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月童2019-04-05 15:542,126

  于是,沈则眼睁睁地看着他关掉办公室里的吊灯,打开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台落地灯,然后站到一张凳子上,让灯光完全笼罩着自己,完美地装了一手好逼。

  “所以,你先从凳子上下来好吗?灯光太刺眼了。”沈则面无表情地打开吊灯,拔了落地灯的插头。

  “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话激励到?有没有?是不是很完美?很nice?”陈羽鸣不死心,趴到沈则面前,不停地问道。

  沈则把一本厚厚的书呼到他脸上,冷冷道:“你想帮我,就先把这本书看完。”

  “……阿则,我还有事,先走了。”陈羽鸣看着这本厚到垫桌角都闲高的书,眼疾手快地把它扔到一边,抬腿就要往外冲。

  “呵!”沈则只是发出一个字,他立马僵住不动了,然后垂头丧气地坐到沙发上,捧着书埋头看起来。

  这一晚上的加班就是一个通宵,第二天还没到上班时间,就有人早早过来了。

  沈则被吵醒,他到卫生间稍稍打理了一番,然后踹醒了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陈羽鸣,就下楼了。

  顾可听到动静,从电脑前抬起头来,就看到沈则一脸困意的走下楼来。她心里纳闷,难道这混蛋熬了一夜班?不过自己也算是失眠了一个晚上,他俩彼此彼此,可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昨天被沈则差点气炸的事情。

  “是你啊,这么早就来了,鼻子好了吗?”沈则也看到了顾可,见她还带着口罩,揉揉头发随意问了一句。

  顾可想起自己的鼻子就心里有刺,这回旧事重提,她误以为沈则是在嘲笑她,于是冷冷地回道:“不劳社长费心,我的鼻子好得很。”

  “那就好,今天你跟笑笑去把寻狗主人启示张贴一下。不过为了不影响我们侦探社的形象,记得把你这个可笑的吹风机猪的口罩摘了。”沈则挑眉,他一边冲咖啡,一边漫不经心地道。

  “你!”顾可气的话都说不出来,指着沈则“你”了半天,后面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这个该死的混蛋,他就故意的,故意让她出丑!外面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她要是有勇气露脸,就不会一大早戴着口罩来了。

  “阿则,你们吵什么呢?什么鼻子,什么吹风机猪?有早餐吃吗?”陈羽鸣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看样子还没睡醒,眼睛都是半睁半眯的,走路摇摇晃晃的。

  顾可惊讶地看着他从楼上下来,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应。这时候陈羽鸣主动向她打招呼了,“早上好,小呆瓜!”

  “……呆你妹啊!”顾可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了,气冲冲地夺门而出。一大早上来就尽是些晦气事,这样下去她会折寿的。

  陈羽鸣茫然地抓抓脸,指了指摇晃的门,又看向沈则:“发生什么事了吗?她好像有点上火。”

  “你去便利店买一瓶菊花茶来送给她,这样就没事了。”沈则眨眨眼,对陈羽鸣建议道。

  陈羽鸣反应迟钝地点点头,然后真的跑到对面的便利店买了一瓶菊花茶来,递给坐在门口旁边的摇篮上消气的顾可。

  沈则在里面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情景,无奈地喝了一口咖啡,接着转过身去,自动屏蔽外面的一切嘈杂声,悠然自得地喝着咖啡,享用早餐。

  当侦探社其他人陆陆续续前来上班的时候,就看到陈羽鸣缩在门口的摇篮里神色呆滞地喝着菊花茶,眼睛肿了一只。

  为了侦探社的形象,沈则把陈羽鸣拽了进去。作为罪魁祸首的沈则,完全没有心虚的意思,他训斥了顾可一顿,又做起了老好人开导陈羽鸣。

  最终顾可和陈羽鸣在他的有效“调解”下,关系变得莫名的好了。而最惨的陈羽鸣,因为起床气这回事被沈则坑了一把,至今都没反应过来。

  矛盾解开后,顾可心情也好了,便欢欢喜喜地跟着朱笑笑去附近各个社区张贴寻狗主人启示。

  陈羽鸣为了逃避被沈则逼着看书的悲惨命运,死皮赖脸地贴了上去,跟着顾可和朱笑笑一起去张贴寻狗主人启示。

  关键是这人不愧是情场老手,逍遥浪子,每张贴一张启示,就以极其风骚的姿势发表演讲,吸引社区里聊天下棋的大爷和跳广场舞的大妈来围观,最后一个个询问有没有见过这只狗的。

  有老人说见过,有老人说没见过,大家的说法都不一致,可谓是众说纷纭哪。顾可和朱笑笑无法判断话里的真假,就在社区里四处乱转。

  在看到一个人养了四条毛色不齐的哈士奇后,顾可三人终于心累得放弃了。老人们大多不爱养大型犬,所以对哈士奇的了解较少,看到每条哈士奇都觉得是一样的。

  所以当四条哈士奇分别乱窜时起,老人们就说不清了。有说一只的,但毛发颜色不一样,有说很多只的,但又分不出区别,可把人急坏了。

  于是,那群大爷大妈个个争得面红耳赤,就差摩拳擦掌了。关键时刻,陈羽鸣控制住了全场,夺得话语权,及时制止了一场“社区纷争”。

  为了防止这群大爷大妈哪天再次就这个问题而大打出手,陈羽鸣决定找来四条哈士奇的主人,帮助大爷大妈们辨别,这是四条不同的哈士奇。

  当有“好学宝宝”的大爷举手问答时,哈士奇的主人都会耐心回答,毕竟养了四条哈士奇,之前也给社区带来不少麻烦。为表歉意,哈士奇的主人很热心地配合了这次“辨狗大会”。

  这时,一个熊孩子揪住一条哈士奇的尾巴,大声发问:“叔叔,哈士奇真的会像别人说的那样天天拆家吗?”

  “只要不惹它不爽,时常盯着它,就可以规避这种风险。因为对哈士奇而言,拆家是为了发泄它对一切的不满。”哈士奇的主人是个帅小伙,他面带微笑,完美地做出了解答。

  “叔叔,你为什么养这么多哈士奇?不怕它们拆家吗?”熊孩子又问。

继续阅读:chapter1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宠侦探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