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凶案
结网先生2019-03-03 08:401,728

  我万万想不到,我的大学生活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无论多少人说,这段经历惊心动魄,我自己只想把它永远忘记。

  那是冻雨连绵的一天。

  那一天的雨下得是如此粘稠、如此令人不快。铅灰色的天空压得那么低,几乎触手可及。雨滴就像一连串交织好的阴谋,阴冷,细密,无处不在。

  那一天的雨,好像永远也不会下完。以至后来,我每每仰望晴空,都会想起那一天的阴雨,都会庆幸阳光还可以照在我的脸上。

  我像从前一样,在博智楼一楼,走廊左侧尽头的通宵自习室——4131教室里看书。当我出去打热水时,空荡荡的走廊里,只能够听见风雨声和我自己的脚步声。

  走廊灯光昏暗,我每天晚上都担惊受怕。教学楼值班室里守夜的老头,有一张阴鸷的脸,而且喜欢偷窥女学生。他的目光像一条毒蛇,冷腻地缠绕上你。

  他每到夜晚,就像个幽灵一样,在教学楼里巡查,同学们都喜欢叫他“打更人”。

  “打更人”的过去,是一个血腥的故事。

  他来自农村,靠打柴为生。他儿子高考落榜,女朋友却考上大学,毕业后又回来和他儿子结婚了。

  有一天,“打更人”儿媳的大学同学来做客,和他儿媳被他儿子捉奸在床!

  “打更人”的儿子一把抓起角落里的父亲用来砍柴的斧子,当头劈死了“奸夫”。然后,他又继续举起利斧,悬在了被一床鲜血吓呆了的妻子的头上。妻子举起双手,狠狠扛住他有力的手臂,苦苦哀求他饶过自己。

  男人放下了斧头,颓然坐下,双手捧着脸,哭了起来。他万万想不到,刚才还哀求她的妻子,趁着这个机会拿起他放下的斧头,狠狠朝他的头砍过去,一直砍到男人停止呼吸。

  而“打更人”,那一刻正站在掀起的门帘边,把才放下斧头的儿媳,把倒在血泊中的儿子,把床上那个毫无生气的赤裸的身体,都看个清清楚楚!

  后来,“打更人”的儿媳失踪了。

  警方来到现场,看到这样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都震惊了。

  他们的脚,几乎被血粘在地上抬不起来。他们不得不掩着鼻子,挡住浓烈的血腥气。

  他们在斧头上发现三个人的指纹,“打更人”儿子的,“打更人”儿媳的,和“打更人”的。

  他们也在斧头上发现了三个人的血,“打更人”儿子的,“打更人”儿媳的同学的,和“打更人”儿媳的。

  大家都怀疑,“打更人”在目睹了惨剧之后,又拿起斧头砍死儿媳,但是谁也没有证据。毕竟那个女人,从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打更人”自己又不肯承认,说儿媳畏罪潜逃了,斧头上的血,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个震动一时的惨案,就这样不了了之。“打更人”离开了那个村子,来到了我们学校所在的山城市。

  他来了我们学校之后,学生就传言说,他因为过去的事情,特别憎恨女大学生。

  我捧着水杯回到教室,像往常那样关上自习室的门。但是按照学校规定,不能锁。

  我看了一会书,变得昏昏沉沉的,趴在桌子上小睡了起来。

  我是被一阵冷风吹醒的,我也不知道我已经睡了多久。我只记得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心里微微感到奇怪,这冷风从哪里吹来的?原来,之前被我关上的门,现在已经不知道被谁打开了。门半敞在那里,被风吹得微微颤动。

  窗外,依旧大雨瓢泼。我打了个寒颤,想去关门。

  这时候,我看到走廊的墙壁上,消防栓的玻璃门不知被谁打开了,上面的封条被撕下来丢在地上。那里原本放着的,用来紧急情况下砸开门窗的小斧头,现在不见了!

  我站起来,因为趴在桌子上睡太久,我的手臂已经发麻。我的胳膊肘在桌子上一滑,撞到了一个东西。我回头一看,正是一把斧头,本来放在消防栓里的斧头!

  那把斧头上沾满了血,还有被血黏在上面的头发。

  我的目光落在我座位旁的过道上,大理石的地面上,侧卧着一具女生的尸体!

  她的脸微微朝下,额头上有一个深深的伤口。她的鼻子裂成几瓣,一只眼球也凸出来,好像还在狰狞地翻滚。那具尸体身上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风衣,颈上系着一条白色的纱巾。死去的,是我的同班同学。她叫林霄雪。

  我忍住了差点发出的尖叫。因为我不知道凶手是走了,还是正潜伏在什么地方,我害怕我的尖叫声会把他吸引过来。我得先逃到安全的地方。

  正当我迈出腿,想跨过林霄雪的尸体时,我一眼看到了“打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了自习室的门口,正用阴冷而诡异的眼神盯着我。

继续阅读:第二章 询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鹰眼之谁是麦克白(已完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