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询问
结网先生2019-03-07 04:113,247

  下课铃声响起了。楼梯那边传来一阵喧闹声,“打更人”转身走了。

  我迈过尸体,走出教室,却在大楼门口被“打更人”拦住。

  “警察来以前,你不可以走。”他生硬地说。

  从楼上走下来的林霄辰,是林霄雪的哥哥。他在听“打更人”说了什么以后,脸色惨白,飞奔到4131教室的门口。

  同学们纷纷跟过去看出了什么事。那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终于响彻了校园的夜空。

  警察来了。第一次,数辆行成一条直线、前后间隔有序的警车,连节奏都不差分毫地停列在我们的校园,警笛声打破校园的宁静。同学们涌上围观,窃窃私语。

  我和“打更人”作为最早见到尸体的目击证人,林霄辰作为死者唯一的近亲属,都在一间小教室里坐着,接受警察的初步询问。其中,林霄辰的情绪最不稳定。

  那警察看上去二十七八岁左右,五官端正,身姿英挺。他在我们对面坐下,在他犀利的目光下,仿佛一切秘密无所遁形。

  他问林霄辰:“你能确定死者就是你的妹妹,林霄雪吗?”

  “我能确定。”林霄辰说,“今晚七点左右,霄雪来过这栋教学楼,穿的这身衣服。”

  “她来教学楼做什么?”那个警察问。

  “交毕业论文的初稿。”林霄辰回答道。

  “交给谁?”

  “霄雪的两个论文指导老师,也是我的两个导师——形向东和肖剑飞。”

  “导师?”那个警察道,“你在读研?”

  “是的。”林霄辰说。

  “死者交完论文以后呢?”警察又问。

  “肖老师收下霄雪的论文了,可是邢老师只匆匆看了一眼,就把论文放回档案袋里还给霄雪,说还要改。然后两个老师就离开了,他们今天有聚会。”林霄辰说。

  “当时死者距离案发现场有多远?”

  “就在两个老师的教员休息室门口——4131教室的旁边。”

  这时候,一个女警察推开门进来了。

  她说:“王队,法医初步鉴定结果,死者的死亡时间在晚上7:30至9:30。死者是被利器多次击中头部,导致头盖骨碎裂而死。死者身上和脸上的伤,也是被同一利器造成的,但是却是在已经死亡后造成的。在4131教室的桌子上,发现的那把消防斧,是法医初步认定的凶器,上面有属于死者的血液、毛发和皮肤组织,并且其形状与死者伤口形状相吻合。此外,在死者的头发上,找到一簇不属于死者衣物的毛质纤维。”

  王队点点头,对她一挥手:“好,我知道了。你把这个老人家和这个男同学先带出去。这个女同学是第一目击证人,我要先向她了解一下情况。”

  他们临走时,王队又追问了林霄辰一句:“你刚才辨认尸体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你妹妹身上财物有所损失?”

  林霄辰想了一会,说:“是少了一样东西。不过,只是霄雪随身携带的一块手帕。”

  “那块手帕有什么特别吗?”

  “也没有什么特别,就是霄雪爱干净。”林霄辰哑着声音道。

  “好了,”王队说,“你出去吧。”

  小教室里,只剩下我和王队两个人了。

  第一次接受警察的询问,虽不至于坐立不安,但我的双手,终究是不自觉地互相轻轻揉搓起来。

  王队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方蘅。”

  “几年级,是否认识死者?”

  “大四,和林霄雪是同班同学。“

  “你是几点发现尸体的?”

  我答道:“应该是9:45以前,但不会早于9:40。”

  “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发现尸体不久之后,就打下课铃了。”我说,“我们学校最后一次打下课铃的时间,就是9:45。从我发现尸体到我听到下课铃的声音,这个时间不可能超过五分钟。”

  “那么你是怎么发现尸体的呢?”

  我讲述了整个过程。

  王队继续问:“你是几点到自习室的?”

  “我大概是7:00以后到的吧。”

  “进自习室之前,有没有看到与死者有关联的人?”

  我嗫嚅着说:“我……我看到林霄辰了。”

  “他来做什么,你知道吗?“王队看似温和地问。”

  “之前,听老师说,楼上教室有一堂考试,让他去监考。今天老师聚餐,都去玩了。”

  “除了他,还有别人吗?”

  “有,”我老实地说,“一个女孩子,还和林霄雪说过话呢。”

  “是在林霄雪的论文被老师否掉以前还是以后?”王队问。

  “以后。”我说。

  “那女孩是谁?”

  “好像叫叶萍吧,”我边回忆边说,“她是家具店的女店员,今天来给我们两个老师送他们预订的一张地毯,他们本来打算把那张地毯添置在教员休息室里。但我们老师又说不合适,退回去了。我听叶萍和林霄雪说话的意思,好像是她们以前认识,林霄雪知道她要来,所以约她办完事之后,留下来和她聊一会。”

  “想买地毯的两个老师,是刚才林霄辰说的,邢向东和肖剑飞吗?”

  “是的。”

  “你对这两个老师评价怎么样?”王队问。

  “肖老师向来慈眉善目,邢老师非常严厉,而且特别……古怪。”我双手不禁握紧,指甲已经隐隐刺痛了手心。

  “哦?”王队奇怪道,“怎么古怪?”

  我犹豫了许久,决定把前两天发生的一件事告诉王队。

  那天,邢向东居然让我到他宿舍里帮他洗衣服。洗着洗着,刑向东的手一扬,泡沫就飞溅到我的眼睛里。我感到火辣辣的一阵疼,连忙闭上眼睛,邢向东就要拉着我的手去水房里清洗。我从来不敢和男性接触,拼命地挣脱。最终,邢向东让我抓住一根洗衣竿的一端,他抓住另一端,带我去洗眼睛。

  “你的意思是,”王队问,“邢向东当时对你图谋不轨?”

  我慌张地摇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从那以后,我更加害怕邢老师了。”

  “据你所知,死者生前有没有与人结怨?”

  听到这个问题,我心头一凛。

  “我……不是很清楚,”我低下头,“我只知道林霄雪刚刚和男朋友分手,她的男朋友叫蒋杰屹。之前我偶然听到过他们吵架,好像是因为,蒋杰屹向林霄雪隐瞒了他有过一个前女友。林霄雪还把一杯水泼在地上,告诉蒋杰屹,他们之间覆水难收。”

  “蒋杰屹的前女友叫什么名字?”

  “罗姗。”

  “你认识吗?”

  我点了点头。

  “也是你们班的?”王队问。

  “不是,”我摇头道,“和蒋杰屹一个班的。他们都读研了。”

  “你怎么认识她的?”

  “这个……从前蒋杰屹在实习的时候,比较关照我,”我苦笑道,“罗姗误会我们之间有暧昧,来找过我。”

  “据你了解,罗姗对蒋杰屹还有感情吗?”王队问。

  “好像有的,”我说,“罗姗一直希望复合,可是蒋杰屹比较想和林霄雪在一起。”

  “死者身上只少了一块普通的手帕,”王队喃喃自语,“莫非是情杀?”

  我不说话。

  “你进入自习室之后,都做了些什么?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异样的声音,看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王队继续问道。

  我摇摇头:“没有,我来到教室就放下东西出去打热水。那个时候林霄雪和叶萍已经不见了,走廊里很安静。回来后,我看书看睡着了。”

  “你是先去打的热水,”王队轻轻指着我说,“你七点左右去打过热水?”

  “是啊。”

  “去哪里打的?”

  “走廊另外一边,有热水器的地方啊。”

  “在那之后,就没有去打过水了?”

  “没有了啊,”我说。

  “回来后睡着了?”

  “嗯。”

  “你睡了两个多小时?趴在桌子上?”

  “是。”

  “趴在桌子上睡一点也不舒服,”王队的目光锐利起来,“你怎么可能睡那么久?”

  “我不知道,”迎着他逼人的审视,我压制住自己的忐忑,“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他踌躇了几秒钟,站起来,伸向我一只手。

  “谢谢你的配合,”他说,“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我也站起来,迟疑着握住那只手:“警官客气了。”

  我转过身,正要离开,王队又叫住我。

  他说:“方蘅,你是用这个杯子打的水吗?”

  我回过头来,看到他手中所拿的,正是我的水杯。只不过之前,我一时情急,把它落在教室里了。

  “是的。”我说。

  王队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玩味的浅笑,把杯子给我。

  他说:“没事,这是我刚才勘查现场的时候,在现场的桌子上捡到的。既然是你的,就还给你吧。”

  我接过杯子,有一瞬的茫然,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陷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鹰眼之谁是麦克白(已完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