇,就那样直挺挺地呆滞茫然地躺在地上,任由鼻血横流。

  “啊——”终于,顾可发出一声痛呼,捂着鼻子蜷缩在地上,眼泪汹涌流出。哈士奇看到自己闯了祸,终于不再闹腾,它围着顾可不停地走动,最终被人制服,用透明胶帮助,塞在一个超大号的垃圾桶里,身上套这个垃圾袋,身体被牢牢卡住,动弹不得。

  顾可的身上被弄得很脏,鼻子被撞出了鼻血,这一刻所有的委屈和愤怒交织在一起,她忍不住哭得更伤心了。

  沈则看着这一幕,皱着眉走过去,也不介意顾可身上沾满的污秽物,把她从地上扶起来,又拿了包纸巾给她擦鼻血。顾可的鼻子被撞的红肿难看,擦干鼻血后,看上去有些滑稽,沈则本来还十分同情她,但看到她这副样子后,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了,我带你去医院,别哭了。”沈则帮她把身上的脏东西擦干净,又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顾可吸了吸鼻子,终于止住了哭泣,她泪眼朦胧地看了沈则一眼,恨恨的道:“那只该死的臭狗,这么顽皮,难怪会被主人抛弃!”

  “别哭了,它也不比你好到哪里去。”顾可的鼻子肿了,说话带着软绵绵的鼻音,沈则别过脸去掩饰住自己的笑意,指了指那只被捆成粽子的哈士奇:“你今天算是工伤,医药费我给你出怎么样?”

  “哼,都是这只臭狗的错!”顾可吸了吸鼻子,哼哼唧唧道。

  沈则真的快忍不住笑意了,他掩饰性地咳了咳,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你跟我去医院。于初,在我回来之前,把这里处理好,笑笑,你协助他!”

  “老大,这狗怎么办?”于初在后面喊道。

  “先送去万姐那里。”沈则回了一声,就带上顾可开车去医院了。

  来到医院,沈则带着顾可去了认识的医生那里治疗伤口。医生看着顾可充血肿胀的鼻子,一边说笑,拿她打趣,一边给她上药止血。

  顾可默不作声地忍着痛让医生处理伤口,心里其实又羞又怒。但没办法,她也不能现在跑回去跟一条狗较劲啊。

  从医院出来,顾可也没说话。沈则见她这会儿这么安静了,回头看了她的红鼻头一眼,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咳咳,那什么,你今天这伤就算工伤吧,医药费我替你报销。一会儿你也不用回侦探社了,我送你回学校好好休息怎么样?”

  “是,谢谢社长。”顾可说话的语气瓮声瓮气的,鼻子堵住了没办法大声说话,嘴巴的动作大了就会牵扯到鼻子,时不时疼得倒抽冷气。

  “行了,上车吧。”沈则打开车门上了车,等顾可上了后座,他发动车子把顾可送到了她的学校门口。

  之后沈则回到侦探社,于初也把侦探社里的事情全部摆平了,每个人又回到原处,开始处理手头上的工作,也没太在乎之前发生的小插曲。

  沈则一进门,于初就迎了上来,笑嘻嘻道:“老大,事情我都搞定了。”

  “干的不错。”沈则打量了一下办公室里环境,满意地走到沙发前,把车钥匙往茶几上一扔,然后躺在沙发上翘起脚吩咐道:“把方研给我喊来。”

  “是,老大!”于初立即跑去把缩在自己位子上的方研拎了过来。

  方研看着沈则严肃的表情,难得心虚了一次。虽然还是板着一副正太脸,但那飘忽不定的眼神出卖了他的心思。

  沈则的表情很严肃,瞪着他的目光让他倍感压力。终于,他承受不了这种压力,主动开口认错:“社长,我错了。”

  “你错了?你不是一直我行我素吗?现在怎么知道自己错了?”沈则沉着声音冷声说。

  方研的脑袋垂得更低了,这下死闭着嘴更加不开口了。沈则气笑了,“我以前是不是明文规定过?在这个办公区域内,你的那些猫粮狗粮可以给任何人吃,唯独不能喂给动物吃,你说说看你今天为什么把狗粮喂给哈士奇吃?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我……”方研沉默一会,张了张嘴,再次承认错误,“我知道错了。”

  “哼!只有知道错了这么简单?”沈则有些不耐烦了,他烦躁地揉揉头发,指着他道:“因为你间接扰乱公共秩序,造成工作人员受伤,这期间的清洁以及治疗费用都从你的工资里扣。还有,之前那个A级的松鼠失踪案由你一人全权负责,给你半个月的时间,搞不定的话你就等着工资全扣吧。”

  “是,我知道了。”方研点点头,乖乖跑去翻找资料,追查案件了。

  沈则狠狠出了口气,这时候觉得有些口渴,恰好手边递来一杯水,他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水杯看了大献殷勤的于初一眼,“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忘了说,笑笑姐把哈士奇送去万姐那儿了,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于初嘿嘿笑道。

  沈则打量他几眼,起身拿起车钥匙往外走,边走边道:“赶快回你的位置去,我去找一趟羽鸣,把哈士奇的事跟他说说。”

  “好的老大,老大慢走!”于初跟出来,把沈则送上车,目送汽车开走,他才一蹦一跳地跑回去,躺在沙发上悠悠闲闲地晃悠着腿,嘴里嘟囔道:“终于体验了一把当老大的感觉,怎么也得享受享受。”

  沈则找到陈羽鸣的时候,他正在一个KTV包厢喝酒,身边围着几个衣着性感暴露,长得千篇一律的美女,正你来我往地猜拳喝酒。

  包厢里的音乐声开得很大,说话都要靠吼才能听得见,有几个穿得花里胡哨的青年拿着话筒一边抽着烟,一边深情地唱歌。空气里弥漫着烟酒的味道,还夹杂着那些女人身上刺鼻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别提多奢靡了,也让人难以适应。

  沈则被那晃眼的灯照的眼睛难受,他站在门口的位置,目光在沙发上搜索陈羽鸣的身影,然后冲过去一把把陈羽鸣拉出了包厢,后面还传来女人们大惊小怪的声音。

  “阿则?你怎么来这里了?”陈羽鸣脑袋有些发懵,喝了酒有些醉了。不过看到一向不愿意踏进这种地方半步的沈则居然会跑到这里来,难免会感到惊奇。

  “我有事跟你说。”沈则皱着眉,捂着鼻子退远了点,实在是难以忍受他身上那些奇奇怪怪的气味。

  “什么事?快点说吧,她们还在等着我呢。”陈羽鸣有些急不可耐了,连忙催促道。

  沈则看到他这副酒色奢靡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把上午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他。

  陈羽鸣不以为意,“哎呀,我以为什么重要的事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只二哈随你怎么处置,最好是把它送回给他的主人。到时候只要跟我说一声就好了,其他的随便你,你自己决定。”

  “羽鸣,你认真点。”沈则在他脑门上拍了一掌,对于工作上的事,他从来都不马虎。既然哈士奇是陈羽鸣带来的,那么陈羽鸣就是哈士奇暂时的负责人,他有权知道哈士奇的一举一动。

  “我现在很认真,阿则,你的心思我都明白。但是你觉得我这副样子能帮到你什么?如果这其中需要什么经费的话,就按你平常给人办理案子时的价格来,不用跟我客气。好了,不说了,我进去了。”陈羽鸣说完,拍拍沈则的肩膀就进了包厢。

  沈则叹了口气,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双手插兜晃出了KTV,然后开车找了个路边摊要了两瓶酒,独自喝了起来。

继续阅读:chapter1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