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
月童2019-04-04 12:532,863

  顾可外出买点生活用品时路过学校对面的夜市摊,没想到竟然看到了离开的沈则坐在这里喝酒。

  她心里开始纠结,是去打声招呼就走呢?还是无视了他直接走呢?虽然沈则这个人人品不怎么地,但好歹长了张人见人爱的帅气脸庞,这要是喝醉了,会不会有危险?

  正在顾可脑袋里天人交战的时候,沈则已经发现了她,冲她招招手:“过来。”

  “社长,你在这里喝酒?”顾可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扫了一眼桌上的空酒瓶。

  “心里有些烦躁,随便找了个地方喝两杯。你这口罩不错,这样遮着脸果然看得顺眼多了。”沈则给自己倒了杯酒,倒没有问顾可喝不喝。

  顾可闻言,气得直跺脚,“你这人怎么嘴巴这么损呢?”

  “我说的是实话,不爱听你就走。”沈则喝一杯酒,看也没看她一眼。

  顾可气急败坏地踢了一旁的凳子,引来周围人的关注。她急忙道了一句歉,然后瞪着沈则,压低声音恨恨道:“那你喊我来干嘛?喊我来我就来,喊我走我就走,凭什么?”

  说着,顾可拉过被自己踹倒的凳子,坐到沈则旁边,看样子是不打算走了。

  沈则有些烦了,皱着眉看她:“你这烦不烦啊?是不是看我长得帅,舍不得走了?”

  “我……我呸,长的帅的多了去了,长的帅的人品好的却没几个,纪学长不仅人长得帅,人品还好,比你好多了。我要是舍不得,也只是舍不得纪学长。”顾可恼了,之前还感念着对方把她送去医院,给她批假,决定陪他坐坐,现在这样看来,这人根本就是嘴欠皮痒。

  “纪学长?”沈则倒酒的动作一顿,挑眉看她,若有所思地问道。

  顾可被他上挑的眉眼与上扬的声线弄得心如鹿撞,坐立不安。她强忍着自己的异样,紧张得快结巴了,“是,是啊。纪明月前辈,就是我的学长,你看,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不是吗?”

  “原来如此。”沈则啧啧叹道,“真不知是缘分呢,还是孽缘呢。”

  “你什么意思?”顾可气恼地瞪着他。

  “字面意思。”沈则懒得搭理她,喝完最后一杯酒,起身就走。

  顾可跟在他身后,喊道:“你这人走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不知道这样不礼貌吗?”

  “礼貌也是对人的,对你就算了。”沈则挥挥手,头也不回地上车,开车走了。

  顾可站在路边瞪着扬长而去的车影,气得几乎咬碎银牙。她气呼呼地回到宿舍,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随便吃了点带回来的午饭,就躺到床上闷头大睡。

  沈则的心情莫名开朗起来,回到侦探社时,朱笑笑已经回来了,他朝她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想到哈士奇的事,沈则叹了口气,打电话给万姐,问她哈士奇的情况怎么样。万姐说哈士奇状态很好,给它做了清洁之后,模样比之前脏兮兮的样子好看多了。

  沈则想起上午的事,忍不住笑道:“万姐,那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那货的伙食费由我们侦探社出。”

  “不用了,它能吃多少?只要不捣乱,随便它住。”万姐在电话那头笑道,想来也是知道上午侦探社发生的事,她拒绝了沈则的意思。

  沈则眼神微暖,道:“万姐,你拍几张哈士奇的照片发给我,尤其是它脖子上的项圈,要清楚一点,我们这边好给它找到主人。”

  “行,你等一下。”万姐笑着答应了,然后挂断电话,不一会儿就发来几张照片。

  沈则放大照片看了看,那个项圈很特别,看上去皮质很软,应该是定制的,这样就不会因为哈士奇的挣扎而伤到脖颈。可用来扣住狗牌的铁环断裂了,看样子狗牌就是这样掉的。

  而且这只哈士奇长得很大众化,体型中等,毛发经过打理后泛着应有的光彩,腹部的白色毛发看上去很柔软,但背部的深色毛发偏向灰蓝色,不是纯正的黑色。

  这么一看颜值还挺高,为什么它走失这么多天,它的主人竟然没来找它?如果是被主人抛弃了,那么它脖子上不应该有一个质量这么好的项圈才是。沈则独自沉思,到底在这只哈士奇的身上发生了怎么样的事?

  沈则思索一轮之后没有得出结果,只好把照片发给朱笑笑,让她打印出几张寻狗主人启示,明天去张贴在附近社区的公告栏上。

  陈羽鸣终于抛弃那些莺莺燕燕,想起哈士奇后来找沈则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整个侦探社里黑漆漆的,只有楼上社长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沈则就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摆满一堆资料,上面写满了他的推测结论。这些案件都是这段时间接到的,其他人都无从下手,沈则只能自己接手,认真分析收集来的资料。

  “哟,沈大侦探还没回家呢,这么忙啊。”陈羽鸣推开门走进来,打趣道。

  沈则看了他一眼,注意力又落回到面前的资料上了,“你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不去参加你那些所谓的‘应酬’了?”

  “我这不是想起一些事,来这里看看嘛。还是我了解你,知道一旦有案子,你都会一个人留在这里加班。不然的话,肯定会扑个空。”陈羽鸣走到办公桌前,跳起来坐在桌子上,随手捡起一份资料看了看,而后评论道:“如今这世道真是什么都敢养,这什么玩意儿,长得丑不拉几的,竟然还有人愿意养。”

  “这是金蟾,不懂别乱说。赶紧下去,身上的气味难闻死了,别弄乱我的资料。”沈则夺过他手里的资料,把他赶下办公桌,然后宝贝似的把摊开的资料细心收起来。

  “哥们儿,我知道你有气味上的洁癖,可也不能这么嫌弃你兄弟我啊。”陈羽鸣无奈地拍拍屁股,坐到一边去,“我们说说正事吧。”

  “你能有什么正事?”沈则嗤笑一声:“你的正事不是跟那些狐朋狗友,美女靓仔吃吃喝喝嘛,这里哪有你的正事?”

  “阿则,我错了。”陈羽鸣立即站起身,做出一副认错的样子,委屈地看着沈则。

  沈则看了他一眼,没说话,手上不停地翻找资料。

  陈羽鸣无奈,走到沈则面前,郑重道:“我知道我不该对那只哈士奇不负责任,我也明白你对待宠物的心情。阿则,寻找哈士奇主人的这段时间,我保证老老实实来上班,不再偷溜耍滑。”

  “羽鸣,你真的明白宠物之于人类的意义在哪里吗?”沈则沉默地看着他,最后开口问道。

  他的目光黑沉沉的,里面的神色透着一股深沉和压抑。这样的沈则跟那副总是不耐烦似的样子豪不沾边,但却能让人真正看到他面具下的真实模样。

  陈羽鸣直视他的眼睛,良久,他叹了口气,收起了往日里的吊耳啷当。他轻声道:“我不能理解,但我愿意接受。阿则,你这么多年的心结,从来就没打开过。你永远还是那个内心柔软脆弱的阿则,从没变过。”

  “……”沈则没说话,他不否认陈羽鸣对自己的评价。因为,没有人比陈羽鸣更加了解他。

  陈羽鸣接着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能像你这样,那么我们这个宠物侦探社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说的对吗?相信你也在调查每一个案件中都接触到了底下的那层肮脏,可你的眼里心里仍然没有沾上半点污垢,如同雨水洗过的天空那样,永远美好。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支持你把宠物侦探社办下去的理由。”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一个不养宠物的人,为什么会无条件地支持你吗?那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我兄弟,还因为你心中那份执着的善良,这些我都没有。所以,阿则,从今晚开始,我会陪着你帮哈士奇找到主人为止。”

  这一刻,陈羽鸣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充满了激情,自己的话更加斗志昂扬。此时的自己就像一位英明的演讲者,沐浴着太阳神圣的光辉,激励着人们勇往直前。

继续阅读:chapter1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