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打更人
结网先生2019-03-06 07:025,442

  “那又怎么样?”我把日记轻轻地放在桌子上,淡然地望着汪晓寒。

  “没什么,”汪晓寒扬起眉梢道,“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

  周静姝也回到了宿舍,她的目光落到我桌子上裱装精美的日记本上。

  她好奇道:“咦?这是从哪里来的?以前我怎么没见过你写日记啊?”

  “这是林霄雪的,我刚从她的宿舍里拿过来。”我说道。

  “你去了林霄雪宿舍一趟,就拿回来一本日记啊?这个用处不会很大吧?”周静姝失望地说。

  是啊,我自己也知道,我这一次几乎是没有任何收获,空手而归的。唯一一个似乎可以为我提供少许线索的日记本,现在还因为难以破解密码而不能打开。一时间,整个宿舍里沉闷如窒。

  “林霄雪本来也没有什么遗物,都是些书。”杨紫陌说,“方蘅只拿了一本《易经》翻了翻,林霄雪好像特别喜欢那个什么咸卦。”

  “咸卦?咸卦!对啊,咸卦!”我目光陡然一亮。

  “怎么了?”汪晓寒问。

  “或许,”我若有所思地说,“我可以再试试打开这个日记本了。”

  我迅速在日记本上拨下“669996”这几个数字,然后试着开启日记本上的锁。锁果然应声而落。

  “啊?林霄雪日记本的密码怎么会是这么简单的几个数字?不是6,就是9,而且9就是把6倒过来!”杨紫陌不解道。

  “其实呢,我对《易经》也没有什么研究。”我说,“我只是略懂得些皮毛而已。不过我知道,《易经》中所有卦象,都有六个位置,第一个位置叫‘初’,最后一个叫‘上’。每个位置上或有九,或有六。九表示阳,六表示阴。乾卦至阳,坤卦至阴。其余的都是阴阳结合,其中咸卦的本卦是‘初六,六二,九三,九四,九五,上六’。我见林霄雪在咸卦上做标记,应该是祝祷姻缘美满的意思。所以,她很可能在设定日记本的密码时,也寄托了自己的这个愿望。”

  “哦,原来是这样。”杨紫陌说,“怪不得这个日记本的密码如此简单。”

  “就是简单才让人意想不到,”汪晓寒说,“谁会想到有人会只用两个数字设定密码呢?”

  “唉,”我叹道,“有时候,最难破解的密码不是一串代表某个日期或者号码的数字,而是藏在一个人心里最深的秘密。”

  我打开林霄雪的日记,从头到尾细细地读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显然,林霄雪开始写这本日记的时候,距离案发还有很长的时间。那时候,她与蒋杰屹还是情投意合。

  我又翻过一页,那一天她写的是一篇读书笔记,是读莎士比亚著名悲剧《麦克白》的心得和感悟。只见她写道:

  麦克白与麦克白妇人合谋杀死了丹麦王,他们同样是杀人凶手,可是两个人有什么不同呢?他们的不同之处就在于,麦克白是受了麦克白夫人的怂恿而杀人,但之后却领略到了杀人的好处,因此而继续杀人,杀了班柯,还想杀班柯的儿子,从而成为了一个嗜杀成性的人。而麦克白夫人,虽然是始作俑者,但是她在杀人之后,却受到了极大的良心谴责……

  林霄雪洋洋洒洒写了一大段,我没有全部看完。但是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却不禁抬起头想了一想。在这场校园惨案中,凶手杀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他(或她)以如此残忍的手段杀人,又要把一个无辜的人一起拖下水,难道他不正是一个嗜杀成性的麦克白吗?这个“麦克白”,究竟是谁?

  我继续往后翻,后面记录着罗姗的出现,她和蒋杰屹的感情危机,乃至她是如何对整个世界心灰意冷的。

  我“啪”的一声合上了日记本,闭上眼睛长长吐了口气。林霄雪日记中流露出的悲观消极的情绪,就像一片雾霾,不知不觉出现在我心灵的上空,将我本就荒凉的识海遮蔽得暗无天日。

  我靠在椅背上,仰着头默然望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良久,终于重新打开日记来读。

  我最想看的,也就是最关键的部分,就是那天与我发生冲突之后,林霄雪又遇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凶手能够想到陷害我,必然是因为知晓了我和林霄雪之间的矛盾。策划这整起杀人事件,也应该是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因此,按理说,那件事以后,凶手很大概率又接触过林霄雪。不知这在林霄雪的日记中,会不会有所体现?

  然而,奇怪的是,日记中并没有那部分,甚至连同那件事都没有记载,而是早早在这之前就中断了。

  最后两篇日记,写的是她对于林霄辰对她多年来悉心呵护的感激,因为父母双亡、家境贫寒而感到的悲哀。两篇之后,戛然而止。为什么,林霄雪会突然停止写日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一个人多年来的习惯在一夕之间改变了?我真的很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日记为什么会在这么关键的一段时间里突然没有了呢?

  我感到焦躁和气馁,还有一丝困惑。我看这本日记,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头。这种感觉,那天我听林霄雪与蒋杰屹吵架时也有过。都是感觉,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头!到底是什么不对头呢?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我揉了揉太阳穴,用凉津津的手背冰一冰有些发烫的额头。

  此时的窗外,也已经是一竿夕阳半落在阳台上。停驻在晾衣杆上歇息的小麻雀,那土灰色的娇小身躯在残阳余晖中纤毫毕现。阳台外,峡谷深深。

  “我们去吃晚饭吧。”周静姝突然说。

  和我一样看到了阳台上的小鸟儿,她会心一笑。

  “我们今天不要去食堂了,去外面吃吧!”汪晓寒热情地提议。

  “与其去外面吃,”杨紫陌笑道,“不如我们自己煮火锅。”

  我们都说这个提议好,于是,我们一起去学校外面的市场买了食材。

  我们吃到了很晚,还没来得及收拾碗筷,宿舍的电就被断掉了。灯,一下子全都熄了。刹那间,黑暗从天而降,让措手不及的我们,在这个正值多事之秋的夜晚,都从心底漫出了一丝又一丝不详的预感。我不禁起身,小心翼翼扶着墙,走到了大厅里,看对面的宿舍楼。在我逐渐适应了这黑暗的眼睛里,一扇扇小小的窗子,也成了一个个方形的深黑色窟窿。

  无边的夜,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

  我们各自就寝。这一夜,我睡得不是很深,可是仍然模糊了意识,头脑昏昏沉沉间怪梦不断。

  第二天,我一睁开眼睛,就是想这个案子下一步该怎么查。毫无头绪的我,只能从调查那几个嫌疑人着手。

  我让杨紫陌她们三人都留在宿舍等我的消息,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博智楼的值班室。

  “你是……来找我的?”“打更人”粗嘎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中突兀响起。

  “嗯,”我说,“我是想来向您了解一下,案发当晚,也是就林霄雪死的那一晚的情况。”

  “你想知道些什么?”他说,“进来再说吧。”

  对于我的不请自来,“打更人”似乎并不排斥,反而能从他的眼底,捕捉到一丝莫名的窃喜。我的心,也随之好像被一只无形鬼手,倏然握紧。

  我随着“打更人”走进了他的值班室,值班室里的窗户正对着教学楼大厅的正门。今天的天气虽然不阴,可是因为屋子里没有开灯,始终有一种晦暗的感觉。房间中只有一桌一椅,桌子上只有一个生了锈的水杯,就连那锈迹似乎都剥落了下来。窗台的一角结着厚厚的蜘蛛网,好像是小飞虫落满灰尘的吊床。

  “案发当晚,在您值班的时候,您都看到了哪些人出入,博智楼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我问。

  “打更人”说:“案发当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一切都还和往常一样,我每隔一段时间去巡一次楼。整栋楼里,除了两个通宵开放的自习室,和二楼用来做考场的那一间,所有的教室都是关闭的。二楼与三楼之间,有个楼梯隔门,我8:30的时候把它锁起来了,所以从三楼开始,就不可能有什么人。”

  “您第一次巡楼和最后一次巡楼,分别在什么时间?”

  “第一次是你来到教室后不久,我巡过楼之后刚回到值班室坐下,就看到你经过我的窗口去打水了。”

  “那最后一次呢?”我追问道。

  “最后一次,”“打更人”回忆了一下说,“如果不算我在9:45下课的时候,在4131教室门口看到林霄雪的尸体那次的话,应该是8:25的时候巡过一次, 也就是那一次,我把二楼和三楼之间的隔门放下了。我那一次先花了五分钟时间巡视一楼,然后就到楼上去。不但放下了楼梯隔门,还检查了二楼所有的教室,除了还在考试的那间,二楼没锁的门都被我锁上了。”

  “也就是说,”我猜测道,“那一次你花了很长时间来巡视二楼?”

  “时间并不长,只有十分钟。”

  “你8:40的时候就回到值班室了吗?”

  “是的。”

  我点点头,继续问:“期间你有没有见到林霄雪和叶萍?知道她们去哪里聊天了吗?”

  “没有。”“打更人”说。

  对于“打更人”出奇的配合,我感到十分意外。

  看到我出了一会神,“打更人”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如果你没什么要问的了,我就去做我的事了。”

  “哎,不要啊!”我回过神来,有点焦急,“还有几句最关键的话要问您,能不能再耽搁您一点时间啊?”

  “还有什么话?”“打更人”冰冷地说。

  我怎么感觉“打更人”刚刚是故意假装赶我走,实际上是激我继续和他聊呢?

  “在7:00到9:40这段时间,就您看见过的,究竟有哪些人出入博智楼呢?”

  “全校那么多人,我怎么会全都认得!”

  “可是,总有几个印象深刻的能认得吧?”我顿了顿,“比如说,和本案可能有关的那些人,和林霄雪接触过的,您总会有一些特别的印象吧?”

  “林霄雪死了我才注意到她的,之前我根本不认识她!有哪些人和她接触过,我怎么会知道?”“打更人”终于不耐烦了。

  “不可能!”我的语气也强硬起来了,“如果你根本不认识林霄雪,那么为什么你那天,一发现林霄雪被人杀害,就去告诉了林霄辰呢?你是怎么知道林霄辰是林霄雪哥哥的?或者……你至少该知道,林霄雪和林霄辰的关系很亲密吧!”

  刹那间,“打更人”被我质问得无言以对。他的面貌也随之狰狞了起来。

  “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其实你一直都在默默地注意每个学生,却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是吗?”

  “这不关你的事。”

  “还是只注意女学生?”我感到一阵厌恶。

  “好了,你走吧!”“打更人”的态度变化,使他自己瞬间判若两人。从一开始的引我入室,到现在的下起了逐客令。

  “我还没有问完!”

  “我不想多说了!”“打更人”说。

  “我还是那个问题,”我坚持说,“在案发当天,晚上7:00到9:40的这段时间,您都看见过哪些人出入博智楼?”

  “蒋杰屹和罗姗!”说罢,“打更人”自己都惊讶地住了口。

  “什么时候?”我讶异道。

  “大概在8:50的时候,我看到蒋杰屹和罗姗进楼里了。不过,他们不是一起进来的,罗姗在前,蒋杰屹在后。是的,我认得他们。”忽然,“打更人”冲我……咧开嘴一笑,“那又怎么样?你满意了吗?”

  “他们一前一后来到博智楼,大概相差了多长时间?”

  “没有差多长时间,”“打更人”说,“罗姗一出来,蒋杰屹就进去了。他们还在大厅里遇到了。”

  “那么您认为……”我慢条斯理地说,“有没有可能是蒋杰屹或者罗姗,也就是说他们俩当中一个人,杀了林霄雪,然后匆匆逃离现场,或者,就是他们两个人合谋杀了林霄雪呢?

  “不可能。”“打更人”说。

  “为什么不可能?”

  “首先,罗姗和蒋杰屹都是进去一下,没有多久,马上又出来了,这个时间根本不够完成那么复杂的杀人;其次,他们离开博智楼的时候,林霄雪还活着。”“打更人”说。

  “你怎么知道那时候林霄雪还活着。”

  “因为那个女店员,听警察说她叫……叶萍,在罗姗离开博智楼时,还没有走。”

  “叶萍?”我沉吟道,“对了,我听警方说过,您说叶萍在9:00的时候离开的。”

  “不错,”“打更人”说,“叶萍就是在那个时间离开的。”

  ““谁说叶萍还留在博智楼的时候,林霄雪就一定是活着的?”

  “如果叶萍不是凶手,”“打更人”说,“她在这里的时候,林霄雪就一定是活着的。她应该一直和林霄雪在一起,不是林霄雪叫她聊几句,她早就走了,她有什么别的理由留在博智楼呢?凶手杀了林霄雪,她为什么能安全离开?她为什么不马上报警?留在这里那么久,再轻轻松松地离开,这可能吗?可是如果叶萍是凶手,你再追究罗姗和蒋杰屹在博智楼的时候,林霄雪是不是还活着,有什么意义吗?”

  没错,“打更人”说的话,句句在理。等等!一缕疑云从我心头升起。

  刚才这一番话,如果是从汪晓寒嘴里说出来的,我丝毫不会感到奇怪。可是,这却是从“打更人”嘴里说出来的!一个农村里出来的、打了一辈子柴的老头儿,会这么有逻辑地分析案情,这……合理吗?

  难道说,“打更人”真的了解犯罪?

  难道传闻是真的,当初真的是他杀死了自己的儿媳,并且实施了周密的毁尸灭迹的计划,让自己顺利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吗?

  如果不是这样,他为什么会这么从容地讨论一桩犯罪,还会有条不紊地分析?

  要是我们的学校里,潜伏着一个天才罪犯,那就太可怕了。

  林霄雪,会是他杀死的吗?

  不,如果是他杀的,我猜测蒋杰屹或者罗姗有可能是凶手的时候,他应该附和我才对呀。多两个人替他分担嫌疑,难道不好吗?还是,他就是铁了心要陷害我?

  我继续说:“嗯,那么……您看,有没有可能趁您巡楼的时候,有别的人进入博智楼,而您并不知道?或者是……罗姗和蒋杰屹在您最后一次巡楼之后,去而复返呢?”

  “别的人我不知道,”“打更人”说,“但是罗姗和蒋杰屹立,在我最后一次巡楼之后,绝对没回来过。你也知道,整座博智楼,除了这个大门,没有别的出入口。学校这样设计,就是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而我的职责之一,就是坐在值班室里,看着大门,注意所有人的出入。从8:50到9:45,也就是从蒋杰屹和罗姗离开,一直到我发现林霄雪的尸体,我一步都没有离开过值班室。”

继续阅读:第六章 都说了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鹰眼之谁是麦克白(已完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